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2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楚云安的视线却落在中间那两位客人的身上,不动声色地看着。.

    这边沐筱萝带来的几个人明显不是这些训练有素的杀手的对手,眼看情况危急,楚云安也不施援手,她也不急着帮忙,将视线投到了那两个客人身上,如果那人是楚轻狂,他一定不会让她有危险的……

    主人的自觉

    就在沐筱萝猜测着那老汉是不是楚轻狂时,突然听到下面传来了向兰的叫声:“楚大哥,快来帮忙啊!”

    这一声叫顿时让局面整个地生了变化,楚云安和沈天斌的视线一起投向了那老汉,沐筱萝也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只见那老汉跳了起来,冲楚云安嘻嘻一笑:“师父……”

    沈天斌脸色顿时大变,只见那老汉伸手抹去了伪装,露出了一张年轻俊美的脸,正是楚轻狂。

    “师父,兰儿有危险,我们去帮她,这里交给你了!”楚轻狂边说边拖起卫涛,两人就往窗户跑去。

    “站住……”楚云安和沈天斌一起叫起来。

    楚轻狂就站住了,似乎想起什么似地回头叫道:“师父,这个交给你保管,接好了……”

    说着他从怀中摸出了个黄布包,扬手就扔向楚云安,楚云安冲上去接,沈天斌也不慢,剑在桌上撑了一下,借力凌空飞了过去。

    楚云安怕布包落在沈天斌手中,一掌就拍了过去,两人在空中就打了起来。

    沐筱萝难以相信地看着楚轻狂看也没看她一眼,就拉着卫涛从窗子中跳了出去,下面打成了一片,她从敞开的窗子中就能听见厮杀声,可见战况之激烈了。

    “公子,快走!”姜曛侯杰顶不住了,边退后边将沐筱萝护在了身后,两人身上都挂了彩,血一点点地滴落在地板上,触目惊心。

    沐筱萝眼一扫,楚云安和沈天斌斗得正激烈,那些胡姬早吓得躲在了屏风后,那贩酒的老板看着这场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吓呆了,脸木然地没有表情。

    “一起走!”沐筱萝悄悄弹出了拐杖中的银针,还没动手,就见沈天斌的杀手突然倒了几个。她匆忙中也不知道是墨鱼他们出手帮她,还是那老板的人,射出一把银针又打到了几个,就率先下了楼。

    出来一看,楚轻狂和向兰他们已经没影了,连平姑都不见了。沐筱萝阴沉着脸带着姜曛他们返回驻地,半路就遇到了顾擎派来接应的人。沐筱萝留下了几个机灵的士兵探听消息,自己和姜曛他们先回去了。

    侯杰的伤很轻,就手腕上被剑尖划伤了,姜曛稍重,手臂上被刺了一剑,随军的大夫说再刺深一点,他的整条手臂就废了。

    沐筱萝有些过意不去,回屋找了上好的金创药,亲自给姜曛送去,弄得姜曛羞愧得脸红,嗫嚅道:“末将没有护卫好王妃,还让王妃费心,真是失职!”

    沐筱萝一愣,失笑道:“你别内疚,这不是你们的错,是我考虑不周,没想到会遇到他们!那些人不是一般的人,在江湖中也没几个是他们的对手!打不过他们不丢人……我说的是真的,你别乱想!”

    姜曛这才有些释然,试探地问道:“王妃,他们是什么人啊?那个老汉……就是蓝眸妖人……楚轻狂吗?”

    沐筱萝蹙眉,看看他,有些冷淡地说:“你也知道他?”

    姜曛坦诚地说:“我有个兄弟是御林军的领,闲谈时听他说起过……听说他斩断了三皇子的手指,三皇子就重金悬赏买他的人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你们有人想要三皇子的赏金吗?”沐筱萝的语气不自觉地就冷了,蹙眉看着姜曛,只要他说一声‘想’,从此他就在她不被信任的人名单中。

    姜曛没有急着回答,没有受伤的手把玩着沐筱萝送的金创药,认真地看着她,半响才说:“我和我的人都是皇上赐给四殿下的,换句话说,我是听命于四殿下而不是三殿下……王妃那么聪明,一定懂我的意思!”

    沐筱萝沉吟了一会,莞尔一笑说:“曛将军,你知道我很多事,那你就该知道我从大牢出来后,失踪了几个月的事吧?你知道那段时间谁收留我的吗?”

    “楚轻狂?!”姜曛眼中有抹异色,似矛盾,又似惋惜……

    沐筱萝点了点头,坚定地说:“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恩怨分得很清楚,对我有恩的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不管他是谁的敌人,只知道谁想和他过不去,就是和我过不去……你明白了吗?”

    “末将明白了!”姜曛垂眸:“末将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一定不会让四殿下和王妃为难的!”

    这算彼此达成协议了吧!沐筱萝弄清姜曛的忠诚后满意地回去了。

    这边楚轻狂和卫涛跳下来后才现沈天斌带了许多人来,酒楼旁边也有埋伏,平姑带了人手一起围攻着宋闽和向兰。楚轻狂蹙眉,和卫涛对视了一眼,两人就冲了上去,一人负责救一人。他冲到宋闽身边,和他一起并肩对付平姑。

    卫涛则跑到向兰身边,击退围攻的人就拉着向兰说:“人太多了,扛不住,快跑!”

    向兰被他扯着后退,恼怒地叫道:“还有楚公子和我师父啊!”

    “你们先走,我们马上就来!”楚轻狂攻出几剑,冲宋闽叫道:“撤……”

    他拉了宋闽,边杀边往另一个方向去了,平姑追了来,楚轻狂等将她引出好远,才大笑道:“老婆子,你就不担心你家老伯吗?我师父可是江湖排名前十的高手啊……”

    一句话就顿住了平姑的脚步,狐疑地看看他,叫道:“那人是你师父?”

    楚轻狂似笑非笑,平姑一皱眉头,冲手下叫道:“你们杀宋闽,我先赶回去。”

    平姑转身,飞一样地往回赶。楚轻狂等她一走,拔腿就走,也不管自己的行为有那么几分不够讲义气。

    “宋师父,后会有期!”楚轻狂扔下两句话,逼退了自己身边的人就飞身走了。

    他轻功又高,那些人追不上只好返回围住了宋闽,弄得宋闽郁闷不堪,对他的印象就很差。哪有救人救了一半就跑的道理,楚轻狂这样救人是他第一次见到。

    楚轻狂才不管他怎么想,他又没有救人的义务。再说他对六道的人就没什么好感,出手帮他们只是将计就计,将沈天斌和楚云安的目光从自己和沐筱萝身上引开而已,自然就没有帮人帮到底的打算。

    楚轻狂惦记着沐筱萝,也惦记着沈天斌和楚云安的战况如何,又悄悄返回了锦府酒楼。酒楼已经人去楼空,只有满楼的残迹让楚轻狂感受到刚才战况的激烈,他蹙眉,看到墙上自己下属留的记号就往城外追去。

    等追到城外的三岔口时,就看到自己的属下彭伟等在路边,看到楚轻狂就上来报告说:“楼主,楚云安和沈天斌都受了伤,他们往两个方向走了,我已经派阿文他们跟去了。”

    “伤的重吗?”楚轻狂对自己嫁祸楚云安有那么点内疚,不希望他死,也不想他太轻松。

    “楚云安和沈天斌都受了很重的内伤,看上去沈天斌伤的更重一些。他吐出几大口血后当场就昏倒了,还是他老婆拼命将他抢到马上才逃走了。楚云安脸色也不好看,我看他上马都是那个大个子将他抱上去的。”

    楚轻狂知道他口中的大个子是墨鱼,就放心了,有他和花君子陪着楚云安,想着也不会有什么事。

    这样的结局比想象中好了,两个高手都受了重伤,自顾不暇,应该没精神来追杀他们了,搞定前途的拦路虎,他也该回去和他的容儿相会了吧!

    想着刚才看到她出现在酒楼的那一幕,楚轻狂心中软软的,不见到不知道,原来对她的想念那么深啊!

    那一刻,天知道他用了多少的毅力才让自己没有跳起来,上前将她紧紧抱进怀中啊!

    “楼主……还有一件事!”彭伟有些困惑地抓抓脑袋说:“我刚才也没看清,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出的手!”

    “怎么回事?”楚轻狂被他的话弄得莫名其妙。

    “你不是让我们注意保护沐王妃吗?刚才看情况危急,本来想救她的,没想到有人暗中帮助,替她解了围。混乱中我没有看清是谁出的手!”彭伟羞愧地说。

    楚轻狂回忆了一下自己跳下去时楼里的情况,排除了墨鱼和花君子,他们两个没胆子当着楚云安的面帮助沐筱萝,那么只有那几个贩酒的客商了。

    “找人去打听一下那些贩酒的客商,给我弄清他们的身份……”

    既然以后蜀地是他们的天下,他就该有身为主人的自觉,欢迎朋友,提防敌人!楚轻狂布置完毕,乐颠颠地去找沐筱萝了……

    谈谈风月

    蜀地的夜晚雾气很重,有些阴冷,相比城中的繁华,驿站简陋了些。

    久了,灯下看书的沐筱萝也坐不住了,感觉脚冰冷得生疼。两个小丫鬟熬不住,她早让她们休息去了,此时只好自己站起来走动走动,好让僵硬的脚血液循环好点。

    屋门关着,窗子却开着,从里面能看到外面影影绰绰的树叶,沐筱萝不时往外面看了看,心里的恼怒随时间的流逝慢慢增加了,楚轻狂,你是不打算来了吗?还是救向兰救得比翼双飞去了?

    又等了一会,寒气越来越重,她有些忍受不了,打了个哈欠放弃了,走过去想关了窗子睡觉了。走近窗边,下意识地往外一看,愣住了……

    只见前面的树影下,楚轻狂一身白衣倚在树干上痴痴地看着她,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一头墨都有点湿漉漉的感觉。

    看到沐筱萝出现在窗边,他也没急着上来,依然凝视着她,似要将她的面貌铭刻在心上一般,仔细而认真地努力记忆着。

    就是这样认真的眼神驱散了沐筱萝最后的一丝恼怒……其实回到驻地她已经想通了楚轻狂为什么弃她而去,也想通了为什么他要表现得对向兰很在乎的样子。

    他是为了保护她啊!就像一件宝物,你越在乎它,引来窥伺的人就越多。反之,如果他表现得很不在乎,那么其他人的视线也不会停留在她身上!她能脱身的几率就越大……这虽然有点冒险,可是她愿意相信他决不会放任她有危险的!

    此时看他这样的眼神,沐筱萝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看了看他,还是忍不住想给他点小小惩罚的念头……她说了,她心眼很小的,谁叫他叫‘兰儿’叫得那么亲密!

    她故作冷然地看看他,伸手就将窗户拉了过来,还没关上,就感觉一阵风掠来,楚轻狂抓住了窗框边。

    “容儿……”他低声狂热又惶恐地叫道。

    沐筱萝抬眼,看到他刚才清明的眼神被热情充斥了。

    “你不想让我进来吗?”他低声控诉道,伸手握在了她放在窗框上的手上。

    沐筱萝下意识地放手,楚轻狂就拉了窗子,跳了进来,随手关了窗子,就转身想抱沐筱萝。

    沐筱萝背靠墙,一手就抵在了他胸膛上,讽刺道:“不是去找你的兰儿了吗?来这里做什么?楚公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走错路了吧!”

    “容儿……你生我的气了吗?今天在酒楼我不是不救你……我是不想让楚云安和沈天斌以为你对我很重要,以后没完没了地缠着你,才故意这样做的!我……”

    沐筱萝冷冷地打断他说:“楚公子,说错了吧!我从来就没以为我对你多重要,事实也如此,你何必自欺欺人呢!”

    她一把推开他,径直走到桌边坐下,冷冷地说:“这里有纸,我虽然不是明着嫁给你,毕竟和你有夫妻之实,我希望大家好聚好散,你给我张休书,了结我们的关系吧!”

    楚轻狂呆住了,看着沐筱萝,似乎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惹她生气了。

    “容儿……为什么这样,我都解释了原因,我不是不救你啊,我还留下人帮你……”

    楚轻狂有些心虚,毕竟不是自己的人救了沐筱萝,此时说这样的话沐筱萝会信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