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63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37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武铭钰笑了:“姑丈说笑了,我怎么会欺负她呢,喜欢还来不及呢!”

    沐筱萝看了他一眼,有点别扭,寻思着还是要找个机会说清三人的关系,否则弄得她像一女嫁二夫似的不知廉耻。 .

    洪坤坐下来就直奔主题,说:“老夫过来是有件事要和你们商量,是这样……昨夜兵部又收到了边关告急文书,圣上命我赶紧启程赶赴边关支援,情况紧急,老夫明日就必须动身,所以今日过来也是和你们辞行的。原定说和你们一起启程的事看来做不到了,我只能让戚泽带一批人马留下来护送你们,你们看这样可好?”

    沐筱萝看看武铭钰,武铭钰正色说:“姑丈军务紧急,自然以军事为主,有戚大哥护送,再加我的人我想已经足够了,姑丈就不用替我们操心了!”

    洪坤蹙眉说:“一般的强盗草寇老夫倒不替你们担心,老夫担心的是……”

    他伸出手指比了个三,忧心地说:“老夫怕他对容儿不死心!刚才来的路上都还看到他的人在你们王府附近转悠,此去蜀地路途艰难,老夫怕他对你们出手。”

    “他……不会那么丧心病狂吧!”沐筱萝惊到了,武铭元的这番执着估计不是对她,而是对楚轻狂吧!

    沐筱萝一转念,猜想他应该是怀疑上武铭钰了。也是,就算他当时想不到刺客是藏在钟楼上,武铭钰去过后他也应该想到了,毕竟那么多官兵搜索都找不到人,只可能藏在了王府中。

    和武铭钰对视了一眼,现两人都想到了一处,武铭钰镇定地笑道:“我也觉得姑丈多虑了!再怎么说筱萝现在是我的王妃,他如果对自己的弟媳出手,不怕天下人耻笑啊!”

    洪坤摇头,横了两人一眼,说:“你们知道什么啊!三殿下不是一般的人,他后面有个杀手集团撑腰呢!老夫不是吓你们,你们还是小心点!在京城里他顾忌皇上影响不会对你们出手,路上就难说了……做了他不认账谁能说他半个不是……哎,要不,还是大家一起走吧!你们今晚就收拾,明天就和我一起出城!”

    武铭钰摇头说:“谢谢姑丈好意了,再过三日就是父皇的生辰,已经定下要给父皇庆祝的,此时说走,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小侄还是留下来,庆祝后再走!”

    洪坤怔了一下,点头说:“这的确不能走,你们走了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再回来,你父皇的身体……有可能是最后一个生辰了……哎,你留下来尽尽孝心也好!”

    洪坤思量了一下,说道:“这样吧,老夫再给你们留一批人马,沿途和地方官员打声招呼,只要三皇子不明目张胆劫人,老夫就让他们以山贼处理,这样他想闹事也有所忌惮不敢轻易下手了吧!”

    “如此也好,就多谢姑丈了!”武铭钰施礼致谢。

    洪坤摆了摆手,说:“别和老夫客气了,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客气了伤感情!”

    沐筱萝有些伤感:“义父这一去容儿很久都见不到了,今晚留下来,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洪坤笑道:“傻丫头,舍不得义父吧!呵呵,你放心吧,等义父处理了边关的事会去蜀地看你们的,到时带上你哥哥还有你嫂子他们,一起去蜀地玩玩。今天还有许多事要处理,就不留下来了!……对了,还要问你一声,沐府你打算怎么处理?是卖了还是留下来?”

    沐筱萝想了想说:“卖了吧,京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留着也没什么用!”

    “嗯,我也是这样想,正好昨日新进京的王大人要买府祗,我就让戚泽帮你去办这事吧!”

    洪坤又交待了一些杂事,才告辞了。沐筱萝送到了王府门口,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有些惆怅,这一去还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了,冷兵器时代,战争都是肉搏,刀剑无眼,谁能保谁一世平安呢!

    送走洪坤,刚要回府,却听清波小声说道:“容妹……你看,那不是你的丫鬟兰儿吗?”

    沐筱萝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向兰站在远处的树下,目光清冷地看着她,接触到她的视线,也不闪不避。

    沐筱萝只扫了一眼,就掉头说:“我们进去吧!”

    她没有什么想法,更不会对一个背弃自己的人有什么怜悯之心,农夫和蛇的事又不是没听过,愚蠢的怜悯只会害了自己。

    可是沐筱萝不想理向兰,向兰却走了过来,自然地叫道:“小姐,我有点事想和你说,可以进去谈谈吗?”

    沐筱萝淡淡地说:“不可以……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说完也不管向兰尴尬地站在原地,叫上清波就进了府,清波好奇地回头,悄悄对沐筱萝说:“她是怎么回事啊,又缠上了殿下!”

    沐筱萝回头看,真的看见她拦着武铭钰不知道在说什么,武铭钰抬头,还向她这边看过来。

    沐筱萝莫名地就怒了,向兰还有完没完,喜欢楚轻狂竟然找到这,是不是还想进府搜啊!

    目光冷冷地扫过去,她突然有种想掐死她的冲动,帮人还帮错了吗?不但没得到感激,还弄得人家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

    该不该对付她?沐筱萝沉吟着,脑子里已经闪过了几个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恶念,却在想到余江临死前的嘱托时又心软了……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她又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这样对她歹毒了些,还是再看看吧!

    不再管向兰,沐筱萝让清波去找远山来,要开始着手为去蜀地做准备了。

    曲远山性子直,武功还真没的说,沐筱萝看他眼角还带着淤青,关心地问道:“眼睛没事吧?”

    曲远山腼腆地说:“没事了,沐姐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弟一定尽心去办!”

    沐筱萝就让他们坐下,诚心地说:“过几天四殿下就要去蜀地了,我自然也要跟去的,我让你们来,是想问问你们的意思,要留在京城,还是跟我一起走?”

    远山看看清波,才说:“姐姐做主,她去我也去!”

    沐筱萝就看向清波,清波自然地说:“我们已经是一家人,当然你去哪里我们也去哪里!”

    沐筱萝这才放心,将洪坤给的五万两银票拿了二万出来,递给清波说:“既然你们把我当姐妹,我也将你们当一家人了,我们去蜀地以后就把那里当我们的家,这些银子给你,你拿去雇几个实在的人,买些生活用品带走吧!”

    “那也用不了这么多啊!”远山被这么多的银票吓了一跳,看着沐筱萝不知所措。

    沐筱萝笑了笑说:“你先拿着吧,回头我给你开个单子,你照着去做就行了!你只要听我的话就行!”

    远山不敢接,还是清波帮他接了,笑道:“你二姐让你办点事至于吓成这样吗?真是没见过世面!容妹,要做什么告诉我,我来吩咐他!”

    沐筱萝本来是想看看远山能不能抗大任,此时见他这样子,忍不住有点失望,难道就无法找到一个能被自己所用的人吗?

    多了个侧妃

    夜幕再次笼罩了京城,冷冷的月光照在俞家大院,冷风吹得地上的落叶乱飞,更显荒凉。

    顾擎一身黑衣混在夜色中,看看四周平静如常,才走进了地宫。每次来都要走过那长长的地道,曲折的迷宫有时会让他产生好奇,不知道这些地道有没有一条通往皇宫,如果有,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敲门,是四师叔吕峥开的门,顾擎觉得他的脸色有些沉重,不禁有些惴惴不安,该不会是现他收留了楚轻狂吧?虽然自己的手下都换过,可是就怕混进了楚云安的耳目,坏了自己的大事。

    “四师叔,六师叔呢?上次来他说让我帮他带点药,我给他带来了!”顾擎边说边拿了个小布包出来,在大殿中寻找诸葛翎。

    “你师父让他出去办事了!晚点就回来,你交给我吧!”吕峥的语气淡然如常,顾擎悄悄松了口气,将布包递给了他。

    “师父呢?”顾擎在椅子上坐下,随口问道。

    “一会就出来,你先坐一下吧!”吕峥说完也不解释,就往后殿走去,留下顾擎一人在大殿中孤独地坐着。

    顾擎有些不安,坐了一会突然有种被人窥伺的感觉,他心下一愣,表面上依然很镇定,不动声色地坐着。

    过了好一会,这种感觉突然消失了,他才稍稍松口气,就听见脚步声重重走了过来。

    “师父。”顾擎看见楚云安走出来,赶紧站了起来,跟着看见他后面的女人,他的脸色就僵住了,亦巧,她来做什么?

    楚云安停了一会,才踱步到椅子前坐下,冷冷地看着顾擎,直看得他心里毛,背上是冷汗时才听楚云安开口:“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顾擎装糊涂:“师父,徒儿是有事耽搁才来晚了,请师父责罚!”

    “小九在你哪吧?你和我装什么糊涂!”楚云安一掌拍在桌上,怒道:“我说了不准收留他,你当我说了玩吗?”

    顾擎愕然:“师父怎么说小九在我那啊,我有几天没见到他了,怎么收留他啊!这是谁造的谣?让她出来说清楚,她哪只眼睛看到我收留楚轻狂了……”

    “够了……”楚云安冷笑着打断他:“你大可以不承认,难道我还能去你府上搜索不成?只是小四,你可想好了,你真要跟着他背叛我吗?”

    顾擎立刻跪了下来,举手叫道:“师父明鉴,顾擎从小蒙师父收留,待我恩重如山,顾擎报答还来不及,从没有过背叛师父的念头……顾擎可以向天誓,的确没见到小九,否则一定抓他来见过师父,请师父明鉴!”

    “真没在你哪?”楚云安明显不信,冷笑道:“那你前天去钟楼做什么了?小九不是藏在那儿吗?”

    顾擎早想好了对策,看了看亦巧说:“这事顾擎正要禀报师父,是不是……请师姐暂时回避一下!”

    亦巧顿时不高兴了,嚷道:“顾擎,我可没向师父报告什么,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楚云安瞪了她一眼,骂道:“嚷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先下去,等下还有事和你说!”

    亦巧瞪了顾擎一眼,不甘地走向后殿。

    “什么事,你可以说了!”楚云安等亦巧的背影消失,才冷冷地训斥顾擎说:“不要想着欺骗我,你知道后果的!”

    顾擎陪笑:“我怎么会欺骗师父呢,的确是有事情……”

    他跪的腿疼,也不等楚云安叫他,就自己站了起来,凑到楚云安面前,楚云安刚想骂他,他就轻声说道:“上次师父不是让我查《归元秘籍》吗?我听说当年无相真人将它分做了三册,分别藏在了不同的地方,钟楼就是其中一处……”

    楚云安一怔,蹙眉:“真的还是假的?你别说谎来骗我!”

    “我哪敢骗师父啊!”顾擎轻声叹息:“我那日得到消息就匆匆赶去,只上楼看了一圈也没有仔细查找,你知道三皇子盯的紧,我怕引人怀疑,就离开了!只能等有机会再去查看了!”

    楚云安狐疑地问:“那其他两册你可有消息了?”

    顾擎禀道:“有一册据说被林大学士混在古籍藏书里送进宫了,我打听了一下,那批书已经送进了藏书楼,想拿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不是‘四皇子’吗?别告诉我进宫拿一本书也没本事拿到!”楚云安讽刺道。

    “徒儿正要禀告师父呢,三日后就是武二帝生辰,也是徒儿拿到书册的最好机会,徒儿想冒险一试,还望师父配合!”

    “你想我怎么配合?”楚云安早被秘籍勾了魂,浑然忘了追究楚轻狂的事,急急问道。

    顾擎就苦笑道:“师父你让我娶沐筱萝,无形中就得罪了三皇子,他现在一天盯着我,要是进宫了还这样盯着我,我找不到机会去取书啊!”

    楚云安似笑非笑:“你想让我找人拖住武铭元?”

    顾擎索性直言:“最好他能有事先离开皇宫,这样我动手也没那么多顾忌!有他在,我没信心办好这事!”

    楚云安盯着他问:“不是还有一册吗?可有下落?”

    顾擎摇头:“这册的传说就多了,有的说已经随柳家的大火被毁了,有的说被柳夫人藏在了小儿子的襁褓中随小儿子沉到了河底,还有的说被柳夫人刺在了女儿的背上,找到当年的柳小姐就能得到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