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65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1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顾擎不知道外人眼中的四合院是什么样的,只是感觉到老人将真实的一面呈现给他看了。  . 四合院完是一个小型的宫殿格局,一路的摆设丝毫不亚于皇家,顾擎甚至觉得那张普普通通的桌子,也是一种古董。

    这个四合院完是用银子堆起来的,他看到满墙的古画时这样想到。

    “跟我来!”老人见他站着不动,不耐烦地开口道。顾擎才现他站在了一扇门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走过去,就见老人伸手,说道:“拿来!”

    “什么?”顾擎迷惑的问道。

    他的答案一出,老人本来昏暗的眼睛瞬间射出了凌厉的视线,紧紧盯在顾擎脸上,那眼神锋利如刀,让顾擎有一瞬间错觉,老人会用这眼刀将自己的脸划开,看看藏在下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灵魂。

    “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是刘公公给了我这个地址,他什么都没有说!”

    顾擎退后两步,才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庆幸的是这话让老人眼神缓和了不少,那眼睛中的厉芒收敛了,沙哑的声音终于问道:“你是谁?宫里生了什么事?”

    顾擎没有选择,直接将自己的身份和皇宫中自己所知道的事都告诉了老人,老人听后面无表情,动也不动地坐着。

    顾擎只能从他眼中神采的不断变化窥探出老人的思想在激烈运转着,却不知道老人到底在想什么,就在他等得有些心焦时,老人才叹息地说道:“他让你送来的信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你就听他的话放心去吧!路上我会找人照应你们的,到了封地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顾擎听出了端倪,试探地说:“老伯,恕小侄愚昧……您能再指点指点吗?”

    他这一声小侄让本来平静的老人身体激烈地颤抖起来,看着他半天才颤巍巍地说:“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顾擎愕然,不知道这老人怎么看出来自己易了容,不过他还是听话地擦去伪装,将一张脸呈现给了老人……

    老人认真端详着,目光也急地变化着,半响轻声叹了口气:“你像她多了点……福气终是薄了,难怪他没没有对你委以重任……”

    鱼和鹰的爱情

    老人的话让顾擎莫名其妙,呆呆地看着老人。

    似乎是他的脸还有那声小侄激了老人的善心,老人眼中多了些柔和,指了指刚才门的方向,对顾擎说:“你可知道刚才我和你要的东西是什么吗?”

    顾擎茫然地摇摇头,眼睛顺着他的手指看向那扇门时,又睁大了,那里哪有一扇门,分明是一堵墙而已。

    “他如果对你委以重任,就会将打开门的东西交给你!”老人怜悯地说着,带着他走了出去,顾擎遗憾地看了看那堵墙,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也有些恍然,觉得自己猜到了贺皇后为什么要搜查他的原因,估计也是在找那东西吧!

    “离开这里,就忘了我和这地方,当你从来没来过!”老人慈悲地看看他,叹息道:“你父皇不是放逐你,他为你做的安排是最好的……身为一国之君……他只能做到这样!”

    “嗯!”顾擎默默离开了,回去的路上终于想明白自己只是武二帝的传信人,那神秘的老人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是什么人!

    可是他却知道,皇宫的平静不会持续很久,武二帝埋下的这颗棋子在出现前谁也不会知道他有什么用,可是一旦启用,那效果应该是所有人都难以预料到的。

    顾擎要做的就是在不知道是好是坏的爆前,明哲保身,先远离危险地,静观其变。

    回去和沐筱萝一说,两人都有些感叹皇室的错综复杂,也感叹武二帝的老奸巨猾。皇帝真不是谁都能做的,就这份深谋远虑,放眼几个皇子,谁也没学会武二帝的精髓!

    真要从中挑选一个做武二帝的接班人,沐筱萝倒觉得武铭正更有潜力可挖掘,他的沉稳、不显山露水的内敛让沐筱萝更看好他。这样的人于沉默中一爆,那就是天崩地裂的变化,沐筱萝觉得他最危险……

    对于袁鸣这个人,沐筱萝从第一眼看到就很满意,才从牢里出来的人,收拾干净了才来见她,极清爽的外表让沐筱萝一见就对他印象很好。

    他先感谢了沐筱萝的救命之恩,然后就提出一个条件,说:“沐王妃,我听说美凤她们也跟你去蜀地,你能不能帮我做个媒,让我娶了美凤,我们一家人以后都会感激你的!”

    沐筱萝失笑,说:“这个是条件吗?那恕我不能答应你,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勉强别人,顾嫂她不嫁给你自然有不嫁给你的理由,你让我用权势压人,那我和被你杀死的恶霸有什么区别呢?”

    袁鸣脸就涨红了,摇头说:“沐王妃,我不是这意思!我没有让你逼迫她嫁给我,我只是让你给我做个媒……我知道这要求过分了,可是我真的很喜欢美凤,美凤她……其实对我也有意思的!她只是迈不开情面……觉得再嫁……对不起妞妞似的!所以……所以我只是想沐王妃同情一下我们,帮我说服一下美凤点头!”

    他说到这里,有些愤怒地捏紧拳头,低哑地说:“我只是想有个名分,下次再有人欺负她们娘俩,有我在,多少是个震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沐筱萝懂了,思付了一会笑道:“这事不难,你交给我吧!只是要给我一点时间……你能等吗?”

    袁鸣大喜:“真的,沐王妃你真的肯帮忙?”

    沐筱萝微笑:“说服顾嫂很简单,关键是妞妞,等我和她聊聊,看看她的心思再说!你相信我的话就听我的别操之过急,慢慢来吧!”

    袁鸣急急点头:“我相信你,沐王妃,那我就拜托你了!对了,以后我就帮你做事了,沐王妃要我做些什么呢?”

    他月俸什么的都不问,让沐筱萝对他的好感又更进了一步,这样的人不是胸怀大志,就是反之也在考验她是不是值得自己效力。很好,沐筱萝就喜欢这样的挑战,比起那些温顺的人,她觉得这样的人更能为自己所用!

    东西已经精简了,带不走的就留在了王府中,反正四王府又不能卖,虽然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回来,留着也不错。武铭钰的下人愿意跟去的他欢迎,不愿去的留了两个老道点的看守王府,其他的都遣散了。

    好在武铭钰的人不算多,愿意跟去的都是他自己培养起来的人,其他的他也不强求,让江浩和侯杰打了众人,东西连夜装上马车,打算天亮就出了。

    似尘埃落定,终于要开始蜀地之行,顾擎有些感慨,夜晚睡不着,站在院中看这自己生活了许多年的王府,现自己有些恋恋不舍。

    不是舍不得这权势,而是这环境,这一草一木都是自己代替了武铭钰生活后重建的,都凝注了他的心血啊!

    顾擎慢慢在府中转悠,似乎想把王府都记在脑子里,留供日后回忆……只是还有日后吗?

    楚轻狂害楚云安损失巨大,现在楚云安连他都防上了,不但把亦巧塞给他,身边估计也安插了他的眼线,他的一举一动都要小心谨慎啊!

    不知道到了蜀地会不会好一些?顾擎希望如此,否则这一生注定了做楚云安的傀儡了,都不能为自己好好的生活!

    “咳……这么晚了,殿下还没有睡吗?”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回头一看,沐筱萝杵了拐杖站在月下。

    她的头不像一般女子梳成髻,他现她随意的时候就是扎起来,像个马尾一样甩在脑后。虽然看上去有点奇怪,可是感觉很利落。

    顾擎淡淡笑了笑:“你不也没睡吗?这么晚……还散步吗?”

    她额角隐隐有汗水,让他不能不这样想。

    “嗯,走一会!”她用拐杖支着自己的胳膊,抬手抹了抹汗,似乎无心地问道:“殿下是为了要离开伤感吗?”

    顾擎不知道她来了多久,想必注意到自己的落寞了,也不掩饰,坦白地承认:“有点,毕竟生活了这么多年,是人都有感情啊!”

    “那是……熟悉的环境离开了总会舍不得!”沐筱萝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冷冷的月光,幽幽地说道:“不过你够幸运了,你离开了一定还有机会回来!有些人,离开自己的家……却再也回不去了!”

    沐筱萝的声音也没掩饰其中的伤感,这伤感触动了顾擎的心,让他想起沐家的遭遇,不由默然了……

    沐府是她的家,可是失去了所有的亲人,那沐府还是沐府吗?家还是原来那个家吗?

    两人默默地站着,还是顾擎打破了沉默,说道:“对不起……”

    他说了一半就停住了,沐筱萝奇怪地转头问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顾擎苦笑:“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幸福就是嫁个好夫君……我不该听义父的话将你搅进这局中,弄得你现在……以后也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这残局……”

    “这事啊……”沐筱萝笑了,摇头说:“老实说我并不在意……以前那么臭的名声我不也活着吗?呵呵,最坏的结局就是再被你休一次而已,又怎么样呢!难道你会因此看不起我?”

    “我不会!”顾擎摇头,保证似地说:“轻狂也不会!”

    “那就对了……了解我的人都不会因为这样的事看不起我……那不了解我的人,也就是我不在乎的人,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们的看法呢?”

    沐筱萝意味深长地笑:“我又不是为他们活着,我管他们怎么看我!”

    顾擎咀嚼着她的话,觉得和有道理,奇怪地看看她,失笑:“三小姐,你是个奇怪的女人……你的思想和一般的女人很不一样……你总是会让我感到惊奇……哎,真羡慕轻狂,你们在一起……很般配!”

    他的声音有些苦涩,想着自己无望的爱,就有些情绪低落,他的毒一天不解,他一天都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到底是不是正常的!他是因为中了毒才会喜欢楚轻狂呢,还是他本身就有这种倾向?

    顾擎因为找不到答案而苦恼。

    沐筱萝也不知道是回答他,还是自言自语:“般配?一只鹰要在高空飞翔,一条鱼却爱上了这只鹰,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水里游,鱼追不上鹰飞翔的度,你说……它们会幸福吗?”

    管家初试

    第二天一早,众人收拾了行李就踏上了去往蜀地的路上,虽然已经精简了行李,可加上坐人的马车在内,车队还是达到了二十辆之多,浩浩汤汤字四王府往城门行去,一路上惹了不少人侧目。

    沐筱萝和清波,巧燕,半芹坐在顾擎专门为她准备的马车上,这马车很大,下面垫了许多干草,再加了三床棉絮,又柔软又减震,坐着或躺着都很舒服。

    巧燕和半芹第一次做这样的马车,兴奋得叽叽喳喳,说有钱人真好啊!

    清波对她们的兴奋笑骂道:“你们两人闹一阵就算了啊,王妃她喜欢安静,你们别吵着她!”

    两个小丫头就伸伸舌头,一起安静下来,沐筱萝微笑道:“你也别吓她们,适当的热闹一下也是好的,要不坐这么长的路,谁受得了啊?”

    半芹悄悄看看她,又羞怯又喜欢地说:“王妃,你真的是个好人……和我认识的那些小姐太太一点也不一样!”

    沐筱萝逗她:“哪不一样啊?我不也是一双眼睛一个鼻子,难不成我两双眼睛两个鼻子?”

    “哈哈……”巧燕就笑了起来,捧着肚子弯下了腰,笑道说话都不连贯了:“那……不成……妖怪了!”

    半芹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我没有……没有说你是妖怪!我是……说你……你比她们和蔼……没……没有架子!”

    清波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傻丫头,你别急!王妃逗你玩呢!”

    半芹这才释然,红着脸说:“我娘说我跟了个好主子,让我小心侍候着王妃,别惹王妃生气……王妃,半芹不懂事,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教我……骂我打我都可以,千万别赶我回去啊!”

    巧燕不屑地插嘴道:“出来了就别提你娘了,你娘你爹都只要你弟弟,她们让你侍候好王妃还不是想你多挣银子好给你弟弟娶媳妇,依我看她们都不管你,你也不用管她们了!”

    半芹急了:“我娘不是不管我,她也很辛苦的,我能为她分担点辛苦也是应该的……从小到大,她也没嫌弃我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