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13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当然啦,还能和你们一起吃饭,帮你娘干活,给你讲故事……最最重要的是,他做了你娘的朋友,过些日子呢,会给你添一个小朋友,就像街头卖菜的婶婶家的小丁丁。 .”沐筱萝诱.惑道。

    妞妞皱了皱鼻子:“她好小啊,一点都不好玩,每天都只会哭!”

    “她会长大啊,就像妞妞一样,长大了不就能给你做伴,陪你玩了吗?”沐筱萝第一次做媒人,无比的卖力。

    楚轻狂在旁边听见,笑得那个无奈,这人为达目的,连自己的徒儿都骗啊!

    妞妞斗争了半天,终于点头:“只要袁鸣叔叔能给我带个小朋友来,我同意他做我娘的好朋友!”

    哈哈!沐筱萝顿时就高兴地把好消息告诉袁鸣去了,让他张罗着赶紧准备娶顾嫂吧!

    袁鸣已经在酒楼后面买了一个小杂院,一听这喜讯就迫不及待找人布置,准备办喜事。至于沐筱萝是怎么哄得妞妞同意的,他高兴之下也顾不上问,等日后每次和顾嫂悄悄亲热被妞妞逮到尴尬时,妞妞却见怪不怪地说:“袁鸣叔叔,我还等着你给我带小朋友来玩呢,你怎么老不带来啊?”

    袁鸣莫名其妙,仔细一问,才知道沐筱萝早帮他许了妞妞一个天大的礼物,为了不让这礼物落空,他只有拼命努力了!

    沐筱萝介绍了水佩,一桌人都礼貌地点点头就招呼着她吃饭,水佩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上上下下同桌吃饭,怪异的有点拘谨。

    楚轻狂怕她生疏,坐她身边照顾她,给她夹菜,小声唠叨她别挑食。

    沐筱萝瞥见,也不在意,倒是半芹巧莲两个小丫鬟,嗅出了不寻常的感觉,觉得她们三小姐来了个情敌,就有些期待地看着沐筱萝,指望她拿出点厉害手段,把这狐狸精赶走。

    沐筱萝接触到她们的视线,愣了愣,失笑,两个小丫鬟,人小鬼大啊,这脑子里一天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正吃着,门口有人来报,说姜曛将军有事来拜访,沐筱萝就站起来迎了出去,一会把姜曛带了进来。

    姜曛进城一般都是穿便装,米色的衫子衬了他的身材,虽然没有楚轻狂那般飘逸洒脱,也是另一种伟岸的风格,英俊的脸丝毫不比楚轻狂逊色。

    水佩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男人和他们是什么关系,只见沐筱萝亲自去帮他盛了饭,将他让到自己坐的位置就匆忙吃了饭回后院去了。

    “有急事?”楚轻狂和姜曛混熟了,见他匆忙扒饭,就顺口问道。

    “嗯。”姜曛对军务都很谨慎,如果人不多倒会和楚轻狂多说几句,人多的话就三缄其口了。

    楚轻狂知道他的性格,就没再问。一会,见沐筱萝换了男装出来,姜曛赶紧扒完最后几口饭,匆匆放下碗就迎了上去。

    “轻狂,你陪小妹吃饭吧,我去去就来!”沐筱萝冲他做了个手势,就带着姜曛出门了。

    水佩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半天转回头,就天真地问道:“狂哥哥,那个哥哥是谁啊,这么晚了,三姐姐和他去做什么啊?”

    “一个朋友!”楚轻狂随口答道,没有多说,给她夹了菜说:“快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去!对了,你出来和师母她们说过没?别让她们担心!”

    “没有……”水佩伸伸舌头,故作胆怯地说:“我怕她骂,没敢告诉她……你不知道,她就怕我来找你,这几天都把我关在了院子里,我今天是趁她出去,偷偷地翻墙跑出来的……墙好高啊,差点摔下来!”

    楚轻狂脸色就变了,瞪了她一眼,骂道:“大夫不是让你小心吗?你还瞎闹,我告诉你啊,再摔断了腿,可没有让你站起来的药了,你下次再这样……我不会和你说话啊,生辰也不会送你礼物了!”

    水佩委屈地摸摸耳朵:“狂哥哥,我错了,我下次再不这样了……”

    说完就耍赖地抱着楚轻狂的手臂乱摇,以前她闯祸了总是这样,楚轻狂也习惯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其他人看着目光就有点漂移了……

    半芹和巧莲暗暗啐了一口:狐狸精……

    今天还加更,后面还有更新……

    你算计我

    谷梁国的边境和武氏的边境略阳,六水有很长的交接线。谷梁边境有一条江,一洪水就淹没了周围的田地,因为地理关系,一年总会来上几次,附近的村民种的庄稼往往就这样无辜地牺牲了。这些村民是以前山里被其他土著赶出来的,山无所依,田也无所靠,慢慢都往外逃荒去了。

    驻扎在边关的士兵没吃的,就把手伸到了河对岸武氏的边境略阳,六水等郡,这些附近的村民没少受谷梁士兵的骚.扰抢掠,赵东等人就是不堪这样的抢掠才离家出走的。

    无人抵抗,谷梁国的士兵胆子就越来越大,渐渐不满足附近已经被抢光的穷郡,而将手伸往了荆州。荆州有几个大的井盐作坊,城中百姓因此也比周围几个郡的村民富裕。只是州刺史无能,想着在蜀地已经被朝廷抛弃,没有政治前途,就一个劲地中饱私囊,捞够了就想着辞官回家,对当地的治安什么的都置之不理。

    谷梁国的士兵在他们的将军梁豪的率领下,第一次出击就满载而归,这一来就不可收拾了,荆州似乎变成了自己的后院粮仓,缺吃少穿走上这么一遭,就有人奉上现成之物。

    他们是高兴了,荆州人民却不堪其扰,天天去县衙闹事,让刺史派兵抗击谷梁国的侵扰。刺史大人见激起了民怒,才象征地派人抵抗,这隔靴瘙痒的举措不但没有作用,还激怒了梁豪。

    梁豪率了自己手下的精兵一个黑夜杀到了县衙,杀了刺史大人,还将他的头颅悬在了城墙上,留书再有抵抗,下场如此人。

    这赤.裸裸的挑衅吓到了荆州很多人,原来的刺史师爷卷了钱财跑路了,就是地方上一些富豪眼见官府无能,都纷纷做了撤退的打算,有的变卖田地举家搬迁,有的则弃家逃亡。

    短短十几天,荆州就去了一大半人,眼见昔日美好的家园转瞬间就要变成空城,原来的刺史副将,荆州土生土长的曹锜不干了。男人的血性一上来,就揭竿而起,自己封自己为荆州刺史,挑起了保卫荆州的大旗。

    在他的组织下,原来的散兵回来了一大半,跟着他打起了保卫家园战。只是这曹锜空有一身武力,却不懂派兵遣将,打了几场保卫战都被贺豪轻松拿下。那贺豪念他一条汉子,抢了粮食也没杀他,只是笑笑说让他准备好粮食,下次放在城门口,免得他们扰民。

    这样的侮辱让曹锜气得差点吐血,恨自己技不如人。为了不丧失军心,曹锜对士兵了狠誓,说再败给贺豪,他当军将士面前自刎谢罪。

    这一来倒是重新激起了士兵的豪气,可是曹锜却愁上了,他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决不是贺豪的对手,可是又不甘这样将荆州拱手让给贺豪。

    急得团团转时,手下的谋士郑嵎给他出了个主意,说锦城不是来了朝廷的四皇子吗?据说他手下带了一队精兵,很是威武。荆州也算四皇子的封地,何不把这问题交给他呢!

    曹锜好在没有地方狭隘之见,只要能保住家园,不让自己的乡亲遭人欺负,他管荆州姓武还是姓什么啊!当下一听就派郑嵎来救助了。

    郑嵎是个有心人,带人到了锦城,并没有贸然去县衙,而是在街上溜达了一天,弄清了锦城的形势才直奔军营找姜曛的。在他看来,四皇子没用,还是只有找军队的最高行政官员才有效,而他从支离破碎的街谈巷议中得出的另一结果却是错误的,他以为姜曛才是反四皇子的主角,而诱因当然是四王妃。

    虽然一个好色的将军让他不齿,可是这份勇气却让他很佩服,等看到姜曛仪表堂堂,他脑子里的粉色泡泡就更多了,八卦地猜想着那四王妃到底是怎样的绝色面容,才能让这位少年将军拔剑为红颜啊!

    姜曛听完他的求助请求,不敢冒然做主,就进城去找沐筱萝来商议,等沐筱萝了解完事情经过后就笑了,冲姜曛说:“这个忙应该帮,你挑一千人,我给你找个先锋带队吧!”

    姜曛挑眉奇怪地问:“不用我亲自去?”

    沐筱萝笑道:“你是我的大将军,你一动目标太大,还是留下镇守锦城吧!”

    姜曛问道:“那你打算派谁去呢?”

    士兵是他培养的,他不知道谁带队怎么放心将士兵交出去啊!

    沐筱萝没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相信我吗?”

    姜曛想都没想立刻回答:“相信!”沐筱萝爱护士兵就如他一样,他怎么可能怀疑她呢!

    沐筱萝就笑道:“你相信我,我相信他……这样的回答满意了吧?”

    姜曛一沉吟,猜到了沐筱萝想让谁带队,他心中却不如沐筱萝信心满满,那个看上去就是一个随心所欲的纨绔子弟,他会爱惜士兵吗?他懂带兵打仗吗?

    沐筱萝没他那么多想法,让郑嵎先住下,说第二天就给他派人去。郑嵎狐疑地看看明显是女扮男装的她,虽然猜到她是四王妃,却弄不懂她和姜曛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沐筱萝还没离开军营,楚轻狂就来接她了。他是挂着军营里不知道生了什么急事,才匆匆把水佩送回去就赶来的。一下马就看到沐筱萝拉了马刚和姜曛他们告别,还没上马就打了几个喷嚏,他想她一定是下午淋了雨受凉了,就关心地迎上去,柔声唤道:“容儿……”

    沐筱萝回头看到他,就笑了,走过来将手伸给他,他心一动,就将她拉上了马,坐在自己前面,转头和姜曛挥挥手,就拔转马头回家,沐筱萝的马温顺地跟在后面跑着。

    “好冷啊!”沐筱萝挤在他怀中,有些无赖地转过身抱着他的腰。

    楚轻狂只觉得她的身子冰冷,下意识地抱紧了她,走了一段路才想起问:“生了什么事?”

    沐筱萝靠在他怀中,将荆州求救的事讲给他听,最后蹙眉说:“我在想派谁去呢!”

    “姜曛可以去啊!”楚轻狂不在意地说,丝毫没现沐筱萝在算计他。

    沐筱萝苦恼地说:“不行啊!那龚老头你不是不知道,这几天都虎视眈眈地看着开区,姜曛又负责着修河堤的事,他一走了,龚老头不派人捣乱才怪!”

    沐筱萝说的是事实,龚族长现在觉得开区是威胁了,一边派人捣乱,一边威胁那些圈地的人,谢卫弘杨细他们观望,其他人就不敢动土,沐筱萝还烦呢,这时节姜曛离开的确不恰当。

    “那昌东吧!”楚轻狂建议后又自己摇头:“昌东做副将还行,做主将估计差了点,没有魄力,再磨炼一下还差不多!”

    沐筱萝见他点评了几个人就是不提自己,眼看都快到家了,也不懂自己的意思,就有点负气地说:“算了,我自己去吧!阿嚏……阿嚏……”

    她连着又打了几个喷嚏赌气地说:“对外就说我病了,他们也不会注意的!我亲自去,就不信拿不下那贺豪!”

    “不行……你一个女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我怎么放心,要去也该我去……我是你相公……我……”

    楚公子话出口才猛然反应过来,狠狠搂了一把沐筱萝的腰,咬牙骂道:“你算计我?”

    沐筱萝很无辜地眨眼:“谁敢算计你啊!是你自己说要去的啊,我一个字都没逼你!”

    “还说没有……你给我设圈套……”楚公子龇牙咧嘴:“沐筱萝……你竟然对自己人耍心眼……”

    沐筱萝更无辜,扬唇讽刺道:“楚公子,你还当你是我的自己人吗?人家姜曛一听就说他去,你非要逼我说了我去你才肯承担你的责任……你摸摸良心问问,你有没有把我当你的自己人?”

    她用指尖戳着楚公子的胸膛,控诉道:“县衙是我的吗?封地是我的吗?这江山是我的吗?保家卫国是我的事吗?楚公子,想做少爷皇子回京城去做,在蜀地,麻烦你还是多想想怎么保家卫国,别等到人家打到脚下,才想起你做男人的责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