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楚轻狂很无辜地抓住她的手:“这是我的错吗?谁叫我娘子太能干了,我一时想不起来而已嘛!娘子提点的对,以后不会让你说了,我主动去做还不行吗?”

    “阿嚏……”沐筱萝打完喷嚏无力地回答:“我再能干也是血肉之躯,也会生病的……你说会让我依靠,我希望不是句空话!”

    “不会是空话!”楚轻狂坚定地回答,看看怀中倦态难掩的女人,唇角扬起了一丝笑,原来被人依靠是这样的感觉啊……沉重却又充实……

    使命

    沐筱萝还真病了,第二天起来就头晕晕的,喷嚏一个接一个,浑身无力,窝在被窝中就不想起床。.

    楚公子看她的样子,有些担心,说:“不想起就别起吧,回头让远山去酒庄那边把吴大哥请来给你看看。”

    沐筱萝强撑着起来,笑说:“不行,我夫君今天第一次带兵出征,我哪能不送送呢!就算爬也要爬去的!”

    楚轻狂很无奈,只好帮她找了干净的衣服过来帮她穿上,帮她扣盘扣时不提防被她拦腰抱住,小女人多愁善感地在怀中乱拱一气,吐出的话让楚公子心头就乱了。

    “狂……我们还是换个人去吧……我突然舍不得你了!”

    “干嘛?”楚轻狂揉了揉她的头,失笑:“现在现我在你身边的好了?”

    “是啊……”沐筱萝嘟了嘴,仰头说:“你要走了,龚老头找我麻烦怎么办?”

    “不是还有姜曛吗?”楚轻狂不以为然:“顾擎也会帮你出主意,再不济卫涛留下来给你!”

    “不要,卫涛你还是带去吧!有他陪着你,我才放心!”

    沐筱萝试了两次,再肉麻的话也说不出口,只好叹了口气,站起来圈住楚轻狂的脖子,将脸贴在他胸膛上,幽幽地问道:“你会不会在心里反感我逼你担起你的责任?你要不高兴,真的可以不用去的……我是认真的!你不去,我誓我不会生气……”

    楚轻狂抱住她,叹道:“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反感!这些的确是我该担的责任,我不会逃避的!就像你说的,覆巢之下无完卵,我如果连我们的家园都保不住,又怎么配说让你依靠的话呢!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沐筱萝怔怔地感受到了他话中的厚实,这男人一夜之间的成熟倒让她觉得有点失落了,她是不相信有世外桃源才努力把握着自己到手的幸福。他呢,一个喜欢自由的人,当他一步步随着她的步伐变成她理想中的男人时,她会不会又怀念那个散漫的他?

    “付出才有回报!你别多想了……”楚轻狂推开她,给她整理好衣服和头说:“去送了就赶紧回来,吃了药好好睡一觉,做不完的事就丢着明天做,锦城也不是一天能建好的,别累着自己才是!”

    “嗯……好!”沐筱萝被他牵了手,昏昏沉沉地来到了军营。

    姜曛给楚轻狂准备了一套新的铠甲,黑色的铠甲亮威武,楚公子换上,竟然就改了昔日随心所欲的懒散,眉目之间充满了英气,他眼角微挑,一横眉竟然让郑嵎打了个冷噤,感觉这翩翩公子前后的差距也太大了。

    楚轻狂则更感慨,今日之前从没想过自己会有戎装披身的一天,穿上了这身铠甲心情完变了,以前只觉得照顾好身边的人就够了。

    现在,感觉一城百姓的安危、财产,家园都成了自己的责任,一种使命感就油然而生,让他心中涌起了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觉得存世一生,能这样轰轰烈烈地活着比跟着楚云安在地宫中称王壮烈得多……

    儿女情长,名利富贵没有这样被人需要着的感觉好,他冲看着他的姜曛一笑,目光中散的热情让姜曛也笑了,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交流,热血和热血的碰撞,这一刻,他们都理解了彼此,也赢得了对方的友谊。

    楚轻狂再看沐筱萝,看见她眼中的欣慰,他突然觉得自己和沐筱萝的感情更进了一步,似乎他理解了军人,也就理解了沐家,还有沐家的女儿。

    一直觉得沐筱萝对军营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密,他曾经误以为是因为姜曛的缘故,现在他不这么看了,这里面有些东西不是身入其中是无法理解的。那种不需要言说,为了共同信仰建造起来的信任是别的环境无法体会到的,他觉得自己窥到了一些东西,假以时日,他总能理解他们之间存在的那种让他妒忌的信任!

    其实楚公子的确摸到了一点门路,沐筱萝能和姜曛那么快建立起不渝的友谊,得益于两人都从对方身上嗅到了那种同类的气息。一个战壕的战友,可以将性命都放在彼此手中的信任就在这种同类的气息上建立起来了。

    上过战场,或者出过任务的人都知道,行动时没有战友的配合你不可能孤立地完成任务,只有相辅相成,团结一致才能达到目的。就是最厉害的间谍詹姆斯?邦德,他也有他不同形式的战友。

    所以这种同类的友谊一旦选择恰当就很容易建立起来,而当他们共同经历过生死的考验,这种友谊就更加牢不可破。

    目送着楚轻狂带队离开了视线,沐筱萝才转身昏昏沉沉地回去,姜曛看她的脸色不正常,担心地护送她回去。才到茶楼门口,就遇到了水佩。

    水佩狐疑地看看两人,问道:“三小姐,我是来找我狂哥哥的,你的人说他和你出去了,请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沐筱萝不想让她知道楚轻狂去了荆州,就强打起精神说:“哦,他去了茶山,说要宿在那边,不回来了!小妹你有什么事,我能帮忙吗?”

    水佩有些烦躁地说:“他不是说帮我们想办法吗?我是过来问他什么时候有空过去帮我们看看!”

    沐筱萝头痛得厉害,一早就没吃东西,此时也不知道是饿还是感冒引起的不舒服,很想吐。她一手支了额,一手扶了门边就对水佩说:“我知道了,回头我让袁鸣过去帮你们看看吧!”

    水佩横了一眼姜曛,扭头说:“不用了,我还是等狂哥哥来再过来吧!”

    她转身就走,沐筱萝也懒得叫她,转身推开门就走了进去,姜曛尾随在后面,门还没关上就看见她蹲在地上呕吐。

    姜曛顿住了,紧张地问道:“三小姐,你怎么啦?”

    沐筱萝呕得难受,眼里都出来了,说不出话,抬眼看看姜曛,那眼泪汪汪的样子莫名地就让姜曛心软软的,赶紧从口袋中掏出帕子递给她。

    沐筱萝擦了擦眼泪,才擦去唇边的污渍,看帕子都被自己弄脏了,也不好意思还给姜曛,扶着墙站了起来,头一阵晕眩,就摔了下去。

    姜曛在后面看见,心一慌就抢上前抱住她,里面的半芹和清波正在研究一副刺绣,听见动静就跑了出来。一看沐筱萝被姜曛抱在怀中,几人都呆了。

    “三……三小姐好像病了!”姜曛结结巴巴地说着,脸就红了,也不敢放开沐筱萝,就这样抱着她。

    清波倒还冷静,看见他怀中的沐筱萝脸色白,头上冷汗都湿透了头,就赶紧指挥着说:“那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将她扶进去啊!”

    说着自己就跑上前,和姜曛两人将沐筱萝扶了进去,放在床上,清波一伸手,摸到沐筱萝头上火烫,就冲半芹说:“筱萝热了,赶紧去请个大夫。”

    “哦……好……”半芹这才反应过来,急着往外跑,等跑到院门口,现门大大的开着,她也没在意,急急地冲了出去,差点就撞在了前面的人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她给人家赔礼,抬起头来才看见是昨天来过的水佩。

    水佩蹙了眉看着她,有些生气地问道:“你急急忙忙赶着去投胎啊!”

    半芹嘴又笨点,又知道她是楚公子的妹妹,被骂也没敢生气,陪笑道:“我们小姐生病了,我忙着去请大夫,撞到俞小姐,真是对不起啊!对不起……”

    她又鞠躬又道歉,说完也不等水佩有所表示,就让到一边急急走了。

    水佩看着她的背影蹙起了眉,刚才姜曛抱住沐筱萝的一幕她看在了眼中,她不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可是她觉得这样的事要是楚轻狂知道,一定很好玩……

    阴了脸站着,想着就出了神,不知道何时,感觉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她奇怪地四顾,就现对面一个黑衣女人站在街角看着自己。

    她身上有种肃然的孤独,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阴冷,让水佩极不舒服,虽然人长的不错,可是水佩下意识就不喜欢,她扫了她一眼,转身回县衙了。

    水佩走着走着,那种被窥探的感觉一直没减,她忍不住回头,又看到那女人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她就害怕起来,加快脚步跑起来,看到县衙大门时放下了心,站住喘气回头再看,那女人已经不见了。

    水佩舒了口气,按着因为跑动狂跳不停的心,抬头,一个黑影站在了自己面前……

    狭路相逢

    “俞小姐?”

    水佩看见那黑衣女子站在自己面前,就惊得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瞪大了眼睛,她……她刚才不是还在自己后面吗?怎么就跑到自己前面了!

    “你别怕,我对你没恶意的……我只是想找你谈谈楚公子和沐筱萝……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聊聊吗?”

    水佩瞪着她,确定她没有恶意才问道:“你是谁?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我是楚公子的朋友,我叫向兰!至于沐筱萝……我想,我们应该有共同的话要说!”

    黑衣女子向兰淡淡一笑,指了指对面的小茶馆,说:“你担心的话我们就挑那去说话吧!这附近都是你们的人,你应该不会怕了吧?”

    “谁说我怕了,我只是和你不熟,为什么要听你的!”水佩一偏头,脚还是不由自主往小茶馆走去。

    两人挑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水佩就冲向兰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和沐筱萝是什么关系?”

    “我是个杀手……”向兰满意地看着水佩的脸瞬间变色,才说:“你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想和你合作一起对付沐筱萝,把楚公子解救出来,你愿意和我合作吗?”

    “解救?”水佩睁大了眼睛,疑惑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知道什么吗?”

    向兰沉吟了一下,这几天探听了楚云安的家事,还有和水佩的关系,她知道水佩并不了解楚轻狂被楚云安下毒的事,就不明说,只是避重就轻地说道:“你不知道楚公子中了毒吗?据我所知,他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再找不到解药,他会瘫痪或者死亡。”

    “什么?狂哥哥中了毒?”水佩失声叫了起来,还好小茶馆生意不好,几乎没人。

    向兰警告地看了她一眼,等她安静下来才说:“沐筱萝拖着他不放,不准他去找解药。我就是为这个才找你,想和你合作,把楚公子救出来。”

    水佩不知所措,蹙眉困惑地问:“他中了什么毒?谁下的?要去哪找解药啊?”

    “他中的毒只有苗疆才有解药,我知道怎么找到解药,只要你相信我,配合我把楚公子救出来……我……我知道你和楚公子的关系,如果你不在意,我愿意和你做姐妹!我们不分大小!”

    向兰说这话脸微微有点红,水佩看见就呆了呆,等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更惊讶了:“你……你也喜欢狂哥哥?”

    向兰大方地点头承认:“对,我很喜欢楚公子!不瞒你说,我还救过他的命……”

    她简单地把去皇宫救了楚轻狂的事一一告诉了水佩,连帮楚轻狂擦身的事也毫无保留说了,最后自然地说:“我师傅是苗疆人,按苗疆的习俗,我为楚公子做了这些事我就是楚公子的人了!我这辈子非楚公子不嫁!俞小姐……我没有独占楚公子的念头,只要你能容我,我真的不介意多你这个姐妹!”

    水佩矛盾地看着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凭良心说,她怎么可能和别人分享楚轻狂的喜欢……

    可是,看目前的形式,想把楚轻狂夺过来凭她一个人的力量也不够!再说,她根本不知道楚轻狂中了什么毒,看来不依靠向兰也不行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