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9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上面那篇针灸的方法,她后来又给自己扎了两次,一次效果比一次好。 .苦于没有时间练习,否则只要好好练上一段时间,她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丢开拐杖正常行走了。

    夜深人静时,沐筱萝常常想着能站起来正常行走就兴奋得睡不着,她甚至想,那一天到来时,楚轻狂看见了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啊?

    兴奋,震惊、难以相信?沐筱萝一想到他会有的表情,就恨不能这一天快快到来。

    不要说她肤浅,她甚至愿意以这样的姿态,去武铭元贺冬卉面前走一圈,告诉他们——沐从蓉的一生并没有完,精彩才刚刚开始呢!

    天气很晴朗,山高天也高,没有污染没有辐射的天空蓝得纯净,沐筱萝看那两个丫鬟边哼小调边追着马车小跑着,心情莫名的大好。

    远离了京城,也远离了阴谋,她们所有人的新生活正开始啊!

    可是她的好心情没持续多久,探路的侯杰来报,说出去寻找楚轻狂的人失去了消息。侯杰阴沉了脸,担忧地说:“王妃,我担心他们已经死了!”

    沐筱萝的心就沉了下去,是谁在针对他们呢?仅仅是为了让他们无法得到楚轻狂的消息,还是另有阴谋?

    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向兰身上,她跟着楚轻狂,他们无法得到楚轻狂的消息,难道六道也没有办法得到他的消息吗?

    这样一想,沐筱萝就转向留意六道的信息了,做总管那段时间,向兰和她讲过一些六道的联络方法。沐筱萝就让侯杰注意这些暗号,自己也出了暗号意图联系六道的人,请他们帮忙寻找楚轻狂。

    暗号一直到他们过了秦岭,进到邛州时才有回音,约她去邛州锦府酒楼见面。

    沐筱萝得到回音后沉吟了半响,挑了侯杰,姜曛还有几个武功好的士兵作侍卫带了去。为免节外生枝,他们扮作客商,她女扮男装做主人,随行的人都扮作她的跟班,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前往锦府酒楼。

    当时的邛州已经初具规模了,蜀地自治不交税,又展丝织业,周边印度缅甸等商人都慕名而来,宛然形成了一个小型的丝绸之路,商业比起内地达多了。

    两个士兵用一顶简单的软轿抬着沐筱萝穿街过巷,沐筱萝认真地观察着这繁荣的景象,心里颇感安慰,这蜀地比想象中的好,有这样的规模,做起事来就比较轻松。

    姜曛和侯杰都是第一次出远门,虽然在京城里也能看到一些异国人士,但感觉都没有邛州所见的多,看街上的人来人往,感觉也比京城热闹。两个人边好奇地看着,边小心戒备着不让人撞到沐筱萝。

    到了锦府酒楼,沐筱萝觉得这算是邛州最豪华的酒楼,三层高,带了点异国风味,整栋楼是暗红色的主调。门前的两棵粗大的柱子上用金色的字题了一副对联:酒间吟诗字句香——醉后挥墨生花。

    上去后沐筱萝才现这酒楼的特别,里面侍酒的都是胡姬,酒架上葡萄酒什么的都有,那价格自然就令侯杰姜曛咂舌,比京城贵了几倍了。

    沐筱萝见识过现代的高档酒楼,自然对锦府的奢华见怪不怪,只是暗暗惊奇,按这样的消费,锦府还有如此多的客人,那是说明蜀地太繁华,还是这里的人都很富呢?

    “客官……这边请!”胡姬给他们安排了一个靠窗的桌子,沐筱萝大方地坐下,无视那些看到她杵着拐杖上来投来的奇怪视线。自然地招呼姜曛和侯杰也坐下,做主要了一琉璃瓶葡萄酒。

    趁胡姬去取酒,沐筱萝才有空打量这酒楼里的客人,扫过一圈,就觉得有几桌客人很奇怪。邻桌的客人很面熟,略一想就记起是在益州见过的那群客商。

    而对面窗子旁那一男一女两个客人,则让沐筱萝自脚底生出了一股寒气,这两人身上的煞气太重,让她忍不住想起了一对人物……沈天斌和他老婆平姑!

    不会那么巧吧!沐筱萝暗暗心惊,一时觉得自己就像小白兔一样,傻傻地就自己撞进了猎人的网中……等待她的是什么呢?

    王者风范

    正当沐筱萝惶惶不安时,酒楼上又上来了几个客人,沐筱萝下意识看了一眼,就呆住了。

    上来的人竟然是楚云安,墨鱼,花君子,刘掌柜……

    一时沐筱萝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人生真是何处不相逢啊!

    “公子……你认识他们?”侯杰看出异样,小声地问道。

    沐筱萝轻点了点头,垂下了眼,她除了做男装打扮,没怎么改头换面,那几人一见自然就能认出她来。

    墨鱼心里藏不住事,一认出她眼睛就往这边瞟,让沐筱萝在心里腹诽,他这是不把酒楼里的目光都吸引到她身上不罢休啊!

    楚云安则很大气地看看她,不动声色地随胡姬走到了另一张桌子,恰恰紧靠沈天斌的旁边。

    沈天斌抬头漠然一扫,两人都从对方身上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彼此都生出了警惕之心。

    “今天有点不寻常……”姜曛能做到偏将军,也不是泛泛之辈,凭直觉嗅出了危险,询问地看着沐筱萝:“我们走还是留?”

    “留。”沐筱萝苦涩地吐出这个字,此时也走不了。不管是沈天斌把她引到这,还是其他人,人家敢把她引来,就一定有对付她的方法,此时留比走更安。

    至少她愿赌沈天斌出手前一定会顾忌楚云安,对方是敌是友都没弄清楚,他怎么可能贸然出手呢!

    楚云安来做什么?沐筱萝立刻就想到了楚轻狂身上,他害楚记在京城那么大损失,楚云安怎么可能饶得了他!难道不远千里就是为了追杀他?

    沐筱萝想着又觉得有点不可能,楚云安不是给轻狂下了毒吗?只要不给他解药七个月后他自然就死了,犯得着千里迢迢来追杀他吗?

    “静观其变。”沐筱萝拿起酒瓶,给二人倒酒,笑道:“尝尝这酒,这可是花了二十两银子的酒,你们两别浪费了!”

    侯杰一向跟随武铭钰,皇上的很多赏赐武铭钰都大方地和他们分享,早喝过葡萄酒,不喜欢那味道,也不热衷,倒是对胡姬送上来的佐酒小食很感兴。

    姜曛虽然见过,却从来没尝过,看着颜色好看,就端起来抿了一口,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冲沐筱萝笑道:“公子,这酒要二十两银子,浪费了,还没女儿红好喝!”

    沐筱萝笑道:“这你就不懂了,这酒不但看着赏心悦目,还有很多功效呢,它能增进食欲,还有滋补的作用,可以预防很多种疾病,如白内障,心血管病什么的;适量饮用,还能健脑,防止中风,对胃肠道都有很好的功效……”

    沐筱萝边给姜曛讲解着,边悄悄打量其他的客人,刚才粗略扫过一眼,现在她将重点放在了中央桌上那两个客人。

    这两个客人一个背对着她,一个正对着。正对着的那男人看上去五十多岁,皮肤黝黑,一双眼睛似乎没见过世面地跟着场中胡姬到处看。

    那些胡姬很耐寒,还是冬天就穿了薄纱裙子,惹隐惹显却不会给人低俗的感觉。沐筱萝觉得异常的是,这男人虽然给人一种色色的感觉,可是他的目光中却没有一丝情.欲,更像是借看胡姬掩饰自己观察周围。

    沐筱萝看不到背对着自己的男人长什么样,看背影是个苍老的老头,头花白整整齐齐地束在头顶,衣服虽然是土布制的,也洗得干干净净。沐筱萝盯着他,心里莫名地有种熟悉的感觉,她分不清是因为这个人,还是他们选择的位置。

    有些杀手或者监视者选择位置喜欢在角落,进来的每个人都能尽收眼底而不引人注意,可是这样的位置也有被动的地方,太角落了一旦生紧急的事就被动了。要不被人家堵在里面,要不还没等出来人家已经走远了。

    而这两个人的位置,看似都不像杀手会喜欢的位置,可细想,就现优点了。位置居中,两人一人一面,也能起到纵观场的作用。而且一旦生什么事,两人进退都方便。

    这样的坐法加上默契的配合,是最佳的组合,沐筱萝这样一想,就更觉得这两人不简单了。

    想着有点恍惚,和楚轻狂下棋时,那人的棋路也是这样,一开局从来不占边角,天元正中一点,似不屑其他边角地域,很有王者风范。

    沐筱萝有次讽刺他狂妄,楚轻狂却无赖地一笑:“性格使然,习惯了!”

    这一句习惯了更是狂妄,却让沐筱萝有些无奈,狂也要有资本!没有实力的人说是愚蠢,而有能力的人说却会让人感觉到那种意气风的自信洋溢,楚轻狂当然是后者。

    想着沐筱萝又盯了那老汉一眼,他会是楚轻狂吗?

    那老汉似乎感觉不到背后锋利的眼神,泰然自若地喝着小酒,不时和同伴说上两句话。

    沐筱萝看了一会也没见他有什么表示,就将目光移开了,如果是楚轻狂的话,他一定会给她暗示的,她是这样想的。

    路上见到的那队客商不知道有没有认出他们,为的男子三十岁左右,仪表堂堂,举止温文有礼。

    沐筱萝注意到刚才自己说葡萄酒时他的目光频频投向自己,再联想到路上遇到他们时,他们的马车拉的都是罐子,心里有底了,这是做酒生意的老板。

    蜀地水质好,在现代沐筱萝就知道很多好酒都来自蜀地,什么五粮液啊,泸州老窖、和剑南春、郎酒、沱牌等等,不知道这时代这些酒有没有出世了?

    如果有,展一下酒业也是出路啊!就算没有,她也会想法推广出来的!嘿嘿,穿越改写历史真的让人很有成就感啊!沐筱萝觉得自己有点小市民的俗气了,还好理智告诉她,她不是无所不能……她才飘飘然落在酒楼中。

    酒喝了一半,酒楼上又上来了二个客人,前面的赫然是宋闽,后面的人沐筱萝没看清,只从衣角看出是个女人。

    沐筱萝才一看清是宋闽,就呆住了,沈天斌在此,他这样冒然闯上来,是送死吗?

    沈天斌坐的位置有点偏,宋闽没看到他,先看到了沐筱萝,微微一笑,就要走过来。

    “这酒怎么有股怪味!”沐筱萝突然一把将酒盅砸在了地上,怒道:“店家,给本公子重新换一瓶……”

    宋闽立刻顿住了,眼一扫就看到了沈天斌,呆了呆,他回身拉了后面的人就往下跑。平姑叫了一声,跳到了桌上,又从窗户跳到了楼下。

    沈天斌瞪了一眼沐筱萝,冷笑着走过来,沐筱萝没等他出手,就叫道:“楚师父,你还不动手,我死了对你没什么好处的……”

    人太多,她不好说的太明,就这几句话她相信楚云安完清楚她说的是什么,脸色就变了。

    沈天斌本就忌惮楚云安的气势,一听他的话马上就转过身,戒备地看着楚云安。

    在座的客人有些嗅出风暴气息的已经悄悄溜了,留下来除了沈天斌旁边的客人,还有那做酒生意的老板还有中间那两个客人。

    沐筱萝仓促间还是注意到自己叫楚云安出手时,那背对着她的老头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睛里竟然掠过了一丝笑意,似乎很意外她竟然会用这种离间之计。

    “你姓楚?”沈天斌傲慢地看着楚云安:“楚记的老板?”

    楚云安微微蹙眉,楚记已经被武氏挂在了黑名单上,已经形如钦犯,他心里是不在意的,可是让他否认自己的姓氏,他的自尊也不允许。

    冷冷的目光就钉在了沈天斌脸上,狂傲地问道:“你又是谁?”

    “走……”沐筱萝轻声命令道,拿起拐杖赶紧走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啊,她可不想成为他们争斗的炮灰。

    “想走……没那么容易!”沈天斌的属下拦住了她们,二话不说就伸手向沐筱萝抓来,姜曛看势头不对,就抽剑护住了她。刚才沈天斌旁边的客人也抽出了剑,原来都是沈天斌的手下扮的。

    “抓住她,你们先走!”沈天斌冷冷地命令道,缓缓也抽出了腰中的剑,戒备地看着楚云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