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64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9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沐筱萝转眼,就看到一个侍卫上前一步,冲她和善地露出笑脸,这男人身姿挺拔,浓眉方脸,看上去很有正气感。 .沐筱萝又看了看其他侍卫,现除了几个常跟着顾擎的,其他的都是生面孔。

    她心知他们是做好进宫的准备了,此时再劝楚轻狂,也来不及了,索性不碰这个钉子,进宫看情况再说吧!

    这是沐筱萝第二次进宫,和上次相比,这次自然多了,也不知道是因为有楚轻狂陪着,还是身份不同了,反正再看到皇宫,她已经失去了上次类似景仰的欣赏。

    在殿门口,楚轻狂将她抱下轮椅时,她看到了楚玉,他站在台阶下看着他们,眼睛里复杂的矛盾让沐筱萝的心颤了颤,这个小孩是真的用心喜欢着她啊!

    他的喜欢虽然让她无法接受,可是那也是一颗赤子之心,不容亵渎啊!

    想着此次分开或者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沐筱萝叹息了一声,冲他笑了笑,先招呼道:“五殿下,好久不见啊!”

    楚轻狂敏感地抬起头,看到楚玉迟疑了一下,慢慢走了过来。

    “四皇兄……蓉……四皇嫂!”楚玉咬了咬下唇,艰难地叫道。

    楚轻狂看他眼里堆满了痛苦,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了。作为楚轻狂,他当然懂楚玉的心,不是一次两次听他酒醉唤着沐筱萝的名字,也不是一次两次听他诉说对沐筱萝的喜欢。

    筱萝的勇敢……筱萝的倔强……筱萝对武铭元的痴心……等等关于沐筱萝的过往这一刻都被楚玉的出现唤醒了,楚轻狂这才现,他对沐筱萝的了解已经过了自己的想象,他根本分不清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还是因为这个女人早在心中,喜欢她只是顺其自然的事!

    武铭元,武铭正,楚玉……他们都喜欢沐筱萝,可是只有自己得到了她……

    一时,楚轻狂觉得自己何其幸运,就算为了她,不做皇子又怎么样,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就算浪迹天涯也值得!

    “四皇兄,你们什么时候启程?”有些拘束,楚玉想法找话题。

    “过两天就走了……你呢?”楚轻狂有些替楚玉担忧,他去的江南是楚云安的天下,他如果去也只是个傀儡了,真正的命脉都掌握在楚云安手中,他该不该帮帮他呢?

    “我明天就启程了,东西都收拾好了,只等今天给父皇庆祝了生辰,明天一早就上路!”

    楚玉强笑道:“我们这次分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等下说离别的话扫大家的兴,我就先和你们说了吧!你们……都保重啊!有空来看看我……”

    “那是一定的,我很喜欢江南,等安顿好了,会去看你的!”

    楚轻狂想了想,伸手抱了抱他的肩,笑道:“我们是兄弟啊……不管分开多远,一辈子都是兄弟!”

    沐筱萝感动地看看楚轻狂,很难得他没有怨气,能公正地看待自己和楚玉的关系。父母有错,楚玉无辜啊!只是楚轻狂将他当兄弟,他日楚玉要是知道楚轻狂要杀了他母亲贺皇后报仇,不知道他心里还能接受这个‘哥哥’吗?

    一时只觉得命运弄人,权利也害人,没有争宠抢权,哪里有这样的兄弟反目啊!

    楚玉似乎感受到了楚轻狂诚挚的兄弟之情,取笑道:“四皇兄今日变了个人似的,以前觉得你很冷漠,我都不敢靠近你……是不是因为娶了皇嫂的原因啊?呵呵,你可要好好对她啊,别欺负她,否则我饶不了你!”

    “我怎么舍得欺负她!”楚轻狂只能将这话在心里说说,他现在的身份是武铭钰,他不想给众人造成武铭钰很喜欢沐筱萝的印象,这不利于日后的展。

    所以他只是笑了笑,没做出任何保证。沐筱萝虽然理解他不能保证的原因,可心里还是稍稍有点失落,这就是地下情的弊端啊,什么都不能光明正大!嘿嘿,她就搞不懂现代那些做小蜜的,不能见光的感情还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地去做,就不怕时间长了心里扭曲吗?

    没有得到楚轻狂的保证,让楚玉有些失望,他同情地看了看沐筱萝还有她的轮椅,没有掩饰眼里的担忧。

    沐筱萝不想他乱想,就笑道:“五殿下,我们进去吧,别让大家等。”

    楚玉和楚轻狂就一人伸了一只手,将沐筱萝的轮椅抬过了门槛,几人刚进去,后面太监就通传道:“太子殿下驾到……”

    沐筱萝下意识地回头,就见武铭元,贺冬卉带领着众属下浩浩汤汤地过来了……

    知己

    贺冬卉再次怀孕,最高兴的人要数贺皇后了,大儿子熬成了太子,自己多年的心愿也了结了,剩下的就是等着武二帝归西,自己就变成了皇太后。所以一见贺冬卉来,就喜滋滋地迎了上来,拉了贺冬卉就坐在了自己身边问长问短,对沐筱萝则视而不见。

    楚轻狂被她的态度弄得火起,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好作,就推了沐筱萝坐在自己身边,听武二帝唠叨。

    除了武铭元,三个皇子不日都要离开京城了,武二帝有些伤感,这个寿宴就少了喜庆的气氛,多了一些离愁笼罩在大殿中。

    楚玉最小,武二帝此时不是皇上,更像一个父亲了,频频叮嘱他去了封地别任性,要多听谋士的意见,把江南治理好。

    武铭正一向沉稳,武二帝对他颇为放心,随便交待了几句就转向了楚轻狂。

    如此近的距离,楚轻狂就现武二帝看他的眼神与众不同,那里面含着矛盾,慈爱和一种无法用言语说明的内疚感,这种内疚感让楚轻狂有种异样的感觉,一时忘了自己假扮的身份,似乎自己就是四皇子,正在和他进行最基本的父子间的交流……

    “钰儿……你身体不好,到那边要自己保重啊!”

    武二帝把万千的关怀化为一句最普通的话:“父皇给你准备了一些药材,回头让公公给你送到府上去,以后缺什么来信告诉父皇,父皇会让人送去给你的!”

    “谢谢父皇!”楚轻狂有些苦涩地道谢,看他衰弱的样子,对他的恨意莫名地淡了些。

    “四王妃……以后钰儿就交给你照顾了!”武二帝有些矛盾地转向沐筱萝,看了半天才勉强地说道。

    沐筱萝微微一笑,含蓄地点点头,她看出武二帝并不是很喜欢她,正好,她也不喜欢他,互抵了。

    礼官进来,说时辰到了,众人起身先去天地牌前祭祀,烧了纸钱才回到御膳房用膳。

    几个女人在下,男人们以武二帝为主分两边坐下。沐筱萝和贺冬卉不对盘,话都没说上几句,低了头悄悄用膳。

    清波第一次进宫,虽然事先武铭钰已经让人教了她宫中的礼仪,她还是有些紧张,站在沐筱萝后面,头都不敢抬,更不要说看贺皇后了。

    贺皇后将她的神情都看在眼中,轻蔑地说:“沐王妃,现在你是王妃了,以后到蜀地拿出点时间调教一下奴婢,别去到哪里连规矩都不懂,让人见笑!”

    “哦,谢娘娘指点!”沐筱萝答应着,脸上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气得贺皇后冲贺冬卉低声鄙视道:“奴才这样,主子也这样,真是没教养!”

    贺冬卉看看沐筱萝,劝道:“娘娘,筱萝还小,等自己当家做主了她就会长大了!”

    贺皇后笑了,满意地看看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说:“还是你懂事,真高兴当初元儿看中的是你!”

    沐筱萝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就在心中冷笑了一声,当初?哼,那是过去式了,武铭元现在喜欢谁还不知道呢!

    似乎感应到她心里想的是什么,武铭元的目光就看了过来……

    今天的沐筱萝穿了一袭红色的衣裙,是楚轻狂当初为她置办的,托人送了过来。衣服裙子的用料都是上等的丝料,颜色又正气,重要的是袖口领口的绣花都是出自名家之受,连清波看见了都惊讶万分,说就这绣工就值一百两银子。

    红色衬得沐筱萝肤色白皙,水嫩得让人见了就想咬一口,武铭元想不注意都难。他在心里暗暗想,奇怪啊,以前没觉得沐筱萝美,分开了却觉得她一天比一天漂亮,每一次见似乎都有新的现,就像一幅画,合上了还觉得回味无穷。

    武铭元在她的另一边,她转头时总能看到她脸颊上小小的酒窝,盛了浅浅的笑意,这笑意弄得他心痒痒的,好想在她脸上咬一口。

    当了众人,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就这样偷偷看了,更觉得不过瘾……脸色慢慢就阴沉了,看武铭钰越看越不顺眼,这病秧子胆子太大了,竟然和他抢女人,活够了吗?

    知夫莫如妻,那边的贺冬卉表面风光,心里其实是苦涩的。自大夫说她怀孕后武铭元就借口胎儿的安没碰过她,每天不是留宿在亦巧那就是别的小妾房中,连和她用膳都很难得,搞得她就像守活寡一样,天天呆在王府中却见不到武铭元的身影。

    这次孕吐还很厉害,才一个月就让她瘦了一大圈,吃不下心情又不好,让她看谁都不顺眼,连贴身的丫鬟连梅都被她无缘无故打了几次。

    这样的烦恼还找不到人诉说,从前的姐妹都羡慕她做了太子妃,她要是一提武铭元对她不好,那些姐妹就骂她身在福中不知福,此时见武铭元频频看沐筱萝,明显对她还没有忘情的样子,贺冬卉心情能好才怪!

    贺冬卉自持知书达理,温柔贤惠,当众吃醋乱脾气的事她是永远都不会做的,眼一转,就将注意力转到了沐筱萝身上,温柔地问道:“筱萝,刚才听刘公公说你给父皇的生辰礼物是吃的,叫什么蛋糕?是什么东西啊?可以拿上来我们也吃点吗?”

    不提蛋糕还好,一提沐筱萝就气不打一处来。那刘公公估计收礼收多了,一听是吃的,那脸色就人不是人,鬼不似鬼的,似乎宫中什么没有,她送的吃的哪能和宫中相比,满脸的麻子只差部堆成轻视两个字。

    顾擎似乎早料到这样的结果,让侯杰另外带了一件礼物,竟然是镶满了宝石的珊瑚,拿出来刘公公才换了笑脸接了。

    沐筱萝一看气死,自己想着替顾擎省钱,他倒好,竟然这般破费,好,以后她不管了,他们爱怎么花钱都好,反正又不是花她的钱!

    此时一听贺冬卉提蛋糕的事,沐筱萝就知道她没安好心,一定是想众人笑她寒酸吧!

    沐筱萝是什么人,怎会不了解她,眼一转,决定为自己的蛋糕正名,她以后还想靠蛋糕财呢,不征服这些皇家叼嘴,她怎么征服别人啊!

    当下也不计较和贺冬卉的恩怨了,顺了她的话说道:“我正有此意呢!这蛋糕可是我特意做了给父皇生辰吃的,不但有祝福的意思在里面,吃了这蛋糕还能提神醒脑,强筋健骨,延年益寿呢!”

    “刘公公,麻烦你把我的蛋糕抬上来,再给我拿几个碟子过来!”沐筱萝指挥武二帝身边的刘公公去抬蛋糕。

    那刘公公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他又不是做杂事的太监,竟然被沐筱萝命令去抬蛋糕……虽然没多重,可是身份不一样啊!

    一看武二帝,被沐筱萝一番话提起了兴,好奇地问道:“蛋糕是什么食物啊?朕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他的眼睛扫过几个皇子,其他皇子都一致摇头:“我们也没听说过!”

    刘公公一听这话,自觉地去抬蛋糕了,有眼色是他能做到太监总管之职的最大优点,众人都表现出好奇之心了,他还用人提点也不用混了。

    “小心点!”清波也跟了去,指点着说:“王妃说歪了碰坏了就没了吃相!”

    刘公公暗地磨牙,诅咒这不起眼的丫鬟,他一个总管公公,还要被人指挥怎么做事吗?

    小心翼翼抬了蛋糕过来,沐筱萝叫道:“来,放我这吧!”她可没忘记上次的教训,不敢再假手于人。

    “夫君,过来帮帮我!”她自然地叫楚轻狂,楚轻狂听见,眼里就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起身走了过来。

    “容儿,要我帮什么忙?”楚轻狂低头问道,然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以后只要我们两个在,你都要这样叫我……这称呼,我喜欢呢!”

    沐筱萝看看他,他眼中闪着调皮的光芒,让她忍不住猜面具后面的他,指不定笑得多开心呢!

    “帮我打开,小心点,别碰坏了……”沐筱萝指挥着他打开盒子,露出了寿桃一样的蛋糕,上面镶了水果粒,看上去食色味极佳。

    “这就是……蛋糕?”楚轻狂手指上抹到了果酱,好奇地伸进口中舔了舔。

    沐筱萝一时只觉得他这动作可爱死了,虽然顶了武铭钰的脸,可是也只有楚轻狂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她恨不能此时看到真正的他……

    “好吃吗?”她的眼中已经看不到别人,像献宝的人,只等着碰到能欣赏宝物的知己,温柔地看着楚轻狂……

    进退不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