第630章 60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3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平静下来,喝了向兰端来的粥,沐筱萝决定和向兰好好谈谈了,她的秘密已经被向兰知道,不想杀人灭口就只能买通向兰为她保守这个秘密了。  .

    而向兰的价钱她根本没底,想来想去,似乎诚实真诚才是征服向兰最好的武器,女人都是心软的,她只希望向兰还没冷血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向兰!”打定主意,沐筱萝将向兰叫了进来。

    外面雨已经停了,向兰带进了一股冷空气,站在门口,淡淡地问道:“三小姐,找我有事?”

    “进来坐,我们聊聊!”沐筱萝已经梳洗好,坐在桌边,还给她倒了一杯水。

    “聊什么?”向兰不客气地坐在她对面,唇角讽刺地扬起,说:“你害怕我将你的秘密告诉武铭元吗?放心,我还没那么卑鄙,我也不是他的家奴,事事都要向他汇报!”

    沐筱萝笑了:“你这样说我就不怕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尽管说,我能做到的就不会推诿!”

    向兰蹙眉,突兀地问道:“你做事就喜欢这样吗?一事换一事?”

    沐筱萝淡淡地说:“不是,和我的朋友我不会计较付出多少!你和我,还不是朋友,我觉得这样相处比较好,我不想欠你的,你当我报恩也好,收买你也好,给我一个我付得起的价钱!”

    向兰第一次露出了笑意,很淡,一闪而逝:“你的性格和我很像,我也不喜欢欠人!你想放心,我会给你放心的机会,只是这事算起来还是你吃亏,所以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做!不过,你要是拒绝,我也不会怪你的,我用我娘的在天之灵誓,决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就当我交你这个朋友了,行不?”

    沐筱萝有些动容,想了想伸出手:“行,冲你这句话,我先交你这个朋友,其他事我们再商量!”

    向兰伸了手,和她对击一掌,说:“你昨晚累了一晚,再睡一下吧,我的事不急,等你有精神再说!”

    “嗯,好!”沐筱萝也不是虚伪的人,昨晚痛了一晚,元气大伤,的确没精神做事,看向兰这么体贴,就领了她的好意,去床上躺下,边说:“你别忙着走,我们说一会话吧!”

    向兰看看她,说:“你别问我武铭元的事,我不能说,行业规矩我不能带头破坏!”

    沐筱萝失笑:“你别紧张,我没想问他的事,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只是好久没姐妹说说话了,想找个人聊聊!”

    向兰这才走过来坐在她床边,很严肃地说:“聊吧,你想聊什么?”

    沐筱萝倒无语了,聊天需要这么严肃吗?想了想也不指望这个冷淡的女人想出什么聊天的话题,只好自己先说道:“向兰,你武功很高啊,你是做什么的?”

    “杀手!人家给我银子,我杀人!”向兰的回答很直接,也很坦白。

    沐筱萝顿时就默然了,还没遇到杀人杀得如此坦然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前世做警察的后遗症,一听第一直觉就是和自己势不两立,转念一想,失笑,皇帝杀人都如草芥,在古代遇到个杀人的算什么鸟事啊!

    “吓倒了?害怕了?”偏偏向兰还挑衅地问道,那不屑的语气就让她哭笑不得了!

    有什么好吓的!自己做警察时,死在她枪下的也有不少,只是区别就是,对方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没有,我在想杀手是不是很赚钱?”沐筱萝考虑,要是自己腿好了,或者也可以从事这一行业!她的内力那么深厚,不该浪费了!

    再多学点武功,或者也能在这一行业干出点名气!当然,杀手都有自己的宗旨,她做的杀手绝对不乱杀无辜,杀那些贪官污吏银子少点也不在乎!

    这次向兰默然了,这是沐府的三小姐吗?听到杀手竟然不害怕,而是盘问起杀手是不是很赚钱?

    她缺钱吗?看每日络绎不绝送来的厚礼,用脚想也不可能!还有那颗什么老板送的夜明珠,拿去随便卖卖也够她逍遥过一生了!

    那么不是这三小姐脑袋有问题就是她实在是……对杀手这职业,很无知!

    不之客

    沐筱萝一觉睡醒,精神饱满了,看雨晴了,想着要不要让向兰推自己外面走走。

    没想到楚轻狂还没上门求亲,倒来了个不之客。

    她才说要招呼向兰,向兰就走了进来,禀道:“三小姐,外面有个女人,说想见你,戚泽问你见不见?”

    “什么女人?”沐筱萝在这时代认识的人不多,想不出谁会来看她。

    “她说她和你有一面之缘,对你的腿很同情,想告诉你一些关于治腿的消息,不知道你感不感兴!”

    沐筱萝蹙眉,想了想说:“那就见见吧!”

    她并不担心安有问题,在沐府估计还没人有那么大胆子对付她吧!何况身边还有向兰,现在觉得向兰也是一个好帮手了,至少在她的事情还没解决之前,相信向兰都会尽心尽责地站在她这边的。

    向兰出去了,一会带进了一个女人,她身都裹在斗篷中,只露了一双眼睛。

    沐筱萝扫了一眼,隐隐觉得很熟悉,看那女人站在屋里不说话,沐筱萝就对向兰说:“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叫你!”

    “好的,小姐!”向兰关门退了出去。

    沐筱萝对那女人说:“现在没人了,你可以说你的来意了吧!”

    那女人解开了斗篷,露出了粉妆玉琢的脸,赫然是醉香楼上跟随五皇子的女人。

    沐筱萝蹙眉,五皇子的女人找她做什么啊?

    那女人微微一笑,大方地将斗篷解下,挂在了一边,露出里面水红色的裙装,她款款走过来,在沐筱萝对面坐下,才道:“三小姐,亦巧冒昧打扰了,还请别见怪!”

    沐筱萝抬手给她倒了茶,淡淡地说:“你叫亦巧?我和你没什么交情吧!怎么想起来要和我说治腿的事?我的腿站不起来是让人很同情,可我觉得,我这样也没比别人差,不需要同情!”

    被沐筱萝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亦巧就有些尴尬了,可她毕竟是见多识广的人,并不在意沐筱萝的讽刺,一笑说:“三小姐,可能是下人传话传走了意思!亦巧来不是为了同情三小姐的,实是有些话要和三小姐说……三小姐既然开了头,那亦巧也不拐弯抹角了,我们直接说吧!”

    她的手握紧了茶盅,轻咬了咬下唇,虽然口中说直接说,还是有些迟疑,似乎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说。

    沐筱萝看出她的矛盾,就在心里讽刺地笑了笑,耐心地等着她开口。

    亦巧舔了舔唇,下定决心开口了,她看着沐筱萝的拐杖,突然说:“三小姐,我听说你的腿想站起来需要一种药,就是药王吴冠子的断骨续筋膏,对吗?”

    “嗯,是这样!”沐筱萝随口答了才觉得吴冠子这名字好熟,想了想,这不是给她天心石的吴大哥的名字吗?

    心一跳,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了,愣愣地看着亦巧,突然很害怕她将要说出的话!

    “你知道断骨续筋膏一共有多少份吗?”亦巧似乎不知道她的担心,红唇微启,无情地问道。

    “三份,据说世间只剩一份了!”沐筱萝回答得有些生硬,心里的恐慌越来越明显。

    “对,据说有个国君开出了十万两黄金求这最后一份药,吴冠子都没卖……三小姐知道这最后一份药被谁买了吗?”

    亦巧没掩饰自己的讽刺,挑衅地看着沐筱萝的腿。

    沐筱萝一瞬间有想将她扔出去的冲动,可是她没有,镇静地看着她,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楚轻狂!”

    亦巧惊讶地叫起来:“你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沐筱萝冷冷一笑:“现在……你专程跑来告诉我,我要还猜不到,我也不是沐筱萝了!”

    “你猜的?”亦巧惊讶慢慢平息,有些佩服了:“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还挺敏感啊!”

    沐筱萝淡淡看了她一眼,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虽然自己这副身体看上去比她小,可是加上前世的年龄,可以做她娘了,在她面前装什么老大啊!

    “那你知道这药现在在哪吗?”亦巧紧追不舍:“你知道轻狂为什么没把药给你吗?”

    轻狂!沐筱萝注意到她对楚轻狂的简称,心里蛮不是滋味,她第一直觉果然是正确的,楚轻狂和这女人有关系!

    “亦巧姑娘,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别和我玩猜谜游戏,累!”

    沐筱萝丢了这话给她,端了自己的茶过来慢慢地品着。

    亦巧有些没,只好说:“这事要从水佩说起,三小姐知道水佩吗?她……”

    “知道,她救了楚轻狂,她的家人因为救楚轻狂都死了!”沐筱萝冷冷地打断她,不客气地说:“这些我都知道,说点我不知道的吧!”

    亦巧被噎了一下,却没生气,眼转一转,娇笑道:“原来轻狂和你说过啊!那轻狂有没有说水佩为了救他,伤了腿筋,从此就站不起来了!这些年轻狂为了让水佩站起来,花钱到处为她求医……哎,那个出十万两黄金求药的就是轻狂啊,不是什么国君,是因为他出的价钱太高,让人误会成国君了!呵呵,这样误解也很正常啊,毕竟一副药出了天价,的确只有国君之类的人才能倾城付出啊!真羡慕水佩,竟然能让轻狂如此付出!”

    沐筱萝告诉自己,别妒忌,别生气,毕竟水佩救过他,他这样做是报恩!

    可是理智一半能理解楚轻狂,另一半却乱了,仅仅是报恩吗?他到处为水佩求医的时候心里想的只是报恩吗?

    “这些年来,轻狂为了水佩,可以说无怨无悔地付出了!还好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定是感动他的这份心意,才让他得到了最后一份药,治好了水佩!”

    亦巧双手合十,似圣母一般的微笑:“我听到水佩能站起来的消息后,真为他们高兴啊!水佩……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一瞬间,沐筱萝只觉得手脚冰冷,心直直地沉了下去,不知道落向了何方,只觉得亦巧的笑好刺眼、好刺眼!

    “三小姐,这对于你可能是坏消息,不过你也不能怪轻狂啊,毕竟世间只有一份药,两个女人,他当然只能给对他很重要的人!”

    亦巧收敛了笑,有些同情地看着她,说:“我听师傅说了,轻狂想和你成亲!这本来是件好事,可是我还听说,你不想做侧室,你只想让轻狂娶你一个!三小姐……我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可是水佩叫过我姐姐,轻狂也视我为家人,我就不能不来劝劝你了!你不能这样自私啊,就算轻狂对你有歉意,你也不能利用他的内疚来逼他只准娶你啊,水佩对他……”

    “够了!”沐筱萝突然无力地叫道。

    “水佩对他不只有救命之恩,还等了他那么多年,你这样……”

    “我说够了!”沐筱萝突然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茶盅都掉在了地上,才震断了亦巧的话。

    沐筱萝冷冷地看着她,一手在桌下已经捏成了拳,极力控制着自己的颤抖,对亦巧平静地说:“你的来意我清楚了,你可以走了!”

    亦巧故作不知,睁大了眼,急急说:“我还没说完呢!轻狂对人很好的,虽然没有药了,你的腿他一定会想办法给你治的!水佩也很善良,她不会不管你的,就算你无后,有她在,楚家没人敢欺负你的……”

    “向兰!”沐筱萝突然大叫。

    向兰第一时间就跑了进来,看到沐筱萝脸色苍白,她怒视亦巧,如果眼睛可以杀人,亦巧早被她的眼刀狂乱斩了。

    “小姐,什么事?”向兰还有理智,沐筱萝没吩咐,她不会乱来的!

    “让她走,我不想再听她说任何一句话!”沐筱萝用下颚指了指亦巧,咬紧了牙。

    亦巧已经站起来,听她声音有些颤抖,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没理向兰充满寒意的眼神,说:“你……”

    才说了一个字,突然喉咙一痛,就不出声了,愕然地转头看,向兰阴森地笑道:“没听到我家小姐说了吗,不想再听到你说一句话,你想让我违命吗?”

    亦巧见鬼似地瞪着向兰,向兰回以她更冷的眼神:“还不滚,想让我丢你出去吗?”

    亦巧被向兰没有掩饰的杀气刺到了,打了个寒颤,突然意识到眼前这女人一定不仅仅是丫鬟这么简单,就这气场,是普通人可以比的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