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62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5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向兰推开楚轻狂就想往下跳,被楚轻狂一把拉住了:“跟我走,我有办法让武铭元不敢动沐筱萝!”

    楚轻狂拉了向兰,避开下面的官兵就往四王府冲去……

    沐府,四姑已经化妆成翠竹的样子,原来的翠竹被塞住了口绑住了手脚塞在了床底下。 .

    她迅打了水给沐筱萝擦洗干净,将她带血的衣服脱了,换上干净的衣服,又点了两支檀香驱除血迹的味道,才赶紧冲出去将血衣藏好,再回来时就听见有脚步声传来。

    她也不管,赶紧跑回屋,给沐筱萝口里塞了一颗药,再度了她一些内力,沐筱萝就慢慢醒了过来。

    “三小姐,三皇子带人来抓向兰了,你只要撑过这一头,他们一走我就找人来救你,好吗?”四姑急急地说。

    沐筱萝无力地点头,看看熟悉的房间,知道自己又回到了沐府,心就落了大半。想着武铭元也不敢把她怎么样,就安心地躺着。

    可是不多时,就听见武铭元的声音传来:“戚泽,你给我识相点,连本王你也敢拦吗?我只是给洪坤面子,进去问筱萝几个问题,你再阻拦,我不介意亲自把她带走!”

    戚泽怒道:“三殿下,你别不讲理,你这样闯进来分明就是不把洪将军放在眼中。我已经说了,容儿病了在休息,你还带着官兵冲进来,是想抢人吗?”

    武铭元冷笑:“给本王滚开……先本王我搜……”

    沐筱萝就听见有人踢门的声音,她蹙起眉,武铭元现在是连洪坤都不忌惮了吗?

    正想着,门呯地被推开了,武铭元站在了门口,戚泽被一些官兵抓住动弹不得,沐筱萝闭上眼,轻咳了两声紧了紧被褥。

    “殿下……”翠竹抖抖索索地站在一旁,武铭元扫了她一眼,问道:“向兰呢?”

    翠竹咚地一声就跪了下来:“回殿下的话,向兰中午就出去了,一直没回来!”

    “是吗?”武铭元一脚就踢在她腰上,冷笑道:“为什么不报告?”

    翠竹哭哭啼啼地说:“我要看着三小姐啊,我走了,怕这里没人招呼!”

    “嘿嘿……三殿下好威风……咳……到我这里耍威风啊!”沐筱萝忍不住讽刺道,一说话就带动了伤口,痛得脸失去了血色。

    “筱萝,你真病了?可怜,也没人照顾,元哥哥带你回府去医,好吗?”武铭元走过来,邪魅地笑着在床边坐了下来。

    沐筱萝抓紧被褥,冷冷地说道:“我只是偶感风寒,睡一觉就没事了!三殿下带这么多人到我这,可是沐府又犯了什么逆天之罪?”

    “筱萝,他们只是来抓向兰的,和你没关系!对了,你知道向兰去了哪里吗?”武铭元俯身,笑盈盈地逼近她。

    沐筱萝冷笑道:“向兰会去哪里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她是你送给我的丫鬟,我想她对你比我忠心多了!”

    武铭元嘿嘿一笑,脸上却没有什么羞愧的样子,伸手抓在被褥上,似要掀开被褥,沐筱萝顿时心跳起来,她胸口上的伤是无法隐藏的,只要他一看,就知道今晚她参与了三善道叛逆的事……

    昨天晚上才看到本文加了红文,那个激动之余要和各位亲们说声谢谢,是你们的支持才让风的文上了一个台阶,获得大家的肯定!谢谢谢谢!谢谢大家的支持,请继续支持风!

    如此亲密

    “三殿下,请自重!”

    正当沐筱萝无力抗拒武铭元的侮辱时,洪坤铜钟般的声音响彻了满屋,武铭元回头,看见洪坤怒气冲冲地冲了进来。

    “三殿下,容儿已经不是你的妃子,你擅自闯进她的闺房就算了,当了这么多人,还要侮辱她吗?”

    洪坤怒气冲冲地一指他带进来的官兵,怒道,都给老夫滚出去!老夫还活着呢,你们想欺负老夫的义女先等老夫死了再说!”

    武铭元看了看他,挥手让荣光先带人出去,才慢慢站起来笑着说:“姑丈,别生气,我只是来问筱萝几个问题,没想欺负她!”

    “哼,这叫问几个问题吗?”洪坤气得脸色都黑了:“老夫借住沐府,三殿下这样带兵闯进来,于情于理,是不是都该和老夫说一声!乱抓我的人,算怎么回事?难道老夫也通敌叛国了?”

    武铭元脸色就有点难看了,冷冷一笑,说:“本王来时姑丈不是不在吗?怕耽搁军情,本王只好先斩后奏,姑丈不满可以去和父皇说,本王只是奉旨捉拿刺客而已!”

    “哦,老夫这又变成窝藏刺客的地方了?不知道三殿下可搜出了刺客?”洪坤讽刺地问道。

    沐筱萝在心里冷笑一声,干脆抱着被褥支起身,边咳边说:“义父……咳……欲加之罪……咳,还是让三殿下把我带走吧!容儿不介意再坐一次天牢……咳!”

    洪坤听她咳得可怜,更是怒了:“三殿下,你说我们窝藏刺客,可有证据,拿出证据来你就把人带走,否则,我们皇上面前说理去!”

    武铭元迟疑了一下,转了笑脸,说:“姑丈误会了,小侄没说你们窝藏刺客啊!只是那向兰竟然是杀手所扮,小侄怕她伤害筱萝,所以想带筱萝回王府好好保护……筱萝再怎么说,也是本王的侧妃,你看她现在病成这样,小侄心痛啊,小侄想把她带回去,请御医帮她医治,不是更好吗?来,筱萝,元哥哥带你回去!”

    他走过来,伸手想抱沐筱萝,沐筱萝怒道:“我才不跟你回去,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滚!”

    武铭元厚着脸皮说:“筱萝,你生了那么长时间的气,也该消了,夫妻没有隔夜仇……我都给你道歉了,从此后保证不会再惹你生气,一定对你好,让姑丈作证,要是再惹你生气,就让我断子绝孙好不好?”

    洪坤本来想阻止,听见武铭元的毒誓又犹豫了,矛盾地站着,不知道该不该阻止。

    正在这时,又传来一阵轻咳声,随即一个温婉的声音不急不忙地说:“三皇兄且慢,臣弟有话要说!”

    武铭元回头,看见武铭钰脸色苍白地站在身后,御寒的斗篷还没有摘下,让他的脸有一半在阴影中,看上去有些冷酷。武铭元一愣,下意识地住了手,只觉得今天的武铭钰有些陌生,他身上的气势似乎和以往的温婉完不同……

    两人对视着,武铭元先制人,冷笑道:“四皇弟,不是说你被刺吗?皇兄奉命正在搜捕刺杀你的杀手,你不在府上好好养伤,跑这来有什么事啊?”

    武铭钰不卑不亢地说:“小弟被刺确有其事,幸得一个侍卫忠心护主才只伤了一点皮毛,并无大碍,多谢皇兄关心!今日本来是在府中歇息呢,听闻三皇兄抓刺客抓到了容儿这,怕容儿有事,就过来看看,不知道三皇兄可抓到了刺客了?”

    “容儿……”沐筱萝有些意外地看了看武铭钰,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他这么亲密,他竟然叫的如此亲密。

    “容儿?”武铭元眼神冷了,看看沐筱萝讽刺道:“哦……本王怎么不知道四皇弟什么时候和筱萝如此亲密了,竟然叫得比本王还亲密!”

    武铭钰就看向沐筱萝,对她温婉地一笑,才说:“皇兄不知道吗?小弟已经向姑丈提亲了,请求姑丈将容儿嫁给我做王妃,只等容儿点头就成亲!所以……为避免别人说闲话,皇兄不能把容儿再带回府上了,她已经和皇兄没关系,小弟不想再引起非议……御医小弟会为她请,皇兄如果搜查完毕,还请带人早些离开吧,别打扰容儿休息!”

    “你……”武铭元没想到一向温婉看似无害的武铭钰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惊得说不出话来,半响憋出一句:“你也和我抢女人?”

    武铭钰淡淡一笑,挑了挑眉说:“怎么说抢呢?容儿是三皇兄自己休掉的,之前也是三皇兄退婚退掉的,世人都知道三皇兄不喜欢容儿,和她成亲了半年多也没碰过她,才让她到现在都是完璧之身……因为她刁蛮任性,皇兄弃之如敝屣,皇弟却觉得这是她赤子之心,特觉珍贵,所以才恳求她嫁给皇弟做王妃……即使做王妃,容儿都还没答应呢,皇兄怎么能说皇弟抢呢?”

    武铭元语塞,头一次现这个病秧子不容小视啊!

    武铭钰又笑道:“皇兄如果后悔了,也可以重新来博得容儿的好感啊!她一天没嫁,大家都有机会,公平竞争,对吧,姑丈!”

    “咳……咳……”沐筱萝支撑不住了,咳了两声说:“各位,要是没事麻烦你们出去商量吧,我真的很难受!四皇子,我估计是和你赏梅受了风寒,身酸痛难忍,还想吐……为避免污浊你们,你们先出去吧!”

    洪坤就往外赶人:“都出去都出去,有什么外面说去!想再打扰容儿休息的别怪老夫不给情面!”

    武铭元被赶了出来,刚想着要不要强行把沐筱萝带走,就看到满院子站的是兵士,不但有自己的士兵,还有武铭钰的。

    武铭元心中一动,才现这位皇弟原来早有准备啊!在里面一番软话只是面子上的,他要不给面子,真要动手,估计这位皇弟也不会手软。

    为了一个女人大打一场?武铭元掂量着得失,结果现对自己非常不利。他过两天就要被册封成太子了,在这节骨眼上为了一个自己不要的女人兄弟相残,传出去让诸位大臣怎么看他啊!

    而武铭钰,一向受父皇宠爱,最多就是被骂几句,弱势的一方,在群臣眼里都会博得同情,毫无损失!

    而且真打起来,洪坤估计也不会站在自己这边!武铭元一权衡,放弃了带沐筱萝走的打算,冷冷一笑,带着自己的士兵打算走了。

    正要走,突然想起还有翠竹这个人,就返身,说:“姑丈,为免生意外,翠竹那丫鬟还是我带走吧!等我回府上重新给筱萝找两个能干的丫鬟送过来!”

    “带走吧!”洪坤挥挥手,冷笑道:“殿下也不用送丫鬟过来了,免得又是杀手扮的再弄出一番动静,老夫老了,折腾两次怕心脏受不了!”

    武铭元顾不上计较洪坤的讽刺,提了似乎吓瘫的翠竹就走。沐筱萝刚想反对,就见翠竹悄悄给她使了个眼神,她才忍住没说什么。

    听见人都退了出去,沐筱萝再也支撑不住,张口又喷出一口黑血,颓然倒在床上,就失去了知觉。

    迷糊中有人轻轻抱起她,给她喂药,帮她包扎伤口,她隐隐觉得那怀抱的气息很熟悉,就是无法睁开眼睛,只是沉溺在那安的气息中,似乎又回到了上次从天牢被放出来后的情景中……只是意识里少了那抹若隐若现的香味!

    楚轻狂……那名字沉沉浮浮,伴随着那抹邪魅的笑在记忆中和那回眸一笑的亦巧相互交织,扭曲着,真真假假,似乎那叫水佩的女人就是长了亦巧的脸,只是顶了同一个名字,都在笑着对她说:“沐筱萝,你凭什么和我争?你能站起来陪轻狂行万水千山,还是能为他生儿养女啊?他只不过是一时迷恋你而已,你看着,他终会醒悟回到我身边的!我会给他生很多很多孩子!”

    沐筱萝心里不齿,却无法说出自己的感情,看着那张脸旁又多出了楚轻狂的,他笑吟吟地伸手拉住亦巧,对她笑着挥挥手:“你把我的心还给了我,那我就收回吧!断骨续筋膏世上只有一份,我给了她,就证明她才是对我最重要的人,你别怪我,只能怪你在我心里没分量……”

    沐筱萝眼睁睁看着那两人甜甜蜜蜜越走越远,她心中一阵剧痛,忍不住狂叫道:“楚轻狂,我恨你……”

    恨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给了我一切,又残忍地把它拿走了!

    沐筱萝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午后,竟然是饿醒的。睁眼,看到一个丫鬟打扮的人靠在床头,陌生的脸让沐筱萝不知道该不该叫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