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4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小妞妞脸红了,悄悄看看楚轻狂,又回头看看沐筱萝,就爬到沐筱萝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然后红着脸就跑开了。.

    楚轻狂好奇地问道:“容儿,她对你说了什么?”

    沐筱萝笑而不语,只是喝酒,弄得楚轻狂心痒痒的,看到沐筱萝醉眼朦胧,脸红得娇艳,一会注意力又回到了她身上,不再研究妞妞说了什么。

    楚轻狂顶了武铭钰的脸,就是一副病怏怏的身体,大家就识地没人敬他酒。他干坐着,看沐筱萝一杯接一杯喝,慢慢就有点郁闷了,正寻思沐筱萝喝得差不多了,想阻止时,沐筱萝突然靠了过来。

    “狂……”她贴近他,娇笑道:“我不行了……带我回去吧!”

    楚轻狂被她这一声‘狂’叫的心跳失常,再看她,眯了眼睛,下颚都凑到了他唇边,被酒意弄得有的失去控制的笑容有点傻傻的,说完就伏到了他腿上,闭上了眼睛。

    楚轻狂只感觉她软软的身子半依在自己怀中,那种火热的碰触感就让他心跳加快起来,几时见过这样的沐筱萝啊,让他又爱又怜,毫不犹豫地伸手将她抱了起来。

    “王妃喝醉了,我先带她进去休息,你们随意啊!”楚轻狂交代了一声,就抱着沐筱萝回内院。

    沐筱萝伏在他怀中,热烫的呼吸喷在他的脖颈间,痒痒的,让楚轻狂心也痒痒的,低声笑道:“你想单独和我在一起,和我说一声就行了,用得着喝那么多酒吗?”

    沐筱萝嗯嗯地娇哼一声,手臂就环了过来,抱住了他的颈,闭了眼娇笑道:“你为什么要那么聪明呢,偶尔笨一下才可爱嘛!这样……人家在你面前什么伪装都没有,好没意思……”

    “为什么要伪装呢?我喜欢自然的你,就算要撒娇,在我面前也可以……否则看你那么能干,我这夫君就没什么用了!”

    楚轻狂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宠溺地说:“我说过,我们没有孩子也可以……我会把你当我的孩子……你的脆弱,你的伤心对我都不必伪装……我都懂的……”

    “我知道……”沐筱萝的声音有点哽咽:“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大,很要强?其实我是怕……”

    “怕什么?不是说有我吗?”楚轻狂用脚踢开了门,抱着她走了进去。巧莲赶紧放好灯就去将床铺开,然后识地退了出去。

    楚轻狂没有急着将沐筱萝放到床上,依然抱着她在床边坐了下来,沐筱萝靠着他,自嘲地笑:“你知道不能走是什么感觉吗?那种什么都要依靠别人的感觉是我最害怕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无法主宰自己,什么都要仰仗别人……所以我拼命努力想证明自己不靠别人也能活……我觉得我能做到……”

    “你的确能做到……他们不来是他们的损失,不是你的能力的问题……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楚轻狂轻抚着她的背安慰道。

    “狂……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让我感动吗?”沐筱萝蹭了蹭他的脸,问道。

    “我觉得我让你感动的地方应该很多,具体你指哪一件?”楚轻狂有点无赖地笑。

    “贫嘴……”沐筱萝轻叹,被他这一打岔心情好多了,低声说:“你说‘我想让你做自由飞翔的鸟,可是我怕你越飞越高,越飞越远……远得让我再也无法触及你……从此失去你……’……你还记得这句话吗?”

    “记得……我说的,当时送你回去我去沐府探望你时说的!”

    楚轻狂记忆犹新:“那时我真的不该送你回去,该把你关在我的园子里,这样你就是我的……任何人都无法窥探!”

    “你不会的!”沐筱萝感慨:“就是这句话让我爱上你……一个肯把我放走的人,如果没有一个博大的胸怀,怎么能做到呢?刚才你抱我进来的时候我在想,有这个胸怀让我依靠,我还怕什么呢?”

    “就算天下的人都不做我的家人……我也还有你,对吗?”

    “对,你还有我!”楚轻狂拥抱她:“别对自己失望,任何时候告诉自己,你还有我呢!蜀地只是让你高兴拿来玩的,如果不喜欢,我们换个地方玩……这天下,只要你喜欢,你的夫君都可以取来让你玩!”

    “又狂妄了……”沐筱萝失笑,心情完好了,别人说这话是狂妄,楚轻狂说这话却是真的能做到,只要她想,又有什么不能呢!

    巨大惊喜

    看见沐筱萝高兴了,楚轻狂就笑道:“现在可以和我说说刚才妞妞说什么了吗?”

    “妞妞对我说她不要你的奖赏……你要是想给她,让我一定要阻止……哈哈哈……她怕你亲她啊”

    沐筱萝笑起来,捏了捏楚轻狂的脸,说:“谁叫你动不动就亲我,妞妞都害怕了!”

    楚轻狂失笑:“这丫头,这是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我看都是你这师傅没教好!”

    沐筱萝眯了眼笑:“我怎么没教好,我教她‘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狂……你对我这么好,我报以你什么呢?”

    她的声音放柔,以额抵住楚轻狂鼻尖,低低的叹息。

    楚轻狂现在已经分不清她是真的醉了还是清醒着,只是觉得自己的心被她这样低低的叹息就揉在了一起,突然觉得再多的付出有这一刻都是值得的!

    “想不想要惊喜?”沐筱萝的唇吻过他的眼,以唇封住了他的眼……

    “什么惊喜?”楚轻狂被她吻的心猿意马,手不规矩地滑进她的衣襟,却被她抓住了。

    “先说想不想要惊喜?”她固执地亲吻他的眼,让他无法睁开眼睛,只能点头,感觉她调皮地吻了下去,唇滑过他的喉头,又引来他一波的悸动,心痒痒的……

    沐筱萝娇声警告道:“不准睁开眼睛,等我说可以了才能睁眼,否则……惊喜就没了!”

    “嗯……好……”楚轻狂半倚在床头,闭了眼一副任沐三小姐宰割的样子,慵懒的样子看得沐筱萝喉间一阵干涸……

    “轻狂……如果我一辈子都是这样……不能陪你到处去……一直都要你照顾着,你会后悔喜欢我吗?”

    沐筱萝伏在他身上,有点不确定地问道。

    “这样……有什么不好?”楚轻狂嘶声叹道,觉得这样的姿势是折磨,他想的是将她压在身下,而不是任她在自己身上到处放下火蛊。

    “你能让我照顾是我的荣幸……我只会后悔没早认识你……又怎么会后悔喜欢你呢?”

    世间独一无二的沐筱萝让他遇到了,他还有什么遗憾呢!

    “你真的不后悔?”

    感觉沐筱萝离开了,楚轻狂闭了眼,陶醉的样子似在空气中寻找她的芬芳,半天才笑道:“容儿,你醉了……以前你不会这样问的……难道今天的打击就让你失去了自信吗?如果是这样,那些人罪无可赦了,竟然敢如此欺负你,看我怎么去为你报仇……你想让我怎么帮你报仇呢?”

    房间里没有声音,沐筱萝的呼吸也淡去了,楚轻狂有些疑惑:“容儿……容儿……”

    没有人答应,他心就慌了,也不顾沐筱萝的警告,猛地睁开眼,看见沐筱萝坐在梳妆镜前静静地看着他,沉静的样子似一尊高贵的神像,看见他睁眼,她莞尔一笑,说:“我还没让你睁眼呢,你犯规了,惊喜没了!”

    楚轻狂站起身,心还有些空落,刚才沐筱萝的沉静让他生出一种恐惧感,似乎她真的离开了,让他千呼百唤都不唤不回她。

    “我不要惊喜……我要惩罚你,我叫你,你竟然不答应我!”楚轻狂没现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几步冲过去将她紧紧抱在怀中,那柔软的身体还有温度都触手可及才让他落下了心。

    “容儿……以后我叫你,不许不答应我!”楚轻狂真的不知道自己莫名的心慌从何而来,他不是患得患失的人,怎么可能因为她小小的顽皮就如此失落呢!楚轻狂这时无法为自己的心慌找到解释,等日后他再经历了一次这样千呼万唤无回应的事后,他才知道冥冥中是有第六感这回事的。

    “怎么啦?”沐筱萝不解他突然的失态,以为自己的玩笑开过分了,就陪笑道:“你刚才不是没喝酒吗?不要惊喜的话……我陪你喝啊!”

    “不要……你已经喝多了……你现在该上床睡觉了!”楚轻狂闷声说。

    沐筱萝眼一转:“上次我们成亲连交杯酒都没喝,你不想补回来吗?”

    楚轻狂放开她,抬手挑起她的下颚,笑了:“你是在诱.惑我吗?”

    “我只是再给你一个机会……莫大的惊喜哦,你不要的话会遗憾一生!”沐筱萝冲他眨了眨眼睛,暧昧地伸手环住了他的颈,将他拉近自己,用魅惑的语气笑:“要不要?”

    “要……”楚轻狂俯近她,探头狠狠地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失笑道:“你要是给我一个孩子,我会觉得这才是最大的惊喜!”

    “惊喜是要付出代价的,楚公子……你摔了我的夜明珠还有碧灵簪,现在连天蝎珠也没了……你就没想过要补偿我吗?”

    沐筱萝吊着他的胃口借了酒意不依不饶,楚轻狂最受不了的就是她小女儿的这一面,缴械投降,哑了声音问道:“你想要我怎么补偿呢?”

    沐筱萝扬了扬纤长的手指,笑道:“我听过一个故事,里面的人有一种风俗,做夫君的一般都要向自己的娘子赠送一种坚硬物品做的戒指,以表示彼此爱情的忠诚和长久,我想要一枚这样的戒指,可以吗?”

    “这有何难,明天我就去找人定做一枚……”楚轻狂觉得很简单。

    沐筱萝意味深长地说:“两枚,你一枚我一枚……戴上后,楚轻狂,你就不能再取下来了……当然,如果你想结束我们的关系时你也可以取下来,否则带了我的戒指,你就只能是我的夫君……要对我,对我们的家负责!……你愿意戴这样意义的戒指吗?”

    “一种承诺!”楚轻狂明白了,他对她的承诺,她也承诺了他。这算是她给自己的定心丸吗?就算世人都不做他们的家人,他们彼此是彼此的家人!

    “我愿意!”楚轻狂慎重地点头,沐筱萝就笑了,温柔地说:“我也愿意!”

    她主动拉下他,吻在他唇上,楚轻狂刚想加深这个吻,沐筱萝却推开了他。

    “……狂……到床上等我!”她眼眸里是光芒,一种雀跃神秘的光芒,她轻推他,让他不觉后退了几步。

    “妖精……”楚轻狂觉得让沐筱萝喝醉也不是件坏事,最起码能看到她轻易不露的这一面妩媚……

    这比酒更醉人,撩拨得他心痒痒的,虽然更想做的是将她抱到床上,而不是无尽的等待……

    可是有时候等待是值得的,等待让酒更醇更香……等待让爱更坚贞更经得住考验……

    楚公子退到床边坐下,慵懒地看着沐筱萝拔下了髻上的簪,将一头墨散了下来……如果她想考验他的耐心,他会配合,对她,他有的是耐心,别说等这一会,就算等一辈子,他也愿意……

    沐筱萝放下梳,有些紧张地咬了咬下唇,抬头看了楚轻狂一眼,笑道:“你没有后悔的机会了!楚公子……如果你对我内疚的话,从今晚开始都可以遣散了……”

    她扶着梳妆镜站了起来,微笑着说:“从今后我们都是平等的……我要你记住这一点……从今天开始,你会认识一个新的沐筱萝……你准备好接受她了吗?”

    楚轻狂有些着迷地看着她的手停留在了红袍的衣襟上,他的脑中已经充斥了她罗衫轻解后的样子,哪里还能理性地思考呢,抬手张开怀抱:“我准备好了,来吧……我的爱……”

    沐筱萝莞尔一笑,慢慢走了过来,她的姿势有点奇怪,似乎不适应双腿而有些生涩的迈步……

    楚轻狂突然睁大了眼,她……她……她竟然没用拐杖!

    心彭地就似炸开了,巨大的冲击让楚轻狂无法思考,怔怔地看着那女人一步步向自己走过来。

    “这就是惊喜……你高兴吗?”沐筱萝离他几步远时站住了,声音和身子一样颤抖,看得出她内心也同样的激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