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62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亦巧胆怯地小声说:“师娘你好!”

    平姑狐疑地看看武铭元,又看看沈天斌,再看看亦巧,脸色慢慢缓和下来:“你真是三殿下的女人?”

    亦巧刚要点头,平姑冷声道:“骗我的话你肠子会断成一截一截!”

    亦巧就怔住了,可怜兮兮地看着武铭元,武铭元则看见沈天斌冲他眨了眨眼睛,就笑着搂紧亦巧对平姑说:“师娘,你别吓她了,她根本什么都不懂,回头做噩梦还要徒儿哄,你这不是给徒儿找麻烦吗?”

    沈天斌就搂住平姑笑道:“平姑啊,殿下都这样说了,你还怀疑什么!对了,你匆匆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平姑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一把抓住他,垫起了脚尖,无奈个子很小,还是够不到沈天斌的耳朵。 .

    沈天斌习惯地弯下腰,武铭元就见平姑附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什么,沈天斌顿时脸色大变,直起腰冲武铭元一拱手说:“殿下,有点急事我要去处理一下,先告辞了!”

    说完就拖着平姑气急败坏地往外走,连亦巧都顾不上看了。

    武铭元心下狐疑,冲马向一使眼色,马向心领神会,也跟着走了。

    亦巧惊魂未定,依偎在武铭元怀中,娇声说:“殿下,她是什么人啊,好凶……刚才也不知道有没有抓伤了亦巧的脸,有点火辣辣的,殿下,你帮亦巧看看……”

    她的身子柔软,在怀中轻轻扭动一下抬起脸,闭了眼,吐气如兰,喝了点酒的脸艳似桃花,哪里有半分伤痕……

    武铭元一垂眼,她的美艳就印入了眼中,本就有点心猿意马,看红唇尽在唇侧,哪里还能把持住,沉沉轻笑:“哪里,让本王仔细看看!”

    一俯身,就将那樱桃小口含进了唇中,狠狠啃噬起来,而双手也不闲着,探进了亦巧的怀中帮她更仔细地检查……

    亦巧身子一软,不躲反而更紧地依偎进他的怀中,桌上杯酒残迹,室内风光旖旎,远处……则掀起了腥风血雨,多事之秋的京城又迎来了另一轮杀戮……

    沐筱萝意识有些恍惚,失血让她头晕目眩,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只感觉到自己的血已经停止了流动似的,没有任何感觉。

    “三小姐……”苗栗的呼唤似乎远在天边,她心神一凛,奋力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清醒了一些。

    “你还行吗?”苗栗担忧地叫道,手却不敢动,这时候一动就功亏一篑,只能心急地撩开隔帘,担忧地看着沐筱萝。

    沐筱萝冲她勉强一笑,说:“别说话,快了!”

    她已经感觉那蛊虫来到了苗栗的手臂,就快出来了。闭了眼,她又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保持着清醒,伸手摸了金针握着,细心地感觉着那脉动的靠近。

    苗栗不敢打扰她,却心急如焚,她没有沐筱萝的心力交瘁,已经听到了头顶的打杀声。

    他们虽然做了周到的防备,还是惊动了沈天斌,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藏身之处,她的蛊虫再坚持一下就能引出来,可是还有总管余江的蛊没引呢,没时间了,这下该怎么办呢?

    一边焦躁,一边看着沐筱萝衰弱,她如坐针毯。她们的失血和沐筱萝的不能比,她们失的是身体的血,她的是心头的血,她怀疑,三个蛊引下来,沐筱萝还能不能活啊?

    “小心!”反而是沐筱萝提醒了她,她才醒悟,就看见沐筱萝飞快地用金针插在了自己胸口上,同时推开了她的手叫道:“快让余总管进来,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他完了!”

    她才说完就倒了下去,苗栗顾不上包扎自己的手腕,冲外面叫道:“余大哥,快来!”

    边叫她边爬到了沐筱萝身边,给她拉上了衣襟,她白皙的****已经被血染红了,脸白得似纸,气息奄奄。

    余江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向兰。

    苗栗记得快哭了:“大哥,没时间了,我看三小姐也顶不住了,怎么办啊?”

    余江冲过来,抓了沐筱萝的手给她把了把脉,低沉地说道:“我就知道会这样!”

    他一手托起沐筱萝的头,一手就拿出了个玉瓶,让向兰撬开沐筱萝的口,把药部倒进了她口中,手在沐筱萝后背一用力,用内功就催化了药流进了她的血液。

    沐筱萝慢慢睁开眼,先看到向兰,就叫道:“快让你师傅进来,没时间了!”

    看她衰弱成这样还想着余江,向兰眼角湿了,杀了无数人都没动容的心裂开了一条大缝,只觉得眼前满身血污的女人比任何人都美,都值得人去疼爱……

    “三小姐,没时间了!我们马上送你走!”

    苗栗镇静地给她系好衣带,眼里也是泪,她是不忍看余江,从余江刚才的话她就听出他早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也明白了他为什么要选择最后一个引蛊……

    “等等,余师父……”沐筱萝这才注意到身后的余江,同时也听到了那越来越近的喊杀声,心就沉了下去,余江真的没时间救了!

    已经惊动了沈天斌,余江注定是牺牲的命运了。

    “都别伤心了,我们救活了三个,已经比想象的好!”

    余江开口,冷静地说道:“老夫时间不多了,只能长话短说。三小姐,老夫有件事要你帮忙,你一定要答应老夫!”

    “什么事?余师父尽管说,从容一定答应!”

    沐筱萝清醒过来,也知道不是伤心的时候,余江明显在交代后事,她怎么可能不帮忙呢!

    “三小姐,这个你拿着!”

    余江从怀中掏出了一枚半月形的令牌,放到了沐筱萝手中,笑道:“这是三善道的总管令牌,老夫把它交给你了,从此后你就是三善道新的总管,老夫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啊……”沐筱萝被烫到似地想收回手,余江却紧紧地握住,说:“老夫选你是有原因的!苗栗太感情用事,向兰不够沉稳,其他的人各有私心,老夫也不看好!三小姐你舍己救人,性格中侠义刚烈的一面都是无人能及的。你的一身功力如果加以引导,你的成就江湖中也无人可及,老夫不会看错人,将三善道交给你老夫放心!希望三小姐成老夫这最后的愿望,替我把六道引回正路,老夫死了也瞑目了!”

    “余师父……”沐筱萝觉得手中的令牌烫手,只能求助地看向苗栗和向兰。

    两人却震慑地看着余江,似乎等余江话……外面打杀声已经响在地道中,时间逼人……

    第五更完!!!俺家容儿奇遇不断,从此就是三善道的总管了哈,日后弄个教主做做,贼笑……o(n_n)o哈哈~红包鲜花咖啡,亲们多多捧场哈!

    逆天之罪

    “昆町,宋闽进来!”

    余江一声大喝,那两人就跑了进来,手中都拿了武器,焦急地叫道:“大哥,怎么样了?顶不住了!再不走我们就军覆没了!”

    余江指了指沐筱萝,说:“我刚刚把三善道总管之职传给了三小姐,让你们进来见证一下,从今日起,沐筱萝就是三善道的总管,你们以后都要听她的命令!敬她如敬我,否则……我死不瞑目!”

    他突然张口吐出了一口乌血,身子也摇晃起来。

    向兰惊得冲上去抱住他,哭叫道:“师父!”

    余江推她说:“跪下,给总管行礼,以后都要视新总管和师父一样……”

    向兰看看沐筱萝,咚地就跪在了地上:“向兰见过新总管,以后三小姐就是我师父,谁要和三小姐过不去,就是和向兰过不去,向兰在师父面前誓,一定誓死保护三小姐!”

    苗栗也跟着跪了下来:“阿修罗道护法苗栗见过沐总管,以后忠心跟随沐总管,誓将六道扬光大!”

    昆町和宋闽面面相窥,正犹豫,余江一声大喝:“宋闽,昆町,知恩图报是我们江湖人的根本,你们就算不念和老夫的旧情,难道也不服三小姐一番救命之恩吗?”

    昆町还没表态,宋闽已经跪下了:“人道护法宋闽,愿追随沐总管左右,至死不渝!”

    昆町见众人都看着自己,也跪了下来:“恶鬼道护法昆町,愿意效忠沐总管,一起回归正道!”

    “三小姐,众望所归,你就别再推辞了!”余江重重地握了握沐筱萝的手,对向兰和苗栗说:“立刻送沐总管走!”

    他说着,又一口浊血喷了出来,向兰撕心裂肺地叫道:“师父……”

    “走!”苗栗顾不上看余江了,泪眼模糊地抱起沐筱萝,冲宋闽叫道:“你们断后,十天后老地方汇合!”

    苗栗当先抱着沐筱萝疯狂地往另一个出口跑去,向兰抹了抹泪,找到沐筱萝的拐杖也跟着跑了出来。

    沐筱萝也不知道被抱着跑了多久,只见得自己被颠簸得越来越难受,心里翻搅成一片,也不知道是缺血的原因还是吃了什么,很想吐。

    她觉得自己真的吐了,一大块血痰似的东西污染了苗栗一身,她还来不及说道歉的话,就坠入了一片黑暗中……

    到处是搜索的士兵,亮着的火把来来往往,惊扰了京城的百姓紧闭了房门,在家里惶惶猜测着生了什么事。

    楚轻狂站在皇城的最高处,俯瞰京城一片混乱,看着看着不由蹙起了眉头,这又是怎么了?就算抓刺杀四皇子的刺客也用不了这样的阵容啊!

    三皇子的太子之位已经确认,不日就要册封,他还有什么可闹得呢?

    百思不得其解,看了一会,突然现火把的光移向了沐府方向,他一惊,迅下楼,提起身形,从房顶上快向沐府跑去,一路上还要小心避开官兵和一些江湖人士的注意。

    “这到底生了什么事?”他低声咒骂着,一时不知道和谁去打听生了什么事,只能先赶到沐府再说,就算沐筱萝生气,她要有什么事,他无法坐视不理。

    快到沐府,猛然看到一队官兵围在沐府门外,大声拍门,楚轻狂看了一眼,就悄悄绕过正门,往后院而去。日间来过一次,轻车熟路,一会就到了沐筱萝院子里,正要下去,突然听到风声,有暗器向自己飞来。他一惊,翻身闪过,看见一支毒镖就扎在了自己刚才站脚的地方。

    他抬头,看见向兰怒瞪着他。

    “生了什么事?”他无暇顾及向兰的态度,掠了过去轻声问道:“为什么那么多官兵来这,他们是想对容儿不利吗?”

    “他们是来抓我的!”向兰低吼道:“六道的杀手也在找你,你还来这里,是不是想让三小姐死啊?滚,能走多远走多远,现在千万不能给三小姐惹麻烦!”

    “容儿怎么啦?”楚轻狂这才看到向兰身上有血迹,心一紧,叫道:“容儿受伤了吗?”

    “没有,你再不走就可能真的可能惹麻烦了!”向兰暴躁地一把抓住楚轻狂,就拖着他往另一边去。

    楚轻狂怒了:“到底怎么回事,不说清楚别想我走!”

    “我是三皇子派来监视三小姐的,现在我出了点事,三皇子一定是来找三小姐要人的!我不能被人现和三小姐有关系,你也不能留下来……哎呀,解释不清了,先走,过后我再详细和你说……”

    刚要走,向兰看到外面已经有火把进来,就焦急地问道:“你说三皇子敢从洪坤手中把三小姐带走吗?”

    楚轻狂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从向兰满身的血污就猜到了事情的紧急,蹙眉说:“不好说,武铭元现在已经稳稳坐上了太子之位,他要强行把容儿带走,洪坤也不好强硬到底!”

    “那怎么办?三小姐现在万万不能被他们带走,否则她会死的!”

    向兰一急,说了真话:“她受了很重的伤,需要赶紧救治,想个办法赶紧把武铭元他们打了,救救三小姐啊!”

    “该死!”楚轻狂咬牙切齿,一把抓住向兰的手腕,怒道:“到底怎么回事?我中午来时她不是还好好的吗?”

    向兰也顾不上和他解释,叫道:“滚开,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让我自己送上门去,希望武铭元带走我后就放过三小姐,你赶紧找人去救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