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61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4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因为前两日得到了沐筱萝的亲口承诺,楚轻狂才自信满满地说了这句话,要是他知道头天生的事,估计他说这话就要掂量几分了。 .

    可是任他想也没想到其中有这样的变故,所以话赶话就赶出了这一句:“洪将军要是不介意,就请三小姐出来,要是她说不愿意嫁给轻狂,轻狂马上就走,再不踏进沐府半步!如果三小姐愿意,那还请洪将军别再阻拦,成楚某和三小姐!”

    被他一番挤兑相逼,洪坤也怒了,冷笑道:“见过自大的,没见过你这样狂妄的!小子,你自找没,就别怪老夫不给你面子了!戚泽,去请三小姐出来,老夫今天就看看这小子怎么灰溜溜地滚出沐府!”

    一老一少撕开脸就杠上了,大眼瞪小眼地互瞪着彼此,各不相让。

    戚泽没办法,只好去请沐筱萝出来。

    楚轻狂自持有沐筱萝的承诺,想着她是个重信誉的人,当初为了嫁武铭元,即使亲人反对也不管不顾坚持己见。

    现在想洪坤只是她的义父,既然答应了他一定不会反悔的,就重新坐下,好整以暇地喝起茶。

    那边洪坤看他悠闲的样子,倒重新沉住了气,也坐了下来,耐心地等着,边等边打量楚轻狂,想看看这小子哪来的勇气和他叫板啊!

    洪坤当将军时间长了,除了当年的老侯爷,好多年来已经没人敢如此相逼他了。看楚轻狂的样子,生得太过俊美,哪里像个男人,要是换了女装,估计比那些娘娘贵妃还好看。

    狭长的眼睛眉眼生得太过秀气,额……这双眼睛倒是和四皇子有点像啊!

    洪坤沉思着,觉得自己的熟悉感应该不是来自四皇子,那像谁呢?

    依稀就想起了那段逝去的岁月,当年和武二帝微服私访,去到灵秀的江南,邂逅的那位才女,似乎也有这样一双眼睛。

    明澈如碧波秋水,盈盈一笑,三宫粉黛无颜色……就惹得武二帝失了神,自己也险些掉进了那秋水中,只是……

    洪坤想着有些失神,忍不住再看了一眼,又暗自摇头,一点也不像!

    当年的邵妃眉清目秀,清亮的眼睛里只有纯洁无邪的光芒,哪有这小子一看就是狡黠习惯于算计的精光啊!

    这样一想,洪坤收回了飘远的思绪,没继续往下想。有些事既然已经尘封在记忆深处,就别再刨出来,免得伤人伤情!

    沐筱萝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了。

    听到戚泽报“三小姐到”,楚轻狂的心就开始狂跳起来,眼睛不由自主看向门口,要不是怕洪坤看出两人有私情,他早跑出去将她抱进来了。

    远处走来了沐筱萝,一袭浅紫色的衣裙,三千青丝习惯地挽成一个简单的碧落髻,一颗珍珠簪插在其中,不施粉黛,却掩不住那出尘脱俗的容颜。

    楚轻狂还没见过她梳这样的型,有种惊艳的感觉,呆呆地看着她走近,也没现自己这样子落在了洪坤眼中,倒又多了一条罪名——好色之徒!

    “义父,唤容儿出来有什么事吗?”

    直到沐筱萝坐下,楚轻狂才回过神来,隐隐觉得今日的沐筱萝有些不对,却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洪坤微笑着指了指楚轻狂,说:“这位楚公子容儿见过,义父就不介绍了!叫你出来是有件事想听听你的意见……为了公平起见,别叫人说义父逼你,容儿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回答,好不!”

    “嗯,义父请说!”沐筱萝很淡定地将手放在膝上,直起腰看着洪坤。

    楚轻狂突然知道哪里不对了,从沐筱萝一进门,她就没看过他一眼,她的样子似乎看到他就像陌生人一样……

    不,比陌生人还要差,至少陌生人她还会好奇地看一眼!

    心就不规则地跳动起来,有种不好的感觉,他用哀求的眼光可怜兮兮地盯着沐筱萝,指望她给自己一个暗示,到底生了什么事啊?

    可是沐筱萝似乎没感觉他的眼神,只是看着洪坤。

    这种气氛连花君子都觉得不正常了,奇怪的视线在他们两人身上扫,有些莫名其妙。

    沐筱萝的样子落到洪坤眼中,洪坤就更放心了,看了看楚轻狂,忍不住用揶揄的口气说:“这位楚公子,刚才向义父说亲,请求义父将你嫁给他!喔,他说他自幼父母双亡,是义父养大了他,他对你一见倾心,想娶你为妻,可是他义父不同意!楚公子呢就让我放心,说你进门后会是唯一的女主人,他会好好待你,不会让你受委屈!……这样的好男人,义父怕你错过了,就让你出来问问你的意思,你愿意嫁给他吗?”

    还君明珠

    “你愿意嫁给他吗?”

    洪坤的眼光落在了沐筱萝身上,楚轻狂更是,眼睛就牢牢地盯着沐筱萝,千呼万唤总算沐筱萝转头看他了。

    可是那目光比不看更糟,看着他,却似越过他,看着不知道哪里。

    楚轻狂觉得自己的心沉沉落了下去,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生了,这事情看来很严重,严重到他的容儿连看都不想看他!

    “楚公子,你想娶我?”沐筱萝开口了,那语气充满了疏离和遥远,让楚轻狂觉得很不真实。这人已经不是他熟悉的容儿……

    心有些痛了,就想起上次,他问她:“如果我做错了事,你肯不肯原谅我,就一次……”

    当时她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让他觉得离她好远好远!

    “我想娶你!诚心的!”楚轻狂盯着她的眼睛,很想上去摇她,唤回她的意识,好好看着他,看着他的心。

    “那义父你的意思呢?你同意容儿嫁给他吗?”沐筱萝将视线移到了洪坤身上,不再看楚轻狂了。

    洪坤笑道:“义父老了,可能说的不中听!义父觉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是很有理的,他义父不愿意你嫁进楚家肯定有他的道理,楚公子虽然现在说会对你好,可是违背了养他的义父之意还是算不孝不义,冲这一点,义父是不赞同你嫁给楚公子的!当然,如果你执意要嫁,义父也不会阻拦!”

    沐筱萝就淡淡一笑,说:“既然义父也觉得不能嫁,那容儿听义父的!对不起,楚公子,我不想嫁给你!”

    “容儿!”沐筱萝的话似一个惊雷,打得楚轻狂半天回不了神,呆呆地看着她,半天才难以相信地叫起来:“为什么?”

    沐筱萝看着他,蹙眉说:“没有为什么!楚公子,上次从容就是没听父母之言,犟着嫁给了三皇子,才有今天的结局!反省后,觉得自己太任性了,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结果自己没好处,还让父母伤心!楚公子,前车之鉴,引以为戒,别为了我这样的女人弄得父子不和,回去孝敬父母吧!”

    “容儿……到底为什么?”楚轻狂也不管满屋的人了,几步上前,蹲在她面前狂乱地抓着她的手问道:“你答应我的,为什么反悔?”

    沐筱萝冷冷地挣脱他的手,看着他,反问道:“我答应你什么?难道你以为送我颗夜明珠我就应该嫁给你吗?楚公子,如果你这样想就太小看我了!你的礼太重了,我受不起,正想着找人送还你呢,你来得正好,带回去吧!”

    她从身边抓了个布袋出来,塞到了楚轻狂手中,冷冷地说:“要是没其他事,楚公子请回去吧!从容要休息去了!”

    沐筱萝抬手,示意向兰过来扶她,楚轻狂却再次抓住了她的手,焦急地叫道:“容儿,为什么?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你明明已经答应嫁给我……为什么要反悔?”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两个,沐筱萝怒极,他不怕暴露,那她要不要成他呢!

    冷冷一笑,她挑眉:“楚公子,你真的想娶我吗?”

    楚轻狂点头:“此心日月可昭!”

    沐筱萝就笑了:“那好,我厌倦了做残疾之人,既然楚公子说愿为我倾尽所有,从容要求不高,只要楚公子为我求得那世上唯一一份断骨续筋膏,治好从容的腿,从容立刻嫁给你,如何?”

    虽然已经有预感,可是亲耳听到沐筱萝说出这话,楚轻狂一时就明白了一切,他的脸色瞬间就白了,怔怔地看着沐筱萝,沐筱萝也看着他,两人都在彼此眼中找到了想找的东西。

    楚轻狂脸色灰败,半天才嘶声说:“你知道了?”

    沐筱萝冷笑:“你辛苦了!”

    瞒得很辛苦,哄得很累!终是败露,何必呢!既然水佩在他心中才是宝,那她……不想争!

    “你不想原谅我?”楚轻狂明明在她眼中看到了决绝,却不甘心地想问个明白。

    “谈不上原谅不原谅,你没做错!我和你根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做得很对!”

    只是我无法接受……只是你不该骗我,瞒着我!如果不是亦巧来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一辈子?沐筱萝无言地瞪着他。

    “容儿……我没有选择的机会……”感觉她的手在抽离,楚轻狂痛苦地握紧她的手,舍不得放开。一放开,或者就再也没机会握住了!

    “我也没让你选择!”沐筱萝对他微笑:“听你义父的话,老人家看得远,知道什么对你最好……祝你们幸福!”

    她抽出了自己的手,接过向兰递过来的拐杖,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

    楚轻狂不知所措地看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远,看她快走出门了,忍不住痛苦地叫道:“容儿,就算我骗了你,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一次机会你也不肯给我吗?只要一次……求你了!”

    沐筱萝顿住了,心高气傲的楚轻狂竟然说出了这种话!

    花君子更是吃惊的张大了嘴,看着楚轻狂,难以置信。

    沐筱萝慢慢转身,看着楚轻狂,楚轻狂也看着她,目光中都是乞求,还有浓烈纠结的爱意。

    沐筱萝一笑,说:“我没怪你,真的,我已经说你没做错了,我也是真心的说这话!你如果一定要让我原谅,那就算我原谅你吧!我原谅你,可是我不想嫁给你,懂了吧?所以……别再来了,我不会再见你了!”

    沐筱萝说完转身走了,这次直到消失她也没回过头。

    楚轻狂呆呆地站着,洪坤意外地没打击他了,他也看出了两人之间有他所不了解的感情在内,看楚轻狂痛苦的样子,也相信他对沐筱萝的一片深情。

    他暗暗叹口气,默默地走开去处理之间的公事了。向兰已经跟沐筱萝进去了,屋里就只有戚泽和花君子。

    花君子听两人的对话,大致也猜出了前因后果,也不知道怎么劝楚轻狂。

    只有戚泽,不是很了解生了什么事,上前劝道:“楚公子,容妹子也太任性了,那断骨续筋膏据说世上只有一份了,人家十万黄金都无法求到,她怎么能和你开这样的口呢!哎,是不是断腿让她太受刺激了……不如你先回去吧,我再劝劝她!”

    楚轻狂回过神,看着戚泽惨笑,意兴阑珊:“戚大哥,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份断骨续筋膏,别说十万两黄金,就算要我的命去换,我也会求来给容儿的……可是,没有了!”

    “没有了……”楚轻狂失魂落魄地往外走,自语着:“容儿你说原谅我,可是为什么不愿嫁给我呢!你根本就没原谅我……我知道你恨我……我何尝不恨自己呢,竟然无法医好你……”

    花君子担心地跟了上去,戚泽看见沐筱萝还他的布包掉在地上,就捡起来追上去:“楚公子,你忘了东西!”

    楚轻狂站住,被动地接了过来,下意识地打开,看见自己送给沐筱萝的夜明珠还有天蝎珠,碧灵簪都在内,就怔住了。

    呆呆地看着,突然笑了起来:“容儿,你这叫原谅我吗?还君明珠……你是要和我从此划清界限吗?连我的心也还我了,你这叫原谅我吗?哈哈哈……”

    他突然长啸一声,狂叫道:“给了你的心我还能要回吗?罢……罢……就当我错了,不敢求你原谅,从此后再不相见……”

    他狠狠地将手中的布包砸在了院中的石阶上,长啸一声,也不管是否会惊动人,拔身就掠上了房顶,一路狂啸而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