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61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3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好女不吃眼前亏,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不说也没什么了!她垂下眼眸,怨毒地瞪了向兰一眼,拿了斗篷匆匆走了……

    “容妹子,吃饭了!”戚泽叫了半天,出来的向兰冷了一张脸,骂道:“叫魂呢,不是说不吃了吗?怎么还叫!”

    戚泽瞪了向兰一眼,说:“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我叫我义妹吃饭,关你什么事?你不吃没人叫你,我……”

    向兰一把拉了他的手臂,将他拖到了外院,对他低吼道:“三小姐心情不好,你别再大呼小叫了好不好?”

    “为什么,三小姐她怎么了?生了什么事?”戚泽一叠声地追问道。 .

    向兰白了他一眼,说:“不知道,你别烦她就行了!”

    说完也不理他,径直走回去,关了院门。她走到沐筱萝窗前,偏头看了看,沐筱萝坐在桌前,桌上放了一本医书,看样子却根本没动过。

    向兰抿了抿唇,也没进去,回到了自己房间。

    沐筱萝听到了她关门的声音,面无表情地翻了一页,虽然书上写了些什么她根本没看清,可是她还是不想让自己傻坐着呆。

    心已经没昨日痛了,那种失落绝望的感觉也不复昨日,可是那种被欺骗的愤怒却有增无减,让她表面平静,心里却有种怒火在熊熊燃烧着!

    这愤怒不是对亦巧,也不是对楚轻狂,而是对自己!

    她怎么就那么傻,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人欺骗着自己;她怎么就那么容易相信人,傻傻地一次又一次地奉献出自己的真情!

    徐正如此,春香如此,楚轻狂也如此……

    说什么喜欢,原来只是一种欺骗……从头到尾都是谎言!

    明明药已经给人用了,却还让她蒙在鼓里,傻傻地抱着希望等待着!

    说什么是她的伙伴,原来自始至终只有她这样认为!人家从来就没有这样公平地对待她!

    那些对她的好,不过是假象,是内疚,是同情,是别有目的……和爱无关!

    那种愤怒让沐筱萝有些钻牛角尖了,失去了冷静,不断地在心里冷笑着:要娶我,因为同情我吗?我就算一辈子站不起来,我也不需要谁的同情!你大可以去找你的水佩,双宿双飞,我沐筱萝就不信没了你就无法在这世上生存!

    原来所谓的要我原谅你就是因为这事!你早已经想好了退路,早已经算准我知道后的反应!

    那么……楚轻狂,你算到了结局吗?

    我原谅你,我理解你的选择……可是我无法原谅你的欺骗!

    你与我,从此和夫妻名分没缘了!

    话说楚轻狂离开了沐府后,就忙着准备聘礼去了,打听到洪坤嗜茶,他特意挑选了几种名茶,又把自己求来的紫砂壶忍痛割爱地让出了一套,又高价买了个玉石镇纸,收罗了几幅字画,才拉了花君子前来说亲。

    花君子第一次做这样的事,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才不至于丢楚轻狂的脸,还是楚轻狂大方,当先递了拜帖就扯了扯他笑道:“放松点了,又不是不认识!”

    花君子给了他一个幽怨的眼神,说:“三小姐是认识,洪将军不认识啊!人家可是将军啊,率领百万大师的大将军!”

    楚轻狂不以为然地说:“那又怎么样?难道他不是人?”

    花君子就无语了,看看守门的士兵,现没人注意他们才放下心,苦笑:“公子,你是来求人的,姿态放低点,这话要是被人听见误会了可怎么办啊!”

    正说着,戚泽迎了出来,看见楚轻狂就两眼亮,拉着他们就进去,路上才说:“楚公子,你是来说亲的吗?洪将军进宫了,估计也快回来了,你们先坐,我去叫容妹子出来!”

    被戚泽拉到厅中坐下,戚泽就忙着张罗给他们上茶水,花君子看他殷勤的样子,就悄悄问:“公子,这位大哥和你很熟吗?”

    楚轻狂一笑,也没解释,只是让戚泽赶紧去请沐筱萝,想趁洪坤还没回来时先和她说几句话。

    戚泽去了半天也没回来,楚轻狂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又不好擅闯内院,只好焦急地等着。

    花君子看他坐立不安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公子,我可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个样子啊!看来三小姐真的对你很重要啊!”

    “废话!”楚轻狂横了他一眼,也为自己的失常失笑。这是怎么了,以往天大的事都不能影响他的情绪,怎么就因为容儿就变得不像自己了!

    现在的心态,有些惶恐,又有些紧张,不知道呆会见了洪坤会不会也如此失常呢?

    他要是不把沐筱萝嫁给他,他该怎么办呢?抢了人就走吗?从此带了沐筱萝,天涯海角逍遥去……就是不知道义父肯不肯放手,他下的毒……楚轻狂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毒,只是怀了一丝侥幸,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摇了摇头,他不让自己深想,端了茶盅,刚要喝,就听见门外传来士兵的通传:“洪将军回府!”

    花君子忙跳了起来,拉着他叫道:“怎么办啊!”

    楚轻狂很无语地拉下他的手,鄙视道:“花哲,你好歹也跟公子见过些世面,什么皇子你都见过,怎么见个将军就惊吓成这样!”

    花君子呵呵陪笑:“那皇子们不是很熟吗?洪将军据说很严厉啊!他要是去酒楼喝酒我就不怕,现在是为你求亲,我……”

    不等他抱怨完,楚轻狂已经拉着他迎了出去。

    洪坤脸色不好,不知道在想什么,走过来竟然没见到门口的楚轻狂,就径直走了进去。

    楚轻狂和花君子对视了一眼,只好跟了进去。

    洪坤察觉,猛地转身,看见楚轻狂两人,就皱眉喝道:“你二人是谁?怎么在此?”

    楚轻狂有些挫败,不知道洪坤是不是故意的,他就那么没存在感吗?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上次还专程自我介绍过,怎么一转眼就不认识了!

    想到自己的来意,楚轻狂按下了不悦,拱手道:“洪将军,小侄楚轻狂,有事特来求见,是戚大哥让我在此等候的!”

    “戚泽呢?”洪坤转头对自己的跟班皱眉道:“去把他找来!怎么办事的,不知道老夫很忙吗?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

    这话一出,楚轻狂倒没什么,花君子先就变了脸色。他跟楚轻狂多年,就是几个皇子见了自己的公子也客气有礼,几时见到有人当了楚轻狂的面如此慢待他。

    此时也不管对方声名赫赫了,刚想开口,楚轻狂按住了他,使了个眼色花君子才不甘地闭上了嘴。

    楚轻狂上前一步,说:“洪将军,小侄知道您很忙,只是这事您再忙也请抽点时间听小侄说几句。为了不耽误您的时间,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说吧,小侄今天来只有一事相求,求将军将三小姐沐筱萝嫁给小侄!小侄可以立约保证只娶沐筱萝一个,就算日后……”

    “等下!”洪坤打断了他,皱眉道:“你想娶沐筱萝?”

    “正是!”楚轻狂直视他,认真地说:“小侄对三小姐一见倾心,愿意娶三小姐为妻,望将军成!”

    洪坤打量了一下他,眉头皱得更紧,无礼地问道:“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楚轻狂喉头动了动,再迟钝也明白洪坤故意轻视他了,如果换了别人别的事,楚轻狂可能就爆了,此时……想想沐筱萝,咽下了这口气,垂眸说:“楚轻狂!”

    “哦……想起来了,原来你是醉香楼的老板!额,你父母还真狂放啊,起个名字也这般……与众不同!”洪坤摇头,不齿之意言语形表。

    楚轻狂沉下了脸,淡淡地应道:“那是,先母希望小侄洒脱不羁,傲世独立,不被俗世之人所累,就从起个与众不同的名字开始了!”

    洪坤听出他话中的讽刺,有些意外地看看他,这一认真端详,竟然觉得楚轻狂有些面熟,眉目之间似乎像极了一位故人,他还没来得及深思,就见戚泽走了进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洪伯父,你找小侄?”戚泽以为有什么要紧事,急急问道。

    洪坤瞪了他一眼,被楚轻狂讽刺了一下,倒不好再当他的面训斥戚泽了,只好对他摆摆手,说:“先坐下吧,等下再说!”

    他是叫戚泽坐,竟然没想到让楚轻狂两人坐,楚轻狂却自然地拉了花君子坐下,摆出了一副要和洪坤长谈的样子。

    洪坤下意识地皱眉,却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商人不像一般的商人,就这气度和架势,也和他见过的那些商人完不同!

    你愿意嫁给他吗

    “你说你要娶沐筱萝?”

    洪坤看了看花君子,不屑地问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总要有吧?你带这么一个人来,你不觉得太没诚意了吗?”

    楚轻狂坦然地说:“将军,小侄自幼父母双亡,如今虽然姓楚,却是义父所赐!义父和小侄有点误会,不愿意为小侄来说亲,小侄只好拉了这位兄弟花哲来为小侄求亲!花哲和小侄虽然不是亲兄弟,在小侄看来却比亲兄弟还亲,所以请将军别怀疑小侄的诚意!为了三小姐,小侄就算倾尽所有,也毫不在意!”

    洪坤冷笑道:“楚老板此言差矣,既然你父母双亡,是你义父把你养大,那么你义父不同意你娶从容,你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呢!你可知道,你这举动视为不孝不义?”

    楚轻狂蹙眉:“将军,这不孝不义的帽子不能这样扣吧?将军不了解我楚家之事,怎么知道我不孝不义?将军尽可以问我这兄弟,只要我义父或者楚家有事,轻狂就算赴汤蹈火可曾皱一皱眉头?娶从容只是一点认识上的分歧,并不影响我对义父和楚家的忠心,怎么谈得上不孝不义!”

    “将军,这个花哲可以帮公子证明,他对老爷从来都是尊敬孝顺的,有时做的比老爷的亲儿子还要多!”

    花哲总算找到自己能表现的机会,赶紧插了进来。

    洪坤冷冷看看他,不屑地哼了声,说:“虽然如此,不被父母赞同的婚事,必有其不可为之处!凭这一条老夫就不会同意将容儿嫁给你!老夫不想容儿还没嫁过去就遭婆家冷眼!”

    楚轻狂耐了性子说:“将军,轻狂可以立下字据保证,绝不会有人给三小姐冷眼看!轻狂家人在江南,轻狂长年在京,三小姐进门后就是唯一的女主人,轻狂会好好对她,绝不会让她受委屈……”

    “你别说了,老夫索性对你直言吧!别说你的义父母不喜欢从容,就是喜欢老夫也不会把从容嫁给你!你别和我说什么对从容一见倾心,会对从容好之类的话,老夫半个字都不会信的!”

    洪坤冷笑一声,不再掩饰自己的不耐之色,冷笑道:“沐筱萝孤身一人,又身带残疾,旁人唯恐避之不及,你却说喜欢她,你让老夫怎么相信!你们商栗之家唯利是图,从容自然不是你的真正目的!老夫不知道你想从老夫这里得到什么,但是不管什么,老夫都可以告诉你……不可能!老夫要为从容找的是真心对她好的夫婿,不是你这种人!以后别再来了,老夫不欢迎你!戚泽,送客!”

    楚轻狂也恼了,再好的耐性被洪坤一番打击就变成了怒气,他也冷笑一声,站起来说:“洪将军,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好处给我,楚某又不从政,就没想过靠你要个一官半职!你虽然许诺给沐筱萝丰厚陪嫁,可那点钱财还没让楚某看在眼里!我会图你什么?”

    洪坤一时哑然,楚轻狂送沐筱萝那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的事他知道,想想,自己给沐筱萝的陪嫁的确还不值他的这颗珠子!

    “洪将军,我尊重你,那是因为你是从容的义父,可不是我怕你,或者是我想讨好你!我只是为了从容,不想大家生分了!”

    楚轻狂忍了半天,一说就不管不顾了,冷冷说道“说句不好听的,你虽然是沐筱萝的义父,那也只是义父,你不能代替她做主!是沐筱萝要选夫婿,不是你!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她分得清,洪将军不问问她的意思就能替她做主了吗?说不定,洪将军不喜欢轻狂,沐筱萝却是愿意嫁给轻狂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