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5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侯杰姜曛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径直出去找人来打扫县衙了,沐王妃用人的招数他们自觉都学到了一点,以后可以实践实践啊!

    分享:这沐筱萝唱的《四季歌》是风最喜欢的粤语歌曲,大家有兴的可以去找来听听,很好听的!

    你救谁

    县衙其实很大,除了前面的正殿外,后面有四个内院,看来当初建设县衙时,总督大人是想把家人都接来的,所以才弄了这么多的内院。  .

    这些房子毕竟有基础在,只是陈旧了点,粉饰装潢一下就能恢复原貌,还县衙的气派而威严的本色。

    沐筱萝下了血本的装修含了两层意思在里面,一的确是想让自己住的房子舒适,二是为了给五大家族一点震慑力,让他们看看新来的王爷不是一般的官员,而是皇子殿下,财力自是不用看人脸色施舍的。

    沐筱萝还计划装修好要在县衙大摆酒席,宴请京城有头有脸的人来参加,也算为四皇子武铭钰初来乍到立威吧!

    她把自己的计划和顾擎,楚轻狂商量,顾擎有气无力地说:“这些你们两去办吧!别指望我了!我这身体不给你们添麻烦就行了……”

    他的语气有些绝望,听得沐筱萝和楚轻狂心酸不已。原指望到了锦城休养后顾擎的身体会好一些,可是不见好反而更差了,这让两人私下都担心不已,不知道他能不能熬到吴冠子赶来。

    沐筱萝和楚轻狂商量过,虽然不知道天蝎珠有没有解忘情毒的功效,两人还是将天蝎珠研成了粉末,一次加了一点粉末在药中给顾擎食用。

    对这事,沐筱萝和楚轻狂都没多讨论,就算天蝎珠是楚轻狂和顾擎唯一的解药,楚轻狂都不会自己服用,因为两人都不能无视顾擎的衰弱。

    楚轻狂的毒目前还没有什么明显的症状,他还有时间熬!而顾擎,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他还有没有命等到找到真正的解药。所以两人都默契地选择了救顾擎!

    沐筱萝第一次给顾擎在药里兑天蝎珠的粉末时手有些抖……如果这是他们两的唯一的机会,那么她在做的事就是选择了顾擎的生,放弃了楚轻狂的活,她真的能把自己的爱人亲手推到死的那边吗?

    想着,不觉就掉下了泪,看着泪掉在药中泛起了一圈涟漪,觉得心好痛好痛,原来选择的滋味是这样苦涩啊!

    一双手自身后将她圈进了怀中,楚轻狂轻轻在她脖颈上吻了一下,柔声说:“很难选择是吗?”

    “嗯……”沐筱萝更多的泪掉在他圈在她腰间的手上,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顾擎是我的兄弟……也是你的朋友,而我是你的夫君……所以才让你这么矛盾吧!”

    楚轻狂展开怀抱,让她倚在怀中,收敛了一贯的轻浮,轻声叹息道:“你还记得你问过我一个问题吗?”

    “……”沐筱萝努力想自己问了什么问题。

    “你给我很短的时间……问我‘你和水佩一起中了剧毒,时间紧迫,我只能救一个,我救谁?’”楚轻狂提醒道。

    “你救谁?”沐筱萝现在觉得自己当初有些强人所难了,那么短时间,他就算回答了问题又能说明什么呢?不是她或水佩谁不重要,而是太重要了才难以选择。

    “想知道我现在的答案吗?”楚轻狂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低哑了声音说:“我会救水佩……”

    沐筱萝的身子有些僵了,这答案很正常……也很伤人……

    “我会救水佩……可是,你死了……我会跟你一起死!”

    楚轻狂修长的手指碰到了她脸上的泪,低低的叹息:“我已经负了你一次……那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所以我不会再负你……如果真要让我再选择,我愿意和你一起死!”

    生无可恋,死又何惧……

    沐筱萝听出了他话中没说出来的意思,就怔住了,他对她的感情已经到了愿意陪她一起死的地步吗?

    她一直以为他对她内疚多于喜欢,原来竟是最大的误会啊!没有喜欢内疚何以依存呢?

    顾擎身体不好,大多出面的事只好楚轻狂上阵了,于是不管他愿不愿意,这四皇子还是归他做了,他总不忍心让沐筱萝一个女人家东跑西跑吧!

    还好顾擎几个近身的侍卫都是心腹,对于楚轻狂是真正的四皇子这一点也是知道的,所以换了人也没什么不便。

    姜曛等人以前和顾擎也不是很熟,在路上他大多时候都在生病,也没有怎么打过交道,换了人也没人现异常,都体谅他病体,努力帮他分担一些工作。

    初来乍到,要做的事很多。县衙装修,钱双在沐筱萝的授意下给他们包了一家离县衙不远的客栈,他们留了一部分人镇守客栈,一部分人投入到县衙的装修工作中。

    楚轻狂听从沐筱萝的建议,雇了钱双做师爷,开始接手锦城县衙的工作。原来的总督袁华第二日就找到了,一听四殿下来接手封地,他一天都不愿意多留,匆忙交接了就要回京和家人团聚。

    楚轻狂念他在朝廷不给力的情况下还镇守锦城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赏赐他一百两银子,还专门让钱双给他写了推荐信带回京述职。

    袁华感恩涕零,拉了楚轻狂的手说要不是家中还有妻儿,他就留在锦城不走了。沐筱萝和楚轻狂送他出城,表示不管何时,只要他想回来,他们都会欢迎他和他的家人。

    袁华终于恋恋不舍地走了,扔给了沐筱萝他们很多难题。眼看冬天将过去,春天就要来了。春耕,茶山,都不能误,楚轻狂和沐筱萝都忙的恨不能一天当两天用。

    还好分开的众人66续续地赶来汇合了,这才让两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先回来的是江浩和清波,这是沐筱萝最关心的一路,他们带的钱财可是关乎着他们在锦城是否能站住脚的根本。

    沐筱萝本来做了最坏的打算,他们的钱财只要能带回来一半她就心满意足了。不知道是两人办事能力太强,还是这时代的人民风太纯,藏在棺木中的钱财竟然一路上都没引起人窥伺,安然无恙地带了来。

    沐筱萝听到江浩和清波的汇报,安慰地直拍自己的胸口,笑道:“天助我们啊!这是要让我们在蜀地站稳脚跟最好的礼物啊!”

    有了这钱财,就好办事多了。一路考察过来的葛安和吕老头带来了第二个好消息,他们一路来看到了很多荒芜的天地,都是缺少人种植而荒芜着。葛安一村村都问了,有些人家愿意把土地卖给他们,而有些人只愿意租给他们,不过收取的租金都很低,大有闲着也是闲着,别荒芜了就好的鸡肋心里。

    葛安很会办事,记录下来的资料密密麻麻几大页,看得沐筱萝有些晕,却也很感动,这都代表着人家的赤子之心啊!

    大家拧成一条绳,力往一处使,还怕不像一家人一样将生活过的越来越好吗?

    等袁鸣和顾美凤回来,客栈更热闹了,沐筱萝欣慰地看到妞妞和袁鸣关系好成一片,小尾巴一样跟着袁鸣出出进进。袁鸣进来找她汇报事情时,妞妞也跟着进来。先缠着沐筱萝保证有空就开始教她识字后,就依在袁鸣身边睁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两人说话。

    袁鸣是奉了沐筱萝的命令沿途收购几家茶山,茶厂的,他都谈妥了,只等禀报了沐筱萝后就带人去交银子办交接。沐筱萝详细询问了茶山的种植情况,又找来了钱双,让他负责去请几个老道点的管理。她要亲自培养他们怎么管理茶山,制出口感比较好的茶叶。

    她要赶在春茶上市时打出自己的牌子,这可是他们到蜀地的第一项大事业,做好了不但能在蜀地站稳脚,还能养活他们这一大帮人。

    沐筱萝看中了东城区县衙后面那些土地,她打算将赚来的钱都花在这些土地上,不但要扩建县衙,还想将这里修建成整个锦城最繁华的地段。

    五大家族又怎么样?沐筱萝很自信,觉得只要商业重心转移了,龚家营造出来的势力范围自然也会被削弱。

    怎么打断他们的丝绸织造业的垄断呢?沐筱萝将这厚望寄托在了清波身上,清波的绣工她是见识过的,的确是无人能及。她们只要做的比龚家好,何愁丝绸织造的龙头地位不属于他们呢?

    只是沐筱萝对丝绸完不懂,所有的认识只停留在过去表妹她们精美的时装画册上,她不认为那些现代的时装设计对丝绸织造会有什么帮助,所以也不敢逞强,只是将自己的意图告诉清波,放手让她自己去做了……

    五大家族

    这边县衙才开始装修,就惊动了五大家族。

    杨家族长牵头,五大家族的族长相约在西城区最大的云隆酒楼,商议该用什么态度对付四皇子。

    这云隆酒楼是杨家的产业,杨家在锦城经营酒业,所产的酒远近闻名,酒楼茶庄只是副业而已。

    杨族长杨细是不甘寂寞的老头,一生嗜美酒,平日就喜欢凑凑热闹听听八卦。一听人传四皇子改造县衙就悄悄跑去看了。

    不但自己看,还把五大家族的族长聚拢,想八卦一下四皇子夫妻。看看众人眼中的这两人到底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可以任他们继续欺负还是确有实力,能威胁到他们的地位……

    楚轻狂救过的谢卫弘在五个族长中是最年轻的,一听杨细召唤,就早早来到了云隆酒楼。

    他来的有些心慌,不知道五大家族要怎么对付四皇子,楚轻狂对他有再造之恩,他是说了不会为难他们的……

    可是如果五大家族执意要对付他们,凭他一人反对也没什么用啊!如果舅舅能站在自己这边,那还有点胜算,可是这是涉及到家族利益的事,舅舅肯吗?不会把他视为锦城的叛徒吧!

    谢卫弘的舅舅罗林海是罗家的族长,说起罗家,就不能不说下锦城的独特。巴蜀的风俗是不管民间兴建府宅、房屋、桥梁、道路,开挖塘堰、修坟或是各地勘探盐井、开采铜矿、铁矿、锡矿,种植大面积的果树、桑树等,都会请巫师看“风水”。

    特别是勘探盐井,因为投资大,费用很高,又会立即得到验证,所以更考验风水师的能力。

    蜀中盐井价值极高,换一句话说,一口盐井的价值至少相当于锦城附近最好的良田一百五十亩。如果风水师选错了地方,没勘探出盐泉,足可使一个中等之家破产,风水师也必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可以看出风水师的重要性了。

    罗家就是这样的风水世家,罗林海也是远近有名的风水师。所以虽然罗家的势力没有龚家广,在五大家族甚至整个锦城百姓中的声望却是很高,很受人尊重的。

    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会想和风水师为敌,这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谢卫弘觉得要是罗林海能帮四皇子他们说话,其他家族不会没人听的,只是要说服舅舅同意,似乎很难很难……

    五大家族之尾的严家,是士族,经营矿山。严家最早出身是铁匠,因为家里铁矿资源丰富,家族里的人都没丢掉打铁器这一传统,彼此间还会切磋一下打铁的技艺,连族长严君郎兴起时都会亲自动手打上一柄好刀或者好剑和自己族中的子弟比试一番。

    族里斗勇斗狠已成风气,各人都凭实力说话,没本事的人想让他们佩服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就连族长之位也不是像其他家族一样长子为尊,而是不论出身,各凭实力竞争上的。

    所以今年刚满三十岁的严君郎才能坐上族长之位,否则以他一个马夫之子,怎么可能当族长呢!

    谢卫弘到了云隆酒楼,6续严君郎,罗林海也来了,几人都尊敬杨细,在老资历的他面前不敢托大,只有龚家的族长龚正海迟迟不到。

    几人虽然没说什么,心下却是不以为然的,这龚正海是越来越嚣张了,自持龚家对锦城的影响越来越大,就越来越不把众人放在眼中了,也不想想没有众人,靠他龚家一族,能把锦城支撑起来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