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8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他一急,猛地咬了一下水佩的舌头,她吃痛就放开了他。.

    “容儿……我在这……”楚轻狂大声吼道,眼睛已经变成湛蓝了。

    水佩愕然地捂住嘴,难以相信地看着他,半天才叫道:“狂哥哥,你竟然伤害我……”

    楚轻狂看见她指缝中流出的血迹,怔了一下,可是外面越来越激烈的打斗声让他更焦虑,容儿在和谁打架呢?

    一想恍然,一定是水佩带来的人,这一想又急了。她的腿才好,走路都不能走多远,她能支持多久啊!

    “放开我……”他冲水佩怒吼道:“别让我恨你……快放开我!”

    “狂哥哥,你吼我!”水佩更委屈了,泪马上就流了出来:“你从来没这么大声吼过我……姑父说的对,你真的被她迷住了心智了……”

    她边抹泪,边俯身,将手中的药丸塞到他口中,边哄道:“狂哥哥,听话,快把药吃了,你就会好的!”

    楚轻狂不敢再骂她了,紧紧闭着嘴。楚云安的药丸他已经吃过一次,入口即化,他身体中的牵情毒都还没解,他怎么可能敢再吃楚云安的药丸,想着就不可能是好东西。

    “狂哥哥,你张嘴啊!”水佩毕竟经验少,他闭了嘴无法塞进去,就手足无措了,一只手用手去扳他的嘴,一只手拿药丸猛向他的嘴里塞,塞不进去指甲倒把楚轻狂的脸划伤了。

    外面突然传来沐筱萝失声的惊叫,楚轻狂心一凉,想着她是不是受伤了,听声音他们这边是七八个人打她一个,楚云安的人武功都不弱,她虽然有武功,毕竟实战经验不足,受伤肯定难免……

    这样一想,他就怒了,他的容儿,他疼爱都来不及,怎么能容忍别人伤害她啊!

    一时,所有的怒气都冲向了穴道,也不管会不会让自己受伤,狂吼一声,生生地冲开了穴道,力量之猛,将水佩冲得摔出了好远。

    楚轻狂一大口血喷了出来,清醒了好多,他顾不上检查自己受了什么内伤,顾不上看地上的水佩,狂吼一声,箭一般地射了出去。

    白衣上是血,墨散乱,衣襟不整,蓝眸如妖孽,楚公子就是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了沐筱萝眼前……

    意外失手

    沐筱萝承认,看到楚轻狂跳下去的那一刻,她是想立刻掉头走人的,可是又想看看他会怎么做,所以才忍了下来。

    等看见那两人相拥着进去,她差点把自己的唇咬破,在心里狠狠地骂,好你个楚轻狂,原来也是无法抗拒美色的男人啊!人家才亲亲,投怀送抱一下你就抗拒不住诱.惑送上门了,好,我就不打扰你们久别重逢,恩恩爱爱了……

    她气恼地转头想走,又顿住了,这花香这火光有鬼,还有顾擎,刚才不是还在吗?怎么楚轻狂一叫他就不见了?他和楚轻狂的感情沐筱萝知道,他决定不会做伤害楚轻狂的事的?

    那么……脑中想到了楚云安,楚轻狂的毒是他下的,怎么作有些什么症状他应该很清楚!水佩她们早不来晚不来,却赶在楚轻狂毒的时候来,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沐筱萝蹙眉,如果楚轻狂清醒时选择了水佩,她无话可说,只能说明他们的感情还没牢固。可是今天是他毒之日,他清醒不清醒暂且不说,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却是很正常的!她真的要把自己的夫君拱手相让吗?

    如果他们生了什么,以楚轻狂对水佩的内疚,他是绝对会负责任的……

    沐筱萝眼神就有些冷了,不管如何,在没弄清他的感情之前,她不会把自己的夫君让给别人的。

    才想着,就听到楚轻狂大叫:“顾擎救我……”

    沐筱萝一听就急了,跳了下来,脚还没站稳就听见风声锐利地向自己击来,她一惊,就地一滚,眼睛一瞥间就看到了冷冷的剑光。

    “抓住她……”一个女音低低地说了这话后就退到了后面,沐筱萝敏锐地听出这声音是俞晓宁的,心下就有些了然了,这陷阱是她安排的吧!水佩那傻丫头,想着就没这么高的智商……

    她出门也没带武器,仓促间被打得只有躲的命运,眼看院子里跳出了七八带剑的大汉,沐筱萝暗叫不好,她逞能了,竟然不知道防备,连人都没带就闯了来。

    还好有武功底子,虽然还没真枪实弹地展示过,就当练练手法吧!只是楚轻狂在里面到底怎么了,她心急如焚。

    让了几招,逮了个空子还是用了擒拿方法才抢到一把剑,随手挽了个剑花,她多了些信心……

    “快放开我……”楚轻狂在里面的狂吼让打斗中的她一分神,手上就被刺了一剑,剑掉在地上就被人挑开了。沐筱萝去抢,一人的剑就往她头上刺来,她一低头,感觉头上一凉,束的带就被削断了,长散了下来,遮住了眼睛。

    沐筱萝一时看不到,只感觉背上一疼,又中了一剑,她失声叫了一声,一手抹开了长,感觉自己的血哗哗流了出来,她就怒从心起,劈手就抓过了剑尖,也不管会伤到自己的手,用力一震,就将剑夺了过来。

    回手一剑,沐筱萝大吼一声,刺了过去,面对她的人当场就被她贯穿了。沐筱萝看他鼓鼓的眼睛,一时有些愕然,前世不是没杀过人,大都是用枪的,几时这样面对面将人捅个窟窿啊!

    还没等她内疚,那些人见同伴被杀,一起涌了上来,沐筱萝收拾了善心,回头恪守。此时她不杀人,人就要杀她,怜悯是愚蠢的,劈头一剑,她出手再不留情。也不管死不死了,只想尽快解决了这些人,好进去救楚轻狂。

    那人的顽劣她一向清楚,不到紧要关头,想让他求救是不可能的……

    劈手一剑刺穿了一个人的肩膀,再收剑时,猛听一声震耳欲聋的暴喝,她心一凛,这样的暴喝灌注了多少的内力在里面啊,这样很容易受内伤啊……

    还没想好,就见窗户猛地飞了出来,随着一个人影就落在了院子中间,她抬眼一看,楚轻狂墨散乱,白衣上是血,一双眼睛妖异地闪着蓝光……

    “轻狂……”沐筱萝心痛地叫着奔了过去,她知道,他只有特别愤怒或者清醒非常激动时眼睛才会变成蓝色的,看他唇角还留着血,她无法猜测刚才里面生了什么事,只知道马上要把这个人带走,否则他不是死于内伤就是死于膨胀的情.欲中。

    “容儿……你受伤了?”楚轻狂没看到她背上的剑伤,只看到她的手腕还滴着血,蓝眸就更幽暗了,回身吼道:“都给我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

    “少主……”这些人都是楚云安的手下,昔日也算楚轻狂的旧属,被他这样一吼,都下意识地退了两步。

    一个大汉却没退,沐筱萝认出他是刺了自己背上一剑的人。只见他拱了拱手说:“小九,奉了师父的命,今晚必须留下你来,得罪了……”

    他挥剑刺来,楚轻狂拉着沐筱萝往后避开,痛心地叫道:“三师兄……别逼我!”

    楚轻狂的三师兄章邯没出声,手下的攻势却没减,依然凌厉地刺了过来。沐筱萝忍不住伸手一剑隔开,楚轻狂拉了她叫道:“容儿……我们走!”

    他是念旧的人,这些都是昔日陪自己一起长大的人,让他大开杀戒根本不可能,只好拉着沐筱萝撤退了。

    两人虚晃一剑,一起跃上了房顶,半空中沐筱萝回头,却看到一把暗器向楚轻狂飞去,她挥剑隔开,落到房顶上就跌倒了。楚轻狂伸手来拉她,后面的几人也跟着杀了上来,剑光刺眼,楚轻狂没武器,沐筱萝怕他受伤就拼命挥剑护着他。

    混乱中只求保命,可以身而退,那管刺到谁杀到谁。那些人对楚轻狂是志在必得,越攻越猛,章邯见楚轻狂一直护着沐筱萝,就专对沐筱萝下手。

    人家都是打斗经验很丰富的,沐筱萝虽然有武功,毕竟缺少实战经验,腿又才好,不能久战。

    眼看两人被纠结着脱不了身,又感觉楚轻狂拉着她的手越来越烫,抽空一看,被他的样子吓到了,楚轻狂唇角的血不断溢出,俊脸不知道是被情.欲还是痛苦扭曲得厉害,蓝眸亮得刺眼,她大骇,这情形如果再不泄他会走火入魔的。

    “容儿……你先走……”楚轻狂突然推开她,踉跄着冲章邯叫道:“师兄……别逼我……”

    章邯看他站立不稳,颇有些癫狂的样子也有些犹豫了,迟疑地说:“只要你答应留下来,我们就不为难你!”

    “不……”混乱中不知道谁一剑刺了过来,就刺在沐筱萝腿上,她痛得就跌倒在房顶上,向下滚了下去。楚轻狂大骇,一把抓住了她,一手已经怒拍了过去,那人被击下了房顶,楚轻狂抱起沐筱萝,回身就往外跑。

    章邯迟疑着,有心放过他,就听到后面水佩的叫声:“赶紧追,不能让狂哥哥被那女人迷住了心智啊!快救他……”

    章邯想起师父的话,一狠心就追了上去,水佩也跟着追了过来。

    楚轻狂正跑着,突然感觉腿上一疼,低头一看,一只镖插在了腿上,他顿时就带着沐筱萝跌倒了。两人滚下房顶,正好落在县衙外面的空地上,沐筱萝爬起身,就看到章邯向楚轻狂扑了过去,她想也不想,一剑就刺了过去,水佩再撞过来,剑就刺向了章邯的腹部……

    楚轻狂刚爬起来,看到她的剑刺了过去,就撕心裂肺地叫道:“不要啊……师兄……快闪开……”

    沐筱萝听到他凄厉的叫声,醒悟过来这人是楚轻狂的师兄,从刚才他宁愿受伤也不愿伤害他们的情况看,他们的感情很好吧!她想收手,可是来不及了,水佩这一撞让剑就深深地刺进了章邯的腹中……

    一时,几人都呆了,难以相信地看着章邯瞪大了眼睛,摇摇欲坠……

    “师兄……”水佩大哭着冲上前抱住了章邯,手忙脚乱地检查他的伤势,剑刺得太深,已经贯穿了他的身体,章邯喷出一口血,就倒在了地上。

    沐筱萝茫然地看着,只见水佩抬头冲着她叫道:“你杀了他……你杀了我师兄……狂哥哥,这样的坏女人你怎么能喜欢她啊……她杀了章师兄啊!”

    沐筱萝愕然地转头看楚轻狂,只见他怔怔地看着地上的奄奄一息的章邯,唇角的血流出的更多了……

    再回头,看到更多的人追来了,沐筱萝一狠心,拖起楚轻狂就跑,要恨要讨债以后再说,现在她只要他安地度过今晚……

    受命于天

    “王妃……”两人正跑着,突然听到有人叫,沐筱萝看过去,只见姜曛和清波远山都来了,他们身后,是姜曛的兵马。

    沐筱萝心一宽,冲姜曛喊到:“给我一匹马,后面的人交给你们了!如果他们不追来就绕了他们,敢追来,格杀勿论……”

    沐筱萝也不顾不上楚轻狂怎么想,她第一考虑的是不让自己人白白牺牲。

    姜曛愕然地看到她满身的血迹,拖着那蓝眸的妖孽,眼中的焦急让人心痛。

    “好……”他无暇细问,将自己的马让给了沐筱萝。

    “上马……”沐筱萝将楚轻狂推了过去,楚轻狂伸手将她拉了上去,调转马头,两人就疾驰而去,沐筱萝匆忙间回头,看见水佩他们被姜曛拦住了。

    她在心里暗暗祈祷姜曛他们最好别和水佩他们斗上,否则伤了水佩她更无法和楚轻狂交待了。心下这样想着,就有些茫然了,她伤了水佩楚轻狂会生气,那水佩伤了她,楚轻狂会怎么样呢?

    这样想着就苦笑,当初的选择题根本就没有答案,想象和现实差距太大了,不到那一刻,她都不知道楚轻狂的选择是什么!

    “容儿……”感觉身后楚轻狂的呼吸热烫地喷在脖颈上,他哑哑的声音让她感觉不妙,回头,看见他的头耷拉在她肩上,脸已经血红。

    “我……不行了……”他的手狂乱地抓住她的衣襟,抚摸她的胸……

    沐筱萝脸顿时红了,这还是在大街上啊,虽然天已经黑了,可是这样无所顾忌的抚摸……她按住楚轻狂的手,哑声道:“再忍下,马上就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