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8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他是想起了当初,将她从路上抢来时,也是他帮她沐浴的,又不是第一次,何必忌讳呢!

    半芹真的将热水提了进来,满满两大桶,将木盆装得满满的,她体贴地帮楚轻狂找好沐筱萝干净的衣服,才退了出去。.

    楚轻狂没看到小丫鬟悄悄去找另一个丫鬟嚼舌头去了,说楚公子长得比三小姐还好看,对三小姐不是一般的好什么什么的……

    他回到床边,俯身轻轻解开了沐筱萝的衣襟,女人蹙紧眉头,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微微睁开了眼。

    “乖……我帮你沐浴!”楚轻狂低头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手没停地解着她的衣襟。天知道他要用多少的自制力,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吻到她微微开启的红唇上……

    衣襟散开,白皙丰满的****傲然地在眼前绽放,楚轻狂的手就抖了,难以抗拒诱惑地将目光停留在上面……依稀就想起自己毒时被催动的情.欲,那时的粗暴有没有让她受伤啊?

    修长的手指颤抖地抚过她的肩,才坚定地落到她身后,将她抱到了木盆中。

    落到水中,沐筱萝突然受惊地睁开眼,一把抱住了他的脖颈,带起来的水花打湿了楚轻狂的衣服,他顾不上在意,伸手安抚着她的背:“别怕……是我啊,我帮你沐浴……”

    “轻狂……”沐筱萝酒有些醒了,轻轻推开他,似乎想看到他的脸,好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楚轻狂看到她湿贴在脸上,被酒意染红的脸还没褪尽颜色,似一朵沾了露珠的小荷,鲜嫩而诱人……

    “你这狠心的女人……就不想我吗?”他还是忍不住了,控诉似的凶狠中无法掩盖自己浓浓的思念,没等她回答,他的齿已经重重咬在她唇上。

    她痛得一缩,被他预感到地连同她的身子禁锢在自己怀中。

    终是舍不得,他还是放轻了力度,惩罚性地轻啮着她柔软的唇瓣,侵略的舌夺取她唇内的呼吸,动作却无比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腰,她的背,她柔软的身体……

    突然,手上异样的触感让他一惊,他猛地放开她的唇,将她转了过来。她光滑的肩上一道剑伤,赫然一指宽,已经愈合,却还有些凸凹不平,想着她受伤时的痛苦,他忍不住沉下了脸:“这是什么时候伤的?谁伤得你?我怎么不知道?”

    沐筱萝一笑,转过身抱住了他的颈,头抵到了他的下颚,低低地叹息:“现在才想起来问还不算晚吧!欠你师兄的,你还了两刀,算上我受的这剑,我们不欠他了吧?”

    楚轻狂就呆住了,半天才苦涩地问道:“是他伤了你?”

    沐筱萝苦笑:“还提这些干嘛,只要你心里不埋怨我……我就知足了……毕竟是我闯的祸比较大……”

    “傻瓜……当时为什么不说?”楚轻狂心疼地将她揉进怀中,对她的倔强有些头疼了。

    “我说了你愿意听吗?你不会想是我找借口为自己的过失开脱吗?”沐筱萝的手揪住了他的衣襟,身体也不知道是因为水的原因还是想起当时的情形颤抖起来。

    “轻狂……我不是嗜杀的人……我真的没想杀他……”

    “我知道……我知道!”楚轻狂亲吻着她,低语:“都是我不好,不能保护你还让你担惊受怕……以后不会了!我再也不会让同样的事生……”

    “你别恨我……”沐筱萝捧了他的脸痛苦地说:“下次也别再去做这样的蠢事,你知道看见你给自己两刀时我想做什么吗?”

    “我想狠狠给你两个耳光……我想为什么当时不是你师兄杀了我,这样你就不用矛盾,也不用代我受罪……”

    “不许胡说!”楚轻狂堵住了她的嘴,一想到她说的话变成事实他就不寒而颤,师兄杀了她?只想想就无法忍受这种念头,真变成现实比他受了两刀还恐怖!

    “我没有矛盾,你是我娘子……你做的不管是什么事,是好是坏我都愿意为你承担……”

    楚轻狂摸索着从怀中掏出那对金戒指,举到了沐筱萝面前,一向口齿伶俐的他变得结巴了:“容儿,你愿意……现在你已经不是王妃了,你愿意……嫁给我,再和我成一次亲吗?”

    真是莫名其妙的求婚!沐筱萝挺无语,一点也不浪漫啊!虽然已经是他的人了,好歹也别挑这沐浴的时候进行这神圣的事啊!

    “我已经叫卫涛去准备宅院了,等建好我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我不会忘记我曾经说过的话!容儿……你不准反悔啊!”

    前车之鉴,已经被沐筱萝反悔过一次的楚公子一想起当日之事就心有戚戚,也不等沐筱萝点头,就抢过她的手指,要给她戴上戒指。

    “这只啦!”沐筱萝无奈地伸手,示意他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楚轻狂戴好她的,将另一枚戒指放在她手中,笑道:“该你圈住我了!”

    沐筱萝捏着戒指,就认真地往他手上套,套着套着泪不知道想到什么,泪就掉了下来,掉在了楚轻狂手上,有点冷了的水中……

    “怎么啦?”楚轻狂惊讶地抬起她的下颚,看着她静静流出的泪慌张地问道。

    沐筱萝摇头,抱住了他,哽咽道:“我要你给我建一个大大的园子,我要做你的娘子……你养我那种……”

    再多的坚强,再多的能干都是为别人活着的,她也会累,也会有脆弱的时候,她也想像正常的女人一样享受被宠爱的感觉,而他,是她选定了会宠爱她的男人,她愿意将自己不对人展示的另一面交给他……

    楚轻狂那么聪明,怎么可能没听出其中的意思,他一笑,承诺般地吻在她唇上:我会的……我会用我的心建一个大大的园子,将你关在我的园子里,你所有的美,都只有我能看见……

    官商勾结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而王土,只要姓武,就能享受。蜀地是四皇子的,那除了五大家族占的有名有姓的地外,其他的都姓武。

    锦城城区内的土地都被标上了姓氏,城外的东南边,因为靠江,碰到水灾就会被淹,所以就成了被遗忘的角落。沐筱萝来看了几次,都感觉不能白白荒芜,这些地是四皇子的,不用银子就可以拿来使用,如果荒芜,那不是捧着金饭碗还要去讨饭吗?

    听楚轻狂说要拿钱出来买他们以后住的园子,沐筱萝立刻就拦住了,她虽然想把东城区展起来,可是东城区有好些地、房子都是五大家族的。当初一腔热情,没有面了解就自以为是,结果鼓动了几次,那些商人都没有把店铺开起来的意思。

    而一些中等,中下资产的商人,想开又怕风险太大,店铺都在人家手中自己受制,都呈观望状态。沐筱萝就狠了心,东城区也不改造了,瞄上了东南这块无主之地。

    现代不是有开区吗?她就计划将东南这一块弄成开区的模式,只要肯过来投资的,免税三年,开始土地也白送。在她规划好的地段,商人可以任选土地建铺面宅院。三年后按规模分民房,商铺,宅院交纳税金。

    这计划和顾擎、钱双讨论过,两人都认为不现实。蜀地的商户现在不管朝廷,基本税都不交,让他们交税无疑与虎谋皮,怎么可能呢!

    沐筱萝就将自己的计划一一和他们分析,蜀地的五大家族目光短浅,都只顾自己,虽然西城区繁华,那也只是表面上的。每家的店铺都修的华丽贵气,可街上公共的地方就惨不忍睹了,路面破碎不堪无人维修,天一黑除了自己店前就没有照明灯笼,黑灯瞎火不小心就被坎坷的路面摔了一跤。

    还有穿过西城区的河道,淤泥也无人清理,粪水垃圾堵塞,一下雨或等天气一热,就等着遭殃吧!其他的公共建设就更不用说了,没有规划,房子东一栋西一户,一条大路都可以被砍成几截。这样无规律的的‘繁华’能长久吗?

    剖析了锦城的现状,做了好多年锦城县衙师爷的钱双深以为然,也觉得按沐筱萝规划的方式来重建锦城比较好。只是比较现实的问题是,他觉得只凭免税送地来吸引商户还不足以让人动心。五大家族的震慑力已经摆在那里,想让他们冒险过来投奔他们,一定要有足够的吸引力。

    商人谋利,这吸引力的理解就是他们能让他们赚大钱,这些人就会自动过来。

    沐筱萝知道这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达成的效果,她也不急,一步步地谋划着。第一步自然是治理江面,只有消除水灾的隐患,才能在这里谈安居乐业的事啊!

    为这,她学习了刘备三顾茅庐的精神,几次上门亲自去找据说在蜀地对水利很有研究的一位能人周义,这周义架子很大,软硬不吃,每次都是避而不见。最后还是陪她去找人的谢卫弘看不过眼,托舅舅罗族长说好话,他们才见到了周义。

    沐筱萝对这时的蜀地认识都是源于现代的地理知识,还有就是看过父亲的战争历史,深知蜀地水利对农业的重要影响。战国时,蜀地的都江堰,就能灌溉良田千里,到秦汉时期,蜀地富商闻名天下,都得益于蜀地的水利之便。

    所以沐筱萝下大本钱也要将水利治理好,这样就算大旱大灾,蜀地也不用受太大的影响。

    周义的确有真本事,开始不见沐筱萝是不想为官府所用,等和沐筱萝一席话谈下来,就改变了想法。大道都是为民,有黎民百姓才有官府,他所为的是民,又何必在乎形势呢!

    以前官府不愿出银子治理水患,开水利,五大家族也没人牵头做这种善事,周义空有一身本事也无处施展。现在有了沐筱萝支持,又是为民,周义再推脱就说不过去了。他也是个性情中人,看见沐筱萝任劳任怨地陪着他考察水利,感动之余不但自己拼命研究治理方法,还说服了自己的恩师和一些同门中人为沐筱萝出谋划策。

    周义的恩师朱岷也算锦城的老学究了,老人一生钻研学术,精通地质地理,他对沐筱萝一开始没好感。在他的观念中女人就应该在家中带孩子,这样抛头露面地出来算什么!

    更何况龚正海有意地在锦城上层圈子中败坏沐筱萝的名声,将她在京城做妾被休,又嫁给四皇子等事大肆宣扬。在朱岷的印象中沐筱萝就是水性杨花,不知廉耻的女子。对自己的徒弟竟然帮她做事他大雷霆,声明不准周义再叫他恩师。

    周义耐心地为沐筱萝正名,将她为锦城百姓做的好事一一告诉了朱岷,老人虽然顽固,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悄悄观察后现沐筱萝的确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人,就勉强指点他们。

    等老人有机会和沐筱萝长谈,现这女人竟然熟悉蜀地的山脉地理,见识完不像自己认识的女人那般狭窄,老人倒把沐筱萝看成了忘年之交,没事就来找她下棋,听听她的世界论,球论什么之类匪夷所思的观点。

    老人一生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京城,一听沐筱萝假老侯爷的口说出的五大洲七大洋,就和罗正海一样神往不止,觉得自己一生白过了,竟然没有出去见识见识……

    有了朱岷的推崇,沐筱萝在锦城的学术界就有了一定的名声,这些人表面上看似对经济没有影响,其实是谬论。

    人在世上哪有不学习的道理,有钱无知是最可怕的事。就连龚正海,族中子弟的孩子都要请私塾教授知识,虽然看不起这些只会之乎者也的文人,可表面上也没人敢轻视他们。

    他们的影响是润物细无声的,一个商人,要算账要和先生学算术,要记账也要识文断字,教的多教的少,每个人都有认识的几个先生。

    这些先生说好的人,他们就算鄙视,就算在心里有一千个排斥的理由,也不能不正眼相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先生会特别推崇她?

    有推崇就有人不服,找上门来挑衅的就大有人在,于是,沐筱萝的茶楼更热闹了,来听故事的、兼了来挑衅的,再加上唯恐天下不乱的,都把这里当成了一个场地,来来往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