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62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1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楚轻狂本没当回事,可是一想义父给顾擎下的毒都那么厉害,他也不能掉以轻心,就将计划推迟了一天,赶来赴约了。  .

    一晚没睡,倒在床上就睡得一塌糊涂,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到了何时,突然感觉自己身边有人,还没睁眼就嗅到了一股脂粉香味,夹杂着一种不知名的花香,很好闻。

    他忍不住就猛嗅了一下,那花香钻进鼻间,冲入到脑子,就有种很舒坦的感觉,身每个毛孔都懒洋洋地张开,心旷神怡。

    楚轻狂慵懒地睁开眼,看向面前美目巧笑,微笑着坐在床头看着自己的亦巧,懒懒地说:“你用了什么香粉啊,这味道很好闻!”

    容儿会喜欢吧?淡雅又不张扬,应该适合她。

    亦巧抿唇一笑:“这香味好闻吧?这可是十几种花混合炼制的,一小盒就要了我二十两银子……不过,现在看来很值……你再闻闻,还有你喜欢的兰花香味呢!”

    她说着凑近,秀都拂到了楚轻狂脸上,痒痒的,伴随着突然更浓的香味,让楚轻狂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抬眼,看到俯近的亦巧外罩一件白色梅花蝉翼纱,内穿薄如蝉翼的霞影纱玫瑰香胸衣,丰满呼之欲出的****就香艳地暴露在眼前。

    楚轻狂盯着她的胸,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下体腾地一下就有了反应,很想伸手去摸。

    手才动了动,他赫然一醒,闭了眼说:“是很好闻!你先去那边坐坐吧,等我起床我们再谈。”

    “在这里我们也可以谈啊!难道公子嫌弃亦巧?”

    亦巧不退反近,呼吸都喷到了楚轻狂脸上,让他一阵悸动,有些无法忍受了,刚想推开亦巧,就听见她轻笑道:“难道公子怕我?怕对亦巧动了心?”

    楚轻狂现在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要睡觉了,不在床上,或者他们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姿势暧昧,他也不会心猿意马对她想入非非……

    “我怕你做什么?难道你还会对我下毒?”

    楚轻狂睁开了眼,慵懒地伸手枕在自己脑下,懒洋洋地问道:“你不是说知道我中的什么毒吗?说来听听,让我看看六师姐怎么个神通广大,连师父都不告诉我的毒你也知道!”

    亦巧低笑道:“小九,求师姐了才叫师姐啊!可是我更喜欢你叫我亦巧……或者巧儿呢!”

    她抬手轻轻将楚轻狂额前的丝掠开,在惹他反感之前就收了回去,柔声细语:“不急,我们先说说话,等时辰到了,我再告诉你中了什么毒,这样更有说服性……”

    “那我们外面去等吧!”楚轻狂再也无法忍受这样暧昧的姿势了,一撩被褥,坐了起来。暗暗庆幸自己没脱衣服睡觉,否则此时下身的昂扬就无法遮拦了。

    “为什么要去外面呢,我喜欢在这里……”楚轻狂坐起来,亦巧却躺了下去,薄如蝉翼的纱里就显出她腰若细柳,肤如凝脂,再衬上她美眸巧笑,竟然明艳得华彩流溢。

    楚轻狂瞥了一眼又有蠢蠢欲动的感觉了,蹙了眉,径直走到对面的凳子上坐下,边整理自己的墨,边说道:“有话赶紧说吧,我还有事呢!”

    亦巧有些受伤,哀怨地问:“小九,如果不是想知道你中毒的事,你是不是根本就不会来见我?”

    楚轻狂淡淡地说:“你不是知道我离开师父了吗?他老人家已经不准我管帮中的事,我们再私下见面不适合!”

    亦巧坐了起来,外罩的纱就滑到了一边,露出她光滑香艳的肩膀,她嘟了嘴说:“我不管啊,反正我是你师姐,你就算离开帮主,你也不准不见我……我都不怕受惩罚,你怕什么呢?”

    楚轻狂淡淡一笑,心里却有些烦乱,眼睛避开去看亦巧,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燥热起来,让他有些烦闷,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也想过是不是亦巧用了什么药,可是除了那花香,根本就没有什么能靠近他。而他敢保证,借亦巧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对他下毒。

    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凉凉的茶喝进去也不见有什么改观,他下定决心,放下茶盅说:“到底什么毒,你再不说我就当你不知道,我要走了!是生是死就由天吧!”

    他说完就站起来,打算走了。

    “小九……你真是不解风情!”亦巧气急,跑过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叫道:“你敢走,以后就别叫我师姐,有事也别让我帮忙!”

    “我不会……”楚轻狂才张口,脸顿时红了,亦巧的手已经隔着衣服抚上了他的下身,硬硬的东西暴露了他……

    “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圣人呢?呵呵……”亦巧笑着放开他,转到他前面笑着看他:“既然对师姐有兴,为什么要逃呢?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知道我喜欢你的……我愿意!”

    她张手,薄纱部滑了下去,露出更多的肌肤,还有丰满呼之欲出的****……

    她靠近,楚轻狂下意识地后退,低吼道:“这根本不是我的意思……你给我用了什么药吗?”

    亦巧逼近,边无辜地笑道:“怎么会呢?师姐的魅力如果要靠药来维持,那不是太小看师姐了?师父又怎么会放心呢?而且那些达官贵人也会对师姐产生怀疑的!”

    楚轻狂觉得头有些晕了,那香艳的**还有她身上越来越浓的香味都在吸引着他,让他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真的很想,很想将她压在身下,狠狠进入她……

    可是,楚轻狂脑子里还有一丝清明,知道这样做了,他和亦巧就无法牵扯开,而他最不想的就是让人牵制他。

    已经退到了窗前,无路可退了,他昏昏沉沉地站着,就听到亦巧贴近了他,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小九,你看看窗外的月亮,好美,又圆又大,晶莹如玉啊……”

    楚轻狂下意识地回头,就看到那圆月高悬头顶,犹如一个磨光的银盘,光华四射,而周围的群星黯然无光,就只能看到那片银芒了。

    “月圆……人圆……小九,你何必忍呢!要我吧……我愿意……”

    亦巧贴近了他,手在他身上摸索着,楚轻狂脑中的弦就断了,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就冲到了床前,也不管把椅子踢翻,只想撕了亦巧的衣服,狠狠泄自己的欲-望。

    亦巧叫了起来:“轻狂……来吧!要我……要我……”

    楚轻狂手一挥,撕下了她的裹胸,再抬手扯下她的长裙,扑了上去……

    这时,听到外面一声巨响,他已经顾不上了,脑中只有一片混沌的意识,就是想征服她,进入她……

    “楚轻狂,你在做什么?”

    一个很遥远,很熟悉的声音钻进了楚轻狂的耳中,他顿了顿,回头,看见顾擎和沐筱萝站在身后,沐筱萝脸上是难以相信的表情,眼睛里是震慑,是痛苦和一种绝望……

    楚轻狂就是被这种绝望唤回了神志,愕然地看着她,再看看身下已经光.裸的亦巧,一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轻狂……你这是怎么了?”顾擎伸手将他拉了起来,脸上也是难以相信的表情。

    楚轻狂衣衫不整,欲-望在裤下憋得生疼,心虚地看着沐筱萝,有些庆幸他们来的正是时候,否则自己就真的做下错事了。

    “四殿下,你们这是……”亦巧眼中闪过了恼怒的光,瞪着武铭钰,眼里有些谴责,他竟然早进来了,不是说好要等她叫救命吗?

    “容儿……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没想和她……”

    楚轻狂顾不上身体的难受,一手捧着疼得似要爆炸的头,摇摇晃晃去和沐筱萝解释。混沌中只觉得她眼中的绝望让他很心疼很心疼……

    “楚轻狂……你好……你好……”

    沐筱萝颤抖着声音说不完整话,大大的眼睛中蒙了一层泪水似的迷雾,让楚轻狂看不清她到底是愤怒还是伤心……

    “容儿……”他伸手,想抱她,混沌的意识里只有想抱她,想爱她,如果要做,也只和她……

    被掳

    “啪……”

    一声脆响,屋里的人都愕然地看着他们,楚轻狂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脸,震惊地看着沐筱萝,他……他竟然挨了沐筱萝一个耳光!

    “楚轻狂……我恨你……从今后我们一刀两断!”

    沐筱萝说完转身咚咚咚地走了出去,向兰鄙夷地看看楚轻狂,也急忙跟了上去。

    顾擎蹙眉,扔下一句话:“我先送她回去,再来看你们!”也跟着走了。

    楚轻狂抱着要炸的头,猛力掐了掐,有些清醒了,抬脚摇摇晃晃地想跟上去,亦巧拥被坐了起来:“你不想知道你中了什么毒吗?”

    楚轻狂猛然回头,眼中的寒光一闪,竟然呈现了蓝色的妖异。

    亦巧一惊,就有些怕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楚轻狂眼中看到这样妖异的颜色!

    她没意识到危险,楚轻狂已经掠了过来,一把箍住了她的脖颈,冷冷地说:“别给我再耍什么花样,快说,否则我不管你是不是我师姐,我一样会掐断你的脖颈,你不信就试试!”

    亦巧这次真的害怕了,认识楚轻狂那么多年,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方式和她说话,才迟疑了一下,就感觉到脖子上的手一紧,呼吸就有些困难起来,吓得她双手攀住楚轻狂的胳膊,叫道:“我说,我说!”

    楚轻狂这才稍稍松了些手,亦巧有些委屈,叫道:“是师傅给你下的药,你怪我干嘛,有本事你去找师傅啊!”

    “你想死……就继续废话……”楚轻狂的声音有些颤抖,身子也在抖动,似在努力控制着自己体内的悸动。

    亦巧有些幸灾乐祸地瞥了一眼他的下体,感觉脖子又一紧,慌忙说:“师傅给你下的是牵情毒,每月十五作一次,如果你不赶紧和人***泄了,你会死的!”

    “还有呢?”楚轻狂蹙眉,不可能这么简单!

    “这毒一共作七次,如果没有解药,你最终还是会死,师傅说要看你能顶住几次不回去求他……咳……”

    亦巧被放开后猛咳,喘过气才说:“毒的时候你不但无法控制自己,毒性还会进入你的骨髓,弄不好还没等死你就瘫痪了……小九,回来吧!我不想看你瘫痪……”

    “那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亦巧,今天的事我放过你,再敢算计我,下次我就不会这么轻饶你了!”

    楚轻狂说完摇摇晃晃地往外走,亦巧在后面叫道:“你去哪?刚才我是用了花香做引子,提前引了你的毒性!一时三刻你没有尽情泄,你会疯颠而死的……你回来,我真的喜欢你……我不介意给你做解药……”

    楚轻狂头也不回:“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门呯地被关上了,亦巧瞪着空空的房间,半天狠狠地捶打着床铺,狠声骂道:“说来说去,你就是嫌我脏!楚轻狂……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死……你以为你的沐筱萝就有多干净吗?换个地方,她比我还脏……”

    可惜,楚轻狂已经走远了,根本听不见她的话……

    楚轻狂没走多远,身上的燥热让他觉得自己的血液都都涌到了下身,再不释放,就要爆炸了。

    他蹙眉,不是没想过回头找亦巧,可是仅仅一想,脑中就出现了刚才沐筱萝走时的绝望,那种眼神比燥热更让他感觉到疼……

    还没做就让容儿如此伤心,如果做了,那他就真的从此失去她了!

    他混混沌沌地沿江边走着,黑夜笼罩了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只有那皎洁越来越亮的月亮冷冷地照着他。

    “啊……”他狂吼,突然跃入了水中,一口气潜游了数十米。

    冬日冰冷的江水浸入肌肤,稍稍减了那种抓心的燥热,让他微微有些清醒了。浮在江面上,看着那莹白高洁的月亮高高悬在天上,一层雾气就浮上了自己的眼睛……

    他这样痛苦地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值不值得?

    想起沐筱萝临去前那一巴掌,只觉得心里又痛又委屈……他只是身不由己,为什么她就不体谅他呢?

    还有……她为什么会在揽月楼?还有顾擎……为什么也在那时出现?他们两个……

    楚轻狂的意识有些混乱了,一种同时被爱人和朋友背叛的愤怒涌上了心头,混合着身体的不适让他胡思乱想……

    揽月楼是什么地方?沐筱萝和顾擎来这种地方做什么?一想到他们两个可能上床,他就无法理智思考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