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63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4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怕她行动不便,轿子贴心地抬到了院门前,沐筱萝心情复杂地坐了上去,就被一路抬了出去。.

    唢呐鞭炮响起,外面的热闹,里面的冷清,似乎事不关己……沐筱萝失笑,就这样嫁了,前尘往事做了个句号,从此她的穿越人生又掀开了新的一页,这次,等在前面的是什么呢?

    噪杂声中似乎听到了楚玉的声音,一句“我来送送她!”让沐筱萝对他生出了怜悯之心,这算是对原来的沐从蓉最痴心的一个人吧!

    他的喜欢没错,只是命运弄人,她已经不是他喜欢的那人!如果是,说不定会因为他的痴心嫁给他!

    正想着,轿子停了,喜娘在轿外叫道:“新郎官给新娘子系红绸……新娘子伸手……”

    沐筱萝不知所措,一双手摊在了膝盖上,从帕子下看到一双手伸进了帘门,抓住了她的手给她系上了红绸。

    那手有些冰冷,摸到她手上时让她有种异样的感觉,只是仅仅一瞬,那双手缩了回去,帘门掉了下来。

    “起轿……”公式化的声音一落,轿子重新稳稳抬了起来。八抬大轿的荣誉不是人人都有的,街上围观的人纷纷议论,大意都是沐三小姐这次嫁的很风光啊!

    比起上次做妾耻辱的嫁过去,沐筱萝这次再嫁在京城里的确算是扬眉吐气了,因为沾了武二帝的光。

    因为还没抓到蓝眸妖人,御林军为保武二帝的安,从沐府到王府一路上每隔二十步就有一个士兵持枪站岗,花轿一路过去都有人维持着次序,阵容强大,弄得京城人尽皆知,让一干浅薄的王府小姐都纷纷嚷着自己成亲时也要夫家提供这样的排场!

    这样的话弄得那些父亲大人苦笑不迭,这排场是谁都有能力提供的吗?也不看看是谁娶亲是谁主婚啊!皇上只有一个,这样受宠的皇子也只有一个,太子武铭元殿下成亲时皇上都没亲自主婚,你还能和太子比啊!

    花轿在众人羡慕妒忌的眼光中穿街而过,四皇子一张俊脸也晃花了那些少女的心,才现这位病怏怏的皇子也长得一表人才,英俊不凡,就有人懊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现四皇子的好呢,白白放弃了做王妃的机会。

    沐筱萝就在众女人羡慕又妒忌的眼光中来到了四王府,鞭炮声中只听见喜婆撕破喉咙地叫道:“迎新娘出轿,新郎官踢轿门……”

    沐筱萝感到轿子震了三震,随即喜婆撩开了帘门,拴着彩球的红绸就递了进来,沐筱萝尴尬地接了,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进去。难道杵了拐杖一步步跟着新郎官走进去吗?

    喜婆似乎才想到这个问题,慌忙看四周,想找人把沐筱萝抬进去。

    这时,站在一边的新郎官推开了喜婆,弯腰沉声说:“我抱她进去!”

    “这……”沐筱萝还来不及反对,就从喜帕下看到四皇子俯身,从她后背穿过手,将她抱了出去。她窘得脸瞬间就红了,凤冠撞在他胸膛上,厚实还有一瞬间鼻尖闻到的熟悉的味道让她呆了呆,还没想清楚就感觉耳边贴上他的唇。

    “容儿……是我娶你……如果你真的不愿意,你随时都可以揭穿我!”

    楚轻狂的声音很小,热闹中估计也只有沐筱萝能听到,她的身子顿时就僵住了,他……他不是受了重伤吗?

    脑子一时无法思考,只感觉楚轻狂抱着她站了一会,似在等她做出决定。

    一旁的喜婆催促了:“赶紧过了火盆进门吧!”

    喜婆的声音有些抖了,估计是看四皇子摇摇晃晃的,害怕众人怪她办事不力,才累及四皇子要亲自抱新娘子进门吧!

    也难怪众人担心,一向就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秧子四皇子,真让他抱新娘子进去,不累死才怪。

    沐筱萝也感觉到了楚轻狂的无力,一想到他受了重伤还这样逞能地抱自己下来,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还真够疯狂了,竟然明目张胆地假冒四皇子和她成亲……这里那么多的人看着,武铭元说不定也在,他到底要不要命啊!

    没容沐筱萝多想,楚轻狂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她过了火盆,一路进去了。

    总算戚泽管事,从随行的马车上卸下轮椅拐杖,和曲远山一起赶紧送了进去,在喜堂前追上了他们。

    “容儿,记得是我娶你,虽然顶了四皇子的名义,你进的还是我们楚家的门……我誓以后会再光明正大的娶你的!”

    楚轻狂将她放到了轮椅上,离开时附在她耳边轻声说了这几句话。

    沐筱萝连瞪他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人说话已经是强撑着,那语气中的衰弱让她莫名地心疼!一时间,以前的恩恩怨怨,欺骗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只想着早点拜了堂,就可以让他名正言顺地去休息!

    她不敢想时间拖长了,要是被人现他假冒四皇子的事会有什么后果,只有祈祷仪式赶紧结束。

    可是她这个小小的希望很快就破灭了,因为一进去就被太监吼了一声:“新人见过皇上,皇后娘娘……”

    她这才知道,武二帝和贺皇后已经在座了。

    楚轻狂也怔住了,目光第一时间就投到了贺小玉身上,脸色白,顾擎只说武二帝来,可没说贺皇后也会来啊!

    让他给武二帝下跪行一礼倒没什么,父子一场,也不算委屈他!

    可是贺皇后可是他杀母仇人啊!他怎么能跪她!

    一时楚轻狂就僵在了门口,看着那两人坐在喜堂的中央一时恨不能天塌地陷,毁了这喜堂,好免去他给仇人下跪的耻辱。

    武二帝还真如顾擎所说,今天气色好了许多,歪歪地坐在专门从宫里抬出来的龙撵上,耐心地等着楚轻狂过去拜见。

    贺小玉似乎没注意到楚轻狂的迟疑,一双眼冷冷地落在沐筱萝身上,她旁边不安地站着楚玉。

    而武铭元则以太子的身份坐在了下,身边是太子妃贺冬卉,两人的衣服都没换过,依然是早上册封仪式上所穿的礼服。华丽而尊贵,让人无法不乱想,这两人这样穿,是诚心想把一对新人比下去吧!

    沐筱萝盖了喜帕,看不到贺冬卉趾高气扬的表情。她夙愿得偿,坐上了太子妃之位,肚中又有皇室血脉,怎么能不到沐筱萝面前炫耀一番呢!可惜沐筱萝蒙了脸,看不到她的荣耀,让她白白浪费了表情。

    这边楚轻狂一迟疑,气氛就有些微妙了,武二帝还没怎么,贺皇后的脸色就有些不好。这个四皇子一直是她心头的小疙瘩,出身莫名其妙不说,得到武二帝的宠爱还过了自己的两个孩子,要不是他一副病怏怏的身体没有威胁性,她早就除了他!

    平时在宫里她是能不见就不见,只是没想到他大婚自己都屈尊就卑来给他捧场了,他还一副不欢迎的样子,这让贺皇后脸就拉长了……

    只对你好

    楚轻狂是什么人,用沐筱萝的形容就是人精,狡黠如狐的聪明人。

    一瞬间眼一扫就将众人都看透了,也一瞬间就想到了对策,没等人开口,他就先摇晃了一下,拉着喜婆一手就扶上了额头,虚弱地叫道:“刚才逞能了,用力过猛,有些头昏……”

    喜婆赶紧扶住他,身边的侍卫也赶紧扶住他,担心地叫道:“殿下,要不要坐一会?”

    武二帝担忧地看过来,挥手让太监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喜婆陪笑着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笑道:“四殿下心疼新娘子呢,没事没事,休息一会就行!”

    武二帝就没说什么,让人给楚轻狂搬椅子,楚轻狂没坐,挣扎着站好,对喜婆说:“还是先举行仪式吧,别误了时辰,我还能撑一会!”

    喜婆就笑了,善意地取笑道:“四殿下是娶新娘心切啊,呵呵,陛下就赶紧帮他主婚吧,礼成了好让我们殿下去休息!”

    一屋子的官员就笑着附和,武铭钰是诸位皇子中最没架子的,平时很少得罪人,也没人想为难他,都当他是抱新娘抱得体虚,没人计较他的失礼了。

    武二帝虽然担了个主婚人的名声,也不可能真的主持,心疼武铭钰的身体,就挥手让刘公公赶紧举行仪式。

    于是楚轻狂被喜婆拉到了堂中,和沐筱萝一人一边彩绸就开始拜天地。尽管楚轻狂不愿意,拜父母时还是拜了贺皇后一拜。

    沐筱萝在清波和喜婆的搀扶下也给两位老人拜了一拜,转身和楚轻狂对拜时,她是百感交集,还以为从此后和这人没交集了,没想到命运又把他们送在了一堆!

    都拜了堂,难道还和他计较谁对谁错吗?只是这婚结的有点冤枉,他是拿准了她不会揭穿她的,这算不算又一种强迫呢?这男人连选择的机会都不给她一次,是打定主意要和她纠缠一生吗?

    只是……为什么她没有反感,还有一点点喜欢他这样的疯狂率性,一点点的霸道……

    这不是她有受虐倾向,而是她宁愿相信这霸道的后面,他是真的喜欢她,真的无法放下她,才这样纠缠不休的……

    “送入洞房……”喜婆的话如****令,解放了沐筱萝,也解放了楚轻狂。

    仪式结束,武二帝摆驾回宫,带走了一群瘟神,四皇子借口不舒服躲到了新房里。敬酒招呼客人都是戚泽带着侍卫忙里忙外了,所幸四皇子人缘好,身体也是大家看得见的,闹了一阵都去酒楼了,四王府就清净下来。

    沐筱萝坐在喜床上,顶了喜帕纠结着要不要和楚轻狂算账,只是所有的乱想,在听到门响那一瞬间就静止了。

    听着楚轻狂摈退了丫鬟关了门,她的心就随着他的脚步声跳得很厉害,一时手足无措了。

    “容儿……你是我的娘子了!”楚轻狂的声音也不像往日的镇定,有些轻颤,他的手抖着,掀了两次喜帕才掀开。

    沐筱萝抬眼看他,已经是楚轻狂的脸,那张俊美的容颜在红色的映衬下更显白皙,美得妖艳。

    男人怎么长得这样……祸国殃民……沐筱萝莫名地想起向兰的话,一时就觉得这张脸更是祸水!

    “容儿……你好美……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的手指勾起她的下颚,低垂了头抵在她的凤冠上,隔着珠帘凝视着她的眼睛,喃喃地说:“别再生我的气……你不理我让我的心好痛……从今天起,你是我娘子了,以后我只对你好……我誓,一辈子都不会负你的!”

    沐筱萝的心就软了,女人需要的是什么呢?不就是这样一声带娇惯的宠溺吗?不管是真是假,能在这样的时候拒绝的女人都是圣女!

    她不是圣女,她只是渴望真情的平凡女子,只是一个在异世界孤独的灵魂,一点点温暖都能让她找到存在感……

    楚轻狂撩开了珠帘,薄唇靠近她,沐筱萝盯着他的唇,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突然他整个人压了下来,一下就将她打倒在床上,凤冠磕得她的头痛,她忍不住低骂了一声,楚轻狂也不动,死死地压着她。

    沐筱萝觉得不对,偏头看他,才现他昏了过去,伸手一摸,一脸的汗,皮肤还烫得惊人。

    沐筱萝无语望天,敢情这人刚才都在强撑着啊!那么他的真情告白,是烧的胡话还是真的从心而呢?

    她宁愿相信是后者!

    别人的新婚之夜甜甜蜜蜜,沐筱萝的新婚却是和病魔做斗争了。楚轻狂昏倒,她不方便叫人只好自己取下凤冠霞帔,再来侍候楚大爷。

    脱了他的衣服,沐筱萝就呆了呆,里面白色的中衣上一片红色的血迹,都印开了。这个笨蛋,一定是刚才抱她时挣开了伤口。

    沐筱萝小心地脱下他的衣服,还真是这样,裹伤的布条都被血染湿了,让她又急又气,这笨蛋,还能干点更惊人的事吗?

    等帮他处理好伤口包好,沐筱萝已经累的满身都是汗水,又累又困地倒在他身边,却睡不着。

    粗大的红烛已经燃了一半,再亮着就惹人注目了,她挥掌击灭,就静静地躺着。

    武铭钰和楚轻狂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同意楚轻狂冒名顶替呢?

    沐筱萝茫然,自己明是嫁他,暗自却嫁给了楚轻狂,这算是一什么糊涂帐啊!

    他们两到底想做什么啊?

    想多了就更睡不着,耳边听着楚轻狂的呼吸慢慢正常起来,她探手一摸,他的体温已经降了下来。

    她放下心,叹了口气,不再去想,闭了眼努力数羊,不知何时朦朦胧胧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身边的人动了动,她猛地睁眼,看见楚轻狂支起了身,在昏暗的光线中看着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