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61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5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你怎么不说我在帮你挽留她!”顾擎一笑:“我不提也会有人提的,楚玉和武铭正都是你的敌人,和他们相比,嫁给我不是更好吗?当然,你要回来做四皇子娶她,我也不会反对!”

    “作为楚轻狂,容儿都不会原谅我,你以为作为四皇子,我就能得到她的心了吗?只怕……比我是楚轻狂,她会更恨我!”

    因为是武家杀了她的家人,毁了她的双腿,才让她变得孤苦伶仃……

    低叹一声,轻狂苦笑:“我知道你求婚是不得已的,你尽管去做吧……就算她真的肯嫁给你,我也不会怪你,我……”

    楚轻狂话也没说完就离开了四王府,等他走了,顾擎才想起自己忘了最重要的一句话,让他小心亦巧,可是楚轻狂已经走远了……

    顾擎沉思着,半天开口叫道:“佟成!”

    一会佟成匆匆跑了进来,顾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突然问道:“听够了吗?”

    佟成就被吓到了,结结巴巴地问:“殿……殿下,你说什么?属下听不懂!”

    顾擎冷笑:“听不懂?那你就回去睡着好好想想,我和楚公子是楚云安的什么人,他对我们都尚且如此,难道会对你另眼相看?你重要还是我们重要?”

    大冷天的,佟成头上的冷汗就滚了下来,挣扎了一下,扑通跪在顾擎脚前,哑声叫道:“殿下,我不想出卖你和楚公子的,只是帮主逼我,扣了我妹妹,我没办法,才不得不把你们的消息禀告他,我真的不想这样做啊!”

    顾擎危险地眯了眼,不动声色地问道:“我怎么没听说你有妹妹?”

    第四更完!俺不要月票,红包咖啡鲜花一个也不嫌少哈,o(n_n)o谢谢,俺们明天冲一万五字更新哈!

    不完整的爱

    顾擎危险地眯了眼,不动声色地问道:“我怎么没听说你有妹妹?”

    佟成脸色顿时瞬白,抬头往四周一看,没见其他人,壮了些胆,讪讪地说:“殿下,别这么较真好不好,你知道我也是被逼的就行了,大不了以后你的事我装作看不见而已……”

    顾擎站起来,慢慢走到他身边,低了头,冷冷地看着他说:“这些年来我待你如何你心里清楚,我已经给你机会了,你不珍惜我就没办法了……楚公子刚才容你听完,是想你是我的人,否则你觉得你有命活到现在吗?”

    佟成这次真的被吓到了,挣扎了一下,犹自嘴硬:“殿下我,我什么都没听到,我是帮主的人,你们不能为难我啊!”

    “挺忠心啊!那你就去做他的鬼吧!”

    顾擎突然出手入闪电,一把匕就插在了佟成腹上,佟成肚子一阵剧痛,难以相信地看着自己腹上的刀,再看向顾擎,嘶声叫道:“你杀我,帮主不会……放过你!”

    “不知死活的东西!”顾擎冷笑着推开他:“冲你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我就不该留你!我能让你听完就是给你一个机会悔改,指望能感悟你,你却……哼,难道我把我们的秘密都给你知道了,还会傻傻地等着你去揭我?”

    佟成倒在了地上,不服气地瞪着顾擎:“帮主会为我……报仇的!”

    “是吗?”顾擎弯腰拔出了他腹上的匕,笑道:“如果你是为我死的,帮主就不会这样想了!”

    佟成看见顾擎反手用匕刺在自己肩上,大叫了一声:“来人,有刺客……抓刺客……”

    顾擎倒了下去,推倒了桌子,茶盅就滚得到处都是……

    一会匆忙的脚步声从四处传来,佟成口中只有出的气了,模糊地听到顾擎说:“快找大夫……佟成为了救我受伤了……”

    噪杂的声音刺耳,佟成终于明白顾擎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可惜,他已经没有悔改的机会,睁着一双至死才清明的眼睛,断了气……

    沐筱萝回到沐府,就被洪坤叫了去,她看洪坤心事重重的样子,就关心地问道:“义父,生了什么事啊?”

    洪坤摆了摆手,让她先坐下,才说:“容儿啊,这几天说亲的人不少,你可挑中了谁?”

    沐筱萝蹙眉:“义父为什么这么问?”

    洪坤沉思了一下,苦笑道:“今日进宫,收到了边关文书,说鲜于国边关的大将这些日子经常闯入我边境抢夺粮食,弄得边境百姓人心惶惶,更有甚者,他们一些暴民还流窜进关,一路抢夺了好几个村庄……皇上颇为忧心,命令义父尽快回去镇守,所以义父不日就要启程返回,想在走之前将你的事定下来……”

    “义父还能在京城呆几天?”沐筱萝平静地问道,心里又闪过了四皇子的提议,如果实在被逼无奈,四皇子是个退路。 .

    “最多不过十日!”洪坤算算说:“还有些军用需要采办,估计参加完太子的册封典礼也差不多了!”

    沐筱萝心中一动,问道:“义父,太子的人选已经确立了吗?”

    洪坤看看她,点了点头,说:“没有变故的话就是三皇子了,他在群臣之间声誉最高,大家都倾向他!所以,容儿要是没有其他人选的话,再考虑一下他吧!日后他要做了皇上,你……”

    “他就算做了皇上,我也不稀罕做他的妃子!”沐筱萝打断了洪坤的话,淡淡地说:“义父放心,你走之前我一定给自己挑个好夫婿,不会给你丢脸的!”

    说完沐筱萝就告退,走了,洪坤苦笑着摇摇头,他的思想还是无法从一女嫁二夫之上转过来,想了想就由沐筱萝去了,反正沐立德也无法左右他这个女儿的思想,他一个义父,打又打不得,还能怎么样呢!

    沐筱萝闷闷地回到院子,没看到向兰,就让翠竹留心,见到向兰让她来见自己。

    到天黑了,向兰才回来,一进来就问道:“小姐,你找我?”

    沐筱萝苦笑:“你的事联系好了没?尽快吧,十日之内我必须嫁人了,可能就没机会帮你的忙!”

    向兰惊讶地问道:“为什么?怎么突然这么急?”

    沐筱萝就告诉她洪坤要走的事,连四皇子的求婚也告诉了她,最后说:“我不想留在京城,也不想过得躲躲闪闪,所以,我可能会嫁给四皇子!”

    “那……楚公子怎么办?”那日两人之间的事向兰都看在眼中,后来沐筱萝对楚轻狂的焦急她也看在眼中,她不相信沐筱萝对楚轻狂完没有感情。

    沐筱萝看看她,淡淡地说:“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了!我觉得这样分开对我们两都很好,他可以回去娶水佩,而我,也不必每次看见他就想起他的欺骗!……以前我觉得自己很大方,我也不否认我有点喜欢他,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我无法这样和他生活在一起而什么想法都没有……”

    她敲了敲自己的腿,冲向兰苦笑:“我只要一想到在他心中还有人比我重要……我就觉得很不是滋味!我果然是善妒的,呵呵,我真的大方不起来……与其以后因为这样的耿耿于怀把自己变成怨妇,我宁愿不要这段感情……我成他们……”

    向兰似懂非懂,看她纠结的样子,就同情地说:“那就不要吧!我也是,喜欢一个人就要他心意喜欢我,不完整的喜欢也没什么意思,我支持你的选择!”

    “谢谢,那你赶紧联系吧!免得我离开京城不能帮你们!”

    向兰迟疑地问道:“你真想好帮我们了?这真的很危险啊,有可能,你命都没了!”

    沐筱萝笑道:“死就死吧,又不是没死过!死前能帮到你们,也值了!你别再啰嗦了,小心我被你吓得反悔啊!”

    向兰不好意思地笑了,自去安排。临睡前回来告诉她,说都准备好了,明天晚上就进行,让沐筱萝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或许因为前晚没睡好,沐筱萝这一觉睡得很长很长,到太阳都出来了才醒了过来。怔怔地睡在床上,突然现已经有二天没见到楚轻狂了。

    那人就这样生气走了吗?从此真的不见?

    想到今晚要为余江他们引蛊,弄不好自己真的会死了的事,她微微有些伤感。手不觉摸过脖颈上吊着的天蝎珠,轻声说:“我穿越一场,就为了和你谈一场没有结果的恋爱吗?或许,还是我们没缘分吧!我死了,你又能记住我多久呢?也罢……这样结束了最好……”

    午膳时洪坤忙于军务没回来,连戚泽也跟着忙了起来,院子里空荡荡的没几个人。吃完饭向兰冲沐筱萝使了个眼色,两人就回房了。

    向兰找了身黑色的衣服让沐筱萝换上,出去了一会带回了一个女人,身材和沐筱萝差不多,向兰介绍说她叫四姑。

    那四姑端详着沐筱萝,一边从自己带来的袋子里拿出一些小瓶瓶罐罐,对着铜镜涂抹起来,等她转过身,沐筱萝被吓到了,面前站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沐筱萝。

    “你……这易容术太厉害了!”沐筱萝由衷地称赞道。

    “你……这易容术太厉害了!”四姑开口,说出的话和沐筱萝连声调都是一样的。

    沐筱萝惊骇后失笑,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还真没说错,四姑真是个人才啊!

    有了四姑替自己呆在府中,就算洪坤亲自来看也看不出什么破绽,向兰大白天就把沐筱萝带走了,说时间越宽松越好,免得晚上太赶。

    向兰将沐筱萝从后门带了出来,才出门就有一辆马车路过,在她们身边停下,向兰迅将沐筱萝抱上去,自己也钻了进来。

    刚放好帘子离开沐府后门,几个武铭元安排监视沐府的人就走过,看看那破旧的马车,也没怀疑,就走开了。

    沐筱萝好笑,感觉自己重温地下党交情报的故事情节,等走远了,正想调侃向兰几句,就听见车外有个熟悉的声音路过,她心一动,轻轻撩开帘门往外看,就见楚轻狂和一个女人从马车旁边走过。

    那女人说笑着侧过头,如花的笑颜就印入了沐筱萝眼中,正是那找上沐府告诉她轻狂欺骗她的女人……亦巧!

    独一无二

    沐筱萝看着两人说笑着走远,然没注意到这辆破马车上还有她,她一瞬间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了。

    看那两人走远,她慢慢放下帘子,转过头来,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们一个朝东,一个朝西,就这样越走越远了!

    一瞬间,心中翻江倒海,脸上不觉就挂上了冷笑,说什么喜欢,还不是把能治她腿的药给了水佩!

    说什么要她嫁给他,转眼他的身边又换上了其他女人!

    她凭什么以为自己独一无二呢?

    不过一个断腿的女人,要姿色没姿色,要家世没家世,她又凭什么以为非她不可呢?

    沐筱萝,你真以为这世上有真爱吗?前世彼此肝胆相照战友似的恋人都能在最后关头背叛你,你以为你和他,就这几个月的相处就缔结了一份生死不变的感情了吗?

    你所持的是什么呢?

    “三小姐……”马车停了,向兰拉拉她,她才茫然地回过神来,现到了一家大院,院里很多马车,有人再往上面装货。

    “这是一家镖局!”向兰匆匆解释了就拉着马车进到院内才停了下来,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她将沐筱萝的拐杖递给了她,带着她走了进去。

    进到内院就有人关了院门,一路进到大厅,穿过长长的走廊才来到一间供奉着神像的祠堂。

    沐筱萝还没看清里面是什么样子,就见向兰打开了一个密室的门,掌了灯过来,说:“三小姐,下面有石阶,要我背你吗?”

    “嗯,不用,我能走!”沐筱萝拒绝了,跟着她小心地走下去。

    估计又回到刚才的地面下,才来到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面坐了四个人,三男一女。为的老人估计就是向兰的师傅余江,他的面孔有些青瘦,颚骨微高,浓眉下面藏着一对灰色的眼睛,看上去精神状况不是很好。

    听到脚步声,余江迎了上来,给沐筱萝施礼,声音低哑:“三小姐,谢谢你肯帮助我们,老夫代表六道所有渴望重生的人感谢你!”

    沐筱萝就笑了:“能帮你们找到新生,是我的荣幸,我既然来了,就会努力做好,别和我客气了!该做什么,你们指导,我听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