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63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70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沐筱萝头也不回,向兰被逼无奈,不敢再卖关子,低低叫道:“楚公子受了重伤,三皇子现在城搜索的就是他!”

    沐筱萝一怔,觉得心剧烈地痛了起来,猛地回头,盯着向兰恶狠狠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受伤的?”

    向兰不敢再隐瞒,把事情的始末讲了一遍,包括六道和影子楼的对敌,当然,她并不知道影子楼是楚轻狂的,还以为卫涛是楼主,就说:“卫楼主劫走了尸体,楚公子断后,我们都逃了出来,没想到……没想到楚公子都要走了,竟然还被一支黑箭射中,受了重伤……”

    她当时远远看到,被惊得目瞪口呆,等回过神来,也没看清是谁射中了楚轻狂,只看到他掉到了墙那边,还没来得及过去看看楚轻狂伤的怎么样,就见武铭元的兵马部涌了过去……

    向兰目眦尽裂,要不是同伴拖着她,她早就冲过去了。.等见到武铭元他们没有抓到楚轻狂,才稍稍放下了心,怕沐筱萝惦记,就赶紧跑回来报信。

    “总管,你处罚我吧!都是因为六道的事,才累及楚公子受伤,他现在生死未卜……我无地自容了……请你处罚我……”

    向兰瞥见沐筱萝听得脸色苍白,内疚得猛磕头。楚轻狂和沐筱萝虽然闹成这样,可是他们彼此间的情愫她都看在眼中,要让她相信沐筱萝对楚轻狂一点感情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楚轻狂受了重伤下落不明,外面又到处是追兵,如果落到武铭元手上,几乎没有解救的可能……

    想到此,她眼巴巴地看着沐筱萝,急道:“总管,你快想想办法,千万不能让楚公子落到三皇子手中啊!”

    沐筱萝蹙眉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骂道:“他爱逞能自然就想好了退路,哪里轮得到我一个断腿的人为他操心……再说,要想办法也该是你想啊,他是帮你,又不是帮我才出事的!”

    说完沐筱萝也不管向兰脸红过耳,板着脸就往前院去了……

    “我不是吃醋……我只是生气……很生气很生气!”

    沐筱萝咬着牙往前走,一拐杖就把地上的石头打飞了,石头撞到了前面的墙上,出沉闷的‘咚’声,吓得跟在后面的巧燕悄悄伸了伸舌头,尽量把灯笼往前伸了伸,自己的身体却不敢向前。

    沐筱萝打完石头,有种颓然的无力感,那人现在怎么样了?是死了还是活着?

    她头一次如此痛恨这两根拐杖,局限了她的世界,让她连想帮忙都帮不上!

    这就是他们什么都不告诉她的原因吧!她在他们的世界之外……她只能做温室里的花朵,太平盛世****人赏玩一番,一有危险,就被忘得一干二净……

    什么怕她担心,完是借口!

    是因为她什么忙都帮不上,所以才没人愿意告诉她!

    既然把她排除在他们的世界之外,那就什么都别来告诉她!

    受伤了,死了关她什么事……他们能并肩作战,想必关系不差……正好,她要结婚了,他那么喜欢听向兰的话,就跟向兰去吧!

    沐筱萝郁闷地胡思乱想着,看见前院灯火通明,才摇摇头收敛了自己的杂想,瞥了一眼跟上来的向兰,冷着脸走了进去。

    迎面就遇到了洪坤,抱了头盔匆匆走出来,在他身后跟了许多侍卫,都副武装,刀剑齐备。

    沐筱萝迎了上去,惊讶地问道:“义父,生了什么事?你这是要去哪?”

    洪坤站住,皱了皱眉说:“三皇子说有大规模的乱党混进了京城欲图谋不轨,义父奉皇上之命协助捉拿乱党!你自去休息吧,府里有戚泽看着,不会有什么事的!”

    沐筱萝这才看到戚泽也是一身铠甲,威风凛凛地站在一边。

    “我先走了,有事就交给戚泽办吧!”洪坤戴上头盔,匆匆带人走了。

    沐筱萝蹙眉看着他们远去,才转头问道:“戚大哥,事情很严重吗?”

    戚泽看看周围,过来搀她说:“我们进屋说吧!”

    进去坐下,沐筱萝才从戚泽口中知道楚轻狂他们今晚的事闹大了。京城里第一次出现了霹雳堂威力强大的霹雳弹已经够骇人听闻,再加上那么多的高手同时出现想不引起武二帝的重视都难。

    虽然霹雳弹才炸伤了十几人,可是两件事再经武铭元危言耸听地一说,就变成了恶劣的政治事件。在武铭元即将被册封为太子的前夕出这样的事,不管任何人都会想是冲着武铭元而来的,所以武二帝对武铭元大肆调兵马围剿搜查就默许了。

    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鼾睡,霹雳弹不是小事,那么多的高手进京城也不是小事,姑息了事态的展,一个弄不好还真会改朝换代!

    武二帝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原则充分授权武铭元,不但给他调了御林军,连洪坤的人马都暂时调进城里归武铭元一起调配,进行地毯式搜索,势必要抓到那蓝眸妖人一党,还京城平静。

    这么多路人马去找受伤的楚轻狂?沐筱萝一听就是一身的冷汗,那人除非是孙悟空,否则怎么可能飞出这重重的包围啊!

    “小姐……”向兰一听焦急地叫道,沐筱萝本就想着心烦意乱,闻言抬头狠狠瞪了她一眼,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反正今晚就是看向兰不顺眼,她焦急,难道自己就不急吗?

    好吧!就算她和楚轻狂不合,就算她对他将药给了水佩耿耿于怀,就算她赌气不想嫁给他……

    可是,这些都和她关心他没关系吧!他是为了她才惹上武铭元,那就算是为了报答他曾经的收留之恩,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她都无法坐视他落在武铭元手上而不管吧!

    蹙眉想着,也不知道楚轻狂现在落在了谁手上,能把他从官兵眼前带走的人肯定不是泛泛之辈,可是他们能经得住这样地毯似的搜索吗?

    想着突然想到了武铭钰,他和楚轻狂关系那么好,或者知道他的下落也说不定!

    眼一亮,她抬头对戚泽说:“戚大哥,给我备顶轿子,我想去一下四王府!”

    戚泽惊道:“这么晚了,你去四王府做什么?再说外面那么乱,三皇子的兵马把每个街口都堵上了,你出不去的!”额!沐筱萝忘了,这是在古代,她一个大姑娘夜半三更往男人府上跑,就算戚泽理解,别人又会怎么看呢!暗暗叹息,捶了一下自己的脚,有些怨恨,要不是这双腿一直好不起来,她何必这么受人限制呢!

    “那……戚大哥,你能不能找个人帮我去四王府送个信,让四皇子过来看看我?”沐筱萝厚了脸皮说这话,果然就看到戚泽一脸促狭的笑意。

    “容妹子,你们过两天就要成亲了,不用这么急着时时见吧!别人会说闲话的!”

    沐筱萝汗滴,这和私情无关吧!可是和戚泽也解释不清,拿眼瞪了向兰一眼,向兰乖巧地陪笑:“戚少爷,外面兵荒马乱的,小姐是担心四殿下有事,你就派个人去问问吧,也好让我们小姐放心!”

    戚泽只好说:“好吧,好吧,我派人去看看!夜也深了,你们没事还是进去歇着吧,有消息我再派人通知你们!”

    “嗯!”沐筱萝没法,只好起身,和向兰刚进后院,还没坐下,就听见戚泽的声音叫道:“容妹子,四殿下来看你了!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都这么记挂着对方!”

    沐筱萝的脸色却变了,武铭钰匆匆而来,决不是担心她,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他也是要打探楚轻狂的下落……

    果然,武铭钰才走进来就抬眼看向了她,挑了挑眉,满眼的询问。

    沐筱萝无奈地扯唇,两人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想找的答案,一时各自心中五味俱,都想的是同一个问题,对方都不知道楚轻狂的下落,那么他现在在哪呢?

    楚轻狂也不知道自己在哪!

    那一箭力道太猛,虽然被自己削去了箭尖,可是箭支还是贯穿了他的右肩胛骨,震得他的心肺都剧烈般地痛疼,才喷出一口血,挣扎着跌过墙他就半昏迷了。

    迷糊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被人带走,只模糊地觉得自己似货物一样被人夹在腋下起起伏伏,没颠簸几下他就完失去了知觉。

    再有知觉也是迷迷糊糊的,只感觉自己头昏昏沉沉的,身燥热难耐,耳边不时传来杂乱的喧哗声,然后就是每隔一段时辰规律响起的钟声……

    他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啊?楚轻狂半梦半醒,想睁开眼睛可是却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恍恍惚惚地想着一定要睁开眼睛,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呢,他不能就这样睡死了!

    想想仇恨,娘亲的仇还没报呢,他怎么能死……

    还有容儿,她已经是他的人了,他怎么能让她去嫁给别人呢……

    他要好起来,去阻止她,去带她走……

    可是这所有的念头都不足以掩饰他心头的疼痛,那种越扩越大的失落感连想念容儿都无法填满了……

    那一箭是谁射的?!

    他拒绝去想,可是涣散的意识却无法控制地胡思乱想着!

    这世上有谁能暗箭伤得了他?他不是自傲武功盖世、天下第一!

    可是放眼天下,能伤得了他的决不会过十人,而在京城里,屈指可数不会过三人……

    有谁那么了解他的弱点,知道他反手剑法的破绽,才会算的那么准,一击而中?

    他若不是削掉箭尾打偏了箭支的来势,那一箭绝对贯穿了他的心窝……

    谁那么想他死?

    楚轻狂惨然地拒绝去相信,可是潜意识里却还是有一点点清醒,这一箭祸起暴露实力了!

    别人无法想到他是影子楼的楼主,可是那人是什么人!以前或者不知,可是在他公然带领着影子楼的人大规模地出现,怎么可能还想不到呢!

    他还是输在了自己的自负上!负气地想证明自己,却忘了那人是无法容忍背叛的!他有了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还让那人放心呢!

    用毒控制已经不足以放心,只有除之才能保自己的计划安然进行……

    在事实面前,楚轻狂终于悲哀地接受,对于楚云安来说,他这个货真价实的皇子永远只是一枚棋子,当威胁到他的利益时,这枚棋子只有被铲除的命运!

    他不是无可替代的!

    咳,二天加更,屁股坐疼了,被老公骂你是不要命了!明天俺就二更吧,有空再加更……谢谢亲们支持,谢谢谢谢!

    我知道他在哪

    一天一夜,沐筱萝几乎没睡过,冷静下来暂时顾不上和向兰计较,还是先利用六道的力量找人吧!除了跟卫涛出了城的人,剩下的都被她动起来去找楚轻狂,务必要抢在武铭元前面先找到人。

    武铭元那边有武铭钰去打听,一直到第二天用晚膳了也没听到武铭元抓到人,这让她稍稍放下了心,最起码证明楚轻狂藏身的地方是安的。虽然不知道他伤得怎么样,但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

    洪坤第二天晚上就撤了回来,说要给沐筱萝准备婚礼,一回来就让家福将婚礼要置办的单子拿给他看,拉着沐筱萝讨论起婚礼的事来。

    沐筱萝哪有心情说这个,后悔不迭怎么就答应了和武铭钰的婚事,弄得现在想找借口推脱都不能。如果楚轻狂现在好好的,她倒无所谓嫁给武铭钰。可是现在他生死不明,让她嫁人她怎么有心情!

    试探地说道:“义父,这几天京城乱成这样,要不婚礼推一推吧,等以后再说!”

    话一出口,就被洪坤堵住了,他冷笑道:“乱怕什么,有老夫在,难道还有人敢来你婚礼上闹事吗?老夫就是要给你办个轰轰烈烈的婚礼,再把你们热热闹闹地送走,老夫倒要看看,谁敢不卖这个面子,为难你们!”

    沐筱萝被他语气中的怒气吓了一跳,抬眼看见戚泽给她使眼色,就乖巧地不敢接话。

    洪坤拍拍她的肩,说:“你就安心等着做你的新娘子吧!外面的事都交给老夫,一定会给你安生地办好婚事。”

    洪坤自去准备军需和婚礼,戚泽等她走了才悄悄告诉他,洪坤是被武铭元气着了。武铭元借口搜查乱党,奉了圣旨暂时接管洪坤的将士,用圣旨支使他们办事,架空了洪坤的军权,弄得洪坤郁闷不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