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63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你……”沐筱萝说出了一个字就闭了嘴,脸有些红了,楚轻狂裸了半身,几乎是伏在她身边,呼吸都喷在了她脸上。    .

    “容儿……你不怪我吧?”他小心翼翼的语气让沐筱萝心一疼,无奈地叹口气:“我怪你有用吗?”

    不管她承认不承认,和他都拜过堂了,再计较那些就矫情了。

    “我这算嫁给你,还是四皇子啊?”她觉得有必要问清这个问题,这可是关乎她名声的问题。

    “名誉上是四皇子的,实际上是我的……对不起,这只是暂时的,等过段时间,我让四皇子休了你,我再隆重的娶你,好不好?”

    楚轻狂试探地伸手抚摸她的脸:“你介意吗?”

    沐筱萝失笑:“让我再做一次弃妇?楚轻狂,我不知道你有这么恨我!一个女人二次被休,呵呵,你是我你介意不介意?”

    “我知道很委屈你……我会弥补的……我一定会给你个更大的婚礼……不会让任何人看轻你!”

    楚轻狂抚摸她没遭到拒绝,就伸过手,将她抱进了怀中。

    沐筱萝的脸贴到他火热的胸膛,莫名地心中一暖,知道这个男人是从心里爱惜她,过往的那些不快就烟消云散了,叹口气说:“我是怕你委屈,我已经嫁了两次了,你可是一次都没娶过,你就甘心娶一个别人不要的女人?不怕别人笑话你吗?”

    听出她语气中的调侃,楚轻狂笑了,拥紧她说:“要不,我也去嫁两次,等人家休了我,我就可以和你相配了!”

    “你敢……”沐筱萝扭了一下他的手臂,疼得楚轻狂在黑暗中龇牙咧嘴,委屈地叫道:“娘子,你欺负病人!”

    沐筱萝又扭了他一下,故作恶狠狠地说:“是你自己惹我的,你就要负责!你要敢招蜂引蝶,我就休了你!”

    楚轻狂颇委屈:“娘子,我当然要负责,是你自己犟着不嫁给我啊!你要早答应我,也不必我这样瞒天过海……”

    “你还说……”沐筱萝有些恼羞成怒:“难道是我不对了?我还有错……”

    唔……所有的话都被猛然贴上来的唇堵住了,楚轻狂狠狠地吻她,不想再让她说出让自己伤心的话。

    过程不重要,结局才重要,只要他们能在一起,那些小坎坷都没什么!只要她是他的,他不介意她嫁几次,更不介意她怎么伤害过他!

    他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从现在开始,他会给她机会了解他,也会耐心去了解她想要什么!

    沐筱萝并没有被他吻得神魂颠倒,可是却感受到了他和解的诚意,犹豫了一下,她伸手环住了他的脖颈,算是暂时接受了他……

    至于横在他们中间的武铭元,水佩,向兰等等,沐筱萝懒得去想,如果他们的感情连这样的考验都经不住,那拿什么去相守一生呢!

    就让感情中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她期待雨后的彩虹……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

    呼呼,总算把沐筱萝嫁出去了,虽然有点暗度陈仓的无奈,可也为沐筱萝大展拳脚打下了基础,俺期待她到了蜀地的表现……啊啊啊!

    话说狂公子好痴心……我只对你好!又霸道又专注,萌啊(*__*)嘻嘻……

    重生

    新的一天开始了。

    清波来侍候沐筱萝起床时,楚轻狂早已经离开。沐筱萝庆幸武铭钰家没有公婆,否则还不知道怎么和他们相处呢!

    她起身换了衣服,清波打水来时多嘴地问了一句:“容妹,你那丫鬟呢,怎么不见了?”

    沐筱萝知道她说的是巧燕,就淡淡地说:“她不是我的丫鬟,是个朋友,来照顾我几天!现在我成亲了,她不好留下来,就走了!”

    清波就没再问什么,给她收拾床铺,沐筱萝没注意,她站在床铺前起了呆。等她洗好转身,看见清波迟疑着走过来,轻声问道:“容妹,那个……那个白巾……怎么没了?”

    “哪个白巾?”沐筱萝有些莫名其妙,等看到清波脸红着比了比,才恍然大悟……古人落红的白巾啊!

    一时脸就红了,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她和楚轻狂虽然睡了一晚,可是除了吻了几下就没做什么事。他的伤那么重,体又虚,能做吗?

    看清波固执想知道的样子,只好支支吾吾地说:“他……他昨天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我……我们什么都没做!”

    清波这才轻声笑道:“你别怪我多管闲事啊!我是担心那些嬷嬷们等下进来检查,给她们抓到把柄让你难堪,并不是真的好奇你们……呵呵!”

    沐筱萝这才现自己疏忽了,宫里的嬷嬷都还在,虽然自己二婚,可是武铭钰当着很多人的面说她还是处子之身,怎么也该给他留点面子吧!

    想着就找出了被她塞在枕下的白巾,刚想咬破手指滴几滴血应付一下,就被清波抢走了。

    “我来吧!你弄的话被人现说不过去!”清波自然地用张戳了手,滴了血才说:“好了,这样就不会被人看轻了!

    她把白巾揉了揉,塞到被褥里,刚直起身,就听外面侍卫通传:“四殿下到!”

    清波赶紧收拾了,才开门迎接武铭钰。沐筱萝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只见武铭钰当先走了进来,后面跟了两个嬷嬷。

    “筱萝,梳洗好了吗?我带你去用早膳!”武铭钰一开口,沐筱萝就有些失望,她现在已经能分清什么时候是武铭钰,什么时候是楚轻狂了。真的武铭钰叫她筱萝或者三小姐,只有楚轻狂,才叫她容儿。

    “快好了,你稍等一下!”沐筱萝刚想将长扎起来,又觉得不妥,看看那两个虎视眈眈看着自己的嬷嬷,只好挽了个髻,挑了支玉簪插上。

    抬起头来,看见武铭钰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脸又不争气地红了,有些尴尬。

    本是嫁他的人,却在他府上给他戴了绿帽子,这糊涂账还真算不清了。

    武铭钰推着沐筱萝往膳房走去,一路给她介绍着各个院子的作用。

    沐筱萝现四王府很大,看得出武二帝对四皇子很是宠爱,她心里的疑惑就越来越大,武铭钰既然这么受宠,找个女人做王妃根本不是什么难事,为什么要娶她呢?

    “我让人给我们做了一辆很大的马车,在上面多铺几床被褥,去蜀地你就没那么痛苦了!”武铭钰突然体贴地说道。

    沐筱萝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好,谢谢!”

    她已经看到院子里有些东西都打包了,看来武铭钰在做离京的准备了。古时的皇子还真可怜啊,做不了太子就只能离开京城,这算变相的放逐了,难怪大家都拼命角逐太子之位,谁想好好的京城不留,去偏远的地方重头来过啊!

    对了,蜀地以后就是武铭钰的封地,不知道哪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沐筱萝努力回忆历史上的蜀地,先想起来的却是巴府的水煮鱼……额,也不能怪她贪吃,而是穿越过来这么长时间,就没热**辣地吃过一顿饭!

    在楚轻狂那里养伤时,虽然吃得很好,可是楚轻狂的口味偏淡,她虽然不至于无辣不欢,却很怀念巴府**的畅快。那时和徐正,做完了任务就找一家正宗的川味火锅店,点一锅红汤辣锅,再来一盘鲜鱼片。汤滚下了鱼片进去涮,汁浓味厚,鱼片麻辣适口,鲜香回甜,吃得那叫畅快淋漓啊!

    沐筱萝想着,就馋了那味道,眼角莫名地就潮湿了,一直不敢想不敢怀念其实也是一种逃避,她觉得不想那些就不会想家,就能让自己安心留在这世界……可是现在她现她想家,想爸爸,想朋友,想同事们……还有小表妹,今年该高考了,她还说要和她一样考警校,做一个像她一样的特警呢……

    这些现在对她来说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了!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回去的一天,如果能回去,这里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吗?

    于是就想起了楚轻狂,如果有这一天,他会伤心吗?上天带走她,会不会将另一个沐从蓉还给他呢?

    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却让沐从蓉怔住了,好好的,想这些做什么呢?

    可是等坐到餐桌上,武铭钰递了一个锦盒给她后,她才现说女人有第六感的俗语一点也没错。

    锦盒是法正大师托人带给她的新婚贺礼,指明了沐三小姐亲收。武铭钰递给她时补充了一句:“法正大师送了贺礼就走了,说他去云游四海,此生不会再回大佛寺了,他会用他的所学去帮助黎民百姓,不会再给人批命!”

    沐筱萝笑了笑,孺子可教,老和尚这才算有道高僧啊!

    随手打开锦盒,里面只有叠的好好的三张黄纸,沐筱萝拿起第一张,打开一看,上面只有一句话:“相由心生,命由己造。”

    沐筱萝怔了怔,老和尚又在给她批命吗?

    漫不经心又拈起了第二张,上面只有二个字:“重生”。

    沐筱萝就呆住了,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武铭钰,现他根本没注意她才稍稍放下心。垂了眼,心激烈地跳动着,手都有点抖了,老和尚这是算出她的来历吗?知道她已经不是原来的沐从蓉?

    秘密被揭穿的恐惧让她如坐针毯,呆了半天才想起还有一张纸条没看呢,忍不住伸手打开,上面写着:“太岁星降,大凶,近三年,华夏大地恐有大涝大旱之厄……”

    沐筱萝猛地就将纸捏成了一团,心跳得比刚才还快,法正真的如她所想去窥伺天机了,为什么她会那么害怕呢?

    三年旱灾水灾,对古人来说意味着什么?那已经不是颠沛流离,尸横遍野可以形容的,还意味着战争,瘟疫,无数个家庭的分崩解析……

    沐筱萝似乎看到了那惨境,不由头痛起来,早上起床的好心情一瞬间就没了,颤抖着手将纸条贴身放好,对抬上来的食物也失去了食欲,心不在焉地吃着,想的却是纸条上的内容。

    法正为什么要将这秘密告诉她,一定不是为了炫耀他能窥伺天机!那么就是视她为知己,希望她也像他一样,为黎民百姓做点什么吧!

    她能做什么呢?沐筱萝苦笑,法正也太看得起她了,以为她……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那‘重生’两字,沐筱萝突然明白老和尚的意思了!

    相由心生……法正是借这些话给她的穿越找到存在的意义……

    她不是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来勉励自己吗?她不是糊糊涂涂找不到能证实自己能力的机会吗?

    作为一个从现代社会穿越过来的人,法正都将天机泄露给她了,她还有什么推卸责任的借口呢!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她生存的世界都没了,她还有幸福可言吗?蜀地就算是她的桃花源,也要她尽心去维护啊!

    想到此,沐筱萝生出了许久未曾有过的雄心壮志,有些自负地想,作为古人的呼延国国君都能用先进的理念治理好呼延国,难道她沐筱萝还不如一个几千年前的古人?

    抬眼看那斯文用膳的四皇子,又生出了别样的心思,命运将她嫁给四皇子,说不定就是想让她借他的权力造福百姓呢!

    这样想着,沐筱萝就走神了,开始盘算着到蜀地要做些什么事来改变他们所有人的命运!

    她有种感觉,蜀地会变成他们的家园,她要让他们的家园繁荣昌盛,变成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

    分别

    因为洪坤也忙着准备军需要离京,所以也顾不上遵守那些世俗理习了。

    沐筱萝他们才用完早膳,戚泽就过来报告,说洪将军来访,有事相商。

    武铭钰赶紧迎了出去,将洪坤接了进来,沐筱萝也没回避,巴巴地等着洪坤进来,想向他说声谢谢。

    昨天忙乱也没注意,还是清波告诉她洪坤给她陪嫁了些什么。她没想到洪坤不是随口说说要给她隆重陪嫁,而是真的落在了实处,不但给她置办了许多衣物,还给了她五万两的银票,这让沐筱萝大吃一惊外,感动得差点掉下了泪,这老人是真的把她当女儿看待啊!

    一会洪坤的洪亮的嗓门在门外响起来,沐筱萝赶紧迎了出去,依门脆生生地叫出义父两字,就觉得鼻子酸,好像真的见了娘家人一样,感慨中有又点伤怀。

    “容儿,呵呵,新嫁娘果然不一样了……成熟了点!”

    洪坤打量完她,满意地点点头,才对武铭钰说:“我这女儿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对她啊!要敢欺负她,老夫不管你是什么人,第一个不会饶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