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62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53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你……怎么进来也没人说一声?”

    “是我让向兰别说的,我想让你多睡一下!”

    声音是楚轻狂的,沐筱萝挣扎着就坐了起来,愕然地看着他,那天晚上自己精神虚,虽然事后知道四皇子是楚轻狂扮的,可没能好好看看,今日一见,现楚轻狂扮的四皇子惟妙惟肖,就连细看也分不清真假!

    “我是不是让你不习惯?”楚轻狂摸了摸自己的脸,一笑:“像吧?”

    沐筱萝抱着被褥往里挪了挪,和他拉开了一些距离,淡淡地说:“很像!”

    她的这个动作让楚轻狂的笑脸黯然了,默默地看着她,半天才说:“我知道我让你很烦,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不该来,可是我忍不住……我担心你……你要是觉得我真的很烦,那以后我不会再来了!”

    他站起来,慢慢往外走,沐筱萝莫名地烦躁起来,赌气地叫道:“你不是说再不相见吗?夜明珠都砸了还有什么可说的!我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你的大恩大德我无法回报,只能铭记在心,有缘再报吧!”

    “我根本就没想你报恩,我只要你原谅我,真心的……可以吗?”楚轻狂猛地转过身,看着她痛苦地问道。.

    沐筱萝叹了口气说:“我原谅你了!真心的!如果你现一点虚假,就罚我一辈子说不出话来!可以了吗?”

    楚轻狂大喜,跑过来笑道:“我就知道你没那么狠心!容儿,谢谢,我……”

    他刚想拥抱沐筱萝,被沐筱萝伸手拦住了,她看着他淡淡地说:“我原谅你,但是我们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了!”

    楚轻狂看着她,委屈地叫道:“为什么?”

    沐筱萝抿了抿唇,说:“因为我不想嫁给你,所以我们不适合再像以前一样亲密!楚公子,我很感激你多次救我,也感激你在我身上付出的一切!可是这种感激并不足以让我嫁给你!我想了想,我们还是做回伙伴的关系吧!我帮你做生意,赚钱,我们合作,我会让你成为天下至富,除此之外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没有你,我要那么多钱做什么?”楚轻狂失笑:“为了你,我连天下都可以不要,难道你以为我在乎你能给我赚钱?”

    沐筱萝垂了眉,淡淡地说:“那我们就做朋友,只要你有困难,就算让我两肋插刀,我也会帮忙的那种朋友,你不会连朋友都不要吧?”

    楚轻狂冲动地握住她的手,叫道:“我不要你做我的朋友,我只要你做我的娘子,可以让我疼爱,可以让我保护……”

    沐筱萝冲出了手,不客气地打断他:“楚公子,我想你弄错了,我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人保护!如果你觉得我可以做朋友的话我们就是朋友!如果你觉得我不配做你的朋友,那我们从此后就是陌生人,老死不相往来!你现在选择!”

    “容儿……”楚轻狂苦笑:“真的要分得这么清楚吗?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沐筱萝淡淡地说:“我承认我很小气!如果你是我的朋友,我可以理解你的行为……但是作为我亲密的人,我无法接受你的行为……尽管你有苦衷,可是我觉得是对我的背叛!”

    “容儿,我可以誓,一辈子不会背叛你!”也舍不得背叛!楚轻狂叫道。

    沐筱萝冷冷一笑,看着他说:“别说的这么绝对!你根本不清楚水佩对你有多重要!”

    “你对我也很重要……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对你的心吗?”楚轻狂急躁了。

    沐筱萝盯着他说:“我相信你,但你能让我相信吗?我们来做个测试,看看你的回答就知道了!下面,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不准想,听完就立刻回答,你敢试吗?”

    楚轻狂坚定地说:“你问!”

    “听好了,如果我和水佩一起中了剧毒,时间紧迫,你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楚轻狂顿时就怔住了,沐筱萝冷冷地倒数:“三,二,一……时间到!”

    楚轻狂气急:“这不算……”

    沐筱萝就笑了,说:“看见你的心了吧!知道我为什么要拒绝你了吗?因为我无法容忍我喜欢的人对我一心二用!这样的心不要也罢……所以,我们只适合做朋友!”

    楚轻狂茫然,也不知道怎么走出了沐府,一路混混沌沌地走回四王府,进门时才猛然找到了答案,他知道救谁了!

    可是已经失去了回答的最好时机,此时再回去说,沐筱萝不会再相信他了……

    前途无量

    看楚轻狂失魂落魄地离开,沐筱萝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她不想同情他,她要的感情是完整的,如果残缺,她宁可不要!

    收敛了杂乱的心情,她开始考虑自己的未来,现在兼了余江的重托,她已经不是在为自己一个人活着。三善道那么多期盼重生的人都等着她,她不能再让自己陷在儿女情长中。

    而且洪坤马上就要走了,她也该为自己找条后路。

    京城是不能留了,她不想再被武铭元捆住翅膀,落在他手中是她和三善道的灭顶之灾。

    想了半天,沐筱萝又想到了武铭钰的提议,这次已经不是一点动心了,而是觉得和武铭钰合作‘前途无量’!

    任何一块封地都能成为她新的避难所,而新接手的三善道,如果她没有一定的根基,又怎么能让众人服她呢!

    在封地上经营得好,不但能养活三善道的一大帮人,对日后收回六道的控制权也有一定的帮助。这么多的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越想越觉得可行,这不是真正的婚嫁,只是一种利益的交换。她曾经选择了楚轻狂作为合作伙伴,现在既然他不愿意做朋友,她也无法和他做伙伴。

    要在这异世界生存下去,还要面对武铭元虎视眈眈的逼迫,没有一个得力的伙伴她根本活不下去,她无愧于心。

    除去楚轻狂,武铭钰是她目前最好的选择,这样一想,就有了和武铭钰再谈谈的念头,她就让向兰去给四皇子送信,让四皇子约个时间大家谈谈。

    向兰去了半天,回来说武铭钰同意谈谈,但说来沐府有所不便,说明日就是十五,他在揽月楼设宴,和三小姐边赏月边详谈。

    沐筱萝一听也没其他想法,就答应了。虽然自己的身体还没完复原,可是吃一顿饭也没什么大碍。只是想着这位四皇子有,又赏梅又赏月的,还挺会附庸风雅!

    洪坤知道她要去赴四皇子的宴席,也没阻拦,只是说道:“你们好好谈谈吧,真决定嫁四皇子了,回来和义父说一声,皇上那我去说,他会同意的!”

    二个皇子去讨圣旨要娶沐筱萝,被武二帝各骂了一顿,不过洪坤听武二帝的语气,还是稍稍偏向四皇子,估计想着这个皇子活不了多久,他要真喜欢,也不好违了他的心愿吧!所以洪坤才敢打这样的包票!

    沐筱萝受伤消息闭塞,不知道还有讨圣旨这一出,更不知道五皇子楚玉一看二个哥哥都去讨圣旨要娶沐筱萝,懊悔自己怎么就没早想到去讨圣旨这一出,眼看自己明显无望,一天缠着贺皇后让她也给自己讨张圣旨,弄得贺皇后烦不胜烦,恨不能杀了沐筱萝,怎么把自己两个儿子弄得神魂颠倒的!

    而二皇子武铭正,则和四皇子纠结着谁要淮南谁要蜀地,本来武二帝是偏向四皇子得淮南的,但是支持武铭正的官员却历数淮南的重要,说只有二皇子的才德才能治理好淮南,为国库提供更多的战备军需……而四皇子,只要能保衣食无忧就行了,也不指望他为国为民做什么贡献,蜀地正适合他。

    武二帝一听也觉得言之有理,四皇子自己的病就够他受了,也不指望他把自己的封地治理得多好。蜀地偏远,交通不便,但土地肥沃,养活一个皇子绰绰有余了。治理得不好,等他死了,再收回来也没什么损失。

    所以武二帝已经计划着让四皇子去蜀地,只是事先答应了让他先挑,结果却给了他最丑的一块地的内疚感让武二帝有些开不了口,踟蹰着才没有对他想娶沐筱萝的事大雷霆。

    他就不明白了,一个断腿的女人,值得几个皇子这样争吗?打定主意,要是四皇子坚决要娶沐筱萝,他就没有内疚感地把蜀地给他,也算一种平衡吧!

    第二日,无雨无雪,中午太阳还难得地出来为人间增添了一些温暖,沐筱萝在向兰的帮助下,也好好地沐浴了一番。洗完向兰还推她到院子里晒晒太阳,惬意得让沐筱萝忘了烦恼,在阳光下舒服地眯了眼享受日光的照射。

    巧燕给她洗衣服去了,她没事就想起自己的职责,关心自己下属的下落,招了向兰过来,问道:“四姑和苗师父她们去了哪里?”

    向兰禀道:“四姑被三殿下带走的路上就找机会逃走了,苗师父和昆町他们回去召集自己的旧部,脱离沈天斌的控制,过几天就有消息了!”

    沐筱萝眯了眼,问道:“沈天斌还在京城吗?”

    她已经知道沈天斌收了武铭元做徒弟的事,不禁为六道的前途担心,如果不尽快接手六道,估计六道会沦为武铭元的凶器,变成东厂一样的朝廷走狗,这一定是余江不想看到的!

    “沈天斌害怕他们召集旧部反了自己,在忙着追杀他们,已经离开京城了!他老婆平姑也跟着他离开了。对了,小姐,你以后见到平姑要小心,沈天斌不可怕,他这个老婆才可怕!”

    “为什么?”沐筱萝好奇地问道。

    “因为他老婆是苗疆人,擅长下蛊和用毒,据说她还是什么毒教教主的女儿,深得她父母的真传,用毒下蛊都无形无色,我师父他们就是不小心才着了她的道,被她害成这样……”

    向兰一想起惨死的余江,眼眶就潮湿了。

    沐筱萝才想起自己竟然没问过余江的后事,不由惭愧地问道:“余师父他……后来怎么样了?”

    向兰咬牙切齿地说:“武铭元知道我们一定会去帮师父他们收尸的,就封锁了镖局,周围部布满了官兵,我们进不去,我师父他们的尸体现在还在镖局的地道下……”

    “啊……为什么不告诉我?”

    沐筱萝汗颜了,她这个总管怎么做的,竟然让前总管死了都不能入土为安。

    “楚公子说你的伤需要静养,被你知道了一定会想办法替他们收尸的,他让我别告诉你,说他会想办法替我师父他们收尸的!”

    向兰有些不安地说:“我想了想还是告诉你,毕竟这是我们六道的事,要是连累了楚公子,我无法向你交待!”

    沐筱萝蹙眉,问道:“武铭元在那里布了多少人马?”

    向兰狠狠地说:“他借口说那是逆党的窝点,为了抓捕逆党,将京城大部分的御林军都调动去守在镖局附近,里三层外三层,可以说就算一只鸟落在里面,有翅膀也别想飞出来!”

    沐筱萝就拧了眉,寻思该用什么方法把余江的尸体带出来,这算是她执掌三善道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吧,如果处理不好,她在那些杀手心目中就毫无形象可言。

    “京城里你们的人还有多少?”沐筱萝问道。

    “只有宋师父留下协助你的,大约一百人吧!”

    向兰似乎怕沐筱萝误会她不受重视,急急帮宋闽解释:“宋师父也是为六道好,沈天斌现在清除异己,我们的人留在京城不保险。为了保存实力,他让大多数的人都各自回去了,说等事情明朗,再召集大家回来。”

    “嗯,在京城一盘散沙容易出事,他这样做很好!”沐筱萝由衷地称赞道。

    向兰突然似笑非笑地说:“总管,我们昨日有人接到一生意,你要不要做啊?”

    “什么生意?”沐筱萝无心地问出,才想起六道的生意是指杀人,顿时坐正了。杀人啊?他们要杀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