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64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独特的礼物

    四王府的厨房好热闹,虽然只有三个人,却将厨房弄得灯火通明,其他人等一律被勒令不准靠近厨房。  .

    沐筱萝指挥着远山打鸡蛋,和面,她想出来送给武二帝的生辰贺礼就是生日蛋糕,又经济又实惠,最重要的是,一定是武二帝从没吃过没见过的新食品。

    远山烹饪很厉害,沐筱萝一指点,他就明白要做什么了,耐心地将鸡蛋打泡,加了面和好,清波的火也烧好了。沐筱萝让原来的厨娘给他们找了一块铁板,擦洗干净后抹上油,就将面放进做好的模子里烤。

    第一个蛋糕没掌握好火候,失败了,拿出来一看,都烤糊了,皮焦黑焦黑的,香味却窜得满厨房都是。

    远山毕竟年龄还小,好奇心很强,看着被烤焦的蛋糕有点不甘心,不顾烫手就颁开,取了中间的尝了尝,一会惊喜地叫道:“二姐,好香啊!很好吃啊!”

    清波看他吃得高兴,也好奇地学他的样子弄了点放进嘴里,一嚼脆脆的,只觉异香扑鼻,她惊讶地叫道:“容妹,这就是你说的蛋糕啊?很好吃啊!我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

    沐筱萝汗颜,看着外表被烤得焦黑的蛋糕坯,已经失败的食品这两人竟然还说好吃……呃,她扶额,指挥着远山将失败的蛋糕倒了,又重新刷油烤。

    这次吸取了刚才的经验,将火弄得很小,用余温慢慢的烘烤。蛋糕还没出炉,香味就让三人都馋得直吞口水。

    沐筱萝更是,以前不是很喜欢吃蛋糕的人,闻到这香味现自己很想念蛋糕奶油吃到嘴里的香甜,最重要的是让她特别想念蛋糕的伴侣……咖啡!

    蛋糕的香甜,咖啡的微苦,两者一搭配,就是现代小资最爱的浪漫,再来点轻音乐,坐在高高的旋转餐厅里,窗明几净……怎会是这勾心斗角的异世界能相比的!

    沐筱萝有些恍惚,她真的回不去了吗?远离了现代科技文明,就这样呆在这?

    正有些寂寥地呆,窗子被人扣响了,回头一看,武铭钰站在窗前,含笑问道:“筱萝,你们在做什么吃啊,这么香……我也想吃!”

    远山就叫道:“王爷,我们在做蛋糕,还没做好呢!一会好了给你送去!”

    武铭钰没走,好奇的说:“什么蛋糕,没听说过,我可以进来看看吗?”

    清波笑道:“当然可以,规矩是给别人定的,这是王爷的家,你说要进来难道我们还敢阻拦啊!”

    武铭钰拿眼看沐筱萝,似乎沐筱萝不邀请,他是不敢进来的。

    沐筱萝一笑说:“进来吧!蛋糕一会就好了,是要送给皇上的贺礼,你先尝尝也好,不适合我们再改!”

    武铭钰就走了进来,连他的侍卫侯杰也跟了进来,好奇地站在门口探头探脑。清波给武铭钰抬了椅子,就和远山守在炉边等着蛋糕出炉。

    “明日轻狂陪你进宫。”顾擎轻声告诉沐筱萝,语气里有点忧心:“他说要和贺皇后做个了断,你劝劝他吧!他的伤还没好,进宫做这样的事很危险!”

    沐筱萝蹙眉,楚轻狂怎么没告诉她,这么大的事不该和她商量吗?

    “他是想和我们去封地,怕以后没机会回来报仇,所以才孤注一掷……”顾擎叹息,垂了眼心事重重的样子。

    沐筱萝也烦躁起来,觉得蛋糕的香味也不是那么诱人了,沉声问道:“他现在在哪?”

    “去找卫涛了,说晚点过来!让你别等他!”

    远山没看到两人深沉的样子,在那边急急叫道:“二姐,快过来看好了没有?别烤过头了!”

    沐筱萝只好先放下烦心的事,走了过去,示意远山拉开炉门,看见蛋糕已成金黄色,就让远山赶紧取了出来。

    这次除了周围太靠近壁炉烤焦外,大部分都是好的,沐筱萝很满意。毕竟不是现代的烤箱,能烤成这样已经相当不错,周围烤焦的修掉就可以了。

    让远山将蛋糕抬到桌子上,沐筱萝开始修饰蛋糕,周围的边都去掉,做成了一个寿桃的样子。

    远山和清波围在桌边,见她把修下来的蛋糕屑放在一边,远山忍不住问道:“二姐,这些还有用吗?”

    沐筱萝顺口说道:“不要了,想吃就拿吧!”

    她带头抓了一块放进嘴里,这个蛋糕没有现代的香料,用的原料都是纯天然的。面不是很精细,有点粗糙,蔗糖提炼得甜度也不够,可是土鸡蛋没有污染,那金黄色却是很正宗的,真的能吃出土鸡蛋的香味。总的来说,这个蛋糕已经比她想象中的好多了!

    见她吃,远山和清波也自然地抓了一块塞到嘴里,看见武铭钰好奇地看着他们,两人有些羞愧地指了指蛋糕,口齿不清地叫道:“王爷……你也吃!”

    沐筱萝怕顾擎拘束,亲自递了一块给他,笑道:“你尝尝看,觉得你父皇会喜欢这份贺礼吗?”

    顾擎看看被她切得一塌糊涂的蛋糕,不敢苟同,这样的贺礼能拿得出手吗?虽然这样想,还是礼貌地接过,看着色香味俱,不知道吃起来是不是真的好吃啊!

    似乎看出他的担心,沐筱萝安抚他说:“你别以为我这样就送了,这只是第二道工序,等我给它抹上果酱,穿好衣服,保证你认不出它来……你就放心吧,明天一定不会给你丢脸的!”

    “果酱又是什么?”顾擎好奇地问道。

    沐筱萝指了指一旁熬好的果酱,说:“几种水果熬成的……这时节就只能凑合一下了!等去封地我们养一条牛,弄点牛奶做出奶油来,抹上去就更可口了!”

    “什么是奶油?”这次轮到远山好奇了,沐筱萝就一边修饰,一边给他讲奶油的制作过程,等讲完了,现三个人都呆呆地看着她。

    沐筱萝一愣,下意识地心虚起来:“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清波自然地说:“容妹,你真厉害,小小年纪知道的东西这么多!”

    沐筱萝脑子一转,笑道:“我知道什么啊,都是我爷爷给我讲的!他老人家出去游历了很多地方,这是他去到一个叫欧洲的地方,人家教给他的!”

    沐筱萝说谎说的脸红心跳,还好油灯不是很亮,三人看不出她的窘样,就被她蒙过去了。

    远山羡慕地说:“等有机会我也去到处游历,看看外面的世界去!”

    “外面的世界很大的,我爷爷说外面有很大很大的海,还有一望无际的沙漠……”

    沐筱萝找到了方法,以后只要露出怪异,都可以推在老侯爷身上,这样谁也不会怀疑她来路异常了。

    蛋糕修好,没有冰箱只能将果酱先封好放在井水里保质,明天早上做好就可以带去了。累了一天,沐筱萝是哈欠连连,收拾了一下就回房睡觉了。

    还剩下一些料,远山兴奋得觉也不睡了,将剩下的料烤成蛋糕,端去给厨娘她们吃,贿赂她们帮自己打扫厨房。

    众人都没吃过这种新奇的食物,得知是沐筱萝为武二帝庆祝生辰专门制作的,都觉得沾了武二帝的光,否则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食物。

    几个厨娘缠着远山问怎么做的,远山随便应付了一下就跑了,没有沐筱萝点头,他是不能将这种秘方随便告诉人的,他知道沐筱萝不喜欢多嘴的人,自然不会惹她不高兴。

    沐筱萝洗漱了回房睡觉,熄了灯却睡不着,想起顾擎说的话,就为楚轻狂的事烦躁起来。

    这进宫可不是在外面,如果事情败露了他们谁也别想活着出来!武铭元是什么人,贺皇后又是什么人,他平日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扮扮武铭钰没人会现破绽。可是进宫里就不一样,万一被人现他假冒,他不但报不了仇,可能连自己的命都要搭进去!

    怎么让他放弃进宫报仇的念头呢?沐筱萝一筹莫展!

    朦朦胧胧想着睡了过去,她真的累坏了,一觉就睡到了天亮,睁开眼,身旁没人,枕头什么的都没动过,楚轻狂一夜都没回来。

    沐筱萝起床梳洗,刚收拾好远山就来叫她了:“二姐,你让我准备的水果我都准备好了!我们去给蛋糕穿衣服吧!”

    清波正给沐筱萝梳头,听到叫声笑骂道:“容妹,这小子迷上了你的蛋糕,一夜没睡,等着看你怎么给它穿衣服呢!”

    地下情

    给蛋糕穿衣服就简单了,做好的果酱均匀地涂抹在蛋糕上,再将水果切成菱角围了边,一个蛋糕就做成了,唯一的遗憾是不能用奶油勾字,沐筱萝只好用水果粒拼了一个寿字在中间。

    大功告成,远山清波都很惊异,远山笑道:“这么复杂才弄出来的蛋糕,真要有钱人才吃得起,穷人哪有精力为做个蛋糕这样费事啊!”

    沐筱萝心一动,这蛋糕并不是很难做,最重要的是有适合的工具就可以成批生产了,有钱人只要有的吃,谁在乎几个银子啊!呵呵,赚的钱就可以拿去展蜀地农业了,不是多好!

    心里记下了这件事,想着等安顿好了就和远山一起研究一下怎么改进炉子。

    蛋糕包装好,大功告成,出来就见门房带了半芹巧莲葛安来报道,半芹一见面就给沐筱萝磕头,说:“四王妃,我娘让我感谢你,说你是我们家的恩人,让我好好孝顺你,不准做忘恩负义的人!我以后会好好侍候你的!”

    沐筱萝听了这话有点不安了,问道:“半芹,你和家里人说了没有,你是要和我去蜀地的,离这里有上千里路……你跟我走了,就要和家人分开了,你舍得吗?”

    半芹抬了眼,眼睛有些红红的,说:“四王妃,我如果说舍得,那一定是假的!可是我娘说了,我就算留在京城,也是给人做下人的命,跟了坏主子的话还不定怎么样!王妃你心地善良,又给我这么高的月俸,一定是个好主子……”

    巧莲插嘴笑道:“她娘说让她好好侍奉王妃,攒点钱,等过两年在蜀地求王妃给说个好亲事嫁个好人,她娘就放心了!”

    半芹就红了脸,瞪了巧莲一眼,笑道:“你心里不也这样想啊!跟了王妃总比受你两个嫂子的气好。”

    巧莲爹娘早死,一直是跟着两个哥哥长大,哥哥们没娶媳妇时都拿她当宝,可是娶了媳妇后巧莲就受气了。两个嫂嫂说巧莲吃白食,让她出去做工不说,回到家还要做这做那。巧莲哥哥看不过眼,说两句嫂嫂就不干了,经常为这事吵架,巧莲懂事,就拼命地干活,吃的又不好,才十四岁的身体又瘦又小,看上去很可怜。

    这次一说要和四王妃去蜀地,又拿了那么高的月俸,巧莲丝毫没犹豫就决定跟沐筱萝走了。回去和两个哥哥一说,两个哥哥虽然舍不得,也觉得是她的出路,就放手了。巧莲将沐筱萝给的安家费悄悄给了两个哥哥,让他们留着自己防身,她就收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一早就来投奔沐筱萝了。

    古时女儿不值钱,半芹爹娘有了救命的钱就不管半芹的死活了,沐筱萝替半芹有些心酸,知道自己的确是她最好的选择也就不劝她了,让清波安排她们,自己就留下葛安说话。

    葛安跑镖好多年,蜀地也去过,沐筱萝和他谈了半天,主要就是了解蜀地的农户,还有种植等事务。

    所幸葛安虽然是个镖师,也不是没有头脑的人,说起来头头是道,条理分明。他不但清楚当地官府的作为,对蜀地的诸侯也有一些了解,沐筱萝和他聊得投机,都忘了时间。

    还是清波进来禀告,说王爷派人来请她了,准备进宫了,沐筱萝才想起还没见到楚轻狂呢!

    匆匆换了衣服,沐筱萝只带了清波就出来找楚轻狂。来到前殿,只看见武铭钰穿了王袍,正悠闲地喝茶,看见她进来,他就迎了上来。

    沐筱萝从眼神里就看出他是楚轻狂,瞪了他一眼,当了众人,也不好指责他。

    楚轻狂似乎怕她生气,笑了笑说:“容儿,给你介绍个朋友……卫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