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64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2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贺皇后率众人来到了武二帝的寝宫,还在远处就听到了琵琶声,她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没让人通报,径直就闯了进去。.

    大殿里,只见武二帝斜靠在卧榻之上,眼神迷离地看着坐在身边弹琵琶的女人……芮妃。

    而芮妃边弹琵琶边给武二帝抛着媚眼,身上的纱衣都滑落了半边,露出里面翠绿色的小衫。

    贺皇后一看,气不打一处来,这妖媚女是越来越放肆了,竟敢背着她来讨好武二帝。她冲自己的宫女翠儿一使眼色,翠儿就大声叫起来:“皇后娘娘驾到!”

    叫声打断了芮妃的琴音,她抬头,看到气势汹汹的贺皇后,顿时吓得跪倒在地,恭迎贺皇后驾到。

    武二帝却动也没动,抬了抬眼有些不悦地蹙眉说:“你来就来了,何苦打断这琴音呢!朕已经许久没听到如此悦耳的琴音了,今日有点兴致,现在都被你破坏了!”

    贺皇后笑道:“臣妾也是听说芮妹妹在你这弹琵琶,就过来凑凑热闹,怎么就变成破坏你的兴致呢!陛下要听琵琶……正好臣妾也许久没弹了,不如当赔罪,给陛下献上一曲好不好?”

    芮妃识地递上自己手中的琵琶,陪笑道:“皇后姐姐不嫌弃的话就用妹妹的琵琶吧!”

    贺皇后冷冷看了她一眼,一语双关地说:“我还是用自己的吧,自己的顺手,别人的再好也不是自己的!”

    芮妃讪讪地退后,有些纠结地看了看武二帝,武二帝似乎没注意到她们之间的暗流,见贺皇后真带了琵琶来,就来了兴致,笑道:“那就来一曲《出水莲》吧!”

    贺皇后是琵琶高手,大部分是苦练出来的。当年得知太子喜欢琵琶,她被家人逼着苦练琵琶,弹到一看见琵琶就想吐的境界!等凭借琵琶获得武二帝的欢心后,她很长时间都没弄过琵琶,偶尔才在武二帝的要求下奏上那么一曲。芮妃想走她的路获取武二帝的欢心,还要看她同意不同意呢!

    出水莲》她记不清自己弹过了多少次,这是武二帝最喜欢的曲子,也是贺皇后最恨的曲子。因为每次弹这曲子,武二帝就会很失常,看她的眼神空洞而飘渺,她知道他透过她在怀念另一个女人……

    她恨透了这种被人当做替身的感觉,如果对方活生生的站在眼前,她还可以知道自己输在什么地方,怕的就是知道有对手,却没有拼搏的地方。

    莞尔一笑,她娇声说:“陛下,《出水莲》听了多少次了,没什么新意了!今日陛下生辰,臣妾就给你弹奏一曲新学的《长相依》吧,陛下一定会喜欢的!”

    翠儿赶紧取了琵琶双手呈了上来,贺皇后眼角冷冷一扫,芮妃打了个冷战,本来就应该识退下了,无奈她有事情要求武二帝,这样退下非常不甘心。

    她纠结了一会,心想难得武二帝今日心情好,改日就没这样的良机了,索性心一狠,装作没看见贺皇后的暗示,笑道:“难得听姐姐的琴音,小妹也学习下吧!陛下,妾身跟王御医新学了一套按摩的手法,不如我们边按摩边欣赏姐姐的琴音吧!”

    她的手试探地放在武二帝腿上,看到武二帝没反对,就放心地轻按起来。

    贺皇后看她的眼神就起了杀意,这么没眼色的女人还想在宫中呆下去吗?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啊!特意赶过来就是想阻止武二帝一时头昏,被她狐媚了答应她坏了自己儿子的大事。

    这事又要从盐道说起了,掌管盐道的郭家随大皇子一倒,多少人就窥伺着这块肥肉。贺皇后早想了很久了,无奈武二帝死死攥着,任她想尽办法他也不松开,逼急了就冷冷抛了一句话出来:“做人要知足,你贺家采矿丝绸都拿在手上了,也该给别人一条活路啊!”

    一句话把贺皇后差点噎死,她娘家是富了,那又怎么样,她的儿子不是姓武吗?她不帮他们争还帮谁争啊!

    话虽然这样说,贺皇后还是知道武二帝的心思的,自己娘家已经成了武二帝的心病了。郭家倒了,武氏的财权很多都落在了贺家手上,虽然是自己的娘家,她也不敢完放心。

    她就武铭元和楚玉两个儿子,武铭元手指被斩断了,楚玉根本不能指望他成什么大器。而自己的几个哥哥,养的儿子这些年来托她的关系已经在朝中或者军中担任了不同的官职。他们要和自己一条心呢,什么都好说,可是如果他们不满足于一人之下呢?

    所以贺皇后本身也很纠结,一方面希望自己娘家很强大,可以做自己母子的靠山;一方面她也害怕给了贺家更多的权力后,武铭元做了皇上反而要受制别人。

    人都是贪婪的,贺皇后自己拿不到的东西,她也不允许落到别人手中,所以对芮妃竟然敢为自己的娘家起了这样贪婪的念头,她怎么能容忍呢!

    阴森地扫了一眼芮妃,贺皇后暗暗咒骂,为什么武二帝不学天帝一样,赐个随葬的荣耀给芮妃呢!嘿嘿,他不赐她来赐吧!你们就尽管恩爱吧……有你哭的时候!

    贺皇后在椅子上坐舒服了,纤长的手指轻轻一挥,一串清脆的乐声便如珠玉流淌,溪水欢畅般叮叮当当响起来。

    芮妃看她娴熟的指法,高明的技巧上下翻飞着纤白如玉的手指,再看武二帝听得如痴如醉,她暗暗心惊,都说贺皇后对付皇上有一套,今日长见识了,人家不但有一套,还真的有实力啊!

    一曲终了,贺皇后得意地冲芮妃扬了扬眉,装作羞怯地说:“陛下,臣妾许久没弹,手法有点生疏,献丑了!”

    武二帝还没答话,就听到有人幽幽地轻笑道:“既然是献丑,那以后就别弹了!”

    武二帝顿时睁开了眼睛,这带了江南吴侬软语的笑声决不是贺皇后和芮妃的,寝宫里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一个女子啊!

    睁开眼,看见贺皇后和芮妃也是面面相窥,其他的宫女惊恐地抬头四处张望,近似都不知道这声音从何而来……

    “出水莲花比性灵,三生尘梦一时醒……”

    那声音轻柔地念了这句诗词后长长地叹了一声。

    那轻轻的‘哎’字如一只小手,揉得武二帝的心都碎了,眼眶莫名地潮湿起来,坐起身迷茫地四处看。

    琵琶声响起来,空灵的琴声中武二帝仿佛真的看到一朵芙蓉如一位清纯的少女,慢慢露出水面。她羞涩地探了下头,看到清新碧绿的荷叶上露珠在轻盈跃动,莞尔一笑,清香四溢,然后忘情绽放……

    这曲子比贺皇后的演奏手法更高明,连接的强度温婉而温和,就像琴音中的女子一样,自始至终带着淡淡的忧伤,让人似乎感受到了那女子的伤心,也跟着黯然神伤……

    一曲将终,众人都听到如痴如醉,贺皇后是唯一还保留清醒的人,她四处看,都不知道琴音是从哪传来的,这让她毛骨悚然,越听越害怕,到最后忍不住叫起来:“来人,有鬼啊……抓鬼……”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武二帝腾地窜了起来,一个巴掌就将她打倒在地上,他狠狠地骂道:“闭嘴!别打扰朕听琴……”

    贺皇后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惊呆了,捂着脸委屈地流泪,却真的不敢再出声,悄悄看着明显失常的武二帝对着寝宫穹顶无言地张开了手……

    那琴音低低转转,起起落落后嘎然而止,寝宫里寂静一片,没人敢出声,怕打扰了武二帝回味琴音。

    芮妃悄悄看看瘫坐在地上的贺皇后,目光再落在武二帝脸上时,她呆住了,只见他脸上有水光反射,竟然是一脸的泪……

    芮妃吓得赶紧伏下了头,心跳得飞快,后悔了,一种不祥之感笼罩在她心上,让她害怕将要生的一切。

    寂静,令人难以忍受的煎熬,在琴音消失后一直持续着。武二帝终于开口,颤巍巍的声音柔声唤道:“清儿……是你吗?是你来看我了吗?”

    凄凉的呼唤让贺皇后睁大了眼,嫁给了这个男人大半生了,几时听过他如此小心翼翼的声音啊?原来不是没有温柔,只是这温柔只给特殊的人……她们都不是他珍爱的她!

    咳咳,流年不利,又生病了,喉咙化脓,还烧……忙着打针、上班,亲们的留言也顾不上回,在此诚恳地说声对不起,你们的关注我都能看见的,感谢亲们的支持,月票啥的俺都不要了,继续支持就好o(n_n)o谢谢!

    天地不容

    “清儿……是你吗?你出来见见我啊……”武二帝向空中伸着手,泪流满面地轻唤道,好害怕刚才的琴音只是幻听,他喜欢的那人根本就没出现过。

    “清儿……”这称呼落在贺皇后耳朵里,觉得异常的刺耳,当年的事她虽然不是很清楚,可是也听别人私下议论过,太子和天帝的妃子有私情。她当时听了并不以为然,那些妃子都随天帝殉葬了,就算真有其事也掀不了什么风浪,所以就没放在心上。

    原来的皇后娘娘生了大皇子后,身体一直不好,贺皇后并没有把她当成对手,可是邵妃进宫后,她现自己遇到了对手。

    原因起于一个娘家的奶妈,原来是宫中的宫女,岁数大了就被放出宫去嫁了人。贺皇后生武铭元时大出血,没奶,家人就给她找了这个宫女进来帮她带孩子。

    这一来二去,宫女无意中就撞见了邵妃,惊慌地回来禀告,说看到清妃的魂了。贺小玉一问之下才知道邵妃竟然酷似当年的清妃,这才明白为什么武二帝对她宠爱有加,自从她进宫后就冷落了其他妃子。

    等皇后娘娘没了,宫中传出武二帝要立邵妃为后的事,贺小玉就知道她再不出手,这辈子就没有出头之日了!

    陷害很简单,单纯的邵妃根本不懂皇宫里的尔欺我诈,傻傻地轻信了去传话的人……就这样捉奸成双!邵妃被打入冷宫,直到一把火吞噬了冷宫……

    虽然事后现了尸体,贺小玉却放不下心来,总觉得这火烧得蹊跷。也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女人的自觉,她总觉得邵妃没死。

    她让亲信去江南调查,现邵妃来历不明,据她家左邻右舍说邵妃只有一个哥哥,自搬来后就只有他们两人相依为命。

    邵妃进宫后,她哥哥就没回来过,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贺小玉就更担心了,总觉得这个哥哥和这把火很有关系,她弄不明白的是如果邵妃还活着,为什么不出现呢!只要她带着孩子出现,贺小玉相信武二帝不会真的杀了她。

    这是最像清妃的女人……很多时候贺小玉看到武二帝站在冷宫废墟前时都会冷笑,他心里其实是后悔的、也是明白的!就算当时不明白,过后也该想清楚了,邵妃那样单纯的女人,她怎么有胆子和侍卫私通呢!

    贺小玉冷笑是因为很好奇,武二帝是因为邵妃像清妃喜欢上她,还是在一起的日子久了,真的喜欢上那个傻丫头……

    除了武二帝,谁也不知道这答案!

    此时见武二帝只听一个声音就失魂落魄的样子,贺小玉气愤之余也有些好奇,世间真的有鬼魂吗?清妃如果现身,又是什么样的?

    “清儿……”武二帝的唤叫得不到回应,那伤心就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我知道是你来了,你为什么不愿见我呢?难道是我惹你生气了?”

    寂静,半响传出一声琵琶的轻响,伴随着一声叹息:“每个人都是我……你又何必执着呢!”

    武二帝心头的秘密被一语戳中,最后一丝怀疑都消失了,喜极:“清儿,真的是你啊……你还是舍不得抛下我,来看我了吗?”

    他在寝宫里狂奔,四下寻找着:“清儿,你在哪里啊?出来啊!”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那声音飘飘忽忽,似乎在头顶,又似乎每个角落都是,弄得武二帝癫狂似地跟随着声音乱转。

    贺小玉和芮妃还有一屋宫女看得目瞪口呆,这是那个一直病恹恹的武二帝吗?这精力和平日已经判若两人。

    “清儿……我要见你……不要那么残忍,让我见见吧!”

    武二帝真的有点癫狂了,似被迷住了心窍,忘记了他们早已经阴阳相隔,以为还像以前一般,自己惹了她生气,她就躲起来不让他找到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