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2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两人吵了起来,越说越激动,沐筱萝蹙眉,清波就叫道:“都给我住嘴,刚才不是说了吗?王妃喜欢安静,你们吵什么啊?这还没出城门,就闹成这样,这一路上怎么走?再闹,两个都赶回去!”

    巧燕半芹就静了下来,可怜兮兮地看着沐筱萝,一起说:“王妃,我们不吵了,别赶我们走!”

    沐筱萝皱眉道:“你们两知道错了吗?”

    巧燕半芹点头:“王妃,我们错了!”

    “知道错在什么地方吗?”沐筱萝依靠在车壁上,认真地问道。 .

    巧燕低头:“我们不该吵架,打扰了王妃休息。”

    “你呢?”沐筱萝问半芹。

    半芹也垂了头:“我不该和巧燕姐姐吵架,她也是为了我好,我错了!”

    “还有吗?你们好好想想,你们还做错了什么?”沐筱萝耐心地拿出时间来,打算好好教教她们,这是自己以后要用的人,不能任她们自由展。

    巧燕和半芹悄悄互视了一眼,一起摇头,巧燕比较聪明,在垫子上跪了起来,认真地说:“巧燕半芹不懂规矩,还请王妃教教我们,以后一定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

    半芹也跟着跪了起来,两人都诚恳地看着沐筱萝,一副等着她赐教的样子。

    沐筱萝就坐正了,认真地说:“你们刚才错有三处,我先说,你们先听好了,说完你们不同意我们可以再讨论。”

    她竖起一根手指,说:“第一,刚才清波已经告诉你们,我喜欢安静,你们才听完不久就开始吵架,这是根本没有把清波的话听进耳中。第二,你们跟了我,你们就是我的人,这说话做事以后都会影响我!你们这样吵架,让人听到了会怎么想呢?第三,你们两是好姐妹,知道什么是好姐妹吗?就是困难的时候互相帮助,生病的时候互相照顾,有高兴的事一起分享,伤心时有人和你一起分担……你们两平日那么好,怎么因为一点意见不同就吵成这样,那要是遇到真正的困难,你们还不反目成仇吗?”

    巧燕和半芹就羞愧地低下了头,沐筱萝看见两人都掉下了泪,就放软了声音说:“姐妹不是这样做的!你们还小,不知道轻重没关系,但是从现在开始就要有这样的意识,出了城门你们就是真正的姐妹,你们的娘亲哥哥弟弟暂时都不是你们最亲的人,只有眼前的这个人和你最亲,她能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你帮助,你伤她的心就是伤害你们之间的感情,伤害自己的左膀右臂,她损你也损,你们愿意做这样的傻事吗?”

    巧燕和半芹一起摇头,巧燕哭着说:“王妃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会把半芹当自己的亲妹妹,好好照顾她的!”

    半芹也哭:“王妃,是我不懂事,惹巧燕姐姐生气,以后我不会这样做了!”

    姐妹两抽抽搭搭,怕吵到沐筱萝也不敢大声哭,彼此看看脸上都有些羞愧。

    沐筱萝拿了两块帕子递给她们,耐心地说:“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我名誉上是你们的主子,实际上我也不会把你们当外人!到蜀地别说你们人生地不熟,就连我和王爷也是没几个熟人,我们靠什么呢?还不是靠你们!只有我们大家抱成团,外人才不敢欺负我们!如果我们自己都不团结,你们说人家还会尊重我们吗?都等着看我们的笑话……那我们还能在蜀地生活吗?”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沐筱萝试图用这个例子说服两个丫头明白这个道理,只有上下一心抱成团才会不惧任何外来困难。很显然,小丫头们都听懂了,连清波都一脸若有所悟的样子。

    沐筱萝还不满足,继续说道:“我选了你们几人,并不是做丫鬟那么简单的,你们也别以为自己只会做点倒水叠被的事,如果仅仅是能做这些事的丫鬟,在我身边都不会留很长时间。你们一定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给你们那么高的月俸吧?这都是有要求的……”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们两,说道:“跟着我,只要肯努力学习,你们的月俸可以拿十两、二十两、甚至一百两……如果就满足于现状,那想做这二两银子工作的人多了是,你们觉得你们一定比别人强吗?”

    巧燕被她一番话惊呆了,半响才喜出望外地说:“王妃,我不怕辛苦,也会努力的,请你给我机会!”

    半芹有点傻气地笑:“一百两……王妃,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银子,堆在一起的话要有多高啊?”

    清波则震惊地看着沐筱萝,有些难以相信,她想做什么啊?两个丫鬟,值得她这么下本钱的引诱吗?

    她觉得,沐筱萝要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根本不知道银子的价值,一百两?就连朝中大臣估计也拿不到这么高的俸禄,要是知道一个王妃能开出这样的高薪来,估计那些大臣也不侍奉皇上了,干脆都投奔沐筱萝算了。

    当时清波以为沐筱萝是异想天开,等日后看到替沐筱萝办事的人真的拿到了一百两的俸禄后,她才知道自己当初的思想很幼稚……

    那些大臣就是想拿到这一百两的月俸估计比帮皇上还难,因为蜀地的沐王妃,她的手下不养闲人,没个真才实学,想混日子的话是绝对拿不到这一百两的。

    从二两到一百两,你有多少能力沐王妃就给你多少的俸银,简而言之,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就只能靠自己的努力获得,沐王妃只是让你现了自己的价值,用俸银肯定了你的付出。

    沐筱萝这一番话从另一个方面也告诉了两个小丫鬟,她的利益就是大家的利益,只有她们主子好了,下人才会跟着享福,否则,她们倒了,谁还能用基础的二两银子来雇她们呢!

    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好,为了大家也好,沐筱萝让她们清楚了一个道理,做事之前,先想到的是这行为是否对她们大家有害。

    先从这两个丫鬟教起,是沐筱萝觉得以后到了蜀地,她们就是她的代言人,要先帮她们树立起这种观念,她们才能潜意识地站在她的立场维护她。

    春香、向兰那等背叛她的事,她尽量避免再生,一次二次可以,多了就显得自己智商有问题了,她沐筱萝不是傻瓜,不会再让人牵着鼻子走……

    意外礼物

    这边沐筱萝等离京前往蜀地,那边楚轻狂却陷入了烦躁中。

    他本来就中了箭伤,腿上又受了剑伤,当时随便包扎了一下就急着逃避武铭元的追捕,没日没夜跑了两日就支持不住倒下了。

    一头从马上载了下去,差点被后面卫涛的马踩到,卫涛跳下马冲上去将他抱了起来,才现他身汤,脸色红,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一检查,他腿上的伤都化脓了。

    这时候再继续赶路已经不现实,卫涛只好果断地做了决定,自己留下来照顾楚轻狂,其他的人马继续往前,误导追兵。

    一个手下看卫涛手受了伤,主动提出留下来照顾楚轻狂,卫涛不放心,悄悄笑道:“没事,你们尽管去吧!我照顾不了不是还有人等着表现吗?”

    他的眼稍了稍看见楚轻狂倒地就追上来殷勤照顾楚轻狂的向兰,暧昧地笑了笑。众人了然,有六道这位女杀手在,的确不用卫老大亲自动手,众人就放心地继续赶路了。

    向兰倒也大方,遣散了自己的人,走过来和卫涛商量,说:“卫大哥,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暂时住下,先给楚公子疗伤啊?”

    两人一商量,在附近的村庄找了家独门的农户住下了,让农户对外说他们是远房的亲戚,要去京城做生意暂住几天。这里离京城已经很远,又偏僻,村里的人都很淳朴,也没人盘问他们的来历。加上向兰一身男装打扮,三人装作表兄弟,也没人怀疑他们说的是谎话。

    这家只有一对老夫妻,两个儿子吃不饱都去当兵了,留下老两口相依为命。卫涛出手大方,给了他们十两银子,让老太太去买几只鸡弄点好菜给楚轻狂补补,再买两套干净的铺盖。楚大公子享受惯了,估计不喜欢他们家一看就是黑漆漆的铺盖。

    老太太一听剩下的都是自己的,就乐颠颠地叫上老伴去买了。等换上干净的铺盖,楚轻狂也醒了,迷迷糊糊看着头顶向兰的脸,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昏昏沉沉看了一会又睡了过去。

    “楚大哥,你忍着点,我帮你疗伤!”

    卫涛手不方便,只好让向兰操作了,楚轻狂里裤上都是血迹,那晚匆匆出来也没机会换,此时和血肉都粘在了一起。

    还好卫涛刚才让老太太买铺盖时也叫老太太多买了几套换洗的衣服,此时拿出来本想自己给楚轻狂换,向兰自然地接了过去,说:“我来吧!卫大哥手不方便,先去歇着吧,弄好了我再叫你!”

    卫涛犹豫了,人家向兰明明是大姑娘,这样帮一个大男人换裤子,这说出去让人家怎么活啊!想了想说:“还是我来吧!你去外面等着,好了我叫你!”

    向兰笑道:“卫大哥迂腐了,江湖儿女还计较这些做什么,不要说这些,就说楚公子现在是我的病人,你见过大夫什么时候计较男女授受不亲的?我看你还是去外面守着,别让两位老人家闯进来惹麻烦为好!”

    他们怕两位老人家害怕,只对两位老人借口说楚轻狂感染了风寒……向兰的提议没错,卫涛只好走了出来,找两位老人话家常,好让向兰给楚轻狂疗伤。

    剑伤很长,随便包扎让有些肉都腐烂了,向兰用匕割开了楚轻狂的裤子,用刀尖剔去了腐肉,清理干净倒上金创药,才帮他包扎好。

    给楚轻狂套上干净的长裤,向兰刚才没什么感觉,现在看到修长直的腿在自己掌下火热,她心里就有了种异样的感觉。整理干净又端来热水,给楚轻狂擦干净脸,换上干净的内衫……

    看着恢复了昔日儒雅俊美的脸庞,向兰觉得脸红心跳,爱慕的人在自己面前,和自己如此近的距离是她没想过的,她的手轻轻划过他的眉,挺拔的鼻梁,最后停在他唇角边……

    紧闭的薄唇没有弧度,这让她有点怀念他的笑容,微微翘起,藏了多少的狡黠又是多少的洒脱在里面啊!

    她从没见过他这样的人,随心所欲,武功高强,带着那么点邪气,却又痴情无比……

    他被沐筱萝伤害后黯然神伤、长啸而去的样子……

    他在官兵围攻中翩若游龙的样子……邪魅的狂妄,睿智的洒脱……无一不让她着迷啊!

    如果能和这样的人相伴一生,纵横四海,仗剑天涯,该是多么的快意啊!

    向兰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心,她会努力的……一定会让他喜欢上自己!因为,比起那个对他负心,又断腿的沐筱萝,她才是最适合陪伴他的人,她相信,假以时日,他会明白这一点的!

    楚轻狂醒来,就看到向兰爬在自己床头睡着了,他蹙眉,看看屋顶和周围,才知道自己置身于何处。看看被擦干净的窗户,还有这新换的被褥,空气中隐隐的香味,他挣扎着坐了起来。

    腿重新包扎过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换了,意识到这一点,他呆住了,这一切都是向兰做的吗?

    心里茫然一片,这情是越欠越多啊!本来听了沐筱萝的话,他对向兰没有什么好感,可是这一个情一个情地欠,再讨厌人家也说不过去啊!

    动作大了点,向兰就惊醒了,看到他坐起来,就高兴地叫道:“楚大哥,你醒了?饿不饿啊,我们给你留了饭菜,我去给你热了端来。”

    她说着就起身匆匆走了出去,不一会卫涛进来了,看见他坐着就笑道:“你醒了?真好,也算对得起向兰守你一夜了!”

    楚轻狂苦笑:“她照顾我的?”一句废话,难道还是明显手都抬不起来的卫涛吗?此时他有点怀念花君子和墨鱼了,他们两在,一定知道他的心思,这卫涛……该怎么让他知道自己心中只有沐筱萝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