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61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09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那女的就走来,笑道:“三小姐真是爽快人,余总管,我相信你这次挑对人了!”

    沐筱萝看看她,向兰介绍道:“我二师父苗栗,阿修罗道的护法,她在江湖有个绰号‘女修罗’!”

    沐筱萝就认真地看了看苗栗,现她有双细弯的长眼,眯起来成一条半圆形的线,两角微弯,再配上她脸上两个小小的酒窝,倒别有韵味。 . 只是,能有这样绰号的杀手,顶了这样一张脸,很出人意料!

    “这两位是人道和地狱道的护法昆町和宋闽师父……”

    向兰一一介绍,沐筱萝现除了苗栗,其他两人都用评估的眼神打量着他,似不放心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她。

    他们不放心,沐筱萝自己也有压力,看了看余江,余老头却没注意到她的紧张似的,将她让到桌子边坐下,就拿出了一瓶药水说:“三小姐,这是我专门配置的药水,用来引蛊虫的,等下你先喝了,运功行到血液中,然后我们再开始……”

    他详细讲了步骤,什么时候该做什么都详细给沐筱萝讲了两遍,又让她复述了,现她完记住了,才说:“辛苦你了,我们这就开始吧!”

    苗栗看看昆町他们,随口问道:“谁先来?”

    余江说:“我就最后吧!三小姐精力有限,别累着她!”

    向兰有些焦急:“那万一惊动了沈教主……”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余江瞪了一眼,后面的话就不敢说了。

    沐筱萝一想,就明白了。蛊虫和施蛊之人肯定有所感应,他们的蛊取出来沈天斌不可能不知道,所以越往后面取出蛊虫的人越危险……余江是将生机都让给自己的几个属下啊!

    一时就觉得这个老人很可敬,正想着,宋闽就说道:“那我先来吧!”

    如果沐筱萝没听懂余江的话,会觉得宋闽敢于冒险,可是听懂了余江的话后,她就有些鄙夷宋闽了,刚才还怕死,现在听懂后面的人更容易死就抢着来了。

    余江却没沐筱萝那么多的想法,一听就说:“那好,按计划办吧!小妹,你去帮三小姐,向兰你负责安排好外面,如果沈天斌找到这,让他们尽量抵挡。”

    “哦……”向兰有些不放心地看着余江,又看看沐筱萝,最后被余江瞪得没法,才不甘地走了。

    沐筱萝开始喝药水,那药水口感倒不错,甜中有点微酸。一点也不像想象中的毒药,她很好奇,这样的毒药是怎么配制出来的啊,有空和余江讨教一下!

    喝好后被苗栗带到了旁边一间小点的密室,里面放了一张大床,床中央用一块帘子隔了起来,苗栗解释说这是为了沐筱萝脱衣服避嫌。

    沐筱萝失笑,医者父母心,都到这时候了,命都交给他们了,她还会计较这些吗?

    盘膝坐下,才运功,就感觉毒性在身体里开始蔓延了,就像蚂蚁一样,在身体里痒痒地到处爬。

    她惊讶地看了看苗栗,苗栗送给她一个安抚的笑,说:“放心,三小姐,这毒不会让你死的,最后一定给你解毒。

    她给沐筱萝脱外裳,看到她垂在脖颈上的天蝎珠,不相信地捻起来看了看,愕然地问:“三小姐,这是天蝎珠吗?”

    “嗯,你也知道?”沐筱萝有些不自然,半裸了身体任她是女人这样盯着看也会不好意思的。

    “我以为是传说,没想到真的有这样的珠子!以后和你说吧!”苗栗帮她取下珠子,顾不上和她聊天,叫进了宋闽。让沐筱萝坐好,就拿出了一把尖尖的长匕。

    “三小姐,怕的话闭上眼,一会就好!”苗栗似乎有些不忍,轻声安抚道。

    沐筱萝不是怕,但也不喜欢看着匕刺进自己胸口的样子,就闭了眼。

    感觉苗栗的手扶在她肩上,就听到她说:“后面的就靠你自己了!”

    胸口猛一痛,就觉得自己被刺穿了,血流了出来,睁眼,只看到苗栗退了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三小姐……可以开始了吧?”宋闽轻轻地唤道,隔着帘子伸了手臂过来,手腕上已经划开了一条口中,鲜血正盈盈流了出来。

    “嗯……好!”沐筱萝也顾不上害羞了,将宋闽的手腕拉过来,贴在了自己的胸口伤处。

    一开始没异样,瞬间似乎对方的血流都冲着自己的伤口蜂拥而至,让沐筱萝一瞬间有种无法承受的感觉,慌忙静下心,另一只手已经拿起放在身边的金针,等候着。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头开始眩晕时才听到宋闽轻声唤道:“小心,要出来了!”

    沐筱萝用力咬了咬嘴唇,集中思想去感觉。果然,宋闽的脉动已经不同刚才,似乎有什么东西阻碍着血流通畅地流动。一点一点,就像电波起伏一样,那脉动慢慢来到了他们胸手交接处……

    “小心……”

    几乎在宋闽叫的时候,沐筱萝的金针已经扎到了自己的胸口处,一连四针又准又狠,她放开了宋闽的手腕,就看到从他们中间掉下了一条小虫,毛毛虫般大小,丑恶地在床上扭动着。

    “苗栗!”宋闽一叫,苗栗就推门跑了进来,手里拿了个小瓶,快地把那小虫放在了瓶中,只见宋闽又在自己另一只手腕上划了一刀,放在瓶口上,血顷刻就流满了瓶子。

    “昆町快上!”苗栗拿着小瓶出去,宋闽也跌跌撞撞地跟着走了出去,他失血过多,脸色不太好。

    沐筱萝更不好,觉得才第一个人就似抽去了自己半条命,四个下来她离死也不远了吧!

    可是看到昆町割了手腕递过来,她什么也没想,将金针拔了又将昆町的手贴到自己胸口重复上一次的动作。这次做什么都是下意识的,缺血让她的头越来越晕眩,强撑着给昆町引出蛊虫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换苗栗进来,她担忧地叫道:“三小姐,还行不行,不行的话我们就停止吧!”

    沐筱萝苦笑:“现在还能停止吗?一停你们可能谁都没命了!”

    沈天斌知道他们引蛊,还能允许剩下的苗栗和余江活着吗?而宋闽和昆町,两个人的力量能和沈天斌抗衡吗?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来吧……”沐筱萝将苗栗的手又放到了自己的胸口……

    你很烦你很烦(加更!!!)

    楚轻狂和亦巧都已经走过去了,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回头看了看,周围人来人往,一切如常。

    再看远处,一辆破马车慢慢摇晃着走远,也没什么异常。

    那有人看着他的感觉从何而来啊?他蹙眉,四下看了看,还是没异常。

    “公子,怎么啦?”见他站住,亦巧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楚轻狂摇头,对亦巧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过去了!”

    亦巧看看前面就是往沐府去的街道,心下了然,就说道:“那公子你慢走,亦巧就告辞了!”

    说完她转身往醉花楼的街道走去,楚轻狂看她走远,就回头往沐府而来,远远看见武铭元的手下在沐府周围徘徊,他皱了皱眉,绕到了后面,寻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就飞上了墙。

    顺着房顶来到沐筱萝住的院子,刚要下去,就听见有人说着话走进来,他就找了个地方等着。

    从上面向下看,见进来的是戚泽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军士,他就放弃了下去的念头,在房顶上候着。

    只听戚泽叫道:“容妹子,容妹子……”

    一个丫鬟走了出来,禀道:“戚公子,三小姐有些不舒服躺着呢,你有什么事吗?”

    戚泽皱眉:“生病了?叫大夫了吗?”

    “没有,我睡一下就好了,戚大哥,有什么事吗?”屋里传来沐筱萝的声音,略有些沙哑,听得楚轻狂心痛不已,她这是病了吗?

    “哦,也没什么紧要的事!这里有位四皇子的属下,他说四殿下昨晚遇刺,受了点伤,想请你去看看他!”

    四皇子遇刺?楚轻狂心一跳,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不知道啊?昨夜他出来时顾擎不是还好好的吗?

    心下一凛,转身就要去四王府,就听见下面的军士说:“既然三小姐病了就不用去了。四殿下只是让属下过来报个信,怕三小姐听说他遇刺担心,让属下告诉三小姐,他只是受了点轻伤,不碍事,让三小姐别记挂着。还说他昨天和三小姐说的事,希望三小姐好好考虑一下,别错过了机会!”

    “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四殿下,就说改天我好了会去看他的,让他安心养伤吧!”沐筱萝说。

    “那三小姐好好休息吧,属下告退!”军士和戚泽走了出去。

    楚轻狂看那丫鬟也回屋去了,就轻轻跳下来,推开了沐筱萝的房门,走了进去。

    “容儿,你生病了吗?我看看!”看床榻上躺着一个人,楚轻狂走了过去,习惯地伸手就要摸她的头。

    手在半中央时僵住了,下颚被一柄寒光闪闪的匕抵住了,抬眼,沐筱萝冷冷地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楚轻狂顿时就僵住了,看着沐筱萝苦涩地问:“容儿,你就这么恨我吗?”

    沐筱萝不说话,无声地瞪着他。

    楚轻狂看她的脸色,和往日有些不一样,两日不见,似乎憔悴了许多。心隐隐有些痛了,伸手想摸她的脸,心想难道她也和他一样痛苦吗?

    “你想我斩断你的手指吗?”

    沐筱萝冰冷的声音让他的手又顿在了空中,难以相信地看着她,那痛就无法抑制地扩散开来,化为一句痛苦的呢喃:“你就这么讨厌我碰你?就因为我骗了你……你拒绝嫁给我……现在又讨厌我碰你?”

    四姑扮的沐筱萝蹙紧了眉,有些不知所措,向兰找她来只给她介绍了沐府几个人,她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是沐筱萝的什么人,让她怎么应付啊!

    看他的样子倒不像坏人,可是难道让他吃豆腐不成?她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说出去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男人吃豆腐了,她还要不要混啊!

    “说话就说话,你动手动脚做什么!”四姑用刀一逼:“退后,否则我不客气了!”

    楚轻狂蹙眉看着她,嘶声说:“如果我不退呢?你是不是会真的杀了我?”

    他说着还故意往前走了两半,下颚抵紧了四姑的匕尖,让她有些心虚地一缩,害怕如果他真是沐筱萝的什么人,伤了他不好向沐筱萝交待。

    楚轻狂却误会了她缩刀的意思,见她缩了手,心中一喜,忍不住伸手去抱她:“容儿,我就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眼看他就要抱住自己,四姑急了,匕一扔,一掌就拍了出去,这不能杀,打一下没事吧!

    “呯!”地一掌,打在了楚轻狂胸膛上,他骤不及防之下退了两步才站稳,愕然地看着四姑叫道:“你打我?”

    四姑恼怒地叫道:“打的就是你,不是告诉你要说话就好好说吗?动手动脚欺负谁啊?”

    (人家小情侣闹闹别扭,打是痛来骂是爱,四姑你老人家没谈过恋爱乱岔什么啊!)

    “你说我欺负你吗?”楚轻狂哑声说:“我骗了你一次就让我内疚不已,我怎么舍得欺负你!容儿……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你说,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去做!”

    他用手按住自己的心,刚才一掌虽然没让他受伤,可是那种力量已经让他看到了沐筱萝的决心,不敢上前,站在原地痛苦地说:“别再赌气了,我不是不帮你找药!吴大哥三副药配了十年,你总要给我点时间让我去找药啊!我向你誓,如果不能医好你,我就自断腿的经脉,陪你一起坐轮椅,好不好?”

    四姑有些明白了,感情沐筱萝是让这小伙子去找治腿的药啊!他不去,怕困难,还在这里甜言蜜语地哄她?

    哼哼,三小姐年纪小不能分辨这些男人的招数,她四姑可是见多了!这世上怎么就有些这样的男人,以为几句无关痛痒的誓言就能哄得女人晕头转向,唯命是从!三小姐会上当,她四姑可不会!

    冷哼一声,四姑讽刺地挑眉:“你别说了,你的话我不爱听,太假!你可以骗我一次,也可以骗我二次三次,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呢?所以,什么都别再说了,你走吧!我想休息了!”

    她侧身转向里面,抓了被褥盖到了脖颈,这已经算四姑脾气最好的时候了,要换别的时候,不把楚轻狂骂得狗头喷血才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