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3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俞晓宁一见到楚元锋来就没心情再提求助的事了,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一定是吕峥也感到头痛才将他打来的。  .说起俞晓宁这两个儿子,俞晓宁就有种绝望的感觉。楚云安那么多徒弟,她看个个都顺眼,就是看自己的儿子不顺眼。

    她不知道楚云安怎么教的,徒弟教得那么好,自己的儿子却教得两个字——无语!楚元锋学文不成,学武也不成,偏偏还喜欢斗勇斗狠,最让俞晓宁受不了的是还好色。

    楚家在江南也算富绅,家里有钱就让这位大少爷仗势欺人,虽然还没到强抢民女那一步,可是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就没有逃过他手的。不是诱.惑,就是给人家下药,事后人家来吵闹,他高兴了就塞点银子打,不高兴了就让人威胁恐吓,弄得方圆几百里,提起楚家这位大少爷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恨。

    俞晓宁开始不知道,还张罗着给他娶亲,托了几个媒人人家都不愿接生意,后来一个好心人悄悄给她说了楚元锋的劣迹,她还不信,怪人家污蔑自己孩子的名誉。直到有一次她亲自撞上,她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多恶劣,竟然因为那女人不从,就将她赏给了自己的一群手下……

    俞晓宁从孩子十岁时就管教不下来,让楚云安管,这个当爹的冷冷一笑,问道:“管教可以啊,我交给吕峥,你舍得吗?”

    一句话就让俞晓宁吓到了,吕峥怎么打楚云安的几个徒弟她亲眼看到过,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要受那种长倒刺的鞭刑,她就觉得比自己挨打还难受,想想只好托诸葛翎帮忙管教,再也不敢和楚云安提管教的事了。

    诸葛翎性子好,苦口婆心劝过楚元锋几次,都被他当耳边风吹了,久了,诸葛翎就不再劝了,扔给他一句不改的话你终会吃亏的。

    楚元锋把这话也当耳边风吹了,在江南敢惹楚家的人还没出生呢,他想吃亏都找不到!

    这样的人派来不是祸害就有人要念阿弥陀佛了,怎么还敢指望他帮忙呢!

    俞晓宁就没气了,听了顾擎的劝,也不敢再惹沐筱萝,只是每天去督促着刘掌柜想法做好生意,养活这一大群人就是她唯一的心愿了。

    至于水佩缠着她要去见楚轻狂,俞晓宁也心有余而力不足。楚轻狂在军营的事沐筱萝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她们,让她们想看可以去看。

    只是沐三小姐‘大方’,她手下的人就不好说话了,一句军营里不准女人进就阻拦了她们所有的纠缠,两人闯又闯不进,又见沐筱萝也从不去军营,就死了这条心,只等他伤好了出来再见了。

    水佩却不甘心,隔三差五就去茶楼堵沐筱萝,让她把狂哥哥交出来。沐筱萝开始还好心劝她说楚轻狂在养伤,被她缠烦了,就让人将水佩押送回来,明明白白地告诉俞晓宁,让她管好水佩,如果再纠缠她,她会将她们部赶出蜀地。

    俞晓宁心烦,一气之下就将水佩禁足了,蜀地是奉楚云安的命令来镇守的,现在被夺了实权她已经无法和楚云安交待,再被赶出蜀地,那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她怎么能纵容水佩胡闹呢!

    她劝水佩忍忍,说等楚轻狂出来了再做打算吧!楚轻狂念旧,一直对她都宠爱有加,不会不见她的。

    水佩只好忍忍忍,忍得快疯了也不见楚轻狂来,两个小丫鬟天天出去打听,终于让她们打听到楚轻狂出来了,在茶楼出没呢!

    水佩一听到就迫不及待地去找楚轻狂,刚要出门就遇到俞晓宁,俞晓宁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想做什么,她叹了一口气,也不拦她,只是拉了她坐下,说有几句肺腑之言想和她说。

    水佩心不在焉地搅着手指,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俞晓宁不客气地说:“就你这样子还想把轻狂抢回来吗?我看你别妄想了,你根本就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

    “姑姑,你怎么打击我……”水佩不高兴地嘟起了嘴。

    “不是吗?那你知道自己输在哪里吗?你又知道怎么夺回楚轻狂的心吗?”俞晓宁无法把握自己丈夫的心,不代表她无法看清男人。她拿沐筱萝没办法,不代表她就甘心,通过和刘掌柜他们交谈,再通过自己的观察,她大致也看懂了沐筱萝是什么样的人。

    这样智慧,又有手段的女人根本不是自己幼稚被人宠坏的侄女所能比的,水佩的优势就是她家人是楚轻狂的救命恩人,楚轻狂把她当亲人一样疼爱。以前水佩站不起来时还占了一个优点,楚轻狂对她的内疚感。现在腿好了,这一优点就不存在了,那只有抓住对她亲人般的疼爱了。

    俞晓宁相信,凭她们十几年的感情,怎么也比他和沐筱萝的感情来得深。男人固执的时候十条驴子也拉不回头,楚轻狂现在喜欢沐筱萝已经到偏执的地步,任何人劝只会越劝越让他偏执。水佩要是这样胡搅蛮缠,不但追不回楚轻狂,反而更显出沐筱萝的大度理性,将楚轻狂牢牢推给她。

    “那我该怎么做呢?”这样的分析打动了水佩,她可怜巴巴地拉着俞晓宁的手哀求道:“姑姑你一定要帮我啊,我不能没有狂哥哥!”

    “我不想帮你我和你说这些干嘛!”

    俞晓宁能想到这一点也是刘掌柜的提点,刘掌柜说:“轻狂那孩子,大家看着他长大的,他最大的优点就是顾家,心善。我们在他手下时,他就没把我们当下人看,我腰疼这孩子出外还想着给我买药,他怎么可能会看着你们困难呢!我们生意不好是我们没头脑,他不一样,只要夫人你抹下脸去请他帮忙,我敢打赌他不会不给这个面子的……”

    俞晓宁换成自己的说法就变成了:“你现在别急着将他拉回你身边,你要懂事点,慢慢接近他们,让你狂哥哥重新现你的好……时间长了,他说不定就厌倦了那女人,你不就能把他夺回来了吗?你再这样不懂事,他只会越来越讨厌你,躲着你,连见都见不到,你还怎么夺回他啊!”

    水佩也不是笨人,被俞晓宁这样一点,就醒了过来,点点头说:“姑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狂哥哥喜欢我的!”

    水佩也没急着去见楚轻狂,反而和顾擎走得很近了,给他端药端水,闲聊家常,只不过问的都是他们在京城的事,还有沐筱萝怎么和顾擎,楚轻狂认识之类的事。

    她小女儿的好奇,还有虔诚的姿态,让顾擎没有提防,只要不是很重要的事都会和她说,包括楚轻狂冒充他娶了沐筱萝的事。顾擎的本意也是好的,希望通过这些事让水佩死了心,看清楚,楚轻狂和沐筱萝之间的感情已经不是她能插进去的,何曾想到水佩的目的竟然是知己知彼……

    今天加更,稍后还有更新……

    什么是男人

    楚轻狂不是不想见水佩,他也很想找个时间和水佩谈清楚,让她别再针对沐筱萝。只是这些日子他也很忙。原定他去苗疆找解药的事因为受伤养伤就拖后了,出来看到吴冠子来就多了一线希望,想着吴冠子能不能找到解救的方法就可以不用去苗疆。

    只是吴冠子研究半天,还是找不到解除他体内牵情毒的良法。顾擎的毒能解是得益那颗天蝎珠,还有那潭温度极高的潭水,两者用吴冠子的话来说都是机缘巧合,缺少一样都无法帮顾擎解毒。

    顾擎中的毒是子露风疸,子露作时冷砭骨髓,这潭水的水温一般人无法忍受,对毒时的顾擎则是最好的良药。只要等他毒时打通他的经脉,再服用吴冠子的排毒药物,这潭水就可以帮助顾擎排出身体的毒素。只是他的毒已经深入骨髓,一次不可能部排清,必须反复几次才能将毒素排清。

    这样的蒸气疗法很伤人,吴冠子的建议是十天半个月治疗一次,期间也可以让顾擎修养一下,不至于衰弱而无法承受潭水的浸蒸。

    适合顾擎的方法就不适合楚轻狂,潭水的温度只会加剧他体内的情毒的作,除了让他情.欲大增外几乎没什么用处。

    唯一让楚轻狂安慰的是,吴冠子找到了缓解牵情毒作的方法,制成了一种可以让楚轻狂十五不用受情毒影响兽性大的良药。这种药耗费了他收藏的许多名贵草药,什么乌风草,何乌、朱果、冰参等,吴冠子说可惜石乳当日给沐筱萝吃了,否则加在一起,再找到千年雪莲,这牵情毒肯定能解。

    眼下差的几味药都是百年难遇的,去找还不如去苗疆来得更快更实效!楚轻狂只有五个月不到的时间了,吴冠子说只能用这些药帮他压制情毒不作,却不能根除。每个月情毒还是会定时在他身上沉淀,不想瘫痪或死亡,还是只有去找解药这一条出路。

    为了确认自己的药有效,吴冠子的建议是楚轻狂在蜀地呆到十五过后再走,也方便他观察。楚轻狂想着只有十多天就到十五,也不在乎耽搁这几天,就留下了。

    他一边督促着卫涛建宅子的事,一边就伤脑筋怎么调解沐筱萝和俞晓宁她们的关系了。

    沐筱萝这边他倒不担心,两人交流过,沐筱萝的大度他是懂的,只要水佩不过分,她不会和她计较的。楚轻狂担心的是水佩,他心中一直对那天水佩点了他的穴后又拿药丸给他吃的事耿耿于怀。

    那药究竟是什么药呢?楚轻狂相信不是会让他致死的药,这点他对水佩倒有信心,她不会害死他的!

    想了想,只能归根她还小,一定是听了楚云安的谗言,受楚云安的利用罢了。他想找机会和她说清楚,不管他和楚云安怎么闹,她还是他疼爱的妹妹,如果她愿意,他会继续照顾她,做她的狂哥哥……仅此而已!

    这想法和沐筱萝也坦白过,沐筱萝表示理解,还支持他劝说刘掌柜他们去开区创业。沐筱萝对刘掌柜他们倒没恶意,毕竟以前也受他们照顾过,看他们在西区生意做得入不敷出也颇为同情。楚云安不管,她却是有些不忍的,这样的建议也是给他们活路,愿不愿意就看各人的造化了。

    楚轻狂私下找过刘掌柜,刘掌柜苦笑,说不是自己不愿意,而是俞晓宁一来就把经济大权部抓走了,他做什么事都要和俞晓宁请示。而俞晓宁最近和龚族长来往密切,是想振兴西区生意的,肯定不会迁到还是不毛之地的开区。

    这样一说,楚轻狂就放弃了劝说的念头,沐筱萝做的事他肯定要支持,更何况他也看出了沐筱萝这样规划开区的前景价值。他们虽然才开始圈地,就有不少的生产做坊过去圈地。

    许家酒庄就是其中之一,再加上不知道沐筱萝从哪里游说过来的琉璃作坊,还有几家被龚家打击得没有出头机会的丝绸作坊,这些点点滴滴加起来都是不可忽视的力量啊!

    楚轻狂觉得自己也在期待开区一鸣惊人的那一天,这一天一定会掀开锦城新的一页,他完相信自己能看到。所以他对开区的建设比游说刘掌柜俞晓宁更有热情。

    沐筱萝毕竟是女人,有些事不方便自己去做,楚轻狂就自告奋勇地上。他也不介意被别人看成名不正言不顺,本来就是我行我素惯了,现在为了爱妻受点委屈又算什么呢!

    他已经计划着开区的宅子建成时就轰轰烈烈地娶沐筱萝,到时摆个几天的流水宴,一定要将今日受的委屈不平扳回来。

    这想法没和沐筱萝说,他要给她一个惊喜……如同他不让她看他们家的设计图一样,他要等建好了再带她去,看她大吃一惊后满眼的惊喜……

    有了这样的宏图前景,仇恨争夺的心在楚公子的心中就更淡了,他对沐筱萝说:“容儿,你别说我胸无大志,说真的,我觉得这样守着你,再看着我们亲手建的家园一天天昌盛,我觉得就算做皇上也没这样幸福……”

    沐筱萝笑道:“蜀地是小家,武氏是大家,皇上的大家也是家园,你有能力建好了小家园,也会有能力建好大家园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