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62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9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你要敢爱上别人,我不会推他下水……我会杀了他!……”

    脑子里闪过自己霸道的话,楚轻狂就觉得那种燥热又涌来了,即使在冰水中也无法平息下来。 .让他有些癫狂,游上了岸,只辨别了一下方向就不顾一切地往沐府狂奔。

    冷风吹在湿漉漉的衣服上,他没感觉自己的狼狈,在夜风中纵情的狂掠。第一次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自己的轻功,在黑夜中如鬼魅一般穿梭在京城的夜空中……

    黑夜,宛如他的天空,给他张开翱翔的翅膀提供了完美的遮掩,而那银色的月光,则给他的身影披上了银色的光芒,没人注意京城的夜空中,飞一般地掠过一个长飞扬的男子!

    如果有人看到,就无法不注意到他狭长的眼眸中已经可以和月光比拟的光芒,只是月光是银色的,他瞳孔里的光芒却是宝石般的蓝色,而且越来越深,越来越妖异……

    沐筱萝怒气冲冲地回沐府,连招呼也没打就将四皇子武铭扔在了外院,径直回屋了。

    “别打扰我,我要休息了!”她呯地关了门,跌坐在床上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只觉得混沌一片,眼里脑里闪的都楚轻狂压在亦巧身上的样子,那肮脏的一幕让她愤怒,让她有种想破坏一切的狂躁……

    他怎么敢……一边乞求着他嫁给她,一边却招蜂引蝶,做着那种龌龊的事……

    等等……等等……沐筱萝,你在想什么?

    不是你拒绝嫁给他吗?不是你说和他不可能吗?那你管人家和谁做这种事?难道你不嫁给他,还指望人家为你守身如玉啊?

    沐筱萝被自己的愤怒惊到了,颓然伸手遮住了眼睛。

    她是不该在乎的!她都可以嫁给别人,怎么有权利要求他只爱自己一个呢!

    理智告诉她这没什么,楚轻狂和亦巧很正常,真的很正常,男人女人的需要而已……

    可是,心里却无法释怀,头一天还在对她说喜欢她的人,转眼就在另一个女人的怀中……试问,她又不是没感情的人,怎么可能做到无动于衷呢!

    那种失落感越扩越大,让她烦躁地抓了被褥捂住自己的头,大睁着眼在黑暗中呆。

    不知道何时,听到有人走了进来,她也没打开被褥,隐约觉得有人来到了床边,她烦躁地掀开被褥,刚要骂,喉咙一痛,竟然被人点了哑穴,续而手臂也无法动了。

    “容儿……对不起,我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带你走了!”

    低哑的声音被情.欲折磨得沙哑,沐筱萝还是听出了是楚轻狂的声音,她睁大眼,只看到黑暗中一双蓝色妖异的眼闪闪亮,里面熊熊火焰般地跳动着赤.裸裸的欲.望!

    沐筱萝呆住了,这样的楚轻狂太陌生了,陌生得很妖异,已经不像人,而像是一个被情.欲控制了的禽兽!

    他将她抱了起来,她能感觉他怀抱的冰凉,可是那贴着她肌肤的手又火烫。他将她搂在怀中,她感觉到了他剧烈的心跳声,还没想清他要做什么,只感觉到他将她抱出了屋。院里黑黑的,向兰和巧燕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猛然觉得自己腾空飞起,耳边只听到了风声,竟然被楚轻狂抱着掠出了沐府,一路狂奔,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再停下来时已经进了屋,有个声音唤道:“楼主,你……”

    “出去……任何人不准打扰我!”楚轻狂一声暴喝,沐筱萝就听见那人退出去关了门的声音。

    沐筱萝抬眼,看到一个豪华的卧室,这不是听雨楼,不知道又是楚轻狂的哪个‘家’!

    沐筱萝只觉得自己被放到了一张豪华的床上,床周围的四根柱子上都镶了夜明珠,在幽暗的烛光照射下更是放出璀璨的光芒。

    “容儿……我知道这样做你会恨我……可是,我忍不住了……我只想要你……”

    ***

    下一章,我们把蓉儿吃了吧,免得大家记挂着,o(n_n)o哈哈~

    你恨我吧

    “容儿……我知道这样做你会恨我……可是,我忍不住了……我只想要你……”

    沐筱萝看到了头顶楚轻狂覆下来的脸,完美的脸罩了一层红光,看上去美得极其妖艳,唇已经红得似血,衬着燃烧着蓝焰的眸光,竟然似盛开的蓝色妖姬,美得令人心醉……也美得狂乱……

    她心神一凛,却苦于不能说话,瞪着楚轻狂,无声地谴责!

    “容儿,别怪我,我中了情毒,我不想要别人,我只想要你……”

    楚轻狂的手挑开了她的丝带,颤抖着,也近似粗暴,哗地一下撕裂了她的衣服……

    沐筱萝气得要死,这个笨蛋,中了情毒竟然敢找她解毒?还点了她的穴,他是不是想死?

    “容儿……你恨我吧!”

    楚轻狂低吼了一声,几下脱了自己的衣服,猛地压上了她,彼此坦露的肌肤接触温度惊人,楚轻狂再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狂烈地吻上她的唇。

    那根本不是吻,至少不是以前他吻她时的情意绵绵,他有些急迫地含住她的唇,咬的生硬。腾出另一只手没有犹豫地扯掉她身上仅存的肚兜,贪婪地纠缠着她的柔软!

    沐筱萝气得抖,他这是要**她吗?就算是中毒也不是借口,他凭什么点了她的穴?凭什么不问问她的意见?

    手臂不能动,她拼命扭动上身抗拒他的抚摸,尽管那种久违的触碰点燃了她身体深处的躁动,可是她不想……不想用这样的方式承.欢在一个男人身下而不做任何抵抗,尽管他是楚轻狂,尽管她喜欢他,也不行……

    楚轻狂灼热的肌肤似温度一样烘烤着她,她越扭动越加让这种温度疯狂的升高,感觉他强硬地拉开了自己的双腿,那灼热的火烫霸道地顶着自己,隐隐的疼痛让沐筱萝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舌,同时两行无助的泪滑落了……

    血腥在彼此的口中印染开,不知道是这疼痛让楚轻狂清醒了些,还是他的脸碰触到她的泪让他清醒了,他停住了,突然起身光.裸了身子跑开,一会再回来,竟然拿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

    “你恨我,就杀了我吧!死在你手上,我无怨无悔……”

    他将刀子放在了她手中,人同时也压了下来,狂乱地亲吻着她,她的耳,她的鼻尖,她的唇……火烫的身子疯狂地磨蹭着她,却没有更进一步,似等她选择……

    沐筱萝握紧了匕,才现自己的手能动了!

    “楚轻狂,你找死?”

    她怒叫道,声音在室内也暴躁地传开了,他把她的穴解了!

    一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了,被他点住穴时恨得要死,现在刀在手上却无法下手。

    “杀了我……否则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不侵犯你……”

    楚轻狂哑声在她耳边嘶叫着,灼热的身体越贴越紧,那粗重的喘息声在她耳边犹如急促的鼓声一样刺耳而急迫!

    沐筱萝矛盾了,一边是自己的贞洁,说真的,身为一个现代人,她对贞洁的观念并不像古人一样,可是让她在这样的方式下委身于他,又是她所不情愿的!

    而另一边,她真的给了楚轻狂,她还忍得下心拒绝他吗?

    “容儿……我不行了!”

    沐筱萝正矛盾,只听楚轻狂一声低吼,凶猛地攫住她的唇,侵略的舌夺取她唇内的柔软,炙热的唇像沸腾的熔浆瞬间就蒸了她的思想,混沌间猛然感到他一用力,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就让她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楚轻狂,你这……”所有骂人的话都在齿间堵住无法出来,握紧的刀烙得自己的手也痛疼起来,却似千金一样无法举起!

    她无法思想,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在被疯狂掠夺着,除了疼痛无法感觉什么欢愉。

    他灼热的肌肤磨蹭着她,让她有种错觉,似乎自己的身体也在这种磨蹭中变得火热,她的体内像被植入一盏灼热的灯,在身体的核心,在他进出的那点绽放出无尽温热……

    一**异样的感觉混合着疼痛冲击着她,让她有些无法承受了,偏偏楚轻狂,用狂乱中仅存的理智在她耳边宣誓般地说道:“我喜欢你……容儿……我只要你……我会娶你的……”

    泪水再次滑落,已经分不清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这话,只是觉得他的动作再也没有温柔可言,似乎已经耗尽了自己的自制,变得失控起来……

    他疯狂地啃噬她,一次又一次地要她,一次又一次狠狠的冲撞……沐筱萝不知道这是折磨还是一种疯狂的爱,只是被动地随着他的动作而一次次地清醒狂乱。

    匕已经不知不觉中松开,他疯狂,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推搡他,在他胸上背上留下了一个个抓痕,只是恍惚中,摸到了楚轻狂的背,那凸凹不平的触感让她恍恍惚惚觉得他似乎受过什么伤……

    可是……这些都不足以原谅他,那撕裂般的疼痛接连深击。到最后已经让她无法承受,本就失血过多的身体还没调养好,哪经得起这样无止境的蹂躏,疼痛在喉间低声呜咽,又委屈又伤心,又痛又恨……

    开始还能挣扎反抗,最后她完没力气反抗,意识渐渐模糊了,感觉他再次狂热地又覆上她时,她终于承受不住衰弱的侵袭晕了过去……

    不知道何时,沐筱萝醒了,睁开眼,天已经大亮了,阳光斜斜地照在窗台上,也照在了覆在她胸前那张俊美的容颜上。

    她垂眼,看着那排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在轻微的抖动,俊美高挺的鼻子贴在自己的胸上,完美的脸没有因为疲惫而失去光华,依然该死的风.流潇洒……

    沐筱萝转开眼,看到了手边那把寒光闪闪的匕,她动了动手指,匕又重握在了掌中。她想握紧,却现自己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

    该死的楚轻狂……下体火辣辣的疼痛一抽搐,让她蹙了蹙眉,终于忍不住骂道:“你还想这样呆多久?滚开了……”

    楚轻狂蹙了蹙眉,被她的大声吵醒了,睁眼,那眼眸中的蓝色一闪而过,变成了浅褐色。

    如果不是身上像是被几辆卡车碾压过,沐筱萝会欣赏一下这个才睁眼的帅哥,可是此时,她根本没这心情,只想去洗个澡,洗去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容儿……”似乎总算找回了自己的意识,弄清楚生了什么事,楚轻狂一侧身,从她身上滑了下去,惶恐地叫道:“我弄伤你了吗?”

    “你说呢?”沐筱萝嘲讽道,想撑起身,又无力地倒了下去,无助地瞪着屋顶,这该死的楚轻狂,到底要了她多少次啊,才会弄得她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

    “容儿……”楚轻狂撑起身,才看了她一眼就倒吸了一口气,痛苦地咒骂道:“我该死……我怎么能这样对你……”

    “你该死就自裁吧!”沐筱萝将匕扔给他,闭了眼用内功心法调息,一套心法练完,感觉自己恢复了一些力气,睁眼,楚轻狂已经不在身边,匕也不见了。

    她蹙眉,爬了起来,寻找自己的衣服,却看见衣服撕得破破烂烂的扔得满地都是,再低头,看见自己赤.裸的身上斑斑点点都是吻痕,有些地方已经有淤青了……而华贵的床上,落红点点,混合着被揉得不像样的床单,就可以想象‘战况’如何剧烈到惨不忍睹了!

    沐筱萝叹口气,她总算明白为什么楚轻狂会倒吸气了,她手扶住额,现在已经不是担心自己失贞的时候,而是向兰她们……

    她不敢想象向兰洪坤她们现她不见了会怎么样?楚轻狂这个笨蛋,真的是精.虫上脑,狂妄得连当朝大将军都不放在眼中,竟然公然从洪坤手中把她掳出来,这下他惹大麻烦了!

    门轻轻开了,她瞪过去,看见楚轻狂已经穿了衣服,一头墨仍凌乱地散披着,不像以往的风格,似乎更多了一种狂放的不羁。

    他走路有点摇晃,那种轻飘的感觉让沐筱萝冷笑,这就是纵欲过度的下场。

    “容儿……我先抱你去沐浴吧!”楚轻狂有些心虚,上前扯了一床干净的床单裹住了沐筱萝,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