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64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45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她们往外走,连梅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回来:“小姐,你理她做什么啊!是她对不起你,又不是你对不起她,怎么弄得自己每次都委屈死了!”

    贺冬卉叹气:“她还小,我做姐姐的让着她点是应该的,哎……她对我误解太深了……”

    那书生奉承地说:“太子妃真是贤德,宰相肚里能撑船啊!”

    沐筱萝听到,也不恼,哈哈笑了起来,冲清波笑道:“可惜你们这没奥斯卡金像奖啊,否则就该颁一个给她,这么会演戏,搁这,浪费了!”

    清波也不懂她前面两句的意思,只是听到后面的演戏,大致也猜了出来,就笑道:“容妹和她计较什么啊,赶紧选了贺礼我们也回去吧,免得四殿下惦记着!”

    沐筱萝看不惯那书生的势利,就点了点头说:“既然吴老板不在,我们就自己选吧!”

    杵了拐杖起来,沐筱萝就在博古架前转悠,寻思着武二帝什么东西没见过,买贵了以后也是武铭元的,顾擎的银子留着到封地还要办大事,何必给武铭元锦上添花呢!

    这样一想,沐筱萝更没买贺礼的兴致,想了想,忽然笑了,想到一个又省钱又能博皇上高兴的贺礼。 .当下,礼物也不买了,叫上清波就打道回府,出来遇到那书生,还一副谄媚的样子地站在门口目送着贺冬卉的轿子远去。

    沐筱萝撇了撇嘴,这攀龙附凤的人到哪里都一样啊!个个朝代都有!

    清波唤人抬轿过来,那书生听见就掉头看她们,见两人都出来了,他就叫起来:“你们怎么要走了?”

    清波讽刺道:“没人招呼我们,我们不走还留下干嘛!……我们不买了!”

    远山押了轿过来,本来就可以回家了,没想到清波才撩开帘门,沐筱萝正准备上轿时那书生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拐杖叫道:“你们不能走……等一下,让我搜查了,没有偷店里的东西才能走!”

    呃……沐筱萝一听就怔住了,这是怀疑她们做贼?

    清波也怔住了,和沐筱萝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想到就这突然改变了主意,竟然惹得书生怀疑她们做贼,这是从哪说起啊!

    沐筱萝眼危险地就眯了起来,逼视着书生,直言:“你……怀疑我们偷你的东西?”

    书生理直气壮地说:“你们到店里,东西也不买就想悄悄溜走,这不是做贼心虚吗?”

    清波骂道:“谁规定到你们店里就要买东西?银子在我们手中,我们想买就买,想走就走,难道你还敢扣人不成?”

    书生轻蔑地说:“你们要真偷了东西,我自然就敢扣你们,还要将你们扭送官府交郭大人治罪!”

    远山听懂了,一边掳着袖子沉着脸走过来:“你知道我姐是谁吗?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书生一扭头,冷冷地说:“我管你们是什么人,京城是讲王法的,就算天子犯法也和庶民同罪,你们要做了贼我就有权利扣留你们!”

    沐筱萝失笑:“哟,还天子犯法和庶民同罪呢,这位大叔,天子真要来你店里,你还敢搜身啊?我看不管是谁,只要披了一黄袍来,估计就算条狗,你也会把它当皇帝拜吧!”

    “哈哈……”清波远山都笑了起来,远山笑骂:“还真狗眼看人低!奴才就是奴才的样!”

    书生的脸腾地就涨红了,更是紧紧地拽着沐筱萝的拐杖,气得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们……别……别想涨着人多横行霸道……”

    “还横行霸道呢……我看你们就是店大欺客!”

    远山小孩心性,看过路的人越来越多地围了过来,存了心将事情闹大,就叫道:“你今天要在我们身上搜不出东西来,就跪在地上给我们小姐磕三个响头,汪汪叫三声,承认自己是狗。做得到你就来搜,否则别想动我们小姐一根汗毛!”

    那书生也不知道那根筋不对,不会看形势,直了脖子叫道:“叫就叫,难道我怕你们啊!”

    他掳了掳袖子,就真的往沐筱萝身上摸来,一时弄得沐筱萝哭笑不得,这胆子也太大了点吧!男女授受不亲不懂吗?

    ***

    先汗一个,昨天忙死了,又看儿子比赛又带他去矫正牙齿,回到家累死了,没写完就睡了,今天的更新晚点,和大家说声对不起啊,汗,俺爬走继续码去……

    以己之道还己之身

    “咳……”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轻咳了一声,那书生却懵懂地不知道这暗示,手都快触到沐筱萝身上了。

    沐筱萝还没怎么,清波就怒了,一掌就拍了过来,冷笑道:“该死的奴才,让你搜你就搜啊,小心我将你的手剁了!”

    那书生被她打得连退几步,跌坐在地上。本来就该反省了,偏偏读死了书,呆头呆脑,就叫起来:“你们偷了东西还打人,还有没有王法啊!来人啊……快来人!”

    被他杀猪般的声音一吼,刚才店里没人,这时倒跑出几个男女。一看书生坐在地上,周围都是围观的人,当先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就去扶他,沉声问道:“范健,这是怎么啦?”

    沐筱萝一听这名字,没忍住就笑了出来,范健……还真犯贱!

    此时她心中已经猜到这书生为什么这样执着地针对他们了,却装作不知道。心里有些恼怒了,贺冬卉,我看你是孕妇暂时不和你计较,你还蹬鼻子上脸了,真以为我怕你了?哼……想玩吗?你输得起吗?

    她寻思着明日进宫怎么给贺冬卉一个教训,也没注意范健冲那男子诉苦,刚才的怀疑已经变成了肯定:“李大哥,他们偷了东西就想跑,我拦他们还被他们打,你快教训教训他们!”

    周围的人就对沐筱萝他们指指点点,弄得远山憋红了脸,冲他怒道:“你说话给我注意点,谁偷你的东西了,你今天要是拿不出证据来,小心我把你的牙都打掉,让你以后连话都说不出来!”

    范健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到了,躲在了李大哥的身后,还不示弱地叫道:“李大哥,你看,当了你的面他们还敢嚣张……”

    “别说了!”那李大哥沉声阻止了他,看了看沐筱萝几人,眉头蹙了起来。

    他们几个虽然人少,可穿着也不算差,尤其沐筱萝,虽然一袭简单的衣裙,没有过多的配饰,可是那衣料都是上等的丝绸缝制的。被范健指责为贼,别人都羞恼不平,只有她,心不在焉地沉默着。

    李大哥比书生明事理,猜到其中必有隐情,就上前抱手一揖说:“这位小姐,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如再请进店里,大家谈谈?”

    沐筱萝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说:“进去就不用了,这几句话就说清的事没必要坐下谈,我们让你们搜……派个女的来就行!但是……要是搜不出来,这位大哥,我问什么,你就必须实话实说,否则,我兄弟要割你的舌头我可是不会阻拦的!”

    范健以为自己仗了理,就指手画脚,让另外两个女下人上去搜,李大哥本想阻止,听到人群中又一声轻咳,他抬头不知道看到什么,就默然站在了一边。

    沐筱萝和清波都穿了裙子,几乎就没什么能藏东西的地方,除了沐筱萝脖子上吊的那颗天蝎珠,什么都没搜出来。

    那两个女人退后,禀告:“李总管,什么都没有!”

    李大哥是识货的人,刚才沐筱萝的天蝎珠露了露,就让他的眼睛睁大了,对于这个结果了然于心,不动声色地说:“范健,该你回答这位小姐的问题了!”

    范健有点后知后觉,还紧盯着沐筱萝,似乎想不通为什么她身上搜不出赃物。

    沐筱萝冷冷一笑,问道:“你看到了,我们身上没有你想象的赃物,你为什么要诬陷我们呢?”

    “因为……因为……”范健突然睁大了眼睛,汗滴了下来,不知所措了。

    沐筱萝早就猜到这结果,量他也不敢把贺冬卉说的话当众说出来,人家可是赫赫有名的太子妃,他要当众说是贺冬卉说的,他在京城也不用混了!

    “难道我们和你有仇吗?”沐筱萝本来不想为难他,就是看不惯他阿谀奉承,狗眼看人低的样子才想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清波接道:“不会吧!我们今天可是第一次进你们的店,你连我们是谁都不认识,怎么就一口咬定我们是贼呢?”

    “你店里真丢了东西吗?”沐筱萝和清波一唱一和,装作无心地说:“在我们前面也进去了一批客人,你为什么不搜她们呢?”

    范健憋红了脸,憋出一句:“她是太子妃,自然不会做这种事!”

    远山就嘲讽地笑道:“太子妃不会做这样的事,我们就会做这样的事吗?你这是哪门歪理!”

    清波手指到他头上,咬牙道:“她们不会做,我们也不会做,那一定是你这脏货自己偷了想诬陷给别人好逃脱自己的罪行!远山……报官,今天一定要把这贼人扭送官府治罪!”

    范健跳了起来:“太子妃说你们会偷东西,让我小心你们,难道太子妃还会说谎不成,一定是你们这些贼人手段太高明,把东西藏了想诬陷我……李总管,你别听她们含血喷人……”

    “够了……”沐筱萝冷笑道:“你不过是看人家是太子妃,才这般小人作态,言听计从!那要是刚才的人是皇上,他说我杀人,难道我就杀了人不成?捉贼捉赃,你什么证据都没有,仅凭一人之词就诬陷我们偷了你店里的东西,你才是含血喷人的小人!”

    她冲着李总管淡淡地说:“我不知道贵店丢了什么东西,我们也让你们搜了身,为了公平起见,是不是也请太子妃回来搜搜身呢,估计她还没走远,爬个人去就能追回来……别给大家落下欺弱怕恶的印象……”

    李总管瞪了范健一眼,拱手说:“小姐,李某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都是在下管教不严,才让小姐受委屈了!范健,你还不跪下给这几位客官赔礼道歉!”

    他一脚踢在范健腿上,范健就扑通跪了下去,委屈地叫道:“我没诬陷她们,太子妃说了……”

    “啪……”李总管给了他脸上狠狠一巴掌,骂道:“不成器的东西,都到这时候还不知道悔改,平日是怎么教导你们的……太子妃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一定是你这奴才丢了东西怕惩罚才诬陷她们,来人,把他绑起来,送官府追究……”

    范健就叫起来:“李总管,冤枉啊!她们没拿,我也没拿,那就一定是太子妃她们偷了……”

    这话一出,一片哗然,李总管冷汗都下来了,伸手拿了帕子也不管脏不脏就塞到他口中,免得他再说出什么不像样的话来,挥了挥手,其他下人连扛带抬地把范健弄了进去。

    李总管抹着汗陪笑:“小姐,我代老板给你陪不是了!请问小姐府上在哪,改日再登门专程道歉!”

    远山鄙夷地说:“谁稀罕你们老板的道歉,你们这种店,我们以后都不会再光顾了……”

    沐筱萝微笑着制止远山牢骚,对李总管说:“我的人你们都搜过了,可以证实我们的清白了吧?”

    李总管陪笑:“一场误会……小姐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

    沐筱萝点头:“嗯,那要是日后再传出丢失了什么东西,我们可是不会承认的!是你们自己放弃了查清楚的机会哦……”

    这一声哦字寓意深远,不但李总管掂量出其中的深意,其他围观的人也似乎明白了什么,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沐筱萝见好就收,坐回轿中回府。一干人让出了道路,看他们往四王府方向去,就有人联想起来,叫道:“原来她是四王妃沐筱萝啊!”

    沐家被灭门,沐筱萝的表现、还有事后武铭元张榜寻她、等等事迹已经让沐筱萝在百姓心中大名远扬,此时联想到太子妃和她的纠葛,众人都八卦起来。

    到底是太子妃陷害沐筱萝呢,还是沐筱萝真的偷了东西,大家的倾向都是不言而喻的,原因就是沐筱萝当众被搜众人都看到了,的确没赃物,而太子妃为什么走得那么急呢?

    众人只是想想,并没人真的敢说她偷了东西,只是日后太子妃进过的店,大家事后总会现会少了一两件东西,众人虽然敢怒不敢言,民间却传开了,这位太子妃手脚不干净,爱占小便宜……

    贺冬卉不知道就是随口一句斗气的话得罪了沐筱萝,她喜欢陷害,沐筱萝就还她陷害。当然,奉命跟着太子妃偷东西的人也奉命隔一段日子,就将偷到的东西折成银子回补给损失的店家。而这些东西,沐筱萝很大方,让人放在三王府里了。

    若大的王府多出一两件东西自然不会引起人注意,可是要是被盗的人现自己失窃之物出现在三王府,那罪名想不坐实都难,贺冬卉莫名其妙就以这样的名声走誉京城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