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61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6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花君子吓到了,暗暗咒骂一声,赶紧出府追了出去,可是等他绕到外面,早已经不见了楚轻狂的影子。  .

    戚泽愕然地看着楚轻狂的身影消失在房顶,耳边听着他尖锐一如那晚的啸声,暗暗心惊,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倒霉……

    洪坤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只听到啸声尖锐,走出来看,只见戚泽呆呆地站在院中,地上掉出来的夜明珠已经成了碎片,碧灵簪断成了两截,而楚轻狂已经不见了。

    同一时刻,正往沐府而来的荣光和三皇子武铭元也听到了那啸声。武铭元脸色一僵,这啸声他做梦也不会忘记,正是带给他终身耻辱的那人所为。

    他仰头寻找着啸声逝去的方向,沐府也不去了,掉转马头让荣光去召集人马立刻展开搜索。

    六道轮回

    “给了你的心我还能要回吗?”

    沐筱萝也听到了楚轻狂的狂啸声,再看到戚泽送过来的天蝎珠,她怔住了。

    碧灵簪断了,夜明珠也碎了,只有这天蝎珠材质独特,竟然丝毫没有受损,静静地躺在了桌上。

    “容儿……就算日后恨我,你也别取下来……这是我的心,就让它时时陪着你!”

    楚轻狂的话犹在耳边,沐筱萝却没戴回去的勇气了,默默地收了珠子,本想贴身放好,可是放这不适合,放那也不适合。

    这天蝎珠是解毒圣品,要是遗失了多可惜,想了想,还是带回了脖颈上。

    就当暂时帮楚轻狂保管吧!日后见面再还给他!

    可是看着碧灵簪和夜明珠的下场,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还给他!

    那人的怒气竟然是用暴殄天物来平息,这气生得也太奢侈了,早知道他如此浪费,她也不用还他了,直接卖了捐给边关战士换冬衣吧!

    想着戚泽说楚轻狂离去时的样子,沐筱萝无语,从此不相见就不见,他生气,难道她就不生气吗?

    不见更好,免得看见他就看到了绝望,世间唯一能站起来的药都没了,她不需要见他来时时提醒自己再也站不起来!

    沐筱萝赌气地想,最好他回去和水佩结婚,再也别来京城,这才是真正的从此不相见。

    正想着,向兰走了进来,进来后看了看外面,轻轻掩上了门。

    沐筱萝回过神来,蹙眉看向她,向兰走过来轻声说:“三小姐,三殿下在外面到处搜索,你可知道他要找什么人?”

    沐筱萝一惊,想起早些时候楚轻狂的啸声,顿时气急,这混蛋,不知道武铭元在找他吗?竟然不顾危险自暴行踪,想死吗?

    “和楚公子有关吗?”向兰看她脸色猜测道。

    沐筱萝看了向兰一眼,无声地点了点头,反正向兰从头到尾都在,只要一联想就能猜到,瞒也没用。

    向兰蹙眉,问道:“楚公子是不是斩断了三殿下手指的那人?”

    沐筱萝再次点了点头,苦笑:“那笨蛋这么出名啊,连你都知道了?”

    向兰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看了看沐筱萝,欲言又止。

    沐筱萝如今只能选择信任她了,挑眉说:“你不是把我当朋友吗?朋友之间什么都可以说,说错了我也不会计较的!”

    向兰苦笑:“你知道三殿下出多少黄金买斩断他手指之人的头颅?”

    “多少?”沐筱萝下意识地问。

    “十万两黄金!”向兰伸手比了比,舔了舔唇说:“我们‘六道’的杀手,为了这十万两黄金几乎倾巢出动了!他还真不怕死,竟然自暴行踪!”

    “啊……”沐筱萝瞪大了眼,问道:“你们‘六道’有多少人?”

    向兰说:“我们组织叫‘六道轮回’,简称‘六道’,每道一个护法负责,其手下最少的也有一百人,你自己算去吧!”

    沐筱萝闻言倒抽了一口气,六道六百,近千人的杀手团,这六道规模也太大了,倾巢出动,楚轻狂还不够他们塞牙缝!

    这样一想,顿时就急了,抓住了向兰的手,问道:“可有什么办法救他,我不想让他落在武铭元手上!”

    毕竟当时楚轻狂也是为了救她才惹上了武铭元,就算自己还他这个人情吧!沐筱萝在心里否认自己是因为关心他才想救他!

    向兰犹豫了一下,说:“也不是没办法,只是三小姐,要救他必须付出代价,你确定你真想救他吗?”

    “我要救他,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沐筱萝坚定地说。她可以恨楚轻狂,怨楚轻狂,可是她不允许别人伤害他,特别是武铭元!

    “嗯,我知道了!我先去安排人救他,再来和你谈吧!”向兰很干脆地说完就走了。

    沐筱萝慢慢静下心来,才现向兰不简单,她竟然说能从近千人的杀手团手中救楚轻狂,且先不说她能不能成功,就这份魄力,也让人不容小窥,她真的只是一个杀手吗?

    沐筱萝不知道向兰怎么去救楚轻狂了,只知道到天黑向兰也没回来,翠竹来掌灯时,好奇地问道:“三小姐,看到兰姐了没?好像半天都没见到她了!”

    沐筱萝镇定地回答:“哦,我让她出去给我买点东西,刚回来了,说去吃饭呢!”

    “哦,我说呢!”翠竹打了个哈欠,看见沐筱萝看她,吓得赶紧用手遮住。

    沐筱萝笑了笑,说:“你累就先去歇着吧!我差不多也要休息了!”

    “那奴婢告退了!”翠竹毕竟人小,听沐筱萝这样一说就高兴地回屋休息去了。

    沐筱萝静静地在灯下看书,才看了一会,就听见门响,抬头看,向兰闪了进来。

    毕竟是做杀手的,沐筱萝从她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怒,等她走过来,才轻声问道:“怎么样了?”

    向兰点了点头,说:“没事了!我只是让人分头制造混乱,干扰了武铭元的搜查,引开对楚公子的注意而已,很简单的!”

    沐筱萝却不会天真地以为真的很简单,试问武铭元是什么人,那么多的杀手都是吃素的吗?

    可是向兰既然这样说了,她自然不会蠢到去质疑她,大恩不言谢,只好等着报答她了。

    给向兰倒了一杯茶水,她没问楚轻狂的下落,只是双手把茶水递给向兰说:“向兰,你帮了我两次了,我这人不会客气,只会说实在的,你想让我帮什么忙尽管开口,我要皱一皱眉头,就不配做你的朋友!”

    向兰慢慢地喝完水,才淡淡地说:“你先别急着表态,等我告诉你我要你做的事后你再表态,我还是那句话,你能帮就帮,不能帮我也不会怪你的!”

    “嗯,你说!”沐筱萝做好倾听的架势,等着向兰开口。

    向兰的话要从杀手组织“六道轮回”说起。

    六道的名字来源于众生轮回之道途之说,六道可分为三善道和三恶道。三善道为天道、人道、阿修罗道;三恶道为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

    六道轮回这个组织起初据说是一对兄弟创建的,开始并不是单纯的以杀人为生,而是兼了行医济世。

    三善道是由生性醇厚的哥哥主掌,本着以人为本的精神行医济世,救苦救难!

    三恶道则是嫉恶如仇的弟弟主掌的,本着惩恶扬善的宗旨杀贪官惩污吏,做的也是行侠仗义之类的事。

    三善道和三恶道并称六道,每道一个护法,三善道,三恶道的总护法叫总管,六道的最高领统称教主。

    教主每三年换一次,由三善道和三恶道的总管交替接任,可以续任,不能过二届,以免教主带领帮众误入歧途。

    以往惯例一向如此,可是自七年前起,传到三恶道总管沈天斌时,这规矩就被强行更改了。沈天斌的宗旨是能者居上,只要能把六道扬光大,三年一换的规矩就可以废除。

    沈天斌担任了教主后,三恶道就大量接了杀人的单子,不管江湖中仇杀还是朝廷的悬赏,只要赚钱就来者不拒,短短半年,就赚了六道往年三年的银子,三恶道一时就压倒了三善道。

    三年下来,沈天斌顺理成章地继任教主之位,这下更是变本加厉,什么赚钱就往什么展,连三善道也被逼偏离了济世救人的行当,渐渐培养成杀手。

    向兰的师傅余江是三善道的总管,按规矩三年就要接任教主之位,可是沈天斌收敛钱财正热火朝天,哪里肯让位,怕余江联合三善道推翻自己,竟然让他老婆给余江和其它几位护法下了忠心蛊,又开始了第三轮的连任。

    这忠心蛊受沈天斌控制,余江几人只能忠于他,如果有二心,蛊在身体里就会作,便会身血脉爆裂而亡。

    余江几人无奈受制于他,眼看他将六道越弄越强大,在江湖中不断掀起腥风血雨,远远偏离了六道起初的宗旨,沦为了赤-裸裸的杀人工具,几人痛心疾却毫无办法……

    偏偏是你

    要想将沈天斌推下台,先就要去除这忠心蛊,可是谈何容易,一来这蛊深种于血液中,强行引出就会惊动沈天斌;二来引出的方法匪夷所思,先要一个处子,吃下一种苗疆的毒药,等毒药浸入心肺时,用其心头之血引出蛊虫。而为防止蛊虫反噬被引之人,这人还必须会金针之术,在蛊虫出来之际,及时封闭自己的血脉。

    早一刻不行,蛊虫受惊会缩回宿主身体,晚一刻蛊虫就进到了引蛊之人身体中,极其危险。

    “所以,这是可能会让你失去生命的事,你如果不想做,我真的不会怪你的!”

    向兰最后说道:“这事需要完的心甘情愿,如果被引蛊之人但凡有一丝不情愿,都会使得其反,所以我不会强迫你的!”

    沐筱萝愕然,以前以为这些什么蛊虫之类的都是写书人乱想出来的,没想到真有其事啊!

    她想了想,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你挑中我呢?”

    处子,会金针的都不难找,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之处,能让向兰对她另眼相看。

    谁知向兰说了一番话,还真是对她另眼相看。向兰说:“三小姐,你知道那天我进来看到你时,我想到了什么吗?”

    “想到什么?”沐筱萝好奇地问。

    向兰一向冰冷的脸露出了丝笑意,说:“你让我去休息时我就觉得你有些不正常,所以其实我一直守在房顶上!”

    “额……那天好像在下大雨!”沐筱萝无法想象大雨中她是怎么一直守在房顶上的,她前世做特警出任务倒做过这样的事,可是向兰为了监视她做到这地步也够敬业了!

    “这没什么,以前为了杀人我还躺在雪地上呆过两天呢!”

    向兰云淡风轻的话让沐筱萝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她真没看错人,向兰和自己是同一类人。

    “所以你从扎针到你昏迷我看在了眼中!三小姐,我不是轻易敬佩人的人,可是那晚我动容了!我真的没想到你一个娇滴滴的王府小姐,竟然能忍受这样的痛苦……换了我,也未必做得到!”

    向兰看着沐筱萝,毫不掩饰眼里的敬佩。沐筱萝也动容了,这样一个冷血的杀手,她竟然能赢得她的敬佩,这算莫大的收获了吧!

    想了想又自愧:“我竟然没现你在房顶上!”

    向兰一笑:“这有什么,外面下着大雨,我又很小心,你在痛苦中不注意根本不奇怪!”

    这不是理由!沐筱萝无法忽视自己的疏忽,幸好向兰对她没坏心,要是换了一个人,她就把自己葬送了。

    “三小姐,说真的,以前我也听过你的一些事,我对你的看法其实不算好!可是那一晚后,我觉得我要重新看你了……不止我,我师傅他们都在搜索你的资料,部重新认识你,结果他们一致做出这个决定,如果有人能帮助我们,那就是你了!”

    “我?……”沐筱萝苦笑,不知道这‘殊荣’怎么莫名其妙地落到了自己头上。

    向兰叹息了一声,解释道:“你可能想,处子和会金针的人到处都是,为什么偏偏是你呢?其实说穿了的确是这样,可是我们要的不仅仅是具备这两个条件的,这事只能一次做成,否则惊动了沈天斌大家死。所以我们要的人必须有过人之处,不但要品德高尚,还要遇事冷静,有舍己为人的精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