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0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姜曛能听清楚真不容易,他淡定地说:“沐王妃有事出去了。  .”

    完了?楚轻狂眼巴巴地看着他,就没更进一步的解释?例如有什么事,什么时候回来……

    姜曛明显不想多说,浓眉一扬,转头对一个士兵说:“楚公子应该饿了,去端些粥来……对了,楚公子,在你恢复期间,这两个士兵就负责照顾你,你有事吩咐他们就行,要找我让他们通知一声,我就会过来。现在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退了……”

    他双脚一并,微微颔就转身往外走。

    “姜曛……”楚轻狂强撑起身唤道,一动腹部的伤疼得撕裂一样,他的冷汗都出来了……

    “楚公子……还有什么事?”姜曛的语气有些疏离,让楚轻狂有点不舒服,几时这样受过别人的冷眼啊!

    “沐王妃什么时候回来?”他选择无视姜曛的态度,生硬地问道。

    “王妃没说,她只让我‘好好’照顾楚公子。”姜曛唇角带起的表情似笑非笑,深深看了楚轻狂一眼就走了。

    弄得楚轻狂烦闷不堪,等士兵端来粥,他恹恹地躺着毫无食欲。沐筱萝去了哪里啊?还有什么事比他更重要?

    想了半天也没结果,抬眼看,那两个士兵将粥放在床边早就离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门口!他不好意思开口叫人,特别是姜曛的士兵,就挣扎着起身,将已经冷了的粥喝完。

    楚轻狂没想到这才是开始,一连几天,沐筱萝都没来看过他,在他眼前晃悠的除了那两个士兵就只有姜曛了。姜曛从不主动来看他,只有他让两个士兵去邀请时他才应景地过来看看。

    而楚轻狂每次的问题得到的答复只有几个一成不变的答案:王妃让你好好养伤,她有空会来看你的;王妃有事,来不了;我不知道王妃在做什么……

    这些答案让楚轻狂要狂了,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是和两个士兵大眼瞪小眼,想离开,没走几步就被士兵挡住了,说没有姜曛的命令,他哪也不能去。

    有心想硬闯,姜曛凉凉地扔一句:“楚公子,你觉得能打过我你再闯,打不过你还是乖乖养伤吧!不过……要是伤口再裂开了,你还得继续留下来养伤……”

    楚轻狂自己评估了一下,他没受伤时姜曛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可是现在腹上受了两刀,还有腿伤,硬闯也许能过去,可是不敢担保伤口不裂开,想到还要继续留下来养伤,虎落平阳被犬欺,他还是罢了!

    身上受伤不代表脑袋受伤,想想姜曛敢这样做,绝对是受了沐筱萝的命令,静下来想想,那女人不见他,绝对是生气了,他哪还敢去惹她生气啊!

    可怜楚公子这才现,自己等于被软禁了,身上带了伤,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姜曛补药美食顿顿不缺,士兵按时来换药,伤是好得飞快,人也养得精神了,可是他也郁闷得快死了。

    苦闷时望月,下次千千万万不能再惹沐筱萝生气了,这女人杀人不用刀,就捡他的软肋戳,还戳得挺准……

    这日,楚公子站在训练场边看姜曛的副将昌东训练士兵,那些士兵要穿过什么障碍物,然后攀墙,再跑过凭空架起的

    独木桥,最后要负重十公斤绕场十圈。

    楚轻狂这些日子无聊,和这些副将士兵混得很熟,知道整个训练计划是沐筱萝制定的,还知道这训练场是沐筱萝设计的,跑场外围一圈有一公里,十圈有十公里。

    楚轻狂以前被楚云安逼着学什么治国安邦,兵法地理之类的知识,对带兵什么的只涉足了点皮毛。他虽然聪明,却生性散漫,只拣自己喜欢的钻研。对带兵打仗他有自知之明,自己知道不是这块料,他心软,想想就无法面对那血流成河的战争场面,所以相比之下他更有兴研究怎么让大家吃饱穿好……

    对这一套训练方法,他感兴是因为它是沐筱萝制定的,楚轻狂很好奇他娘子的脑袋里哪来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还让这些大老爷们没有怨言的照做,连姜曛这带兵经验丰富的将军也没有微词。

    观察加不耻下问的结果,让楚轻狂了解了他们没怨言的原因。沐筱萝制定这套训练方法目的是提高士兵们的体能,三千精兵走了四五百,沐筱萝又让姜曛从附近的村庄里招募了难民补足了三千。这三千人中她给姜曛下达了一个任务,从中挑选出五十人做特卫队。

    这五十人,先说待遇,先他们的俸禄比姜曛作为朝廷将军的俸禄还高十倍,每年视他们的功劳还有更丰富的奖赏。如果出任务期间有死亡残疾等情况生,除了给一丰厚的抚恤金外,他们的家眷一律由军队,也就是沐筱萝赡养。

    这样丰厚的条件一在军中公布,就引来众兵士的哗然,他们有些当兵近十年了,从来没听过士兵还能拿到比将军高的俸禄,更何况,如果死亡残疾,家人还能由军队赡养,这么好的事别说自己没听过,就是自己的前辈先祖估计也没听过吧!

    这些士兵并不相信,就由姜曛解释,说愿意以自己的名誉做保证,沐王妃绝对说到做到,如果做不到,他姜曛这辈子就不再当兵。姜曛都用自己将军的名誉做保证了,这些士兵就没人怀疑了,自己的将军是什么人他们相处多年也有所了解,他都相信的事他们没理由不相信。

    有了这个前提,姜曛再宣布这五十人的入选规则时,众人就没异议了。虽然听上去这样的入选规则苛刻得几乎没人做得到,但是在姜曛的保证下,这些人都愿意为高俸禄去拼搏一下。

    姜曛说不是马上就要选这五十人,而是要对他们先进行系统的训练,只要大家都能积极参加训练,二个月后会举行公开的比赛,到时人人都有机会表现。优胜的前五十人就被选为卫队成员,其他的士兵第二年可以继续报名参加比赛。

    这样的规定一出,所有士兵都雀跃了,人人都想被选为卫队成员,不止是为了拿高俸禄,也为了逞英雄啊!想想,五十名和三千名,什么比例,能进这个卫队就代表自己比其他人优秀。

    这就是这些士兵任劳任怨参加训练不叫苦的原因,机会是平等的,要不要就看自己努不努力了!

    连姜曛在这些士兵的努力训练中也找到了危机感,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他已经是将军了,又怎么甘心被自己的属下比下去呢,所以不止士兵辛苦训练,连姜曛都跟着这些士兵去做沐筱萝制定的训练任务。

    和楚轻狂混熟了,昌东说话也直接,他对楚轻狂说:“楚公子,说真的,开始我是看不起沐王妃制定的这些训练任务的,她又没带过兵,却弄这样的训练出来,我开始就觉得是瞎折腾。不过练了几天后,我现还真的有用。以前带的士兵懒懒散散的,训练不认真,就像是为了我和曛将军完成任务一样。现在训练主动不说,体能也上去了,最重要的是感觉他们有了一种凝聚力,能团结,积极地去想问题……军容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这点不用昌东说,楚轻狂也现了,这些士兵和朝廷军完不同了,以前在京城见到朝廷军,都是一副得过且过的样子。

    就说武铭元带的御林军,楚轻狂都看不顺眼,一个个傲慢得什么样,当官的骗吃骗喝,街上跟着那些王孙子弟调戏一下良家妇女。一到用人之时,一个个溜得比谁都快,打起来都不堪一击似的。

    这些坏毛病,楚轻狂在军营里呆的这些天,在姜曛的士兵身上都找不到,一问原因,昌东就笑:“谁敢啊!沐王妃说了,她最恨的就是这样的人,一经现,严惩不贷,轻的教育罚俸,屡教不改的直接让他回家,重的可以军法治罪……”

    一年又过去了,今天又是俺的生日,想想这是俺在红袖写v文的第三个生日了,感慨啊!一年又一年,有些朋友是陪伴了风三年的老朋友,虽然不知道三年后风还写不写文,但是一路陪我走过来的友谊都会一生铭记的!感谢你们,没有你们的支持,也不会有我的坚持,谢谢谢谢!希望我也能陪大家一起走下去,将心中的故事再一一和大家分享……

    一家之主

    楚轻狂去掉浮躁,静下心来再呆在军营中,就有了另一种感悟了。

    这是一个男人的世界,男人和男人之间有的是阳刚之气,也有的是责任和默契。那一道道障碍,一个团队和一个团队之间的竞争胜负不是唯一的目的,还有团结、配合,彼此间无私的协助都在启着他。

    他慢慢懂沐筱萝为什么将他软禁在这里了,她是让他看到他的缺点,他的一意孤行,随心所欲的散漫对别人的影响。一个军队如此作风,意味的是军覆没;一个团队如此,他连累的是队员;一个家庭如此,他拿什么来承诺给她的幸福……

    楚轻狂第一次思考喜欢后面的承诺,这不是说说就可以的,也不是无怨无悔地付出就是正确的。他要的是彼此心心相映的一刻,不在乎天长地久,不在乎生命会不会像火花一闪而逝;而沐筱萝,她要的是能给她安感的喜欢,长长久久,能踏实相守的信任交付……

    楚轻狂觉得自己懂了,比起沐筱萝的爱,他的还算肤浅……可是他会学……会努力……他看着场中拼命训练,不断越同伴越自己的士兵,觉得这一课是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体验。

    这里教会了他很多别处学不到的东西,让他懂得了责任,懂得了坚持,也懂得了团结协助,也懂得了怎么去爱才是大爱!

    楚轻狂不再急着去见沐筱萝,伤口愈合后他和士兵一起训练,和昌东他们混得越来越熟。连姜曛见到他也不再冷嘴冷脸,有空还拉着他下棋聊天。

    从姜曛不知道故意还是无意的透露中,楚轻狂知道了很多事,例如沐筱萝出钱给章邯办的丧事,还有水佩不时的上门骚、扰,俞晓宁去联合五大家族想夺回兵权的举动……茶室生意的兴隆,还有沐筱萝最近盘下的一家老酒庄……等等……

    楚轻狂越听越心虚,这个沐筱萝有些陌生,已经不是他能照顾得了的容儿,他曾经想把她关在园子中的念头被证明错得离谱,他怎么能关住这样的女人啊!

    她的世界那么大,丢掉拐杖的她已经把蜀地当做她飞翔的天空,他不想失去她,又不能拴住她的翅膀,就只有和她一起飞翔,紧紧跟上她的步伐才不至于被她抛下啊!

    楚轻狂终于决定走出军营了,这一次姜曛没拦他,亲自将他送到了军营门口。营门外,他的青骓正等着他,牵马的是卫涛,这让楚轻狂吃了一惊,还以为生了什么大事。

    卫涛却笑着说:“没什么事啊,三小姐都把我们安排得妥妥当当的,你不用担心的!”

    楚轻狂听卫涛一说,才知道自己受伤的时候,卫涛因为失去他的消息,接了一桩生意后做不了主就去找过沐筱萝,沐筱萝帮他做了主,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

    卫涛笑道:“公子,现在四皇子已经休了三小姐,你什么时候把三小姐娶回去啊?我们可是都替你看好了三小姐,你要不娶她,就是你的损失了啊!”

    楚轻狂一听才知道顾擎休了沐筱萝,拉着卫涛盘问半天才弄清了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再联想姜曛对他的态度,楚轻狂多少也猜到了沐筱萝做了些什么,一时心情很复杂。

    “四皇子”休了沐筱萝,这意味着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将沐筱萝娶回来,可是自己在蜀地一点根基都没有,他拿什么娶沐筱萝啊!

    原来说了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他现在连住处都是沾了‘王妃、四皇子’的光才勉强住下的,让他用茶楼的院子娶沐筱萝?打死他都不愿做这样的事!

    苦了脸,楚公子这才注意到这个当务之急最大的问题,拉着卫涛叽叽咕咕讨论起来。楚公子拿出了自己大半的积蓄,让卫涛去东城区置地盖宅院,他享受惯了,心想着不能委屈沐筱萝,一定要盖个比京城四王府还大的宅院,再弄个大园子种许多花花草草,到时妞妞她们都可以住在一起热闹热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