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61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我想正常的活着,喜欢自己可以喜欢的人,既然不能做到,那么活着和死了对我有什么区别吗?

    唯一唯一放不下的牵挂只有他……

    顾擎看着那包被自己包得好好的,放在案上舍不得吃的黑芝麻糖!

    你的坚持才是我活着的意义,你需要我,我就活着!

    当某一天,你站在王权的巅峰俯瞰天下时,或者才是我离去的时候!

    我将这份感情深埋于心,就是为了成你的幸福,你要为你,为我好好的活着!

    顾擎惨然地笑了笑,将芝麻糖打开,细心地一颗颗吃完,才打开一旁的史籍书,认真地翻看起来。  .

    “淮南一带,为历代流民流徙往来之地,流民多结族而行,习于战乱,颠沛流离中,组成武装以自保……”

    顾擎思考,这些流民管理得好会是一支可以利用的潜在的武装力量。昔时东晋谢玄、刘裕曾率以屡破北方强敌的北府精兵即是这种力量的显示……

    大材小用

    天才亮,武铭元就闯进了沐府,声明要见沐筱萝,戚泽阻挡无效,被他闯进了后院。

    沐筱萝一夜无眠,天蒙蒙亮时才进入梦乡,被这样一吵,就醒了过来,刚抓过衣服披在身上,就见武铭元闯了进来。

    她吓得抓了被褥围在自己身前,怒道:“武铭元,谁准你这样擅自闯进来的?”

    武铭元冷笑道:“筱萝,我给你个机会,说出那个劫走你的人是谁,你还有机会成为我的侧妃!否则,本王不会放过你和他的!”

    沐筱萝哧地一声就笑了出来,无语地看着武铭元,又看看天色,叹道:“天亮了啊,是我没睡醒,还是你在做梦啊?我什么时候又说过要做你的侧妃了?你怎么阴魂不散没完没了地老提这事啊!你累不累啊?”

    戚泽在一旁也笑出了声,揶揄道:“容妹子,这话我都听起耳茧了,我觉得不是三殿下做梦,肯定是他最近操劳国事太累,健忘了!忘记你已经拒绝他了,所以才一再地向你求亲!你不妨再告诉他一遍答案吧!”

    “沐筱萝,你说还是不说?”武铭元恼羞成怒,冲过来就要抓沐筱萝。

    沐筱萝没睡够,正心情不好呢,想也不想就一掌拍了过去,怒道:“这还有完没完,本小姐的闺房也是你能闯的?给我滚出去!”

    戚泽还没过来帮忙,就见武铭元一连后退了几步才站稳。武铭元惊骇地看着沐筱萝,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敢打我?你……你用的是什么招式?”

    沐筱萝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竟然用上了内力,想想这是在沐府,就算不承认谅武铭元也不敢拿她怎么办,就挺无辜地说:“什么招式?我就打你了怎么样?难道还要我去皇上面前请罪吗?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你闯到我房中想做什么?我不过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清白反抗的,说到哪里都有理,我才不怕你!”

    “沐筱萝,你就给本王装吧!本王就不信今天治不了你,来人,给本王把她拖起来,给我带走……”

    武铭元话才落音,就听见外面一声轻咳,随即响起洪坤的声音:“三殿下,一大早这是在做什么啊?容儿又犯了什么罪?三殿下连老夫也不告诉一声就这样冲进来带人,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武铭元神色一凛,只好走了出去,禀道:“姑丈,小侄只是来问筱萝点事,起了点误会而已!”

    “误会?”洪坤看看他身边的侍卫,似笑非笑地说:“老夫正在给容儿选夫婿……虽说她曾经是你的侧妃,可是现在已经没关系了,三殿下这样带人冒冒然闯进她的闺房,传出去的话不太好吧?”

    武铭元愤恨地垂下头:“小侄一时疏忽了!筱萝要嫁不掉,小侄会负责的!”

    靠!沐筱萝在里面穿衣,听到这话时差点就想冲出来给他一脚,谁要他负责啊!

    洪坤也被武铭元这话一时堵得不知道怎么接口,正有点尴尬,就听到一个温婉的声音轻笑道:“这么多人在这,好热闹啊!这是有什么好事吗?我也凑个热闹!”

    后面的人一回头,就赶紧行礼:“四殿下!”

    四皇子来了?沐筱萝有些惊讶,这都是怎么了,一大早这沐府就开始热闹了!

    武铭元看见武铭钰,也有些惊疑,这个病秧子一向就喜欢躲在自己的王府里,怎么这段时间频频亮相啊,春天还没到呢?都春了?蜜蜂一样往沐筱萝身边飞!

    想起洪坤说帮沐筱萝选夫婿的事,他脸色就沉了,语气不善地问道:“四皇弟,不是说你病重吗?怎么不在府上歇着,这一大早到处乱跑也不嫌累得慌!”

    “哦,原来三皇兄也在啊!真巧!承蒙皇兄记挂着,小弟这几天精神好多了!前日进宫父皇也说我气色好多了,让我有空别呆在府中,说要多出来走动走动,身体才会好!”

    武铭钰挺无辜地说:“小弟听父皇的话,就出来走动走动!走到沐府附近,想起那天三小姐说喜欢梅花,这不,大佛寺后山的梅花开得正好,我就进来问问三小姐,有没有兴一起去赏梅!”

    沐筱萝在里面听见就心中一动,她记得自己从没和四皇子说过喜欢梅花啊,他这是为自己解围,还是真的来邀请她看梅花?

    正想着,就听见武铭元冷笑道:“赏梅?兴致真好啊!四弟忘记了筱萝腿脚不方便吗?大佛寺后山路滑难走,你让她怎么去!”

    武铭钰笑道:“皇兄多虑了,这个小弟考虑到了,已经叫下人去准备马车轿子,不会让三小姐走上去的!三小姐,你有兴一起去赏梅吗?”

    这话是对着屋里说的,沐筱萝没有不回答的理由了,杵了拐杖走到门边笑道:“难得四殿下如此盛情,都替从容考虑得如此周到,从容哪有不去的道理呢!请四殿下稍等片刻,等从容梳洗后就走吧!”

    “那我先去外面等着了!”

    武铭钰微笑着看洪坤:“姑丈,你放心吧!我把三小姐带出去,一定会安地把她送回来的!”

    洪坤就笑了,侧身跟着他往外走,有意无意地说道:“四殿下的承诺,姑丈自是放心!嗯,你们去玩吧,多带几个家将,一定要注意安!老夫就不陪你们了,一会要进宫和你父皇商讨要事,容儿就交给你了!”

    武铭元狠狠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听出了洪坤的弦外之音,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别给老头子找到阻挠自己做太子的理由!在这紧要关头,别为了沐筱萝得罪老头子!先做了太子,再来慢慢和沐筱萝算这帐吧!

    这样一想,就悻悻然带了人离开了沐府,走出两条街,他命令荣光带一队人马,跟着沐筱萝和四皇子,他们有任何举动都要向他报告,他不信就找不出她背后的人!

    “大佛寺是不是有个大师叫法正啊?”

    坐在武铭钰的马车上,沐筱萝想起了洪坤对她说的话,就忍不住问武铭钰。

    武铭钰浅浅一笑,斜斜靠在车壁上,才开口说:“是有个大师叫法正,怎么,三小姐有兴找他做命格批文?”

    四皇子武铭钰的马车很豪华,垫子都是软软的,坐在上面又暖和又舒服。再加上性格温婉的四皇子,谈吐永远都是那么干净似的,沐筱萝也放开了自己,淡淡笑道:“四皇子不知道吗?他曾经给我做过个批文,说我命中无子,就为这个,我才被皇后娘娘退婚的!”

    “哦,我忘了,好像是有这事,不过我不知道是法正大师做的批文!”

    武铭钰奇怪地看看她,忽然说:“三小姐,你也信这些吗?”

    “屁话!”沐筱萝无礼地冒出了这句话,冷笑道:“法正大师又不是神仙,他说我无后我就无后啊?他这么会算,你让他算算谁是太子谁是皇上啊!这些关乎国家命运的才是大事好吧,盯着一个小女子的命运算什么本事啊!”

    武铭钰莞尔,点头说:“你说的对,国昌才民盛,国富才民强,太子皇上是国之根本,稍有不慎就会影响国运,一个小女子有后无后是小事,的确不能和国运相比!法正大师用他的天赋算你的命运,大材小用了!”

    “就是嘛!听说算批文的算一道批文很费精力,我就觉得他该把精力用在该用的地方,别为我这样的小女子虚度了年华!”

    沐筱萝感慨地说:“你说要是用在天荒啊,洪水啊,地动之类的猜测上,那不是很好吗?可以拯救多少百姓,避免多少损失啊!”

    本质上沐筱萝是无神论者,可她理智里也不抗拒宇宙神秘的地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她都可以穿越,那天赋异能者也有存在的道理!

    不管在古代还是在现代,天灾**都是无法避免的,她是真心的希望这些天赋异能者能好好利用自己的异能,做些对黎民百姓有用的事,这才不负得天独厚的异能啊!

    所以即使法正大师说她无后是正确的,她也不会怪天怪地,只是真心地希望德高望重,在民间享有盛誉的法正多做点关于自然灾害之类的预测,总好过沦落成街头算命的混混吧!

    咳咳,几位亲给风指出了错误,就是几位皇子叫洪坤应该是姑丈,汗一个,风也不狡辩了,就从这章改过来吧!给对亲们造成的困扰慎重的道歉!对不起哈~~~~(&a;a;a;a;gt_&a;a;a;a;1t;)~~~~

    变相求婚

    沐筱萝的话让武铭钰若有所思,连连颔,微笑道:“三小姐见解真是独特!真巧,我和法正大师有点小小的交情,要不,等会我们找他聊聊,将你的想法给他说说,说不定对大师也是一种帮助啊!”

    沐筱萝失笑:“四殿下就绕了我吧!人家是大师,我一个小女子对人家指手画脚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大师给我的批文怀恨在心,寻机会报仇呢!”

    “大师没那么小气的!如果你怕,就我来说吧,我不怕得罪他!呵呵!”武铭钰笑了。

    沐筱萝看他的笑脸,特别是一笑起来就往上挑的眉稍,像极了楚轻狂,她的心就痛了痛,莫名地情绪低落了。

    似乎上次就是轻狂说等梅花开了要带她来赏梅,可是,现在带她赏梅的却是别人!

    楚轻狂呢?只不过隔了一晚上,怎么就沧海桑田一样,物是人非呢!

    “我让你想起了谁?”

    武铭钰的话打断了她的思想,她怔怔地看着武铭钰,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武铭钰唇角微挑,轻声笑道:“你盯着我看了半天了,是不是想起了谁?有人说我和某人很像,你觉得呢?”

    沐筱萝脸顿时红了,拉回目光低了头说:“没有啦,我只是想起一件事而已!”

    武铭钰也没深究,换了个话题说:“三小姐,你有没有想过离开京城,到外面走走啊?”

    沐筱萝抬头看他,奇怪地问道:“为什么这样问呢?”

    武铭钰脸上就泛起淡淡的哀愁,说:“我自小病多,经常都是呆在王府里,那些下人每次上街回来都给我讲很多事,我觉得外面的世界好大,好大,我很想出去看看他们说的高山大海,不知道是不是像他们说的一样雄伟浩瀚啊!”

    沐筱萝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身为一个现代人,她不敢说自己走过千山万水,可是五岳峨眉都是爬过的。海呢也不用说,有次联合国的特警技能大赛就是在太平洋附近的岛屿举行的,她在海边呆了近一个月时间,充分地体会了大海的浩瀚。

    听武铭钰说的可怜,她不禁对他充满了同情,这两个在现代根本不算什么的要求,在现代一个小孩在电视上就可以得到满足,他身为皇子却只能从别人口中听说,不可怜是什么啊!

    想了想,沐筱萝就说道:“我也听我爷爷说过,却无法想象那是怎样壮观,有机会真应该出去看看啊!”

    “你也和我一样的想法吗?”武铭钰意外地看看她,笑了:“那三小姐,如果有机会,我邀请你和我一起出去看看海,你愿意去吗?”

    沐筱萝汗,他这算变相的求婚吗?否则在古代,男女一同出游可能吗?

    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武铭钰收敛了笑,认真地说:“三小姐,不知道姨丈和你说了没有,我有向你求过亲的!我愿意娶你做王妃……嗯,你先别忙着回答我,我给你说说我的想法,你认真考虑一下再给我答复,好吗?”

    沐筱萝揉了揉额角,早知道这赏梅来的蹊跷,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了。在这闭塞的马车上,不听也不可能,只好点了点头:“你说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