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7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嗯……好……”沐筱萝不知道楚轻狂是因为要离开了如此多愁善感,还是对前途没信心才如此患得患失,不管为什么,她都不忍心打击他,顺着他回答了。  .

    世事多变,他们都身不由己,谁知道命运的轱辘会将他们带往何地呢?珍惜相守的时光,就是沐筱萝最现实的想法,其他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对了,不是说楚云安要将亦巧送来给顾擎做小妾的吗?她来了,我就可以借此机会搬出县衙了吧!”

    楚轻狂要是走了,她留在县衙也不方便,沐筱萝已经计划着在外面找院子搬迁的事,和楚轻狂说一声也有让他放心的意思。

    “她还没启程,估计事情有变化……”

    楚轻狂沉思着突然笑了笑说:“有个八卦的信息,不知道你想不想听,是关于武铭元的王妃的!”

    “贺冬卉?”沐筱萝觉得这名字好遥远,似乎是上个世纪的事,她不关心她,但是想到她对自己这副身体所做的事,就随口问道:“她怎么了?”

    “我们出京时她不是怀孕了吗?昨天得到个消息,说她的孩子又没保住,胎死腹中,要不是御医用药给她打下死胎,她差点丧命。”

    “啊……”沐筱萝惊得睁大了眼,她上次没报仇就是念在她有孕在身,没想到她没动手贺冬卉还是没保住孩子。

    “死胎……额……”楚轻狂这次没讽刺了,带了点同情的语气说:“据说是怪胎,打下的是一串水泡似的东西,贺冬卉当场就气晕了,御医说她这辈子最好别怀孕,否则都会是同样的结果……”

    这次沐筱萝张大了嘴,太子妃被判定不能怀孕是怎样的一种悲剧啊!她还想做皇后呢?母凭子贵,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有,她能坐稳后宫之的位置吗?

    一时,沐筱萝也不知道该不该报复她了,她还没出手,上天就让她从天堂跌落到凡尘,她再出手,她不是该到十八层地狱吗?

    不同的命运

    贺冬卉的孩子没了,急的不止是贺冬卉,连贺皇后也跟着急起来。

    贺冬卉毕竟是贺家的人,生个子嗣至少能保证贺家的地位,可是孩子没了,自己的儿子又天天往醉花楼那个招牌亦巧那跑,弄得贺皇后了几次火也不见效。

    武铭元自持太子之位稳坐,慢慢就没把贺皇后放在眼中,被管紧了就丢出一句震慑贺皇后的话,说亦巧有喜了,贺冬卉不能帮他生,难道还不允许他找个人帮他生吗?

    一句话惊得贺皇后呆怔了半天才叫起来:“天哪,你要气死母后吗?她是什么身份?你的孩子将来可是太子啊,一个青楼头牌生的皇子……你不嫌丢皇家的脸吗?”

    武铭元不以为然:“这有什么?母后别急,孩儿自有办法不让别人看轻亦巧。”

    “什么办法,难道你还能给她变出个公主身份?”贺皇后没好气地说。

    武铭元一笑:“如果母后真的需要,变个公主身份也容易啊!只要孩儿不想受人牵制,懒得找人。孩儿的想法是,趁亦巧的肚子还没出怀,给她找个朝中的大臣做义父。这样先娶来做小妾,生下的如果是男儿,就让小卉亲自带,母后觉得这主意怎么样?”

    最后几句话打动了贺皇后的心,贺冬卉被几个太医诊治后都说不宜再怀孕,贺皇后不能不为她打算啊!如果生了男儿,过继给贺冬卉,由她亲自带,再寻个机会除掉亦巧……以后时间长了,谁还敢说贺冬卉的孩子不是她的!

    贺皇后这样一想,就默许了,让武铭元一起纳几个妾,亦巧夹在其中进门也不至于显眼。

    这样处理武铭元自然高兴,兴冲冲地走了,留下贺皇后恨铁不成钢地愤愤不已。

    武二帝那边的玉玺逼不出来,倒把武铭钰放走了,贺皇后心烦着呢!玉玺一天没有下落,武铭元的帝王之梦就难圆,她在这边还在千方百计地想怎么把武二帝的大权收拢过来,武铭元却沉溺于温柔之乡不管朝政,这怎么让她不心烦呢!

    想着想着就迁怒于贺冬卉了,自己的夫君不管好,自己的地位保不住,什么都要靠她这个母后,还让不让人活啊!

    这边贺冬卉更是一肚子委屈无处诉,孩子掉了还在休养,武铭元就兴冲冲地回来说了亦巧怀孕的,还说了贺皇后的意思。大意就是将来把亦巧的孩子过继给她,同意他再纳几个妾。

    贺冬卉才听完脸色就白了,这……这所有人怎么都在逼她啊?没了孩子是她的错吗?不但没人安慰她,还立刻就找到了生孩子的后备,她算什么?她在他们眼中是什么啊?

    打着为她考虑的旗帜,让她帮别人养孩子,这就是对她好吗?他们有没有想过她的感情,有没有想过她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感情爱憎啊!

    武铭元似乎没注意到她情绪的不对,匆匆说完后问道:“这样安排你没意见吧?没有的话我通知管家准备去了,选个好日子就让亦巧进门吧!哦,她怀孕了你多照顾着点,后面几个院子有点偏僻了,我住的隔壁不是还有个空屋子吗?你让人打扫一下,让亦巧住那吧!”

    贺冬卉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可怜兮兮地看着武铭元,哀声叫道:“夫君……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才失去了我们的孩子很伤心……你就不伤心吗?这时候娶个青楼女子……你是在侮辱我啊!……呜呜……”

    武铭元愣了愣,看贺冬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蹙眉道:“那是孩子吗?还什么都不是的东西你伤心什么啊?快别哭了,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才是正事!不能生也不怕啊,不是说把亦巧的孩子给你吗?我不疼你怎么会这样做呢?你别胡思乱想了!”

    他递给她帕子,安慰道:“赶紧养好身子,等春天来了,我陪你出去走走,你不是喜欢大佛寺山后的桃花吗?我陪你去看看,拜拜菩萨,求支上上签,没准下次再怀就能安生下来了!”

    “夫君……”贺冬卉绝望地抽泣着,她要的不是这些空洞的话啊?他为什么不说不管她会不会生,他都守着她,不娶亦巧,也不纳其他小妾……这才是她真正想听的啊!

    可是武铭元怎么可能有这种意识呢?安慰了她几句就匆匆忙忙走了。

    贺冬卉知道他一定是去找亦巧了,恨得牙痒又无可奈何,想着武铭元的话哭肿了双眼。人家现在表面是为她好,答应给她孩子还不是怕她闹啊!真要娶进门来,以后自己这太子妃的位置还能坐稳吗?

    想着又觉得武铭元寡情,自己跟着他这么长时间,就不能换一点他的真情吗?真的是只闻新人笑,无人听见旧人哭吗?

    贺冬卉哭着哭着,想起了沐筱萝,一种悲哀就从心头荡起,这算是报应吗?当初托大佛寺的法正给沐筱萝批了命中无子的批文才换了自己王妃的位置,没想到现在竟然是自己无子,冥冥中是注定了这位置不详还是她们两都遇人不淑啊?

    想着就觉得自己瞎了眼,当初武铭元一听沐筱萝命中无子就迫不及待地找皇后退婚,她怎么就那么自信,以为自己就比沐筱萝强呢!还傻傻地算计着也要嫁给武铭元……现在算不算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喝啊?

    正哭着,丫鬟连梅给她端了参汤进来,看见她哭得伤心被吓到了,急急问生了什么事。

    贺冬卉现在就剩下这个丫鬟贴心了,就哭着将武铭元要把亦巧娶进门的事统统告诉了她,听得连梅也气愤不已,抱怨道:“太子殿下也太薄情了,王妃不就是掉了孩子吗?怎么能这样对你啊!那女人就能保证她的孩子一定能保住吗?说不定和王妃怀的一样,就指不准是谁的错了!”

    贺冬卉一惊,收了泪。连梅的话提醒了她,既然亦巧进门已经是不能改变的现实,难道她就由她爬到自己头上了吗?

    孩子?哼!她抹着眼泪冷笑,她的可以掉,别人的为什么就不能掉呢?

    武铭元,那么喜欢孩子,那她就让他看看到底是谁重要!

    贺冬卉的算计让醉花楼的亦巧打了个冷颤,心烦地翻了个身,怔怔地想着自己的出路。是留在武铭元身边做太子的侧室呢?还是到蜀地去找楚轻狂他们?

    说真的,她还是觉得楚轻狂对她的吸引力更大些,这武铭元虽然是太子,却很沉闷。自持是皇子身份,却不懂怜香惜玉,做那种事兴来了也不管人家有没有准备好就粗鲁地闯了进来。

    碍于他的身份她一向懒得和他计较,谁知却勾起了他的兴,说她很坚强,不似他的妻妾一样弱不禁风,自此竟变成了他的专宠,抛了家中妻妾也要寻找一切机会和她颠鸾倒凤。

    说穿了,还不是因为她和家中的女子不是一个味而已,贺冬卉她们不肯和他做的事她肯而已!一个青楼女子和良家妇女怎么比,想想自是没有束缚的她在这方面占上风!

    亦巧从心里是看不起武铭元的,奈何奉了楚云安的命令不敢流露出半点轻视的感觉,本来按楚云安的计划,等武铭钰他们一去蜀地,她就要前往蜀地监视顾擎。没想到怀孕打乱了一切计划,这让她一想起就后悔自己怎么那么嘴快,马上就告诉了吕峥。

    吕峥当即就报告了楚云安,楚云安传来的命令就是改变计划,她留在武铭元身边,想方设法获得武铭元的信任,嫁进太子府,生下皇子。

    亦巧一听这命令就急了,这不是把她的一生都拴到武铭元身上吗?真生了孩子,她还能脱身吗?和楚轻狂就更没希望在一起了。

    可是让她把孩子拿了她又没这个胆,要是被楚云安知道,她能不能活是小事,楚云安不知道会怎么对付她才是大事!

    矛盾中武铭元来了,兴冲冲地说皇后同意娶她进门的事,温柔地搂着她哄着,等听他说出将来生的孩子要过继给贺冬卉时,亦巧呆住了。

    这孩子还没生就要被人抢去了,那她算什么啊?一个工具?给武铭元生孩子的工具?帮楚云安做事的工具?

    一股怒意就涌上了心头,都想利用她,当她亦巧是好欺负的吗?

    亦巧衡量了一下形势,放弃了去寻楚轻狂的念头,在楚云安和武铭元之间,还是武铭元容易控制些,她要借武铭元的力量对付楚云安,只有这样,才会摆脱自己一辈子被人欺负的命运……

    贺冬卉……她冷笑,进了太子府,孩子是谁的还说不清呢!想抢她的孩子,还要问她同意不同意……

    旺夫生子

    紫华苑其实已经不再姓柳了,改姓沐了。

    这是袁鸣帮沐筱萝盘下的铺面之一,连同柳家的茶上现在都冠上了沐姓。沐筱萝很低调,让袁鸣挂在了清波名下,一来避免和官府挂钩惹人闲话,二来未雨先绸缪,这是洪坤给她的银子买的,挂在清波名下就算亦巧或楚云安派来的任何人都不能用任何借口把它夺去了。

    紫华苑也装修了一下,沐筱萝的重点暂时不在这,装修就大众化了些,一楼是敞开的大茶室,消费档次定的也大众化。二楼就有点雅致了,一间间的包房借鉴了楚轻狂的水云轩,茶也上了档次,这些虽然都不能和水云轩比,沐筱萝已经满足了。

    谁有楚公子的手大啊,一家茶楼就挂着的名人字画就比茶楼本身的价值高。沐筱萝说起这个楚轻狂哈哈大笑,说:“我那是招待皇室贵族的,舍不得这些怎么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掏银子啊!你要知道我一壶茶可是比别的茶楼贵几倍甚至几十倍的!”

    沐筱萝不能不承认楚公子做生意有一套,只是她目前还在创业初期,自然不能学楚公子的路子。弄这紫华苑主要目的是为了春茶上市时打开销路,其他的以后再说了。

    杨细一大早就来到了紫华苑,远远就看到紫华苑装饰一新,楼墙部重新粉刷油漆过,还挂上了喜庆的灯笼,窗户重新裱过,干净清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