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8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果然沐筱萝唇边就露出了讽刺的笑,淡淡地说:“那就谢谢楚公子的好意了!我会记在心中的!楚公子……好事一件是做,二件也是做,那就再帮我一个忙吧,写了休书……我会更感激你的!”

    她随手推过了纸,垂眼研起了墨,楚轻狂看她淡然的样子,突然怒从心起,一把夺了砚墨,就砸在地上。.

    “为什么?”他低吼道,也不在乎是否会惊动别人,冲着沐筱萝大叫:“你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可以直说,不准提休书的事……我不会写的……沐筱萝,我告诉你,我不会写!”

    他将纸撕烂了,折成了两段扔在沐筱萝脚下。

    沐筱萝淡然地看着刚才的翩翩公子顷刻变身暴兽,眼底掠过了一丝笑意,脸上却冷冰冰的。

    “何苦呢……”她迎视着楚轻狂暴怒的眼神,悲悯地一笑:“难道这些日子的分开还没让你看清我们的差距吗?楚公子,你需要的伴侣是能陪你浪迹天涯,纵横四海的女子,这样的女子能在危难中救你,能和你并肩作战,能在你需要时给你帮助……而我,只会拖你的后腿,做你的包袱,除此之外不能给你任何帮助……”

    她伸手阻止楚轻狂开口,自嘲地说:“这样的我,如果你是皇上的话,我还有点用处,能陪你赏赏花,谈谈风月……可惜你不是皇上,我就连这点用处都没有了……那我对你算什么呢?别说你有多喜欢我,看着这样没用的我……我不相信你的喜欢能维持多久!所以,在你还没厌倦我之前,我们分开吧!”

    “你在生我的气……因为那天在皇宫我没跟你走?”楚轻狂不确定地问道。

    沐筱萝扶额,这能交流吗?

    想了想坦诚地说:“我的确很生气!可是我不是气你不跟我走,而是气我自己,明明知道你有危险,却不能留下来帮你!你知道那种没用的感觉有多糟糕吗?你不是我,你永远都无法理解当时我的心情……”

    她看着楚轻狂年轻俊美的脸上流露出心痛的表情,心又软了软,放柔声音说:“楚轻狂,我相信你喜欢我!可是你的喜欢里缺少了尊重……我不知道别人家的夫妻是怎么做的,或者其他女人没我这么多的想法,只要对她们好,她们就能满足,唯夫是天!”

    沐筱萝笑着摇头:“如果你想要这样的女人……就不该找我!我很贪心,我想要的相公不仅要喜欢我,还要尊重我……做事不论好坏,不论我是否能帮上忙,都能告诉我一声。而不是不顾我的感受,将我排除在他的生活之外……让我觉得自己无所用处……”

    她说到这有些委屈,鼻子酸,想到那天为他担心的事就忍不住心酸,谁甘心将自己喜欢的人送到情敌手上啊?这样的事即使她再大方,心里总会有点小小的阴影啊!

    “容儿……”楚轻狂汗颜,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好心竟然让她心中有如此多的想法,想想也有点过分了。从来都习惯了自由来去,就忘了他是有妻室的人了,她也会担心啊!

    担心?楚轻狂想到这个词,心中突然一暖,惊喜地看着沐筱萝,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容儿……你担心我吗?”

    “谁担心你!”沐筱萝没好气地骂道:“你那么有本事,皇宫都敢闯的人用得着我一个断腿的人担心吗?”

    虽然是骂,楚轻狂却从中听出了那种带委屈的嗔意,看到沐筱萝灯下微红的脸,就觉得她这小女人的娇态实在让人动心……

    “容儿……我错了!我下次再不这样任性了,好不好?你就原谅我吧!”

    楚公子万花丛中过,哪会不懂小女人的心思呢!及时把握住机会,有些无赖地抱住她:“我害你担心了……我保证以后再不这样了,好不好?”

    沐筱萝被他圈在怀中,有些无语,这人怎么就老绕过重点,直奔主题呢!他们是在讨论两人的分歧,她可没说要和他和好啊!

    “容儿……娘子,我想你……”他的无赖转换为一声低叹,唇印在她的脖颈间,那温度就烫伤了沐筱萝的思维,让她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我好想你……我对天誓……你在我心中绝对不是毫无用处的……”

    他的唇印在她的唇上,饥渴地轻噬她的唇,迫不及待地分享她的芬芳,沐筱萝的意识沦丧在他热烈的怀抱中,恍惚地自省,为什么每次她都无法拒绝他的融化呢?

    是因为这人的无赖还是他太会缠人?

    沐筱萝分不清,只是她清楚一件事,这人这无赖的一面,只有自己才能看到……

    在外人面前,就算是亲近如顾擎,都只能看到这人漫不经心,洒脱不羁的一面!

    这算不算特别呢?他将特别的一面展示给她,是不是代表了他从心里完接受了她……

    有分歧不怕,哪对夫妻不是要经历磨合才能长久呢,最怕的是他的心不在她身上,她想磨合也找不到着力点……

    爱的力量

    “你说皇上把玉玺交给了你?”

    依偎在楚轻狂怀中,沐筱萝蹙眉,这玉玺不是皇上的信物吗?皇上这是把皇位传给楚轻狂还是交给他保管啊?

    “是啊……我都搞不懂老头子是什么意思!”楚轻狂嘻嘻笑道:“你想我做皇上吗?想的话咱们就把玉玺留着,不想的话等我找机会送回宫去!”

    沐筱萝心一动,讽刺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啊?”

    楚轻狂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轻声道:“我还敢不听你的话啊,回头你又用休书来吓我……我怕我心脏不够强壮,被你吓两次就死了……让你变成寡妇,你舍得吗?”

    沐筱萝笑:“别转移话题……拿了这玉玺,你敢说你就没想过做皇帝?”

    楚轻狂挑了挑眉,笑道:“那我和你说真心话啊!我想过……玉玺在手,那种天下人都可以让我驱使的霸气和权力是男人都会想的,不想的不正常!我甚至想过怎么用这玉玺打倒武铭元坐上皇位!容儿……不是你相公我狂,这天下我想要,那也没什么难的!你相信吗?”

    “相信!”沐筱萝微笑,自信狂妄都要有资本,没有实力的人说是夸夸其谈,而楚轻狂,虽然狂妄,却不是信口开河的人!

    “谢谢娘子相信我!”楚轻狂抱紧她,耳鬓厮磨一番才低笑道:“也就是想想而已了,我的性格我知道,我不适合做皇帝……一想到那些大臣天天鸡毛蒜皮的事都要烦我,我就受不了!我这人心又软,要是看到灾民到处流浪,说不定就大手一挥将国库都搬空了!你说我要是做了皇帝,谁受罪啊!”

    沐筱萝忍不住笑出声来,捏了捏他的脸,笑道:“你就没想到做了皇帝就可以三宫六院,也不用守着我受气,到时都是你给别人受气啊!”

    “我只愿受你的气……”楚轻狂收敛了笑,头抵着沐筱萝的额头叹息:“容儿……有时我觉得我前世一定欠了你很多很多银子,所以今生就是来还账的!要不……比你温柔比你漂亮的女人怎么都没让我动心,就偏偏喜欢你这个‘恶’女人呢?”

    “我就当是对我的夸奖了!”沐筱萝笑纳了,想了想蹙眉说:“你拿了这玉玺终究是个祸事啊,武铭元他们都不会罢休的!你把假的给了楚云安,只能骗过沈天斌一时,楚云安知道真的在你手上,又怎么会放过你呢?”

    “所以娘子你要帮我想个万之策,好让楚云安别再找我的麻烦啊!”楚轻狂眼转一转,狡黠地拥住她。

    沐筱萝白了他一眼,笑骂道:“耍宝……我就不信你没想好怎么办!”

    “我真的没想好,要不就不会用假的骗他了!”楚轻狂这次是认真的,苦恼地说:“我本来想用玉玺换我和顾擎的解药,可是你不知道,楚云安很狡猾,他给顾擎的解药可以做到同时是解药又是毒药,我怕他给我假的,反害了顾擎!”

    说到顾擎,沐筱萝暗暗蹙眉,顾擎的身体很不好,不知道还能熬多久啊!

    “吴大哥他不是很厉害吗?他能分清毒药和解药吗?”沐筱萝突然想到了吴冠子,就问道。当务之急的确是帮他们解毒,否则受制于人的确不方便做事。

    楚轻狂的毒才了一次,要是作几次,毒素沉淀到他骨髓里……沐筱萝无法想象他瘫痪或者死了自己会怎么样……

    “我也想到了吴大哥,已经派人去接他来蜀地,希望他能为我们找到好方法!”

    楚轻狂边想边说:“实在不行,先安顿好你们,过了十五我就亲自去苗疆找解药。我打听过了,楚云安和沈天斌都受了很重的内伤,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估计他们都没能力来找你们的麻烦。蜀地难行,武铭元朝中的事还自顾不暇,暂时也不会来蜀地兴师问罪,有这些时间,我们可以在蜀地站稳了!”

    沐筱萝听他分析得头头是道,心里又一动,为了给他们赢得时间,楚轻狂费了不少脑力吧!

    一夜就在彼此絮絮叨叨的悄悄话中度过了,看着天色快亮,楚轻狂才依依不舍地走了,临走前恨声说:“你明明是我娘子,怎么弄得像偷.情一样……我恨啊!到蜀地一定让顾擎休了你,我再把你娶进门……这样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相守了!”

    沐筱萝苦笑,看着他黯然离开的背影,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说是这样说,到了蜀地顾擎也不可能马上休了她啊!他的身体这样差,很多事物都要她帮忙处理,有个王妃名义顶着,办起事来也容易,否则师出无名啊!

    蜀地那些部落家族都不是好惹的,沐筱萝现在还头疼怎么收服他们,所以对和楚轻狂正大光明地出入,感觉很不现实……她明白楚轻狂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的背影才那么黯然……

    沐筱萝已经没力气反悔自己的选择了,再来一次,她相信命运也会将她推到这种选择上,她要做的是向前看,想着怎么把蜀地弄成他们的桃园,这样就算不做皇帝,大家也能生活好。

    慵懒无力地躺着,估摸着两个小丫鬟也该起来了,沐筱萝才急急起床,穿好衣服第一件事就是把被两人揉得不成样的床单拉好,又打开窗子让新鲜的空气换进来。

    等坐下梳头时,沐筱萝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脸红了,这……的确弄得像偷.情一样啊!

    四皇子的车队又开始赶路了,没有对沈天斌和楚云安的担心,车队上空似乎多了很多阳光。

    而让沐筱萝笑口常开的是楚轻狂,这人为了能和他们在一起,竟然不惜扮成了马夫,亲自来帮他们赶马车,弄得顾擎苦笑不已,调侃道:“爱情的力量啊,太伟大了,竟然让我们的楚公子舍弃华衣美食,屈从做下等的马夫啊!”

    楚轻狂满不在乎地笑道:“这有什么啊,能和你们在一起,就算苦点累点也快乐啊!没有你们,就算做皇上我也高兴不起来!”

    两人知道他说的是实情,也就不再取笑他了,任他代替原来的马夫赶车。

    枯燥的山路才赶了半天就让楚公子郁闷不堪了,沐筱萝在里面睡觉补眠,他则数树,孤独地听着心爱的人的呼吸声而恨不能进去陪睡。

    好不容易沐三小姐睡够了,爬到车头和他聊天,又碍于两个小丫鬟在不能卿卿我我。

    楚轻狂有些郁闷,小声说:“早知道我不扮车夫了,我扮个小丫鬟,就可以陪在你身边……”

    沐筱萝就奇怪地对他看了又看,想着他扮小丫鬟的样子,就失笑。

    “你笑什么啊?怀疑我扮不像?”楚轻狂昨晚怕她笑,没告诉她自己扮清妃的事。

    “不……我是想你要是扮成丫鬟,一定倾国倾城,我这个王妃都要被你比下去了!”沐筱萝轻笑道。

    楚轻狂转头看她,为了坐车方便,沐筱萝都是简单的马尾,没有多余的饰,简单而又利落。歪了头好奇地手捧着腮到处看,晶莹明澈的眼睛完没有了以前淡淡的忧伤生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