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8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拿她现在的样子和记忆中那个坐在墙头唱歌的少女相比较,楚轻狂觉得自己更喜欢这个无忧无虑的沐筱萝。.

    “容儿……给我唱支歌好不好?”楚轻狂突然很怀念她的歌声,小声央求道。

    “唱什么呢?”沐筱萝心情好,看楚公子赶路赶得昏昏欲睡,就一口答应了。

    “上次那个……”楚轻狂都说出口了,突然想起歌词,头就猛摇了:“不好不好,你重换一个,其他什么的都可以!”

    上次那歌词什么: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额,痴情才不无聊,他就希望他的容儿对他越痴情越好!

    “我给你唱一四季歌吧!”沐筱萝想半天,觉得这歌比较适用,总比那些什么《笑傲江湖》之类的应景多了!

    “好啊,好啊!”只要沐三小姐愿意唱,就算随便哼哼楚公子都开心。

    沐筱萝就笑了,清清嗓子故作遗憾地说:“要是有把琴就好了,现在只能听本小姐清唱了!”

    “我给你击掌伴奏吧!”楚公子讨好地说。

    于是沐王妃的歌声就从‘马夫’有节奏的掌声中飘扬开来,响彻在车队上空,让一队人马都感受到了她的好心情……

    令你的心在跳

    “红日微风催幼苗,云外归鸟知春晓,哪个爱做梦,一觉醒来,床畔蝴蝶飞走了。

    船在桥底轻快摇,桥上风雨知多少,半唱半和一歌谣,湖上荷花初开了。

    何地神仙把扇摇,留下霜雪知多少,蚂蚁有洞穴,家有一扇门,门外有风呼呼叫。

    四季似歌有冷暖,来又复去争分秒,又似风车转到停不了,令你的心在跳……”

    “令你的心在跳……”歌词朗朗上口,曲调也是闻所未闻,楚公子听得都忘了击掌伴奏,有点傻气地看着沐筱萝,觉得不止歌声让自己心跳,那灵动的眼睛,还有她微翘的鼻,水润的唇……无一不让自己的心为之狂跳!

    不远处,姜曛骑在马上伴随在马车左右,也毫无遗漏地将歌声部听进了耳中。那欢快的歌声抒了唱歌者的好心情,让他忍不住猜疑,一夜间,这位王妃是遇到什么喜事了,心情这么好!

    他目光复杂地看着前面的马车,想象着那女人唱歌的样子,心头就有些乱了。有些茫然,这个女人和传说中的怎么完不一样啊?传说她无才无德,善妒,还不知廉耻……

    可是,眼前这个她,却有勇有谋,对平民有爱心,对将士们也平易近人!她聪明,武功又好,最重要的是还有一颗赤子之心……这样一个女人,三皇子怎么狠得下心来打断她的腿呢?

    想起关于她和三皇子的传说,那些久远的自己以为忘记了的记忆又慢慢回来了,她曾经那么深爱三皇子,被打断腿时她该多么伤心啊!

    现在能这么欢快地唱歌,代表她放下了吗?

    要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啊!姜曛的目光迷离,又想起了京城里关于蓝眸妖人的传说……

    楚轻狂他见过,京城里有名的富商,有点目中无人,那么狂妄的一个人怎么就和沐筱萝扯在一起呢?姜曛不想承认,可是无法不去想沐筱萝失踪的那几个月就是和楚轻狂呆在一起……

    他们之间生了什么呢?为什么没能在一起呢?

    无数的疑惑让姜曛越想越绝望,他们的世界他根本一无所知,这是不是就是他和她的距离呢?就只能这样远远看着她,无法靠近,无法分享她更多的精彩!

    这世间怎么会有沐筱萝这样的女人呢?明明不温柔,却给人如水般的温暖;明明身带残疾,却让人无法敢小视她;明明看着比自己还小,处世做人却透着与她年龄不符的成熟……

    想着她遭遇过的事,姜曛对她又充满了怜悯,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顿悟吧!看透了生死才会让人真正的成熟起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姜曛还没看懂,只是……他觉得自己正往悬崖边走去!越了解这个女人,他就越无法忽视她的魅力……他不知道该怎么抹去她在心中的身影,只好任自己身不由己地越走越远……

    锦城——蜀地的府总算在脚下了,看着前面斑驳的城墙,摇摇欲坠的城门……众人都有些目瞪口呆,前面邛州的繁华大家都还有印象,这府号称锦城,竟然还不如邛州吗?

    才看到锦城,姜曛就派人先进去通知锦城的总督袁华了,可是直到众人已经到了锦城城门口,也不见袁华出迎。众人又等了半天,还是不见人影,眼看天色将黑,沐筱萝就主张先进城门直接到县衙算了。

    顾擎赞同,在车上换了王服,强打起精神和沐筱萝共乘了一辆马车进城,为了防止惊扰民众,姜曛只带了一百个士兵随同进城,其他的交由陶立带领,在城外驻扎。

    一行人自城门进入,守门的士兵还算尽职,盘问了一下,在知道他们是朝廷派来接手封地的四皇子的人马后,就放行了,还热心地给他们指明了县衙所在的方向。

    路上,他们遇到了姜曛派来报信的士兵,那士兵报告在县衙里找不到袁华,连主薄管事之类的官员都找不到。

    众人都很奇怪,这么大的官府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找不到啊!

    等来到县衙,众人看到那近乎荒废的院子时总算明白为什么找不到人了!

    这哪里还是县衙啊!破旧的大门那块锦城县衙的牌子都挂得歪歪斜斜的,大门的红漆已经剥落得所剩无几。从敞开的门缝中就可以看到里面,除几棵光秃秃的树外几乎没多少东西。

    姜曛推开了大门,小心地走了进去。

    “有人吗?我们是四皇子的护卫……有人吗?”

    一直走到后院也没见人出来,姜曛怒了,大吼一声:“有活着的人吗?活着的话好歹吱一声啊!”

    好一会,在他要放弃时,一个沙哑的声音伴着哒哒的脚步声走了出来:“嚷什么,嚷什么,谁吵你大爷清梦啊?”

    “你是谁大爷?”姜曛怒喝道,转头看见一个男子,穿着洗得白的袍子出来,衣服还没扣好,头散乱地披在头上,看脸庞四十来岁的样子,那张脸白得似纸,要是晚上,乍一见会让人以为是鬼!

    “你是何人?为什么闯进县衙后院来!”男子被姜曛的咆哮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你又是何人!袁总督呢?”姜曛对他的胆小很不屑,蹙眉看看四周,决定不和他一般见识,直接问道。

    “你找袁总督?”男子打了个哈欠,苦兮兮地说:“真巧,我也想找他呢!你要见到他,麻烦帮我说一声,这主薄我不做了,让他另请高人吧!再呆下去,我怕我会霉的!”

    “这里其他人呢?”沐筱萝他们随后也跟了进来,闻言就插嘴道。

    主薄一看来了这么多人,为的人还穿了官服,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指着他们叫道:“你……你们就是四皇子,来接手封地的?”

    “正是我们殿下……咳,你别无礼!”侯杰不悦地将他的手按下,他的指头差点就指到顾擎头上了。

    “四殿下?”那主薄整理了一下衣服,突然冲着顾擎无礼地说:“殿下你有十两银子吗?”

    顾擎蹙眉,看看他不明所以,沐筱萝失笑:“别说十两,一百两我们也有,问题是你问这个干嘛?”

    那主薄就冲进屋,一会拿了一个算盘出来噼里啪啦地冲着沐筱萝打起来,边打边说:“我一个月的俸禄是五钱银子,袁总督共欠我二十个四月的俸禄,扣除我平日支取度日的,你们给我十两银子这县衙就是你们的……”

    沐筱萝这才明白原来是总督欠人家俸禄啊!她笑了,找了椅子坐下,冲主薄招了招手说:“你过来,我有事问你,说清楚了别说十两,二十两我也给你!”

    那主薄看看沐筱萝,再看看明显精神不济的顾擎,皱了皱眉,迟疑着没过去。

    姜曛没好气地说:“我们王妃叫你,怎么不过去?”

    也不知道是姜曛的语气还是银子的诱惑,那主薄又拖着鞋哒哒走了过去。顾擎招呼其他人坐下来休息,等沐筱萝问好了再做下一步打算。

    “这位先生,你贵姓啊!”沐筱萝让半芹给主薄搬了把椅子坐下,开始谈话了。

    “免贵姓钱,字双!”那主薄估计看出沐筱萝地位不菲,也收敛了轻慢的态度,端正地坐直了回话。

    从沐筱萝和钱双的一问一答中,众人总算弄清了县衙为什么会这样。

    原来锦城不是不繁华,而是繁华的地段不在县衙这边东城区,在西城区。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就要从锦城的五大家族说起了。这五大家族分别是龚、罗、杨、谢、严。其中龚家是五大家族之,也是锦城最大的丝锦世家,他们家就工人来算都上千人。拥有的资产包括上千亩的田地,几座很大的种植桑树的山岭,还有几家规模很大的丝绸织造作坊。

    来锦城的很多商人都冲着龚家的丝绸而来,龚家慢慢就在锦城形成了王者之气,那些商人从中嗅到商机,自然就往龚家所在的西城区靠拢,久而久之,西城区就形成了浓厚的商业气氛。

    龚家在锦城称老大,不但众商家都要唯马前是尊,就连官府也看他们的脸色。蜀地离京遥远,加上道路难行,朝廷顾及不到的地方就要龚家给面子,所以当龚家带头不交税时,总督大人也毫无办法。

    打又打不过,指望朝廷派兵也不现实,就好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人家能让他们过得去,不交就不交吧!

    只是这一纵容,结果就是,开始的两年人家还看总督的面子孝敬点银两维持下官府的生存,过后看总督软弱可欺,就变成讨要时赏赐一点了,弄得堂堂总督大人比乞丐还不如,做事还要看龚家的脸色。

    手下一干人都眼巴巴的等着俸禄,总督要不来银子大家也没心呆了,都自由散漫,各寻各的路了。不到两年,人都跑得所剩无几,总督也没心情管了,手下的人爱咋就咋吧。他是碍于家人还在京城,否则也跑人了。

    一腔抱负无用武之地,总督就时常流连在酒乡梦乡,哪里有好酒往哪里去找,十有**是能找到总督的……

    沐筱萝注意到钱双说这些话时并没有看不起总督的意思,只是那种愤愤的怀才不遇的怨气从言谈中溢了出来,让她心中一动,这钱双别看外表邋遢,其实也是血性男儿吧!给他一个机会,说不定也是一条龙。

    心里想着,沐筱萝却没表现出来,又详细地问了钱双一些问题,才让巧莲取了二十两银子来给钱双。

    钱双大大方方地拿了十两,将剩下的十两放回桌上,对沐筱萝说:“王妃,小生的俸禄部就是十两,这是小生辛劳所得,收的坦然。其他的非小生所得,谢谢王妃好意,小生不能拿!”

    这一句话就让沐筱萝对他印象极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钱双看着虽然落魄,却不贪财,这样的人才是能成大事的人啊!

    沐筱萝微笑道:“钱先生拿了这十两银子打算去哪里呢?”

    钱双蹙眉,似是对沐筱萝过问他的去处有些不悦。沐筱萝紧接着说道:“钱先生,如果不想离开锦城,何不留下帮我们呢?我们初来锦城,人生地不熟,正需要先生这样的人帮助我们!请你留下来,好吗?”

    钱双脸抽了抽,看着沐筱萝诚恳的表情,犹豫不决。

    沐筱萝杵着拐杖站起来,四下看看叹息道:“堂堂县衙,弄得破旧不堪,真是朝廷的耻辱啊!曛将军,侯将军,你们等下就让人进来打扫这县衙,今日先弄干净了再说……明日去请些工匠来,把这县衙好好修整修整……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我们不但要弄得气派点,还要让大家住的舒舒服服的!钱先生……你有熟悉的工匠吗?明天你能带他们去请人吗?”

    钱双矛盾中顺口答应:“好……”

    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瞪大了眼懊恼地看着沐筱萝,又补充了一句:“我只答应带你们去请工匠,可没答应留下来帮你们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