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63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1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绝世高手

    沐筱萝笑了,冲贺衡说:“这位大哥,我要对上对子,他们是不是卖给我啊?先讲好价钱,免得反悔!”

    贺衡眼巴巴地看向武铭元,试探地问道:“三殿下,你看……”

    武铭元正听得兴来,就挥手说:“筱萝要对上了,银子我帮你出,快对吧!”

    沐筱萝伸手:“卖身契先拿出来。.”

    贺衡只好从怀里将卖身契拿出来,沐筱萝则掏了两百两的银票拍在桌上,对清波笑道:“清波,我要对上了,你们就是我的人了,可不能耍赖哦!”

    那少年擦了擦眼角的血,和清波一起紧张地盯着沐筱萝,沐筱萝一笑,看着清波慢慢念道:“正负奇偶合并四则演变万千运算。”

    清波怔住了,在心里默念了几遍,突然茅塞顿开,和少年对视了一眼,似乎都默认了沐筱萝这答案,一起跪在沐筱萝面前,齐道:“小姐以后就是清波远山的主人,请受我们姐弟两一拜!”

    沐筱萝笑了,迅抓过他们的卖身契,两把就撕了,看清波和众人愕然的样子,她只是将银票推给贺衡,冷冷地说:“钱货两清,从现在开始他们两个都是自由的人了,谁也不准再为难他们!”

    贺衡迟疑地看向武铭元,武铭元瞪了他一眼,说:“筱萝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要为难她,就是为难我!”

    武铭元这样一说,贺衡再笨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虽然卖得有点不值,也不敢反悔了,拿了银票就赶紧走人。

    武铭元讨好地说:“筱萝收了两个能干的仆人,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庆祝一下?”

    沐筱萝看看天色,想着武铭钰也该办完事了吧,怎么也不派人来说声,正寻思找什么借口回了武铭元,就见楼道口有人上来,赫然是戚泽。

    戚泽眼一扫,看见武铭元在座,就过来施了一礼说:“容妹子,原来你跑来这里喝茶啊!四殿下给你送嫁衣来,在府上等你多时了,怕你出事差人到处找你……别喝了,赶紧跟我回去吧!否则殿下要亲自来找你了!”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沐筱萝起身,不顾武铭元脸色难看,抓了拐杖就走,清波姐弟默契地起身就跟着她走了下来。

    戚泽不知道刚才的事,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人紧跟着沐筱萝,不由疑惑地问道:“容妹子,他们是?”

    沐筱萝都钻到轿子里了,听到问话就拉着帘门叫道:“清波。”

    清波上前一步:“小姐,有事吗?”

    沐筱萝看了看她,说:“卖身契撕了,你们两已经自由了,想去哪就去哪吧!不用跟着我!我帮你们只是敬佩你们姐弟的骨气,不想看着你们被卖来卖去……就当做善事吧!你们不用觉得欠了我什么!”

    说完她就放了帘门,叫道:“起轿!”

    轿夫顺从地抬轿走人,沐筱萝从小窗中看到清波姐弟两默契地跟在后面,她淡淡一笑,他们不肯走,如果不是太老实,就是有求于她,她就看看他们有多少诚意再决定留不留他们吧!

    轿子到了沐府门前,戚泽来帮她撩帘门时悄悄说道:“四殿下没来,刚才我那么说是给你找个离开的借口。不过四殿下的确让人带了口信来,就说了一句让你放心,那事他已经办妥了!”

    “嗯,知道了!”沐筱萝这才放下心来,知道楚轻狂没事了。

    回头进府,瞥见向兰狐疑的目光,她心里一动,也没理她,将目光转向了拘谨地站在一旁的清波姐弟。

    “你们怎么不离开?”沐筱萝开玩笑地指指府门,说:“这个门不能随便进,你们要进去了,我会以为你们想留下来给我做佣人啊!”

    清波看看府匾,神色如常:“小姐刚才买下我们时,不是说愿意和我们姐弟相称吗?难道现在小姐反悔了,看不上我们姐弟?”

    沐筱萝微微一笑,说:“我不是看不上你们,而是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因为我这个人最恨的就是背叛,我要的姐弟是要像一家人一样生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决不要那种打着亲人的名义动辄背叛我的人!你们从心里觉得能把我当这样的家人,你们就留下,你们怎么对我,我也会同样地对你们!如果做不到,你们现在可以走,我不会有任何想法!”

    清波就看着她,认真地问道:“小姐前面两个条件都做到了,第三个条件愿意做吗?”

    沐筱萝就收敛了笑容,也认真地说:“你们如果和我姐弟相称,你们的爹娘就是我的爹娘,去他们坟前磕头是我应该做的!至于把斋一个月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能不能推后几日再开始……因为明天我就要成亲了,这时把斋多有不便……行吗?”

    清波和那少年对视一眼,两人面上都有些犹豫,向兰忍不住插嘴说:“你们不能强人所能啊,小姐明日大婚,这时候叫她把斋,不是为难她吗?”

    “兰儿……别这样!”

    沐筱萝对清波笑了笑说:“做不成姐妹也没关系,明日我成亲,你们要愿意就过来喝杯喜酒,就当交个朋友吧!我叫沐筱萝,有事需要我帮忙你们也可以来找我!”

    清波大方地说:“小姐,我们说出的话是不会更改的!你既然不能嫁我弟弟为妻,那就算我们高攀了,我今年十九岁,你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姐姐吧!远山十五,他做弟弟!”

    沐筱萝有苦无处说,自己前世二十七了,换了个身子竟然要叫比自己小的人做姐姐,想着就吃亏,这一声姐姐很难出口啊!

    那少年一抱拳,脆脆地叫了声:“沐姐姐,以后我曲远山就是你的弟弟,谁要欺负你,就是欺负我,弟弟一定会为你出头的!”

    沐筱萝心头一热,笑了,伸手拍拍他的肩说:“好弟弟,我一定不会让你后悔叫了我这声姐姐的!以后我的家就是你们的家,走,我们回家去!”

    她转身,带头往府里走,清波和远山拉着手也自然地跟了进来。

    两人对沐府的气派没有丝毫惊奇的感觉,似乎见怪不怪,这让沐筱萝更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远山和清波绝对不是一般的奴仆,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呢?

    沐筱萝只希望自己这次别再看走眼,她真的厌倦了背叛……

    明日婚礼是注定了,期待狂公子有所表现,哈哈!

    宣战

    因为沐筱萝成婚和武铭元册封太子撞在了一天,所以沐府头天晚上就开始忙了。

    洪坤因为第二天要先去参加册封仪式,怕耽误了沐筱萝的吉时,一晚上拉着家福戚泽再三确认准备工作是否做的周,又再次确认了酒席、安,弄得比自己嫁女儿还操心,让家福善意地取笑道:“老爷,你对三小姐真好!沐侯爷在天之灵一定会很欣慰!”

    洪坤叹口气说:“我就怕做的不够好,时间太仓促了,要是再多点时间,一定要风风光光地把她嫁出去!”这次不巧赶上了太子册封,总不能和武铭元抢着比热闹吧!这是洪坤最遗憾的地方。

    后院的沐筱萝可没洪坤那么多想法,这次成亲和爱情无关,就没那么在乎仪式,反正和武铭钰就是合作的关系,在她看来就越简单越好了。

    皇上赐了凤冠霞帔,武铭钰送来就放在她床头,她只是瞥了一眼就没放在心上,反而是巧燕和向兰,各怀了心思目光频频落在那嫁衣上。

    巧燕踟蹰了半天,似乎不吐不快,趁屋里只有她们两个,径直走到沐筱萝面前直直地问道:“你真的要嫁给四皇子吗?那楚大哥怎么办?”

    沐筱萝的眼睛从书上移开,淡淡地看了巧燕一眼,说道:“这不是很好吗?他可以回去娶水佩了,他们郎才女貌……是最相配的!”

    她心中有点涩涩的,说完才现自己最耿耿于怀的还是这事!她始终都无法释怀的是,在楚轻狂心中,水佩比她重要!

    一想到他把药给了水佩,她就觉得自己无法再接受他,她要的爱是心意的,如果做不到,她宁可不要!

    自嘲地一笑,原来她只是表面上的大度,骨子里她也是一个自私狭隘的女人,她的妒忌心和独占欲一点也不比原来的沐从蓉少,或许这就是她们为什么能用同一具身体的原因。

    “可是……楚大哥真的很喜欢你啊!我看得出你也喜欢他……就不能牺牲一点吗?我相信楚大哥就算娶了水佩,也会对你很好的!”巧燕劝道。

    沐筱萝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巧燕是传统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了解自己都觉得矛盾的纠结呢!

    “楚大哥为了你,和家里都闹翻了,花君子和墨鱼他们都被老爷管制着不准接近他,他现在可以说是众叛亲离,孤苦伶仃,你就真的那么无情吗?”巧燕估计憋了很久了,语气一改往日的温顺,充满了火药味。

    “你受伤无家可归的时候,是楚大哥把你带回去的,他对你怎么样,你别说你感觉不到!你知道他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银子吗?你怎么能……这样忘恩负义!你这样的女人,真不知道楚大哥喜欢你什么……”

    巧燕越说越难听,沐筱萝的脸色有些变了,她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你明天就要成亲了,四王府上有很多丫鬟,我想也用不着我侍候了!先和你说一声,明天我就不跟你去王府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巧燕泄完,气冲冲地出去了。沐筱萝张了张口,却没出声挽留她,该走的都走吧!

    和巧燕相比,向兰则温柔了许多,静静地给沐筱萝打来了热水洗脸,把嫁衣收拾到桌上放好,才道:“你知道楚公子的下落了?”

    沐筱萝扫了她一眼,默默地擦脸。

    向兰自然地说:“你不是让我找人盯着四皇子吗?那人报告四皇子今天去了钟楼……楚公子是不是藏在那?”

    “是吗?我不知道!”沐筱萝越来越反感向兰,她的语气似乎比她更关心楚轻狂,这让她心里非常不舒服,怀疑自己是不是引狼入室啊?

    “你不知道?”向兰怀疑的口气:“四皇子没和你说吗?他有没有和你说楚公子怎么样了?他的伤要不要紧?”

    “你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去问呢?”沐筱萝冷冷地抛下帕子,走回床边,躺下捧了书不想理她。

    向兰却不识,走过来站在床边,忧心地说:“他和四皇子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四皇子会不会出卖他?他毕竟是官府的人,三皇子和沈天斌的人都想找到楚公子,我怕他……”

    “你有完没完?”沐筱萝啪地合上书,蹙眉道:“你这么担心他,就亲自去看看啊!我要休息了,麻烦你出去,别打扰我!”

    她拉了被褥到下颚,凌空打出一掌,就将灯打熄了,黑暗中看见向兰尴尬地站在床头,她也不理,闭了眼睡自己的。

    向兰没急着走,呆站了一会轻声说:“三小姐,你真的决定放弃楚公子了吗?”

    沐筱萝猛地睁开眼,听出了向兰的话别有深意,她本不想回答,却憋不住气地冷声问:“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向兰叹口气,说:“如果你还喜欢楚公子,我不和你争!如果你不喜欢他了,那么……以后别怪我……我喜欢楚公子,我想和他在一起!”

    沐筱萝瞪大了眼,这……这算明目张胆的宣战吗?

    她一时被向兰的话气得抖,古代的女子不是文静贤淑吗?怎么向兰竟然毫不掩饰就将自己的感情赤.裸裸地说了出来?就没有矜持没有廉耻吗?

    一时似乎属于自己的东西即将被抢走,那种失落没有引起她的恐慌,倒让她生出了浓浓的怒气。

    她凭什么和她宣战,所仰仗的是什么?是楚轻狂许了她什么吗?还是他们背着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想到楚轻狂竟然不和自己说一声就冒险去帮向兰劫尸,想到他受了伤她比自己还紧张……一**的怒气让她心烦意乱,猛然坐了起来,冷笑道:“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你喜欢他你就去找他啊!他又不是我的私有物品,我还能管他喜欢谁啊!你能让他喜欢你就是你的本事,我怪你干嘛!”

    向兰不知道是人直还是没听出她话中的讽刺,在黑暗中就跪了下来,说:“三小姐,你帮我们六道做的事我感激不尽,算我向兰欠你一命,今后只要有用得着我向兰的地方,就算让我赴汤蹈火,我也义不容辞!你别说我忘恩负义,我想过了,你的确不适合做三善道的总管……我说话直,得罪了你别见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