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63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6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是男人,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什么伤痕,只是……他突然极想抽剑一剑砍了那个病秧子,他武铭元的女人,他都没碰过,竟然就给了武铭钰,怎么让他能平衡呢!

    沐筱萝也注意到他的目光,心一跳,却不敢伸手去掩,心虚地看向洪坤,见他只是盯着武铭元,就赶紧说道:“义父,你们有事慢慢商量吧!容儿累了,先进去休息,就不陪你们了!”

    向兰早等在一旁,听到她的话就赶紧上前推她。.

    洪坤笑道:“容儿且慢,义父想听听你的意见……你看,圣旨也下了,义父过几天就要走了,想在走之前把你和四殿下的婚事办了,你没意见吧?”

    沐筱萝看了看武铭钰,武铭钰含笑说:“筱萝,我们婚后也要启程前往封地,既然这样,就依义父的话先成亲吧!这样还能赶得及和义父他们一起出京,分道扬镳之前有近千里路都可以相互照应,筱萝觉得可好?”

    沐筱萝从他的话中掂量出深意,看了看武铭元阴翳的脸色,淡淡说:“这个筱萝不懂,殿下和义父商量吧,你们怎么说我都同意!”

    武铭钰笑了:“那婚礼就定在三日后吧,我已经找法正大师算过了,是吉日呢!三日的时间也够准备了,一定会给你个热热闹闹的婚礼!”

    沐筱萝笑了笑,不是很热衷地说:“你们商量吧,我去休息!”

    向兰将她推了出去,沐筱萝一路沉默,出门时忽然蹙起了眉,武铭钰不是不想娶她了吗?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他都已经看到她和楚轻狂做了那种事,应该知道她已非完璧之身,怎么还愿娶她,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呢?

    沐筱萝想着,下意识地回头,没看见武铭钰,倒看到武铭元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他几乎是大步就冲到她轮椅边,开口一声低低的“贱人!”就将沐筱萝的话堵在了口中,她瞪向他,正寻思要不要和这疯狗计较,就听到武铭元冷森森地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别以为嫁给他我们就算完了,迟早你都要回到我身边的,不信……我们走着瞧!”

    武铭元最后几字几乎是用霸道蛮横的语气挤出来的,那决心和期间的狠意让沐筱萝忍不住蹙眉,这男人还没死心啊!

    “别理他!我们进去!”向兰推了她进后院,关了门往她面前一跪,头也不抬地说:“请总管责罚!”

    沐筱萝惊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是为了自己被楚轻狂掳走请罪,当即苦笑:“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

    “不,这是属下的错,护主不利才让总管被辱,请总管一定要责罚向兰!”向兰猛磕头,一定要沐筱萝责罚,否则不好向道中其他属下交待。

    沐筱萝这才知道自己失踪也惊动了六道中的人,不禁一边汗颜,一边对楚轻狂的疯狂相当无语,他快成六道的公敌了!一边是在武铭元重金悬赏刺激下抓他的杀手,一边是为了寻找自己而搜查他的杀手,在这样两股强悍的力量下,他也该有点做人的自觉啊!

    人情归人情,教有教规,虽然沐筱萝不想惩罚向兰,可为了服众,也只好象征性地惩罚了向兰。罚向兰鞭刑二十,因为当下正用人之际,暂且记下,留待日后闲暇了再执行。

    向兰磕头谢恩,沐筱萝让她起来,心下却想着怎么给向兰找个立功的机会,那就功过相抵,也不用受这二十鞭了。

    心下想着,没现向兰欲言又止迟疑的样子,等抬起头,才现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颈上,沐筱萝脸莫名地红了,不自然地说:“给我找套衣服过来,我换了这一身!”

    “嗯,好!”向兰答应着去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过来,沐筱萝不好意思让她换,就让她先出去,自己换了衣服才让她进来。

    向兰捧了她换下的衣服问道:“小姐,这衣服怎么处理?”

    沐筱萝瞥了一眼,怔了怔,衣服是楚轻狂的,他的风格用的料子都是上等的丝绸,一件衣服够普通人家一年的生活费了!这个不说,衣服颜色也是她和他最喜欢的颜色,似乎就只穿了一两次,这样扔了很可惜啊!

    沉吟了一会,随意地说:“洗洗留着吧,还这么新,扔了可惜……送人也好!”

    最后几字自己说出来都感觉牵强,看向兰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笑意,她顿时觉得自己画蛇添足,索性不解释了。

    向兰要出去时轻声说道:“其实你不恨楚公子,那为什么还要嫁给四皇子呢?”

    为什么?为什么?

    她怎么知道她不恨呢?难道她没像古代失贞的女子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就说明她不恨?

    沐筱萝苦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想了半天觉得很烦,索性抛开,开始想武铭钰和自己的前途。

    无疑,今天的事一闹,圣旨一下,她和武铭钰就像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谁也蹦不了啦!

    不管武铭钰怎么想的,她总要为自己和六道的前途打算。跟武铭钰去蜀地也不是不行,如果按照两人先前的约定,互不干涉的话,她有信心给六道一个光明的前途!

    怕只怕武铭钰说一套做一套!现在沐筱萝已经不敢小看这个病恹恹的四殿下,她越来越觉得这个四殿下深藏不露,那副病恹恹的摸样或者只是一种伪装,没准哪一天,小绵羊掀了羊皮就变成一匹狼呢!

    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她蹙眉思付了一番,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沐家三小姐,既然管了六道就要对六道负责,想了想叫道:“兰儿!”

    向兰闻声进来:“小姐,有什么事吗?”

    沐筱萝第一次吩咐她做正事,有点不习惯,迟疑了一会才张口问道:“我们在京里的人,有没有擅长跟踪打探消息的?”

    向兰笑了:“总管,我们做杀手的,跟踪打探消息都是小事,你有什么要办的事就告诉我,我去安排!”

    沐筱萝脸一红,自己也觉得自己的问题可笑,但她不是喜欢藏拙的人,当下自然地说:“嗯,那你先安排两个人,一个跟踪他,他去哪里做了什么事都详细报告给我,另一个去详细查一下他的往事,越详细越好!”

    向兰奇怪地扬眉:“总管,可以问句为什么吗?”

    沐筱萝一笑:“我就要嫁给他了,不详细了解一下怎么放心呢!何况,我还想把你们都带到他的封地去展呢,你说……该不该了解?”

    向兰一点就通,会意地说:“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好好查的!”

    “嗯……”沐筱萝这回是真的累了,被楚轻狂折腾了一晚,骨头都快散架了,倒在床上,挥手让向兰出去。

    向兰都走到门边了,她猛然想起自己刚才的出丑,又加了一句:“回头你把我们的人重要的理一个册子给我,每个人名字后标注一下擅长什么,家里有些什么人之类的都说明一下,方便我好掌握。”

    “哦……”向兰答应着,奇怪地看看她,退了出去。

    很多年后,沐筱萝才知道向兰这一眼代表什么,她是奇怪她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是真的要接管六道了,还是一时心血来潮把六道当游戏玩呢!

    总之一句话,如果不是师父临终所命,向兰是不会把她当总管的,在没有看出这个断了腿的三小姐有什么过人的能力管好六道之前,向兰都不会真正的服她……

    武铭元气冲冲地回府,一进门就遇到了连梅,领着个大夫往府里走,他蹙眉站住,叫道:“连梅,王妃又不舒服吗?”

    连梅低头禀道:“回王爷的话,王妃她吐得厉害,从昨晚就没用膳……王爷要不要去看看她?”

    武铭元迟疑,本来想换了衣服去亦巧那的,听了这话想了想就说:“那本王去看看!”

    才来到后院,刚进院门就听见“哐”的一声响,随即就响起贺冬卉的骂声:“滚,给我滚远点,别让我看着心烦!”

    武铭元蹙眉,就看到一个丫鬟**地走了出来,手上还捧着一个空盆,看见武铭元,吓得哆哆嗦嗦地站在一边,带着哭音唤道:“王爷!”

    武铭元还没说什么,贺冬卉在里面听见声音,就迎了出来,一袭白衣披头散,楚楚可怜地依门而站,唤道:“夫君,你来看我吗?”

    武铭元看她纤细的腰肢上小肚微微凸起,似乎不负重荷一般艰难,昔日美丽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孕吐吃不好瘦了一圈,更显眼睛大了,水灵灵一看倒别有一番韵味。

    想着这是他第一个皇子,心上就生出了些怜惜,上前揽住她说:“有身子的人了还那么大火干嘛,做不好撵就出去就是了,别气着自己!”

    “夫君……妾身都听你的!”贺冬卉依着他进去,眼一扫看见马向冲她眨了眨眼,她立刻心知肚明,拉了武铭元说:“夫君,你三日后就要册封太子了,今日宫中送了礼服过来,你要不要试试啊?”

    武铭元一听这事就高兴起来,往中间一坐笑道:“那就拿来先试试吧!”

    一袭礼服,从中衣到外衣,里三层外三层,穿上就用了二个时辰。武铭元夙愿得偿,穿上后显摆地在屋里走来走去,收获了一屋子女人崇拜的眼光才心满意足地换了衣服坐下用膳。

    贺冬卉小鸟依人地给他敬酒,夹菜,那温柔又大大满足了武铭元的虚荣心,亦巧那也想不起去了,酒饱饭足后就拥着贺冬卉往床上一倒沉沉地睡去。

    不知睡到了何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武铭元猛地睁开眼,贺冬卉已经不在身边,他有些头疼,捧了头怒骂道:“谁在外面大呼小叫的,扰了本王睡觉,给我拖出去先打二十大板再说!”

    外面荣光就急急叫起来:“王爷,属下是不得已才来打扰王爷的,镖局那边出事了,有人来劫尸体了!王爷不是说要第一时间通知王爷的吗?所以属下才斗胆进来报告……”

    “什么?”武铭元惊坐起来,胡乱披了衣服就抓了剑往外冲……

    因为伤口还痛,无法老坐在电脑前码字,风就加一更吧!

    要月票要红包要咖啡了,哈哈,看俺这么努力,亲们不投给我于心何忍……o(n_n)o哈哈~,开个玩笑了,大家支持我就行了,风感激了!

    擒贼先擒王

    镖局。

    官兵已经被杀愣了,谁也想不到哪里冲来的一队人马,竟然就把铁桶似的包围硬硬地撕开了一个口子。

    这帮人马个个武艺高强,为的男子一袭白衣,面无表情的脸让人分不清真假。只有那一双蓝眸,让武铭元的亲信马上认出这就是他们殿下一直苦寻重金追杀的人。

    他的脸是真是假没人有空追究,就他手中那一柄长剑就够人头痛了,挑着要害去,没一会他身边就躺下了一地的人。

    “蓝眼狂魔……”被杀得惊悸不已的官兵连连后退,都震慑地看着这人失去理智似的大开杀戒。

    的确,楚轻狂早已经憋了一肚子气,在知道自己竟然被楚云安下了牵情散,失去了理智强要了沐筱萝,又知道皇上把沐筱萝许配给了四皇子后,那股怨气就无法阻挡地冲天而上了,化做实际就是这些官兵遭殃。

    他恨,恨楚云安竟然不念旧情,养育他多年只为利用他!

    他更恨自己竟然不能戳穿他,而要这样憋屈地忍受着!

    他恨武二帝乱点鸳鸯谱,竟然把自己的女人许配给了顾擎……而他为了顾擎的生死,还该死地不能破坏……

    一想到沐筱萝的选择,他就心痛!

    理智的一半告诉他,她只是为了洪坤的安危才跟顾擎走,她不是真的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

    可是理智的另一半却不断想起沐筱萝的话:对,就因为他是四皇子,我想做王妃,我就是嫌贫爱富的女人……

    这些话混合了楚云安的话让他脑子里有些混乱:等你一无所有的时候,她还会喜欢你吗?离开楚家少主的身份,你什么都不是!

    不是吗?他真的什么都不是吗?

    杀蓝了的眼危险地眯了起来,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来帮向兰了,而是一种挑战。

    向武二帝,武铭元代表的皇权挑战,向楚云安的无情挑战,还有就是对沐筱萝的证明了……他要向她证明,离开了楚云安,即使不做楚家少主,他也有能力给她想要的生活,也有能力保护她……

    这是一支暗藏的力量,即使亲密如顾擎,也不知道楚轻狂还留了这样一支伏兵,人数不多,部不足一百人,却个个都是以一当百的好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