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9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正想的高兴,就见一个小二走了过来,弯腰对他说:“王爷,那边有个姑娘托我给你带个信,她说她有要紧的事和你说,她在前面的桥头下等你。  . ”

    “谁?”楚轻狂奇怪,顺着小二指点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向兰,她冲他扬起了一个笑脸,楚轻狂的表情就僵在了脸上。

    卫涛呢?他四处扫了一眼,不见卫涛,就知道这人把他的事办砸了不好意思见他才躲着他,就阴沉下了脸。

    向兰冲他做了个手势就挤开人群往外走,楚轻狂没那么给面子,依然坐着听沐筱萝讲故事,心里却盘算着怎么打向兰。这女人对他的执着过了他的想象,让他心烦又无可奈何。

    想着想着突然一惊,他现在是武铭钰,又不是楚轻狂,向兰怎么也来纠缠他,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楚轻狂眼睛就危险地眯了起来,如果向兰敢坏他的事,他可不管她救没救过他,一定不会轻饶她的。

    沐筱萝的故事很受欢迎,讲完了一难又被杨细缠着说不过瘾,又讲了一难,等到散场已经到用午膳时间了,杨细大方地说请他们去自己的酒楼吃饭,沐筱萝婉拒了,说下午还要张罗县衙请客的事就不去叨扰了。

    杨细就拉了罗林海和谢卫弘去自己酒楼吃饭,沐筱萝和楚轻狂留在了茶楼用膳。楚轻狂心不在焉地吃完,又让清波给他上了壶茶,沐筱萝就似笑非笑地说:“人家不是约了你,你怎么还不去赴约啊?”

    楚轻狂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沐筱萝已经看到了向兰,就心烦地说:“我才不想去,她爱等就让她等着吧!”

    沐筱萝笑着逗他:“美女送上门了,还这样的口气,你啊,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楚轻狂苦恼地说:“容儿,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你说她是针对我来呢,还是针对四皇子来呢?”

    沐筱萝漫不经心地说:“你以为她还看不出你和四皇子是同一个人吗?你我能瞒住大多数人,能瞒得住她这样有心的人吗?她能这样执着地追着你,还没有说明问题吗?”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楚轻狂不懂向兰了,都知道他和沐筱萝在一起了,为什么还执着不放呢?

    “这个……就看你喜不喜欢她了!”沐筱萝想的不是向兰,而是苗栗,听说他们都转道进蜀地了,苗栗也来了吗?

    “你逗我啊!你明明知道我就只喜欢你!”楚公子委屈地表白道:“我要对她有那份心思,我还会告诉你吗?”

    “你真的没对她承诺过什么?”沐筱萝有些怀疑,一路来蜀地,虽然是三人行,她就不信在向兰的‘精心照顾’下,楚轻狂会没有动过心。

    “我怎么可能对她承诺什么啊?“楚轻狂急了:”我誓啊,我从一开始就拒绝她了,她要喜欢我,我也没办法啊!”

    沐筱萝挑挑眉,笑:“你急什么啊!有人喜欢是好事啊!说不定还是大大的好事呢!”

    她心中有些犹豫,有种想法有点不符合她的风格,所以也拿不准该不该和楚轻狂说,就沉吟着看着他。

    楚轻狂看她的表情,似乎并不完相信他的话,就急了,说:“你要不相信,我让人把她找来,当你的面亲自和她说清楚,这样你总该信了吧!”

    沐筱萝笑道:“我不是在想这个问题,我是在想苗栗……她是向兰的师父,据说在苗疆有一定的地位……”

    她顿住了,轻轻摇了摇头,还是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够光明正大,打算放弃了!

    先汗一下,这两天事太多,一大堆工作都挤一起了,更新也没那么准时,实在是对不起各位亲,等忙过这几天,一定会恢复正常的更新时间,大家多多原谅……

    有备而来

    “苗疆……”楚轻狂那么聪明的人,一听就懂了沐筱萝言下之意,就似笑非笑地看着沐筱萝,轻笑道:“容儿,你的意思是?”

    沐筱萝看他不坏好意的笑,就红了脸,随即正色道:“我什么都没让你做啊!你别自作聪明!让我用你的感情去换解药,我还没那么伟大。当然如果你自己想这样做我也不能阻拦你……只是我是没有兴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的,做任何事之前,你最好牢记这一点!选择权不止在你手上,也在我手上……”

    楚轻狂被她的严肃震慑到了,沐筱萝随即补充道:“我承认我刚才有一瞬间闪过卑鄙的念头,想让你利用她的感情拿到解药,可是仔细想想,我这样做很恶心!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我也是女人,我知道爱一个人很难,她喜欢你没有错!我们利用她的感情却是错的!不管有多困难,践踏别人的感情都是不对的!所以我为自己羞愧……我不会再赞同你欺骗她!”

    “容儿……你太善良了!”楚轻狂心情复杂地拉过她的手握住了,笑了笑说:“你不赞成我们就想别的方法吧!总有办法的!”

    “你不觉得我很迂腐?”沐筱萝也是心情复杂,如果因为自己的想法而让楚轻狂求解药的路充满艰辛,她同样会不安的。

    “不会……你这样的想法只会让我更敬重你……向兰那么对你,你还以德报怨……你夫君又不是笨蛋,谁好谁坏还分不清吗?”

    楚轻狂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说:“我会和她直说,愿不愿意帮忙她可以选择,我不会做让你失望的事的!”

    沐筱萝有些欣慰,很难得两人的看法统一了,这让她觉得再有困难也不是不能一起面对的。

    楚轻狂最终还是去赴约了,沐筱萝和清波他们赶回县衙,开始准备宴客的事。

    有了杨细、罗林海,谢卫弘早上的捧场,沐筱萝不担心晚上的宴席会没有人来,所以她和清波要做的就是安排好宴席的细节。

    远山准备的菜肴很丰盛,沐筱萝自从宫中被陷害投毒后对食物都很小心,专门派姜曛亲自负责安,力求做到万无一失。

    她指挥井井有条,安排得各个细节都很到位,让清波赞叹不已,笑道:“容妹,将门出虎女啊,看不出你小小年纪,懂的还真多。

    沐筱萝没敢把部功劳归于自己,笑着说:“这都是袁鸣的功劳啊,我们的管家太能干了!”

    沐筱萝收了妞妞做徒弟,不但顾嫂感激,连袁鸣都感激。袁鸣私下对沐筱萝说:“我袁某从不轻易服人,沐王妃你是我第一个佩服的女人,你聪明见识广,更难得的是还有颗善心,妞妞是美凤的命根子,她交给你放心,我也放心。从此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会把王府当成自己的家为大家尽心经营的!”

    很朴实的语言,没有什么誓死效忠之类的话,却比这些话都更感人。袁鸣让沐筱萝证明了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无心收获的往往比刻意收获的更多更真实。

    袁鸣的确是个好管家,能用很少的钱办很大的事,他帮沐筱萝精打细算,计划着每一两银子的用处。最难得的是他不会像一般的下人一样唯命是从,遇上和沐筱萝观念不同的时候,他会和沐筱萝争论,直到互相说服对方。

    这样的事让楚轻狂撞见过两次,大为惊奇,事后沐筱萝还有意无意地拿袁鸣教育他,说夫妻也应该像她和袁鸣争论事情一样,有不同的意见可以直抒己见,把心中的怀疑不满都说出来,相互商量相互解决,这样才不会有隔阂误会生。

    楚轻狂笑,深以为然,说自己以前的确有点太自我了,以后还要多向沐筱萝学习相处之道,他说到了蜀地才见识到沐筱萝的人缘很好,老老少少都喜欢她,他说搞不懂为什么在京城那些太太小姐对沐筱萝会有那么多的非议!

    沐筱萝对此颇有深意地一笑,说:“你该感谢她们让我出名啊,否则你楚公子的眼睛怎么看的见渺小的我呢,都被花淹没了,沐筱萝对你来说就是无数名字中的一个,什么意义都没有!”

    楚轻狂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如果不是生了那么多事,两人怎么可能在一起呢!他该感谢冥冥中那只将他们推在一起的手,给了他们相守的机会……

    这边向兰还在桥头等着,等久了也不见她心烦,似乎笃定了楚轻狂一定会来,靠在柳树边上耐心地看着江面上船来船往。

    楚轻狂是用真面目来见她的,想着躲闪也没意思,索性大大方方走了过来,在离向兰稍远的地方站住了。

    “楚大哥……”向兰听到他的脚步声,眼睛一亮就直起身走过来,看见他一身白衣,依然是那张倾国倾城的俊脸时错会了意,有些惊喜地说:“你……果然是你……”

    楚轻狂唇角就挑起了一抹讽刺,似笑非笑地说:“向兰,明人不说暗话,你其实已经猜到了,何必装呢!”

    向兰脸微微有些红,呆了一下轻叹口气说:“楚大哥,做影子楼的主人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你还要去趟这滩混水呢?难道皇位更吸引你吗?”

    楚轻狂早就知道她迟早有这一问,玉玺是她先现的,她不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现在疑惑的是不知道向兰到底知道多少,别被她套了去才显得自己笨拙。

    “皇位谁不爱呢?那是权力和巨大的财富啊!”楚轻狂模棱两可地说。

    “楚大哥真的想做皇上?”向兰问的很认真,眼睛里有种兴奋的光芒闪烁着,似乎只要他回答是,她会更高兴似的。

    “你找我就为了问这问题吗?”楚轻狂不喜欢她那种算计的眼神,冷冷问道。

    “当然不是,这只是一部分!我来主要是为了楚大哥和四皇子的……”向兰迟疑着,似乎拿不准武铭钰的身份,低声说:“你们是不是中了毒?”

    “你怎么知道的?”楚轻狂眼中的寒意更深了,这算是自己和顾擎的秘密,除了沐筱萝,其他人都没告诉过,向兰怎么知道的?

    向兰轻笑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只要回答是不是?是的话我有办法救你们……不是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你知道我们中的是什么毒吗?”楚轻狂讽刺地问道,如果向兰说的对,他还能相信她,如果不对,他转身就可以走人!

    向兰负手,俏皮地笑:“我不但知道你们中了什么毒,我还知道是谁下的,作起来会怎么样!”

    楚轻狂想起了苗栗,又想起了楚云安,突然有种直觉,这两人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苗栗在蜀地,楚云安也在蜀地……他们不会都认识向兰吧?

    “四皇子究竟是谁?为什么你会经常能冒充他呢?”向兰见楚轻狂不答,就将话题转移到了武铭钰身上。

    楚轻狂有些烦她转弯抹角,索性说:“向兰你知道什么就都说出来吧,想要我做什么也可以直说,我不喜欢猜来猜去。”

    “真正的四皇子已经死了吧?”向兰一语惊人:“你们两个都是冒牌货!”

    “那又怎么样?”楚轻狂挑眉,看来向兰是有备而来了,一定对他们的事做了一番调查。他就姑且听听,看她能讲出什么他不知道的!

    “楚云安为了控制你们,才给你们下了毒,对吧?其实你们都是楚云安的徒弟,对吧?而楚云安原本是准备培养你做皇上的,你为了沐筱萝才和他闹翻的吧?”

    向兰狡黠地笑:“楚大哥,我说的对不对你好歹点个头啊,要不我就没兴说了!”

    楚轻狂无奈,冷冷地点了头:“目前为止,都对!问题是这些我都知道,你说点我不知道的行不行?”

    “你不知道的?”向兰故作思索,随即问道:“你知道楚云安的身世吗?你知道他从哪弄来的苗疆毒药吗?你知道怎么找到解药吗?”

    楚轻狂黑了脸,冷冷地逼视着向兰:“你是不打算轻易告诉我吧?有什么条件你开吧!我做不到的我宁愿死也不会受人威胁的……你最好明白这一点!”

    向兰委屈:“楚大哥,我要是不想告诉你,我还来找你干嘛!只是这些事说来话长,我们能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谈谈吗?”

    这个才是重点,楚轻狂总算了解向兰的意思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