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0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绝世高手

    妞妞笑了:“师父,我能,我一定认真的学,请师父教我!”

    “那师父就暂时收你做徒弟吧!这一路我会慢慢考验你,如果到了蜀地你的表现好,师父就正式收你做徒弟,如果你做的不好,那我就不能收你做徒弟了!”

    沐筱萝这也算为自己找个台阶下,收徒是件大事,她可不希望自己将来教出的人丢自己的脸。.如果在现代,老师教不好学生没人说是老师的错,在古代,那可是会被人戳脊梁骨骂的……

    马车虽然垫了很厚的草,时间坐长了也受不了,到了驿站休息时,沐筱萝只觉得腰酸背痛,下了马车就只想泡个热水澡,也不知道驿站有没有这个条件。让清波去问了下,也不知道她哪来的本事,一会就给她弄来了热水,让她舒舒服服地泡了个够才觉得身上好过了些。

    穿了衣服出来,巧燕禀道:“王妃,王爷找你有事……我可以请他进来了吗?”

    沐筱萝闻到卧室还有她沐浴过的香味,请顾擎进来这气氛有点暧昧,想了想说:“还是我出去见他吧!”

    拿了一块干净的布擦了擦自己**的长,只是梳了梳就散披着走了出去,顾擎站在亭子里,负手而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俊美的脸上一片肃然。

    沐筱萝慢慢走过去,顾擎听到她拐杖的声音就转过了头,看见她还潮湿的,微笑道:“还习惯吗?前面这些路还算好走了,越往后越受罪,我真怕你受不了!”

    沐筱萝笑道:“我们两相比,应该是我怕你受不了!”

    路上,他的马车在自己的前面,她经常听到他咳嗽,心中就替他担心,这旅途劳累,他能熬到蜀地吗?

    “咳……”顾擎有些尴尬,接过巧燕手中的垫子,给沐筱萝放好,吩咐巧燕去泡壶热茶来,才坐下说:“我没什么的,老毛病了……”

    等巧燕走了,他才说道:“刚才接到信报,有轻狂他们的消息了,轻狂受了剑伤,他们是逃往了蜀地方向,我想他是想在路上和我们汇合吧!”

    “他的伤重吗?”沐筱萝蹙眉,心中闪过了一丝小人之念,他怎么会受伤的?

    她已经让向兰赶去救他了,按理时间很充裕,向兰完有时间把楚轻狂救出来……除非她等着他受伤才出手……那么他们一起逃走,她就有理由陪着他了?

    沐筱萝实在不愿把向兰想的如此有心计,可是顾擎下面的话让她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据说伤了腿……”顾擎蹙眉说:“向兰也跟他们在一起,我听说六道的人也跟着往蜀地方向去了……我还得到一个消息,沈天斌也往这个方向来,据说是追杀六道的什么护法!我现在担心的是,这会不会是武铭元的计谋,明是追杀六道的护法,暗地是对付我们?”

    沐筱萝也蹙眉,苗栗和宋闽他们难道都往蜀地去了?他们不会将蜀地变成他们决战的战场吧!

    而武铭元……沐筱萝想到荣光的暗示,就颔道:“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两人一合计,还有三天的路程就要和戚泽分道扬镳,这三天估计没什么危险,三天后就难说了。虽然有那神秘的老人许诺会护送他们,还有洪坤一路上打过招呼的保证,可是谁也不知道何时何地会生什么事,关键的时候还是只能靠自己了。

    两人商量后决定,还是兵分五路为好,第一路就让袁鸣带了美凤母女扮成经商的人押送一些行李先走,沐筱萝这样搭配是让他们几人培养一下感情。

    第二路就是葛安带着娘亲还有吕老头扮成逃难的,他们带的行李很少,却肩负了另一个重任,连路必须考察着民情还有蜀地一路土地的荒芜情况,沐筱萝私下交待葛安,连那些土著村庄势力范围都弄清楚,葛安让沐筱萝放心,一定不会让她失望。

    第三路就是远山和张清了,这一路也是沐筱萝搭配的,远山欠磨练,张清呢有前科,沐筱萝体谅他上次的贪念,这次是给他机会,也是考验了。如果能过这一关,以后她才会放心用他。

    第四路就是她和顾擎率的主流了,他们两肯定不能分开,否则就引入怀疑了。

    第五路则是江浩和清波,大部分的钱财都交给他们带的小队,他们扮成一对夫妻,弄了一副棺材,扮成千里扶丧的样子,意图借此避人耳目。

    两人商量妥当后,就分头找人谈话,大家的思想都一说就通,只有妞妞听说要离开才认的师父,瘪了嘴,一副要哭的样子,还是沐筱萝答应等到了蜀地就开始教她认字,她才高高兴兴地跟顾美凤走了。

    五路人马并不是一起分开,一天少了一点,后面跟踪的探子也没人注意,就这样蒙混过关了……

    人生就是冒险

    世间无不散的宴席,沐筱萝他们终于到了和戚泽分别的时候。

    站在分岔口,戚泽再三叮嘱沐筱萝去蜀地要注意安,要和武铭钰和睦相处,唠唠叨叨的样子让沐筱萝又好笑又有点伤感,这个大哥是真诚地关心着她啊!

    认真地点头,沐筱萝表示自己会好好听话,还说以后安顿后会去看他和义父一家。

    看着戚泽一步三回头,终于骑上马奔腾而去时,沐筱萝鼻子酸酸的,顾擎轻轻拍拍她的肩,说:“我们走吧!”

    为了相互有个照应,现在他们两都是坐同一辆马车,反正马车够宽,坐四个人绰绰有余。只是半芹和巧燕两个丫头,在顾擎面前就不敢放肆了,往日话很多,现在则变成不问不答。

    沐筱萝正好乐得安静,就和顾擎聊起来,才说了两句,就听顾擎又咳了起来,沐筱萝蹙眉,突然对顾擎招手道:“殿下,过来!”

    顾擎奇怪地扬眉,沐筱萝不容置疑地说:“过来!”

    顾擎只好移了过来,坐在她身边,巧莲和半芹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两个人埋头讲着悄悄话。

    “伸手……”沐筱萝说着就拉住他的手移向自己,感觉顾擎的手僵硬起来,她失笑解释:“我给你把把脉!”

    顾擎这才知道她的意思,叹了口气说:“没用的……我自己都是半个大夫……”

    “别说话!”沐筱萝跟吴冠子学了几天的医术,又看了许多的珍奇医书,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比顾擎强,也知道一句俗语,医者不自医。

    顾擎的脉象很虚弱,若有若无,沐筱萝暗暗心惊,这才知道他的病不是装的。不知道是因为毒素的原因还是他本身的身体如此,按顾擎身体的状况,就算毒不夺去他的生命,他的日子也没几年好活了……

    沐筱萝为他伤感起来,他活着就是一枚棋子吗?楚云安只想要他的忠诚,无视他的性命,竟然用了这样违背人性的药物,这根本就是没把他当人……

    “你在难过吗?”顾擎淡然地抽了手,轻声说:“我知道我的日子不多了……你知道就行了,别告诉轻狂!”

    沐筱萝闭了闭眼,苦涩地说:“我们不该去蜀地,我们应该改道去苗疆,为你找解药去!”

    顾擎失笑:“那还没到苗疆,我就毒身亡了,或者被他的人乱箭射死……”

    “可是……难道就这样受制于他吗?”沐筱萝不忍,生死都被那人拿捏在掌间,一个不高兴,下月的太阳就别想见到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沐筱萝有些急:“这些年你就没有想过可能会有别的方法解毒的吗?例如这个……”

    她突然想起楚轻狂给的天蝎珠,一把扯了出来拿给顾擎看,急急说道:“当初轻狂说这珠子能解毒,你可以拿去试试!”

    顾擎没接,只是看着天蝎珠问道:“轻狂送你的?”

    沐筱萝点点头,顾擎就笑道:“你留着吧!没用的……这些年来我看了许多医书,也没找到解毒的方法,因为根本不知道楚云安的药丸是用哪些毒做的。毒药一味有一味的性,分量多少都要恰到好处,否则解药也是毒药!”

    “可是……楚云安根本不可能给你们解药啊,为什么不试试呢?”沐筱萝劝他。

    顾擎摇头说:“我不是怕死……只是想让自己死的有价值一些,你的珠子只有一颗,如果能解毒,就留给轻狂吧!”

    沐筱萝顿住了,珠子的确只有一颗,如果能解毒,她是救顾擎呢?还是楚轻狂?

    救顾擎……他的日子明显所剩不多,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呢?

    那楚轻狂呢?他才是她的夫君啊,要和她一生相伴的人……

    沐筱萝突然有点理解楚轻狂当初的选择了,水佩对他才是最亲的人,两相比较,自是选择份量重的人。

    车队和戚泽分开了两天后都平静无波,除了两队商人打扮的人马,一路上他们遇到的都是些零零散散的难民,拖儿带女的,也不知道要去往何处。

    顾擎派人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们是略阳、天水等六郡百姓,因自然灾害,还有谷梁国的动乱影响才背井离乡,外出讨生路。

    这些难民只是探路的,还有许多持观望态度,留在家乡等着朝廷的救济。

    沐筱萝听了苦笑,朝中都还动荡不安,怎么可能想到救济他们啊!她想到蜀地缺少百姓种田,就让顾擎去游说他们,愿意跟他们去蜀地的,都盘缠提供吃住。

    那些难民一听有银子拿,就蜂拥过来,侯杰怕出事,就让士兵们拦住了他们,让他们选两个人出来代表他们。

    那些难民在士兵的强势下,选了两个代表过来。他们是兄弟两人,哥哥赵东弟弟赵轩,田被毁了,住的地方三天两头被谷梁国的士兵骚.扰,不但把粮食抢光,就连家中养的一只母鸡都没能幸免,活不下去就带着自己的老娘离开了家乡。

    两兄弟身材魁梧,流浪的途中没少帮助灾民,所以那些灾民们很相信他们,一致推两人做代表。

    赵东开始看到沐筱萝,脸上并没有什么尊敬之色,没礼貌地问道:“你就是他们说的沐王妃?是你说要给我们银子的吗?你有什么目的?”

    赵轩则叫道:“我们不会当兵的,你别想打我们的主意!”

    沐筱萝失笑,一时也没空问他为什么怕当兵,直接冲赵东说:“你们是想继续流浪呢?还是找一个地方住下来,有田种,有粮吃?”

    赵东没好气地说:“你这不是问的废话吗?谁不想有个地方好好住着,吃饱住好啊?”

    “大胆……怎么对我们王妃说话的!”侯杰瞪了他一眼,赵东也无所谓地回瞪了一眼,侯杰刚要火,被沐筱萝止住了。

    沐筱萝冲赵东说道:“我需要一批人帮我种田,你能说服他们跟我走吗?我给你们每人一两银子做盘缠,到蜀地每人可以再领二两银子安家。”

    听了她的话,赵轩眼睛睁大了,赵东则狐疑地看看她,冷笑道:“三两银子就想买我们做下人吗?老子不干!”

    “你是谁老子?怎么说话的!”侯杰又吼了他一声。

    沐筱萝摆摆手,说:“我还没说完呢!给我种田两种方式你们可以自己选择,一种田是我的,我付工钱请你们种田;另外一种,田给你们使用,收成了你们用一半粮食算做租金,我只收五年,五年后田归你们……怎么样?”

    赵东看她的样子不像说了玩,犹豫了,沐筱萝又加了一句:“我知道你们怕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重新开始,这很正常!要不这样,银子我给你们,你们愿意去蜀地看看的,我欢迎。不愿意去的我也不勉强,只有一个要求,拿了我银子的人,要是遇到流浪的灾民,帮我宣传一下,肯到蜀地去种田的,都可以来找我,条件都一样!”

    说完沐筱萝也不管赵东答应不答应,就让巧莲半芹去清点人数,拿了银子交给赵东去。

    赵东过去把沐筱萝的话转达了一遍,愿意去的人有一半,其他的拿了银子就走了。

    沐筱萝也不派人追,就这样看着他们消失在眼前,才笑了笑让侯杰通知顾擎启程。

    走出好远,一直悄悄看着马车后面的巧莲笑着回头,对沐筱萝说:“王妃,那兄弟两跟来了,他们后面还有很多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