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3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一开始吴冠子以为这潭水里含了很强的毒性,可是在他的检测下,现这水本身没毒,但是它的热气里有种类似桃花瘴的迷幻剂,这种瘴气闻久了会让人心智丧失,身软入泥,坠入潭水中而亡。.

    吴冠子没把瘴气放在心上,却对这潭水动了心。顾擎的毒被沐筱萝他们误打误撞,用了天蝎珠压制住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他久服毒药,身体血脉里已经沉淀下不少毒素,只有将这些毒素都拔出来,他才算真正的无碍。

    吴冠子这些日子为了顾擎的毒,想的头都快白了,一筹莫展,突然找到这潭水,就让他脑中灵光一现,找到了方法……

    原来你在这里

    吴冠子的方法和沐筱萝一说,就得到了沐筱萝的赞同。以毒攻毒都不适用顾擎的体质,只能用药物泡,外加服用排出毒素的药物,就可以不再依赖楚云安的‘解药’,假以时日,就能将体内的毒素清除掉。

    那潭水吴冠子实验了多次,对普通人身体并不会造成伤害,只要克服了瘴气,那潭水就是有益强筋健骨的最好药池,这对顾擎的身体也是很有好处的事。

    吴冠子的建议是买下这山头,改造一下这潭水,打造成一个个小药池,他就可以将自己配好的药材放在池中给顾擎浸泡。

    沐筱萝当然同意,就让袁鸣着手去办,袁管家一去,除了买下那山头,对那酒庄也动了心。回来和沐筱萝一说,两人一拍即合,想着反正自己也种粮,多余的粮食可以拿来酿酒,就连酒庄也盘下了。

    那酒庄产的酒虽然受周围村庄的人欢迎,袁鸣一番调查下来却现它入不敷出,原因是酒庄的主人许鹏就只有酿酒的手艺,根本不懂经营之道。酿的酒开始还送到锦城的酒楼,人家赊账他也不懂的去要,久而久之拿不到银子他就不送了,没银子给伙计,伙计都跑了,就他自己带着儿子守着酒庄,酿点酒卖给周围的村民就算度日了。

    袁鸣去买酒庄,那许鹏一听就把袁鸣赶了出来,说自己就算穷死也不卖这酒庄。他让儿子提了棒子,一见到袁鸣来就打,说让他这奸商别窥伺他们家的祖业。

    袁鸣哭笑不得,去了几次都无功而返,回来和沐筱萝一说,沐筱萝就笑了,这汉子还算实在啊!只是这样固步自封,怎么可能守住祖业啊!

    沐筱萝就亲自去,女扮男装就只带了姜曛,两人也不提买酒庄的事,就让许鹏将他酿出的好酒拿了出来,一一尝过。姜曛出身在军营中,对酒虽然不至于到千杯不醉的境界,那也是颇有研究的,一一喝过来,就一一摇头,这酒水质是好,口感也还可以,就是太过绵软,不够醇厚。

    许鹏一看自己很得意的酒竟然入不了人家的眼,就不齿地收了酒撵人了,沐筱萝拦住他,说自己有方法可以帮助许鹏推销酒,并且帮助许鹏改良酿酒方法,酿造出纯度更高更醇厚的酒。

    许鹏对酒推销不感兴,对酿酒方法倒很痴迷。可是他儿子就不一样了,小伙子等着银子盖大房子娶媳妇,就许鹏赚的银子何年何月才娶上媳妇啊!

    沐筱萝提出的合作方法也不苛刻,就是酒庄水产资源仍是他们家的,酿出的酒沐筱萝她负责卖出,赚的银子除去人工成本对半分。

    小伙子一听就动了心,缠了许鹏几天终于让老头点头了,沐筱萝就找了中间人立了契约后就接手酒庄的经营。

    参观考察了许家的酿酒方法,沐筱萝觉得提高许家酒的醇度是最好最快捷的将酒打出名气的方法。蜀地地寒,这软绵绵的口感驱寒作用就差,再加上喝酒的多是大老爷们,这样的口感非常不利于大肆推广,扬长避短才是上策。

    她将自己的意思告诉了许鹏,老头子就犟着说这就是自家酒的风格,拒不接受改变的意思。沐筱萝只好从他儿子许朗身上入手,小伙子思想就活跃多了,也觉得沐筱萝说的正是自己酒的缺点,他虚心接受沐筱萝指点,钻研起怎么提高纯度。

    沐筱萝是从楚轻狂受伤,还有烧的念头想到要提炼酒精的,她买酒庄主要目的是卖酒,兼了想提炼出高纯度的酒精做医药用。这时代是冷兵器时代,在战场上酒精也有很广泛的用途,她希望自己能为大多数人贡献一点现代科技的好处。

    许朗经验没他老子丰富,可是钻研劲挺大,一遍遍实验的百折不挠精神让沐筱萝很是赞赏,没事就过来和他一起鼓捣,互相探讨怎么提炼才能得到醇度最高的酒精。

    沐筱萝为了许朗的研究那可是不惜花费银子,不但给他买了许多琉璃杯,还将自己上大学时学过的化学知识挑实用的给许朗讲解,弄得许朗三小姐都不叫了,尊称她沐先生,说要不是碍于男女有别,一定就拜在她门下给她做弟子了。

    两人钻研了几天,还算给他们鼓捣出了点成绩,提炼出来的酒让许鹏大为惊讶,的确比他老方法做出来的酒更醇香味更浓郁。

    许鹏经不住这样的诱惑,也跟着儿子钻研起酿酒方法的改进,沐筱萝自知能力有限,就不再指手画脚地误导人家,而是花大把银子重金请到了一位已经退隐的老资历酒房师来给他们指导。

    这位酒房师来自一个很著名的地方,沐筱萝没有告诉他们,这是后世贵州茅台的源地请来的酒房师。沐筱萝不知道自己这样插手,历史的后续会不会改变茅台酒的出处,可是很明显,这位酒房师在酿造方面给了许家父子很多启示,三人都是酒痴,这样相互切磋出来再加了一个现代‘高人’的指点,竟然让他们鼓捣出一种独特的酿酒方法。

    沐筱萝今天就是被请来品尝他们新酿出的酒,听说是品酒,她就带了远山和清波一起过来,连葛安也跟着来了。

    酿出好酒,许鹏心情好,早叫许朗去杀鸡切了几斤牛肉来,说要庆祝一下。许朗懒得弄,去村头把自己没过门的媳妇连她娘一起叫了来,帮他们置办酒席。

    那母女两刚把鸡炖熟,沐筱萝她们就到了,院子里顿时就热闹起来,屋里挤不下,许朗将桌子搬到了院中,两张桌子拼起来,满桌的菜都是自制的农家香。

    许朗张罗着让众人坐下,自己得意洋洋地捧了酒罐出来,才拔开盖子,院子里就酒香四溢,馋得远山忍不住就吼了声:“好酒!”

    沐筱萝失笑,忍不住就想起楚轻狂,要是这人现在在此,估计也会被这酒勾起馋虫吧!想着就有点坐不住了,好久见到他,会不会太冷落了他呢?要是他能体会她一番苦心,也不枉她背了恶名骂名!要是他根本不懂她,那这样做,只会将他越推也远啊!

    心不在焉地想着,就不知不觉多喝了两杯。这酒口感比原来好多了,不改微甜的原味,多了酱香浓郁,醇厚净爽顿的质感,回味无穷啊……

    她眯了眼看着许朗手中有点土的酒罐,想着下一步就该展包装了,好马配好鞍,这酒再包装一下,就可以卖原来的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钱……想着想着,思绪动在了清波身上,前世记得那些好酒的包装都是放在极精致的盒子中,里面铺了金黄的丝绸……这,清波的丝绸不是正要推广吗?何不一起呢?

    想到这些酒装在琉璃瓶中,下面衬着清波的丝绸,再展示在那些商人眼前的样子……沐筱萝似乎看到了龚族长掉下来的下颚,嘿嘿,她不急,她等一个时机呢,让众人……整个锦城都沸腾的时机……

    这酒喝着好喝,没想到后劲也很大,等她觉得头晕起来时,她已经醉了,朦胧地睁着眼按在自己的酒盅上,死也不让许朗再加了,傻傻笑的样子让众人连白痴都看出她醉了。

    清波无奈扶她告辞,来时几人都是骑马过来的。看她醉得东倒西歪,连马都上不去,许朗就留他们住下,说立刻让人去收拾房间。

    沐筱萝不愿意,挣扎着上马,说要回去找楚轻狂,她怀中还抱着一罐向许朗要的酒,她朦胧的意识里想把这酒带去给楚轻狂喝。

    清波她们怎么放心让她这样骑马啊,正劝着,就听见门外有人彬彬有礼地叫道:“请问,这是许家的酒庄吗?”

    清波感觉沐筱萝一怔,正疑惑,就见她挣开她的手摇摇晃晃往外走去,一刹那,笑脸娇媚得比那花儿还艳……

    清波看到院门不知道被谁打开了,门外的灯笼照射下,一位白衣公子牵了马站在光圈中,那俊美的脸已经是人间极品,可是他脸上的笑却让清波觉得应该是万金难求啊!

    那看着向他跌跌撞撞走过去的女人的目光里,含了千千万万缕柔情、宠溺,和爱意,衬上他的笑容,让清波一瞬间有些恍惚,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向兰为什么那么执着,固执地追逐着他的影子……

    原来……世间真的有这样的笑,如沐春风般的温暖……它高贵地开在悬崖峭壁,难得的绽放,会让你奋不顾身地想沉沦……即使明知结果会粉身碎骨,也想拥有……

    汗哒哒的,昨天玩晚了,一字没写,今天更新晚,看在俺一年只有一个生日的份上,亲们别鄙视我,谢谢

    不浪漫的求婚

    “容儿……”

    楚轻狂看着那摇摇晃晃向自己走过来的女人,一时有种莫名的感慨。恍如隔世为人,再见就有点陌生,更多的是劫后重逢的喜悦……

    他上前一步,突然现一路来想好的话都不翼而飞了,看着她竟觉得鼻间有些酸涩,有些委屈,还有些心痛!

    “轻狂……这是给你留的酒……很好喝!”那女人冲他扬起了酒罐,笑得有些迷离地停在他面前。

    “真的很好喝……不信你尝尝!”她站立不稳,就自然地靠在他的肩上,一手去拔酒盖,一手好好地抱着酒罐。

    楚轻狂下意识地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她身上熟悉的味道就窜到了鼻尖,惹来了他一阵的悸动,一时所有的不甘委屈都没了,心里就因为她这个动作升起了暖暖的感觉。

    她是众人崇拜的女神也好,是沐家的三小姐或是王府能干的王妃都改变不了她是他的容儿这一身份,她是他想照顾一生、陪伴一生的女人!她可以对别人露出自信强悍的种种,可是她的脆弱却只给他看见,她的娇憨,小女儿态,甚至她的泪都是属于他的……

    世间只有一个他,能拥有这样的她!而除了她,他也不可能再把同样的感情给付别人!既然如此,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在一起呢?

    “容儿……”酒喝完了,那女人也似完成使命一般静静地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楚轻狂将酒罐递给一旁的清波,颇有点无奈地挑眉:“回去吧!”

    清波他们含笑尾随着这有点霸气的男人出了酒庄,看他细心地要了一袭斗篷将沐筱萝裹在怀中抱上了马。这动作无比的熟悉,以前都是出现在顶着“四皇子”面孔的男人身上,现在恢复了本来面目,不但没有陌生感,反而让他们觉得更和谐。几人故意跑到了前面,将后面的月光留给了两个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情人……

    这种好心楚轻狂心领了,却不见得感激,佳人在怀,又是个醉酒的美人,他哪有心情慢慢摇晃着回去,只想快马加鞭,飞回城中他们的家,才好一亲芳泽啊!

    好不容易回到茶楼,半芹已经焦急地等在门口了,看见楚轻狂带了沐筱萝回来,这才放心。

    引着楚轻狂将沐筱萝抱进内院,半芹犹豫地看看睡着的沐筱萝,嗫嚅道:“楚……楚公子……三小姐说回来要沐浴的,我已经帮她准备好热水了,她还洗不洗啊?”

    “别洗了……就让她睡吧!”楚轻狂爱怜地看着她睡梦中蹙起的眉,那上面倦态难掩,这些日子他不在她身边她很累吧?

    半芹答应着想退下,楚轻狂又改变了主意:“将水提进来吧!让她泡一泡也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