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64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7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我理解……”沐筱萝回抱他:“我们不用靠他也能报仇!以后去封地,给你和顾擎找到解药,我们就反了他……再也不受他的威胁!”

    楚轻狂感动地说:“谢谢你,容儿,只要你和我们在一起,什么困难我都不怕!”

    沐筱萝任他抱着,脑子里却急地转动着,突然想到一件事,就推开楚轻狂问道:“你想不想做皇上?”

    楚轻狂有些惊讶:“为什么这么问?”

    沐筱萝笑道:“如果你想做,我会支持你!我觉得和武铭元相比,你会做的更好!”

    楚轻狂失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不是你想做皇后娘娘吧?”

    沐筱萝轻蔑地说:“那位子我还没放在眼中!否则再嫁给武铭元不是更容易?”

    楚轻狂就笑道:“自己都不想被束缚,怎么就忍心将我推到那位置呢!难道我三宫六院时,你就可以摆脱我,自己逍遥快活去了?”

    沐筱萝微怔,似乎才想到这个问题,他要真做了皇上,还会只爱自己吗?

    “这不是你们男人的理想吗?左拥右抱,夜夜新郎?别告诉我你不一样……这还没做皇上,就向兰亦巧水佩多少红颜了……别说你没美在心里!”

    沐筱萝讽刺地伸手捏住他的下颚,转来转去看,边自语道:“都说长了桃花眼的男人薄情,我看也是,男人没事长这么好看干嘛,除了招蜂引蝶,也没什么作用!”

    楚轻狂哭笑不得,抓住她的手说:“你这是损我啊!我长得好看不好吗?赏心悦目,看着也舒服啊!你放心了,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了,其他的女人再好也没放在我眼中,她们抢不走我的!”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沐筱萝不屑地说:“我虽然不信命,也相信是我的跑不了,不是我的强求也没用……”

    楚轻狂似笑非笑地看她,语气有点酸酸的:“那当初怎么就愿给武铭元做侧妃了?”

    沐筱萝一愣,有点尴尬,总不能说那不是她做的事吧!

    一时就有些沉默了,以前沐从蓉喜欢武铭元,那是闹得京城皆知,楚轻狂自然是知道的,她要说没喜欢过武铭元,估计他也不会信!

    轻叹了一口气,自嘲地说:“就因为那事,所以现在我看开了,再也不会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哎,你这是和我计较吗?认识我时你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在乎的话你就别和我在一起,去找你的水佩啊,她可是一心一意只喜欢你了!”

    她推他,自己也觉得这行为很小女儿,可是就是控制不住心底泛滥的醋意,冷笑道:“我可还没忘记你的选择呢!关键的时候你还是会选她呢!”

    楚轻狂被她推得差点掉下床,一把抱住她,轻笑道:“那个答案当时我就觉得不对,是你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你要不要听听我现在的选择?”

    “别甜言蜜语骗我了,直觉才是最能体现你真实思想的表达,过后的说辞都是粉饰,我不想听!”

    沐从蓉淡淡地依在他怀中,没有热情地说:“我能想通的!我和你也就萍水相逢,要说什么感情,肯定不如和你一起长大的水佩,更何况她的家人对你还有救命之恩,我的确不能和她相比!你把药给了她我理解,你选择救她我也理解!你对我已经够好了,没有你,我哪还有命活着,所以,我不该要求更多的!”

    楚轻狂听出了她话中没说出来的意思,一颗心就七上八下的,忍不住问道:“你原谅我,是为了报恩?”

    沐筱萝开玩笑:“知恩图报不是国人的美德吗?我为难你不但向兰看不过意,连巧燕都看不下去了,我要还不知道悔改,真是众叛亲离了!”

    楚轻狂一颗心却直直落了下去,苦涩地看着沐筱萝,半天才问:“除了报恩,你对我就没有其他感情?”

    沐筱萝这才现自己说错了话,讪讪一笑:“当然不是,我也是……我也是……”

    喜欢你……几个字哽在了喉中,让她怎么也吐不出来,心下一片茫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无法自然地说出这几个字!她在害怕什么呢?

    气氛一时就有些微妙起来,两人都想说什么,可是都害怕说出来的话更伤对方的心,就这样僵在了一起。 .

    时间一长,本是一点点裂隙就越来越大,彼此都开始猜疑起来。

    楚轻狂头脑里乱成了一片,胡乱想的都是:原来她对我的感情根本不是喜欢,她只是为了报恩才和我在一起……也不是报恩……从头到尾都是我在勉强她……是我强要了她……她不愿嫁我……是我瞒天过海地娶了她……都是我在为难她,她根本就没想和我在一起……

    沐筱萝也意兴阑珊了,她想的却和楚轻狂不一样,她只是想,他们能在一起是因为水佩自始至终都还没有出现,要是她出现了,楚轻狂会不会现对她的喜欢只是一时的负疚迷恋,而他真正喜欢的人还是水佩!

    偷眼看楚轻狂一脸迷茫的样子,她的心更是沉沉地落了下去,现代这样的事看得很多,她拿什么信心来相信这份感情坚贞不渝呢!

    “咳……咳……”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沐筱萝有些冷了,也无法忍受这样催心裂肺的沉默,拉了拉被褥不自然地笑道:“困了,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要给义父送行,答应了清波要去她父母坟前磕头,还要找几个能为自己所用的人……还要给顾擎准备送给武二帝的礼物……她努力想着这些杂事,才能忽略身边越来越安静的楚轻狂……

    不知道什么时候,烛光跳动了几下,突然就熄灭了。沐筱萝在黑暗中瞪大了眼,觉得心也落到了黑暗中,屋外突然传来了一只猫恐怖的猫呜声,她吓得抖了抖。

    所有的动物中,她最害怕的就是猫,小时候在军营里和小朋友捉迷藏,她就躲到了一个仓库中。许久没人来找她,她等得睡着了,再醒来时天都黑了,仓库被锁住,怎么叫也没人听见,她缩在角落里,感觉自己被世界遗忘了。

    仓库外面有两只野猫,一晚上在外面撕咬惨叫,她听了一晚……从此听见猫叫就会起鸡皮疙瘩,身冷。

    此时听外面的猫叫,她毫无例外地冷了起来,下意识地裹紧被褥,咬着牙瞪着黑暗中沉静的楚轻狂,这就是说要和她共度一生的男人?

    嘿嘿……如果他某一天消失了,她连找人要休书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的关系就和这黑暗一样,黯淡无光啊……一点点的小挫折都经受不起,让她怎么放心依靠他呢!

    似乎感应到她的失落和颤抖,黑暗中伸出了一双手,不由分说将她搂进了怀中,楚轻狂热热的唇就贴到她耳边,似乎刚才的冷漠从没有生过,他亲热地说:“傻丫头,冷也不知道靠过来……这么笨,也不知道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喜欢上你呢……哎……”

    三分无奈七分宠溺的叹息化为火烫的拥抱,瞬间又温暖了沐筱萝的心,让她眼眶潮湿,紧咬着自己的下唇有些欲哭无泪,这男人怎么就让人又恨又爱呢?

    香港的陷落成了范柳原和白流苏的倾城之恋,那么在这个不可理喻的世界里,也许就因为要成她和他的相遇,才有了她的穿越之旅……

    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又是果呢?

    不过是适当的时候遇到了适当的人,彼此需要才在一起取暖而已,她更愿意这样理解她和楚轻狂的关系!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最悲哀的诗……那比中五百万还困难,所以,想都别想!

    异想天开

    洪坤一早就率兵出,留了戚泽带了一队人马采购军需顺便护送沐筱萝他们上路。

    洪坤以沐筱萝行动不便为由,拒绝了她相送到十里亭的建议,在沐府门前道别就骑上马洒脱而去。沐筱萝有些伤感,呆呆看着人马远去,直到看不见才被戚泽劝了回去。

    进了沐府,看见东西都被搬了出来,戚泽解释说府祗已经卖了,他们清理一下就要移交给王大人。

    沐筱萝就站在院中,心情复杂地看着士兵清理,这虽然不是她真正的家,却曾是她的栖身之所,更是沐老侯爷沐立德的心血凝集,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错了!

    转念一想,与其留着像俞家大院一样衰败,倒不如将卖沐府的银子用在刀刃上……如果法正的预测是对的,三年的大旱,这些银子也够救很多人了!

    这样想着,伤感就没了,只等戚泽吩咐完带她进去喝茶时,才将自己的来意和戚泽说了。她直言:“戚大哥,你在京城很久了,也认识很多人,我想让你给我推荐几个可以用的人带到蜀地去,可以吗?”

    戚泽一口答应:“当然可以,你想找什么样的人?”

    沐筱萝大喜,说:“我想找几个诚实一点,会做事的人!你知道现在我身边什么人都没有,虽然嫁给了四皇子,可马上就要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身边没人的话会被人欺负的!”

    戚泽笑道:“是这理,倒是哥哥我疏忽了!这样的人我倒是认识几个,等我去帮你问问,愿不愿意跟你去蜀地!你等着,我这就去帮你问。”

    “好,谢谢戚大哥!”沐筱萝高兴地说:“你告诉他们,跟我去我决不会亏待他们的,别人给多少工钱,我开三倍……”

    戚泽笑着阻止她,说:“别忙着说这个,我先问了再说,你就在府上等我的好消息吧!”

    戚泽走了,沐筱萝也不知道他要去多久,看时辰还早,就和清波远山先去东郊拜祭他们的父母。

    轿子抬到了山下,上不去了,沐筱萝下轿,看见山路有些崎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上去,看清波姐弟两都不出声,心知他们是想看看自己的诚意,就不动声色地拿过拐杖,对远山说:“小弟,你在前面带路吧!”

    曲远山轻声说了句“你小心点!”就挑了祭祀用品在前面带路。沐筱萝憋了一口气,不想让他们兄妹小看她,也跟着往上走。

    山路开始还不算难走,后面只靠拐杖就上不去了,沐筱萝也顾不上难看,抓着路旁的小树杂草爬了上去,衣裙弄脏了,她也毫不在意。最后是远山看不过意,伸手将她拉了上去。

    沐筱萝接过他递过来的拐杖,站直了一看,吓了一跳,坡上大大小小立了十几块墓碑,每个墓碑算一个人的话,这里葬了十多个人,如果家里人多,算一大家人了!

    沐筱萝心里一动,想起被满门抄斩的沐家,难道这里葬的也是曲家满门?

    曲远山姐弟两将带来的祭祀物品摆放在中间最大的墓碑前,清波证实了沐筱萝的猜测,一向淡然的她红了眼,和沐筱萝解释道:“这里埋葬的是我们的家人,部十六人,有我爹娘,还有我幼小的弟弟妹妹……”

    她说到这里,哽咽着说不下去,泪水一颗颗掉了下来,拉着曲远山跪在了墓碑前。

    沐筱萝注意到所有的墓碑都没有字,光秃秃地插了一块石碑就算了事,这让她有些狐疑,竟然生出了个怪想,这些坟墓不会根本没葬人吧,只是一些空坟?

    看远山姐弟认真的样子,她赶紧摇去自己的胡思乱想,跪了下来,跟着清波磕头祭祀。

    “爹,娘,二婶,三叔……清波远山来看你们了!请你们原谅我们还没有能力为你们报仇……等有朝一日手刃了仇人,我们再回来给你们修整墓碑……现在就暂时委屈你们了……”

    清波边哭边烧纸,沐筱萝被她哭得心酸,接过纸钱也默默地帮她烧着。远山毕竟是男人,虽然年纪小,却很懂事,见姐姐哭着,就在一旁给每个坟墓添土拔草,弄好了才过来静静坐在一旁。

    清波烧完纸,抹了抹泪,拉过远山说:“天色不早了,给爹娘磕了头收拾东西我们下山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