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87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茶楼生意就跟着火爆起来,愁的巧莲见到沐筱萝就抱怨茶楼太小了,人都挤不下了。  . 她倒不怕客人多,小丫鬟练出来了,现在已经能独挡一面,就算遇到刁钻的客人,她也能把人家哄得服服帖帖。

    遇到动手的客人她还是毫无办法,只是这是茶楼,再蛮横的客人都没有借酒装疯的可怕,而敢在茶楼闹事的人至今为止没过三波。第一、二波是地头蛇,纯属试探,没想到茶楼卧虎藏龙,一个店小二就将他们打了。当然这个店小二非远山莫属了!

    第三波败得就有些冤枉了,正好遇到姜曛和下属来和沐筱萝汇报事情,听说有人来闹事,姜曛眼皮都没抬,直接让几个下属出去解决。

    那几个下属拿出了做军痞的嚣张,大庭广众之下几拳就将人打翻拿下,亮出了官府的招牌,就将人押到县衙大牢了。

    可怜这几个闹事的人做了县衙大牢几年不遇的第一拨“客人”,享受了县衙大牢里几年没有通过风的污浊空气。

    顾擎这四皇子的县衙第一次有了用武之地,江浩代理了总督的身份,将这些扰民,破坏社会和谐的“刁民”依法治罪,收监三个月。

    66续续,就有了更多的人知道了县衙的用处,报官的人多了起来。江浩的大牢收的人越来越多,养不起就卖给沐筱萝,都押去做苦力“劳动改造”了!

    有姜曛的军士看管,这些“刁民”被训得服服帖帖,敢找茶楼麻烦的人就从此销声匿迹了。

    你可以和一家人做仇人,你不能和几千人做仇人啊,更何况这几千人的后山是朝廷,杀人都名正言顺的……

    “官商勾结”就是这样的,沐筱萝觉得自己前世深恶痛绝的现象今生看来完是正当的!一个朝代说一个朝代的话吧!只有先铁腕巩固了自己的政权,才能谈为民造福的事啊!……

    有了这样细小的开端,龚正海也没当回事,反而把它看成沐筱萝他们为了争夺政权的上蹿下跳,等到龚正海也卷进了不得不求助官府的浪潮中时,他才知道“官府”真正的意义,原来不是种摆设……

    唯妻命是从

    肥水不流外人田,楚轻狂要在东城买园子,沐筱萝当然不愿,她还想展东南的开区呢,怎么舍得他把银子砸在东城呢。那边的土地不要银子,只要有人过去捧场就行。

    楚轻狂唯妻命是从,沐筱萝怎么说就怎么做了,不但自己过去建宅院,还拖了谢卫弘过去。

    谢族长明着不能做五大家族的叛徒,但私下里去建一两栋的主还是能做的。最主要让他动心的是听沐筱萝说她要在‘开区’建公立的学校,请老师们教孩子们学习这件事。

    谢卫弘自己还没有孩子,可是族中子弟有六、七个孩子,这几个孩子的教育是大问题,听沐筱萝讲了学校的前景,他就觉得于公于私在‘开区’建宅院都不吃亏,就跟着楚轻狂认了相邻的土地。

    楚轻狂一认了地就让卫涛操心建造的事,谢卫弘则是将地圈了起来,暂时不打算动工。

    他开始怕舅舅骂,没敢和罗林海说。有一天偶然在‘开区’看到罗林海在转悠,他就心虚了,也不知道这片区风水好不好,试探地就走上去和舅舅搭讪。

    罗林海高深莫测地看看他,什么话也不说,就带着他绕了一大圈江边,最后竟然走到他圈地的地方。

    谢卫弘更心虚了,以为自己背着罗林海做的事被现了,耷拉着头等着被骂,结果罗林海看了半天唇角竟然带起了笑,转头对着远处的山,轻声道:“山主贵,水主财,山环水抱必有气……”

    谢卫弘听不懂罗林海的专业术语,见舅舅没骂自己就斗胆抬起头来看,正好看到罗林海还没收敛的笑容,他马上逮住话尾问道:“舅舅,你是不是说这块地好啊?”

    罗林海淡淡扫了他一眼,却不肯再说了。

    谢卫弘现在也不怕了,耍赖地拉着罗林海叫道:“舅舅啊,这块地是我的,我可是要盖房子的,好不好你总要给侄儿说一声啊!你总不能看着侄儿往火坑里跳啊!

    罗林海被他缠得无奈,只好挤出几字:“我啥时说不好了?”

    “那会财还是富贵啊!”谢卫弘不依不绕地继续缠。

    罗林海反问:“你知道什么是贵吗?”

    谢卫弘抓抓脑袋:“有很多银子,还有地位!”

    罗林海挺无语地看着他,谢卫弘就耍赖:“侄儿又不懂,说错了你老人家教教就是了,用得着这样看着我吗?”

    “贵者,尊也,显贵,权贵,亲贵,富贵……”

    罗林海敲了敲他的脑袋,意味深长地说:“这一方水土兴得不是一户人家,山泽通气、人杰地灵、巽乃财库之地也。水口之间如有高峰耸峙,贮财源而兴文运者也。塔以镇之,小桥砥其流,将财源之茂,人文之举,连绵科甲……”

    风水大师罗林海的话千金难买,谢卫弘尽责地转背给了楚轻狂听,楚公子聪慧,理解力就比谢小白强百倍了,解释给沐筱萝听,就变成了这话:“罗大师是说‘开区’的地是风水宝地,不过有个缺憾,需要在江边修座高塔来弥补这个缺憾,这样做呢就能贮钱财,而且还会出贵人才子,做官的人也会多得数不胜数……”

    沐筱萝对风水一说是可信可不信,无奈楚轻狂和谢卫弘坚持。楚轻狂甚至还愿意自己额出修塔的银子,谢卫弘也表示修塔的银子他负责去募捐,还负责向罗林海讨要一副墨迹来做镇塔之宝。沐筱萝见两人坚持,就由他们做主了。

    宅院建不建是小事,谢卫弘是将修塔当成一桩大事来抓,楚轻狂一人出了大半的银子,其他再游说的话就容易多了。一听是罗林海指点过的,是能旺一方风水的镇江之塔,那些富绅就纷纷解囊,连杨细都捐了一千两银子。

    杨老头看风使舵,捐了钱就拉着谢卫弘说要去看看那塔建在什么地方,等到了开区就被这老头把谢卫弘肚里的东西都掏了去。

    听说谢卫弘在这里挑了免费的地要建宅子,杨老头就打着哈哈说:“不要银子啊……那老夫也弄块玩玩,就和你做邻居吧!以后也好走动!”

    谢卫弘一口答应,真拖着他去自己圈地的地方看了,杨老头见他用木桩围了个十多亩地的样子倒吓了一跳,问道:“你建宅子用得了这么多地吗?”

    谢卫弘不好意思地说:“不只建宅子啊,要是情况好,家里一些产业也要搬过来,到时再选地的话就要出银子了!楚大哥说现在不要钱我舍不得圈,将来就等着高价买吧!我一听就贪心了,圈大了点!”

    杨细呵呵笑:“我也和你圈同样大的吧!咱们互不攀比啊!”

    谢卫弘就去找姜曛的士兵来帮杨细圈地,开区这块姜曛交给了昌东负责,昌东就带人过来丈量杨细指的土地大小。杨细看他们一一丈量了面积记录下来,就有些呆,悄悄问谢卫弘这算什么?

    谢卫弘将沐筱萝的规则对他说了一遍,说到交税,谢卫弘有点心虚,怕杨细误会自己是五大家族的叛徒,赶紧解释说:“三小姐说了,这些银子她将用来建设公共部分,就是我们房子铺面前面的公共用地,修路啊,绿化啊,还有建学校等等……她说几家人好不是真的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听了这话,杨细不置可否,一会昌东拿了一本册子亲自过来给他讲解,说三小姐说了,圈地是免费的,税收什么的都是三年后再议。

    除此之外还有个条件,这些地每户人家圈下后都有三个月的保留期,期限内建房建宅都可以享受这样的优惠条件。如果三个月期满没有动工,土地将由县衙收回,以后该户人家想再在开区建房,就要自己买地,同时不再享有这样的优惠条件。

    昌东一副不卑不亢的口气,耐心地给杨细讲解完还给他考虑的时间,自己走开到一边静静等候。

    杨细拿不定主意,谢卫弘也不敢劝他,自己跑一边看风景去了。

    杨细慢慢转悠着,猛然现来圈地的人还真不少,有些是因为来看塔址碰到昌东的士兵宣传动了心的,有些则是慕名而来的。

    沐筱萝的学校观念和那些学术界的人一说,就得到了几个锦城泰斗的赞同。

    一个民族要强大,教育就是基本,这几个泰斗都是饱学之士,对沐筱萝这个观点深以为然,一听沐筱萝愿意用县衙的税收来请老师教授无钱上学的学生知识,都纷纷表示自己不要俸禄,愿意免费为这些学生讲学。

    所以来看地的人多就有这些泰斗宣传的功劳,他们动员自己的家眷亲戚都去看看,就算不去建宅院,也帮沐筱萝凑个人气。

    这来往的人多了,就有人嗅到了商机,县衙愿意出银子治理江河,这块地已经没有水患的隐患。再加上规划整齐,商铺住宅,连公共的花园学校医馆都划分得清清楚楚,这样的新区如果真能建成,那绝对比老城区有展前途。

    圈地又不要钱,还有三个月的观望时期,如果到时无人建,自己不要也没损失。那些中小户一算,就算真要建,自己不用买土地也省了一银子,就纷纷赶着圈地了。

    杨细才看到几个相识的老板在计划着选哪块地,就毫不犹豫地折回去找昌东签字认地了,他心更大,让昌东又给他量了十亩。

    他是想着如果这块地真能出才子显贵,就建了宅子让几个孙子都搬过来沾点灵气,至于交不交税,那是三年后的事,到时沐筱萝能不能命令他们交税还是未知数,先认了总不吃亏。

    看着昌东让士兵将写着他名字的牌子插在他选的地上,杨老头有种得意洋洋的感觉,觉得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

    等回到西城区,静下心来一想,杨老头又觉得上当了,这不是默认同意沐筱萝就是官府吗?默认三年后她有权利收税?

    杨老头越想越觉得亏,似乎被沐筱萝牵着鼻子走了,不但谢卫红这傻小子被姓楚的哄得东南西北都不清楚,连罗林海都立场不稳地给人家看了风水,现在连一向精明的他都无法拒绝占便宜的诱.惑主动送上了门……

    五大家族自己立场都不稳了,还怎么对抗人家呢?

    杨老头越想越不安,任沐筱萝这样展下去,他们危也,锦城危也……

    知己知彼

    不但杨老头觉得不对,俞晓宁和水佩一等也觉得不对。沐筱萝离开了县衙,却掌管了四皇子的兵马,现在连锦城都似乎只承认她是“正主”一般,把真正的主人“四皇子”都弃之不顾了。

    俞晓宁开始还缠着顾擎去把自己的兵马要回来,可是只要一提,顾擎就咳个不停,那苍白的脸色别说她看了不忍,就是水佩也不忍了,劝道:“姑姑,师兄根本就不是那女人的对手,你就别为难他了!想要回兵马和实权,我看,还要去求狂哥哥,只有他才是那女人的对手!”

    楚轻狂?俞晓宁就头疼了,那天被他的两刀扎得魂飞魄散,再被沐筱萝凶神恶煞地威胁了一番,她对给章邯报仇就没那么坚持了。手心手背都是肉,章邯死了她心痛,可是她就没想过要楚轻狂死……再加上水佩哭哭啼啼,她哪还有心杀沐筱萝给章邯报仇啊!

    就算有心,事后她也明白自己再也动不了沐筱萝了,她身边高手如云,再加上那么多的士兵,又怎么会惧怕她们呢?如果丈夫楚云安在这,还有的一拼。可是楚云安自从和沈天斌打了那一场后受了很重的内伤,躲起来闭关修养了,江南的事务大多交给了吕峥。

    楚轻狂临出京弄的那一出让楚记受了很大的损失,楚记不止在京城,在各地分店的经营都受到了波及,吕峥忙着给以前的店铺改头换面,挽回损失,也顾不上来插手蜀地的事。接到俞晓宁的求助信,派了施予还有俞晓宁的大儿子楚元锋过来帮他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