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63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9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这还不说,他还压着洪坤,借口说京城大乱,让武铭钰和沐筱萝的婚事推后。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洪坤知道他还没放弃打沐筱萝主意的心,就更坚定了要帮他们办完婚事再走的决心。

    这不,一回来就先安排婚礼的事,当晚让大家写了请柬挨家挨户派人都送了去,朝中大臣人手一份,连皇上也接到了。

    武铭元拿到请柬气得一把就撕了,等送请柬的人一走就咬牙切齿地骂道:“洪坤,你这老匹夫给脸不要脸,你一定要和本王作对,那就看看鹿死谁手吧!”

    武铭元根基未稳,虽然敢使点小性子为难一下洪坤,却不敢真正地动他!别说他现在只是太子,就算做了皇上,在没找到能代替洪坤替他镇守边疆的猛将时,他都不敢明目张胆地和洪坤较劲,只好先忍了这口气,日后再和他计较了!

    沐府忙着办喜事,四皇子府上也被迫地动了起来。武二帝爱子心切,一大早就派了宫里的礼仪嬷嬷太监一大堆,带了几马车置办婚事的物品就赶到了四王府,一进门就挤开了四王府的属下自然地布置起喜堂新房。

    顾擎愕然地被挤在院中,插不上手还插不上话,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府祗披上了红袍。到处都是红,红灯笼红彩绸,就连门口的狮子都被扎上了两条红围巾。

    他茫然地看着,一点都没有将为新郎的兴奋。本来也是,他这个四皇子是假的,现在这个新郎也是假的,他和沐筱萝自始至终连手都没牵过,凭什么成为夫妻呢!

    想娶她的人是楚轻狂,该娶她的也是楚轻狂……可是那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一想到他生死未卜,顾擎就情绪低落,这是头一次,一切都不在掌握中。

    他原想顶着四皇子的名义娶了沐筱萝,然后一起去封地,就像楚轻狂说的,自己在明,他在暗,一起努力就可以摆脱楚云安!

    可是,现在算什么呢?一切都脱离了掌握!楚轻狂偏执地只想娶沐筱萝,远走高飞,似乎根本就不想和他去封地,更不要说和他同甘共苦创下一番事业……

    这就是为什么他卯足了劲和他对着做的原因,他有种被最亲密的人背叛的感觉,他们双宿双飞了,那他怎么办?就像溺水的人拼命想抓住浮木,他觉得楚轻狂对他来说就是这根浮木,他不愿也不能放他们去过他们想要的生活。

    谁伤了楚轻狂,顾擎当晚就猜到了,原因是吕峥来传命,说楚轻狂欺师叛道,已经被楚云安赶出师门,让顾擎他们一等都不准收留楚轻狂,更不准给他提供帮助。

    顾擎开始还有点莫名其妙,等听自己的人报告镖局的闹事后,才有些恍然。原来在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影子楼竟然是楚轻狂的,他根本不会像向兰一样以为是别人的,凭对楚轻狂的了解,他决不是甘居人下的人,所以,只能是他的!

    对楚轻狂隐藏的这股实力,顾擎也是矛盾万分,一方面高兴楚轻狂有此力量自然可以不把楚云安放在眼中;另一方面则为自己不被楚轻狂信任而有些心寒;

    他以为他们是朋友,是兄弟,是绑在一起的难兄难弟!可是楚轻狂却背着他留了这样一手,怎么叫他不寒心呢?

    矛盾地想了半天,顾擎还是释然了,这不能怪轻狂,他也有隐瞒他的事不是吗?

    为了活命,谁不是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呢?他们都防备对方死心塌地为楚云安效力,现在他见楚轻狂不顾一切地反出去了,自己想获得楚轻狂的完信任,是不是也该做出点能让他信任的事呢?

    顾擎抱着这样的想法离开了四王府,本想去找沐筱萝,半路上就遇到了她。

    沐筱萝并没有看到顾擎,在府上闷得慌就让向兰借口买婚礼的用品将她带了出来。轿子在镖局附近转悠了一会,她才指着前面的茶楼说要去喝茶歇歇,几人就在茶楼附近遇到了顾擎。

    两个顶了未婚夫妻名义的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相见有点尴尬,不过两人都不介意众人的看法,就由顾擎邀请,请沐筱萝上茶楼坐坐。

    店老板挑了二层一个雅间招呼沐筱萝他们,开始还担心是不是高了,等见到沐筱萝用拐杖用的比他的双腿还灵敏,不由咂舌,看着她上去就赶紧招呼伙计上茶。

    顾擎也有点敬佩,看着沐筱萝自然地将拐杖放在身旁,开始欣赏窗外的风景,心中莫名地想起了水佩,她不能行走多年就一直是丫鬟仆从推来推去,几时像沐筱萝这样走过啊!

    看来楚轻狂喜欢她的确有他的道理,和水佩相比,这女人完是另一种极端。

    “明天我们就要成亲了,轻狂还没有消息,你……有什么想法吗?”顾擎淡淡地开口,心中也是矛盾万分。没错,他是奉了楚云安的命向沐筱萝求亲,可是现在假戏成真了,他却有种对不起兄弟的感觉。楚轻狂那么喜欢她,要是自己真的娶了她,他会恨他一辈子的!

    “我……”沐筱萝挑眉,讽刺地看了他一眼,说:“我能有什么想法?我还指望你去退婚呢?毕竟圣旨是皇上下的,而皇上是你爹!”

    顾擎蹙眉,沐筱萝这是反悔了?在责备他吗?

    沐筱萝使了个眼色给向兰,向兰就退到了门边守着,沐筱萝冷冷地说:“四殿下,已经到这个地步,你不觉得你该和我交个底吗?”

    顾擎抬头,敏感地问道:“交什么底?你想知道什么?”

    沐筱萝冷笑:“你和楚轻狂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要保他?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爆炸的事和他无关,我一个字都不会信的!诚信是合作的基础,如果你想我们好好的合作找到楚轻狂,就不该有所保留!”

    顾擎盯着她,被沐筱萝的认真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这算是两人第一次撕破伪装的谈话吗?她不再扮演那个知书达理的三小姐,变得咄咄逼人,而他也被她窥到了秘密……只是,他能信任她吗?

    想了想,顾擎苦涩地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秘密,牵扯太广,我不能说!如果轻狂回来,他愿意和你说我不会阻止……你只要相信一点,我对轻狂的关心绝对不会比你少,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活着回来!”

    沐筱萝盯着他,似在评估他的话是真是假,顾擎坦然地任她注视,半天才见沐筱萝展唇一笑,说出了一句让顾擎差点跌下椅子的话:“我知道楚轻狂在哪!就看你有没有办法将他带走了!”

    八卦

    向兰站在门外,和武铭钰的侍卫大眼瞪小眼。她是心急如焚,楚轻狂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沐筱萝却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把楚轻狂的生死放在心上。不但拉着她们采购结婚用品,还有闲情地在这和四皇子喝茶,一副早已经放下和楚轻狂之间的感情,一心一意想嫁给四皇子的样子。

    这让她焦急之余忍不住为楚轻狂生出了不平之心,官家小姐就是官家小姐,薄情冷漠,和她们江湖中人就不是一类人,枉楚公子为她付出了那么多,根本就不值!

    她有些鄙夷地看看里面谈笑风生的两人,心里暗暗打定主意,等他们成婚去封地后,她一定要找借口离开。就算背了忘恩负义的名声,她也不能把六道交给这样的女人。

    摸了摸怀中沐筱萝不肯收回去的银月令牌,向兰叹了口气,就算自己对不起师父吧!希望余江在天之灵别生她的气,她也是为了六道好!

    想清楚去向,又回过头来担心楚轻狂了。向兰想到的不仅是他受伤的事,一想起楚轻狂,眼前就出现了他力战群雄的英姿。一袭白衣,将长剑舞得飘逸灵敏,别人是生死搏斗,他却似矫健的游龙,将终生戏弄于股掌之间。

    那蓝眸,看在别人眼中是妖异的,可是向兰只看到了那似宝石般璀璨的星光,一点点,照亮了她的世界,在她心上烙下了不灭的光芒……

    十八年来,第一次有异性能让她看了又看,想起来心如小鹿乱跳,这算什么呢?就是喜欢吗?就像楚公子,对着沐筱萝,几次三番伤心也不舍得离开的感情吗?如果他肯这样喜欢她,她才不会让他这样伤心呢!

    虽然知道他眼中只有三小姐,可是她向兰也不比三小姐差,她只是没在她之前认识他而已!给她机会,她一定会让楚公子喜欢上她的……

    向兰胡思乱想着,半天才现自己在想些什么,脸微微有些红了,心虚地看看里面两人,又抹去了不多的内疚感。

    是沐筱萝自己放弃的,不是她和她抢楚轻狂,她就去做她的王妃吧!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只有她才配得上楚轻狂,刀剑江湖,只有他们才能比翼双飞!

    冷冷一笑,向兰决定不再靠沐筱萝,寻思该怎么找到楚轻狂,然后带着他离开京城,等他养好伤,再说服苗栗他们让楚轻狂接手六道。

    她觉得,只有楚公子这样的人物才能带给六道光明的前途,只有他才能抗衡沈天斌,才能让六道的人心服口服地归顺……六道的教主,怎么想也不该是这个断了腿,连走路都还要靠她的三小姐!

    帘子突然撩开了,打断了向兰的思绪,她抬头,就看到武铭钰微笑着走出来,扫了她一眼就带着自己的侍卫走了。

    向兰探头进去看,沐筱萝叫道:“兰儿,再让老板换壶茶,这茶味淡了!”

    她还不走?向兰在心里嘀咕,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好憋屈地去找人换茶了。边走边咬牙,堂堂金牌杀手,她还真把她当丫鬟用了?

    沐筱萝才不管向兰脸色阴沉,自顾自地给自己斟了一杯茶,靠在窗前边喝边看下面穿梭的官兵。

    好热闹,就像赶集一样,这队才过去,那队又过来了,一家家搜查,弄得鸡飞狗跳不说,还人心惶惶的。

    武铭元究竟有没有脑子啊!弄这么大阵仗就为了抓楚轻狂?笨死了!他要做太子的人,亲自带着士兵这样扰民,弄得像八国联军进京一样,不知道失的是民心啊,得不偿失!

    正想着,听见外面一阵喧哗,打骂声中夹杂着怒骂声,还有起哄的声音。她有些奇怪,这间茶楼虽然没有楚轻狂的水云轩雅致,看上去也不像街头那种闲杂人等都可以进得起的茶楼啊,怎么容许人在此撒野呢!

    细心听,就听见外面一个粗嗓子叫道:“这就是我们爷上次二十两银子买的官奴,是姐弟两个,一直不服管教,今日应各位爷的要求带出来给大家看看,喜欢的就给银子带走,价高者得!”

    拍卖奴仆?沐筱萝愕然,这茶楼怎么一转眼就变成拍卖场了!听外面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看来店老板是不想阻止了。

    沐筱萝摇摇头,起身打算走了,叫了声“兰儿”,没人应,她蹙眉,自己走了出来,看见一群人围在茶楼中间,向兰也好事地探头看着。

    沐筱萝皱眉,没想到这个杀手竟然也这么八卦,正想叫她,就听见人群中一个杀猪般的惨叫响起,跟着就是一声“啪”的巨响,随即沐筱萝从那些人的脚缝中看到一双圆睁的虎目,眼角上还沾着血。

    沐筱萝对上了那目光,莫名地有些心悸,那目光里含了刻骨的恨意,还有一种宁折不弯的倔强,就是这目光止住了她的脚步,让她莫名地起了怜悯之心。

    “敢咬爷,臭小子,老子买了,看爷回家不把你的牙一颗颗拔光才怪!”一只手揪住了那人的耳朵,跟着又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了那人脸上。

    粗嗓子赶紧拉住,叫道:“张爷,你给了银子爱打回家打,没给银子前不能再打了,打坏了我卖给谁啊!”

    “哼,不就是二十两银子吗?爷给你!”

    沐筱萝看见一个举止粗野的男人伸手摸出两锭银子往桌上一拍,就要领人。

    那粗嗓子嘿嘿笑了:“张爷,这二十两银子是我们爷买他们时的价钱,我们爷养了这么久,他们姐弟吃的用的已经不止这些银子了,你给二十两……不厚道了吧!”

    张爷眼一瞪,骂道:“就两个下人,你别狮子大张口啊!”

    粗嗓子笑了:“张爷这话就不对了!他们的价值可不是两个下人啊!你看这个姐姐,虽然不是天姿国色,可是手巧啊,她的绣工即使在京城里也算数一数二的,据说皇后娘娘的衣服都是她刺绣的!你要收服了她,何愁她不给你赚银子啊!”

    有人起哄:“对啊,绣一件上好的衣服卖五十两银子,一件就拿回本了!”

    张爷有些心动了,叫道:“那我给你五十两银子!”

    沐筱萝从缝隙中看到一个女人跪在地上,她的头有些凌乱,遮了脸让她看不清样子,可是那直直挺着的脊背却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不急着走了,在人群后面找了张椅子坐下,也八卦一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