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63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4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这是楚轻狂几年累积培养下来的力量,轻易不对人展示的。.

    这支力量平素由楚轻狂另一个挚友卫涛主管,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在江湖上也算赫赫有名,名叫影子楼。

    提起影子楼,就不能不说说卫涛,这位卫大侠,和顾擎是完两种类型的极端。

    顾擎沉稳,内敛,除了对楚轻狂,任何人面前都能收敛着自己的情绪。

    卫涛则感情丰富,做事随心所欲,粗犷而不拘小节。他和楚轻狂是过命的交情,严格说来楚轻狂还算他的救命恩人,所以,对楚轻狂,他是绝对的忠诚。

    影子楼是楚轻狂一手创办的,平时交给卫涛打理,他们主要靠卖情报为生,兼顾保镖的生意。

    这世道有人杀人,就有人怕死,他们的保镖收费昂贵,但因为从出道以来就没有失败的例子,所以尽管保镖收费越来越高,也有很多怕死的人趋之若鹜地照顾他们的生意。

    这样一年算下来,影子楼的生意也不比楚记任何一个店铺差,所以楚轻狂离开楚记就毫无留恋之感。楚云安再来这一手,就完抹去了他的内疚之心,一门心思地再没想过回去的事!

    牵情毒又怎么了?楚轻狂在心里冷笑,七个月的时间够他为自己找到解药了,就算最后没有解药,大不了就是一死!想控制他,妄想!

    影子楼的人第一次大规模地出战,在楚轻狂周密的安排下有步骤地冲破了官兵的阻拦,一批人抢了尸体就走,留下楚轻狂带领的精锐断后,所以等武铭元赶来时,只有楚轻狂为的一群人还站在阵前。

    他墨半散,一袭白衣,染了血的长剑斜斜拖在身边,俊美的人皮面具白皙毫无表情,只有那越来越蓝的双眸让武铭元一眼就认出了他。

    “妖孽!”武铭元狠狠骂了一声,布置了这么多人是为了抓六道的叛逆,没想到却引出了这个蓝眸妖孽,这让他又兴奋又恐惧!

    兴奋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恐惧的是自己这么多兵马这人都没放在眼中,他所仰仗的是什么呢?

    不能怪武铭元恐惧,上次斩断自己手指的那一剑太快了,让他无数次想起来都心有余悸,试问,那一剑如果是有心杀他,他的人头还能保住吗?

    抱了这样的心态,他对楚轻狂生出了又惧又恨的感情,骨子里根本不想一剑杀了他,而是想抓到他,斩断他的四肢,再一刀刀割下他的肉,慢慢地把他折磨而死……只有这样,才能消他断指之恨!

    此时看到楚轻狂在前,那种刻骨的恨意并没有让他失去理智,没有贸然冲向前报那一剑之仇,而是指挥着荣光去调弓箭手来,自己则指挥着沈天斌的手下去活捉楚轻狂。

    沈天斌走了,他的手下暂归武铭元管,这些江湖人士开始就领教了楚轻狂的厉害,又见他带来的很多人都是影子楼的人,就对他颇为忌惮。

    这几年来,六道杀人,影子楼做保镖,都是敌对的关系。认真论,六道还稍逊一些,否则也不会创下影子楼从出道保镖就没失手过的记录。

    对此,沈天斌也是很头疼的,有这样的对手在,六道的生意肯定要打折扣,所以,他不惜代价也要铲除影子楼。

    此次收武铭元为徒一是为了攀权附贵,二也是为了借助官府的力量铲除影子楼。

    可惜,阴差阳错,他忙着追捕六道的‘叛逆’离开了京城,影子楼却以这样的方式出现是他所料不及的,任他怎么想也想不到一向和六道敌对的影子楼竟然帮起了六道的‘逆党’,所以就失去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沈天斌不在,要让这些杀手为官府卖命就有点困难了,本来江湖中人和官府就势不两立。沈天斌投靠官府就让这些杀手怨气横生,平素自由惯了哪里受得了被奴役般的管制。

    虽然武铭元没让他们动辄下跪,可是骨子那种高人一等的强势就让他们非常看不惯,此时见他躲在后面,指手画脚地让他们去卖命,一个个是又鄙视又气愤,要不是碍于教规,怕回去被沈天斌惩罚,早一哄而散了。

    于是,虽然武铭元让他们冲上去活捉那蓝眸妖孽,可是真正出力的人却少之又少。要不是武铭元见情况不妙,急急吼出了一声:“给本王上,取他人头者本王赏十万两黄金,活捉他的本王赏二十万两黄金!”

    一句话让这些杀手眼睛一亮,互看了一眼才精神抖擞地冲了上去,一时楚轻狂身边剑光飞舞,人人都被臆想中的黄金激了斗志,都想取楚轻狂的人头拿到丰厚的赏赐。

    楚轻狂开始还没把这些人放在眼中,只是抱着拖延时间的念头才陪他们玩玩,可是随着冲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他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都说双拳难敌众手,虽然有自己的下属拼命护卫,奈何对方也都是百里挑一的杀手,在众人的围攻下,他还是中了几剑。

    眼看武铭元的兵马越来越多,再恋战也讨不了好,他估摸着卫涛他们已经走远,就长啸一声,给自己的下属出了撤走的信号,自己长剑一挽,刷刷地刺出连环的夺命剑***退了一批杀手。

    再次长啸,影子楼的人心意相通,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各自朝四面八方撤退,一时只听见四面八方传来惨叫声,竟被他们撕开了数道口子,如漏网的鱼一样纷纷游向了自由世界。

    武铭元盯着楚轻狂,不管其他人怎么逃只顾狂叫道:“给本王抓住那蓝眸妖孽,擒贼先擒王……”

    所有的杀手和士兵都涌向楚轻狂,连荣光带的弓箭手也赶到了,在后面一字排开,都瞄准了楚轻狂,只等武铭元一声令下就放箭。

    武铭元冷笑着看着被困在中间的楚轻狂,已经放弃了想生擒他的想法,乱箭射死也不错吧!等他死了,剥去他的面具,看看他到底是谁,然后将他剁成肉酱,给他的家人吃吧……

    他最好祈祷他没家人,否则他会让他们都生不如死……

    求月票、求月票,大家当我念经吧!就念到你们耳朵痒,心一软手就软了……哈哈!

    轻狂受伤

    武铭元冷冷地看着,突然感觉在人群中搏斗的妖孽抬头,蓝得妖异的眼睛冲着自己射出了两道凌厉的光芒,他一手执剑,一手慢慢抬起来,修长的手指上捏了几颗弹丸一般的东西。

    武铭元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有人大叫:“快闪开,他有霹雳堂的霹雳弹!”

    一时只见那些杀手乱成了一团,各自散开,武铭元一怔,就被人扑到在地,随即身边响起了震耳的爆炸声,一连几响,混合着惨叫声一时镖局里如同人间地狱。

    混乱中,武铭元不甘心地抬起头,就看到爆炸声中,那蓝眸的妖孽长啸一声,整个身形飞起,就向墙头上掠去。

    眼看他再次将从自己眼前逃走,武铭元大急,气急败坏地狂叫道:“放箭,给我放箭……”

    那些箭手早被霹雳弹的威力炸得东倒西歪,队列已经不成形,被他一叫纷纷挣扎着起身瞄准,可是那蓝眸妖孽已经快飞出墙外。

    眼看他即将消失在众人眼前,这时不知道何处飞来了一只利箭,带着凌厉的呼啸声向那妖孽身后刺去。

    那妖孽惊觉,回头箭已经逼到面前,挥剑急急斩去,却只斩断了箭尾,箭的前端狠狠刺进了他的身体里……

    那力道不知道多强,武铭元还没看清他伤在哪,只看见那妖孽被箭力冲得仰头一甩,竟然在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人就抛物状地跌到了墙外。

    他的血是红的!武铭元呆怔了一下,才现自己想的真够乱七八糟,不是红的难道还真是蓝的啊!

    抬头寻找射箭的人,却见众人都一片茫然的样子,似乎都没看清那一箭是谁射的。武铭元暗暗叹息,知道是有高人相助了,否则以这些人的力量,谁能伤得了他呢!

    受伤了就好,最好那箭上有毒,死了更好。武铭元打起精神,赶紧组织人手去墙后查看。

    等一干人冲过墙头,只见地上留了一滩血迹,人已经不见了。

    “给本王传令各城门封闭,城搜索,本王就不信这次他还能逃远……”

    武铭元命令荣光去传令,自己带着人手亲自搜查。血迹开始还斑斑点点地沿路可寻,到街口就然无踪了。

    这一瞬间的功夫,武铭元相信他逃不远,又让马向去和京兆尹传令,调御林军也前来搜查。

    京城里出现了这样恶性的爆炸事件,京兆尹也不敢耽搁,迅调了士兵来把守住城门,边展开搜索边派人进宫和皇上讨要圣旨调御林军。

    一时只见京城里到处火把游移,竟然照得和白昼一样,搜查规模比上次皇子遇刺还大,让百姓们家家紧闭屋门,以为又要改朝换代了!

    沐筱萝第一声爆炸时就醒了,睁了迷茫的眼瞪着帐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一连几声爆炸,她恍惚回到了现代的枪战现场,一时弄不清到底是自己在做梦,还是真有其事生。

    恍惚了一会,突然觉得胸口一疼,随后心就猛烈地跳动起来,她下意识地叫道:“兰儿!”

    没有人应,她蹙起了眉,又叫巧燕,一会巧燕慌慌张张跑了进来,灯也忘记点就先叫道:“小姐,有事吗?”

    沐筱萝问道:“兰儿呢?”她边问边将衣服拉过来穿上,一种不好的预感揪住了她的心,让她有些惶惶然,到底生了什么事啊?

    “小……小姐,兰姐说有事,让我看着你,她晚点就回来!”

    巧燕说着才想起点灯,摸索着点了灯过来,看见沐筱萝已经穿了衣服坐在床头,不由慌张地问道:“小姐,你干嘛起来,不睡了?”

    “外面乱成这样,还能睡吗?我出去看看生什么事了!”沐筱萝自己整理好头,拿了拐杖就想往外走。

    还没起身,就听见院里轻响,似乎有东西落地,她叫道:“谁在哪?”

    一会向兰匆匆走了进来,沐筱萝看她一身黑衣,脖子上还挂着蒙面巾,顿时明白生了什么事……他们一定是劫尸体去了。

    一时她又急又气,急的是弄了这么大的阵势出来,也不知道他们闯的祸有多大,气的是自己作为三善道新的主管,她们做事都不通知自己一声,这不是没把她放在眼中吗?

    “小姐……你先等下,我去换了衣服再来说话!”向兰匆匆往外走,沐筱萝沉了脸一言不,巧燕识地赶紧去院门口守着。

    沐筱萝移到屋子中央坐下,把三善道的银月令牌放到了桌上。

    一会向兰换了衣服进来,她的眼睛一扫,就看到了令牌,脸色就有些变了,踟蹰着不敢上前。

    沐筱萝淡淡地推了推令牌,说道:“向兰,过来把这令牌拿去吧!你也可以走了,我不需要你侍候了!”

    向兰大惊:“小姐……你……你是什么意思?”

    沐筱萝面无表情地说:“没什么意思,我想过了,我一个断腿的人,自己都行动不便,哪能担当余师父交给的重任呢!当时应下来只是不想让余师父死不瞑目,现在想想,还真不适合再拿着,就物归原主吧!”

    “总管……”向兰上前,扑通一声就跪在她面前,脸憋得通红:“向兰错了,没有事先禀告总管就做了决定,请总管责罚!”

    沐筱萝失笑:“这话重了,我责罚你干嘛!你们六道的事我是无心插进去的,我帮你们时就没想过得到什么!你们把我当外人也很正常……”

    “不是这样的……”向兰急急解释:“我是不想让你担心……”

    “你别急着解释,我不想听!”沐筱萝打断她,拿了令牌塞到她怀中,淡淡笑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的情,所以为你们做的一切就算是报答你替我守住秘密的情!你惹念这份情,就拿了令牌走人吧!我相信你们六道人才济济,一定能找出比我更适合做总管的人!我呢,卸了这个重担就可以安安心心地等着成婚了,到时不嫌弃,欢迎来喝杯喜酒……就这样吧!”

    沐筱萝拿了拐杖,站起来往外走,身后向兰咚地一声就磕头在地上,带了哭音叫道:“总管,我错了,你要打要罚都好,千万不要不管我们啊!”

    沐筱萝面无表情地往外走,向兰一连磕了几个头,见她都不为所动,知道真的惹急了她,只好急急叫道:“总管,我做错了事回头一定给你个交待,可是你真的不想知道生了什么事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