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5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看看向兰,生得有些冷艳,毕竟是做杀手的,浑身的冷气难掩,看起来还没沐筱萝美丽大方。. 水佩突然心中一动,这样的女人狂哥哥不一定会喜欢的,何不利用她先把楚轻狂从沐筱萝手中夺过来,到时楚轻狂肯听自己的,那她不准他娶向兰,向兰又有什么办法呢?

    “你说你是杀手?”水佩突然问道。

    “是。”向兰点了点头。

    水佩就讽刺地说道:“你既然是杀手,为什么不把沐筱萝杀了,这样不就能救狂哥哥了吗?”

    “哪有这么简单!”向兰苦笑:“沐筱萝本身的武功可能比我还高,她身边的那个清波远山也会武功,还有那个姜曛将军和他的精兵……想动沐筱萝,可能吗?”

    还有楚轻狂,向兰没敢和水佩提最后这人,她迟迟不敢动沐筱萝,就是无法预测楚轻狂的怒气,她无法保证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怕楚轻狂知道后,从此再不理她。

    “那你找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你都打不过,我更打不过了!”水佩苦恼地说:“我们怎么救狂哥哥啊?”

    “你不是和楚公子很好吗?我的计划是这样,你先接近他们,和沐筱萝处熟了,趁她不防备,我们就找机会把楚公子带走。只要离开了锦城,我的人会接应我们,有他们帮忙,沐筱萝就追不到我们了,你说好不好?”

    “狂哥哥会跟我们走吗?”水佩担忧地问道。

    向兰面不改色地说:“他被沐筱萝下了药控制了心智,才会这样执迷不悟,我们带他走,会给他解药的。到时他醒了,只会感激我们救了他,一定会跟我们走的。”

    水佩一听心又动了,来时楚云安托章邯给她带了一盒药,说楚轻狂不肯回来是因为沐筱萝给他吃了迷失神智的药,这盒中的药是解药,只要她给楚轻狂服下,楚轻狂就会恢复神智……

    楚云安和向兰的话异曲同工,让她最后一丝疑惑打消了,完相信楚轻狂真的是被沐筱萝下了毒,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给楚轻狂服“解药”!

    这样一想,对向兰就多出了点好感,至少这女人也是想救楚轻狂的,她决定了,先和向兰联手,把楚轻狂救出来再说其他的事。

    她苦恼地对向兰说:“向兰姐姐,我刚才去找狂哥哥了,姓沐的说他去了茶山,今晚不回来了!你知道他们的茶山在哪吗?要不,我们这就去找他!”

    “茶山?”向兰今早被宋闽逮到,训了一顿,说她不管三善道的事,放任自己的手下东飘西荡的,说她再这样就要召开长老会罢免她总管的职务了。

    向兰不敢和宋闽争辩,虚心反省了自己的错误,等训完她来茶楼已经错过楚轻狂他们出去,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楚轻狂去了军营又去了荆州的事。

    听水佩这样一说,就蹙眉说:“他们的茶山有六七座,相距近百里,你不知道去了哪一座,一一去找的话要二三天才能找过来,太费事了!”

    水佩一听也觉得这样找很不现实,只好说:“那只有等了!对了,我出来时沐筱萝好像病了,她的丫鬟忙着去找大夫呢!你看她病了对我们有没有好处呢?”

    向兰看看她,水佩解释说:“她病了是那个姜曛送她回来的,我看见姜曛还抱着她呢!他们有没有什么关系啊?我总觉得有点不正常!”

    “哦……”向兰就沉思起来,姜曛她见过几次,那也是个人物啊!他怎么就那么听沐筱萝的话呢?

    向兰思考着,水佩无聊就东张西望,无意中看见自己的表哥楚元锋和手下从窗前走过去,她就吓得低下了头。

    老实说,她不喜欢这个表哥,总觉得他的目光不怀好意,以前自己腿不能走时接触不多还没感觉。等自己能走了,接触多了这种感觉就明显了。老觉得楚元锋看她的目光怪怪的,有种猥琐的感觉。

    他的劣迹她听丫鬟说过,但想着自己的表哥不可能把怪念动到自己身上就不在意。可是被看多了还是会不舒服,特别现表哥的视线总是若有若无地盯在自己胸上,屁股上,不舒服的感觉就更强了。

    碍于姑姑的面,水佩没对任何人提过,只是下意识地躲着楚元锋,逼不得已才勉强说几句应酬一下。

    她以为自己低头够快了,没想到楚元锋还是看见她了,本来已经走过去的人又折了回来,嘻嘻笑着打招呼:“佩佩,你在这喝茶啊?”

    水佩的脸就有点抽了,站起来刚想走,楚元锋已经走了进来,他的个子很高,堵了茶馆门口谁也出不去。

    向兰不在意地扫了他一眼,对水佩说:“我先去打听,有消息再来找你!”

    她说完起身迎着楚元锋走了过去,楚元锋看到她眼睛就直了,冷艳的向兰对他吃惯了良家妇女的胃口是另一种挑战,让他的眼睛不自觉地就尾随着那因为走动起伏的胸,修长有力的腿上下游移,想象着这黑衣剥去,下面的身体会不会和露出来的脸一样美丽……

    容儿有喜

    大夫姓张,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跟随时代的潮流,就蓄了一小簇胡须在下颚上,小小的眼睛衬在那张有点方的脸上,有点滑稽的感觉。

    沐筱萝昏昏沉沉的,没什么感觉,清波看了就有点不踏实的感觉,扫了一眼半芹,也不知道丫头哪找的大夫,怎么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啊!看她跑得满头大汗,也不忍心责备她,就勉强让开,让大夫给沐筱萝看病。

    张大夫像模像样地坐下,伸出手搭在沐筱萝手腕上,半闭了眼睛似在专心地把脉。清波开始也不注意,只顾盯着一直在出汗的沐筱萝,偶然一抬头,竟然接触到张大夫的眼睛,她就怔了怔,那张大夫竟然在看她。

    现她也看着自己,那张大夫很慌张地转开了眼睛,匆匆地翻了翻沐筱萝的眼睛,咳了一声,说:“受凉了,有点风寒郁肺,等老夫给你们开个药方,吃上两剂就没事了!”

    “哦,谢谢大夫!”清波垂了眼睑,自然地回答,眼睛落在了张大夫露出衫子的靴上,靴边上有一层干在上面的泥土,裤管上却干干净净。

    她浓眉挑了挑,不动声色地指示半芹带张大夫去书房写药方。张大夫就起身随半芹往外走去,清波在后面看着,只见张大夫边走边四处观看,走到书房也不知道问半芹什么,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

    等半芹随着他去抓了药回来要给沐筱萝煨时,清波拦住了,将药拿进去,对半芹说:“三小姐睡着了,等她醒了再煨吧!你先去前面帮巧莲,这里我看着就行了!”

    “哦,好。”半芹乖巧地离开了。

    过了一个多时辰,奉命去请吴冠子的远山带着吴冠子匆匆赶来了,他们是从酒楼那边进来的,这是清波特意交待远山的。

    吴冠子一进门就被清波拉去看那些药材,她是了狠誓,只要这些人敢对沐筱萝下毒,她铁定会以牙还牙的。

    吴冠子将药倒在桌子上,随便拔了一下笑道:“你是不是太小心了,这里没什么毒药,就是一般治风寒的药而已。哦……按这样的份量来看,治风寒有点过头了,容儿如果肠胃不好,可能抵抗不住会腹泻吧!”

    “就这样?”清波还是有点不相信,那张大夫鬼鬼祟祟的样子给她的印象太深了,让她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这药不吃也罢,我去看看她,重新给她开个药方。”

    吴冠子和清波来到里屋,沐筱萝还昏睡着,脸更红了,吴冠子摸了摸她的头,蹙眉说:“这热度太高了,等下你先帮她擦擦身,对了,上次容儿不是说高纯度的酒精能降温吗?你可以给她试试。”

    “好的。”清波给吴冠子端了椅子,从被褥里拉出沐筱萝的手。

    吴冠子赞赏地看看清波,笑道:“小丫头挺懂事的啊!”

    清波对他翻了翻白眼,这老头,对沐筱萝就认妹妹,对她就叫小丫头,她明明是沐筱萝的姐姐好吧,他就喜欢玩乱了辈分的事啊!

    看着吴老头也和刚才那张大夫一样的架势,半眯了眼睛搭着沐筱萝的脉,她在心里暗骂一声“德性”就走开去给他倒茶了。

    吴冠子搭着沐筱萝的脉,开始还有点漫不经心,毕竟这样小风寒的病劳动他这个药王来看,大材小用了,可是等感觉到沐筱萝体内那细小,明显不属于沐筱萝强有力的脉时,他的眼睛突然就睁大了。

    这……他怔住,难以相信地又换了手把脉,还是一样的感觉,脸上的表情就怪怪纠结在一起,也不知道是被人愚弄还是自己的偏见愚弄了自己,竟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当日在京城,关于沐筱萝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什么她不会有后被皇后退婚的事他都听说了,对沐筱萝和楚轻狂在一起的事他还有点替楚轻狂惋惜,毕竟一个男人要找个不会生的女人过一辈子还真需要勇气啊……

    现在……这脉象不是证明沐筱萝有喜了吗?老头唇角抽筋,他心里都替楚轻狂高兴,那小子要是知道,不高兴死才怪!

    “怎么啦?三小姐的病很难治?”清波端茶进来,看他一脸纠结的样子,忍不住担心地问道。

    “轻狂呢?”吴老头觉得这喜讯应该第一个告诉楚轻狂,他想看他把弟欣喜若狂的样子。

    “楚公子出远门了,一时回不来!筱萝到底什么病,你告诉我啊!”

    清波急了,想一根根拔掉吴老头的胡子,看他还卖不卖关子。

    “啊……”吴老头有些丧气,想了想还是和清波说了,沐筱萝现在需要人照顾,别出什么差错日后让楚轻狂找他拼命。

    “咳……”吴老头清清嗓子说:“刚才那药不能给容儿吃了,她现在不只是感染了风寒,她还有孩子了……那种药,药性太凉,她现在怀孕初期,弄不好那药会让她的孩子保不住!我给她重新抓两副吧,你别假手别人,亲自熬啊!”

    “什么?”清波呆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说筱萝有孩子了?”

    她睁着大眼,一副难以相信的样子,沐筱萝被大师批无后的事只要是从京城跟来的人都知道,只是大家都善意地从来不在她面前说这事。就连顾嫂,看沐筱萝那么喜欢妞妞,都不敢说让妞妞认她做干娘的事,就是怕刺激沐筱萝伤感……

    对楚轻狂将院子里摆满了求子的蔓藤,众人也都善意地没人嘲笑,楚公子对沐筱萝的心大家都看得到,只有感动的份,哪有人会恶劣地说他们做无用功呢!

    “她真有孩子了,从脉象看有一个多月了!”吴老头认真地说:“所以我才让你亲自侍候,这时候的孩子很脆弱,不小心就掉了……你不想让轻狂怪你,就好好侍候着吧!”

    清波的反应是双手合十,闭眼对着屋顶说:“天上的诸神,我清波以后相信你们还是存在的,让好人都有好报吧!”

    在清波的要求下,吴冠子同意保密,两人都觉得这时候对外保密比较好。楚轻狂不在身边,龚族长那些人又虎视眈眈,要是知道沐筱萝怀孕了,不知道会不会趁此欺上门!还有她和楚轻狂的婚事还没办,这时传出沐筱萝有孕的事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吴冠子不操那么多心,开了个药方给清波说自己改天再过来看沐筱萝就匆匆赶回酒庄去了,顾擎正在那边疗毒,他不放心江浩一人看着,要亲自过去监察。

    清波不放心半芹,觉得小丫鬟做事粗心大意的,就专程找了顾嫂过来照顾沐筱萝,让半芹去带妞妞了。半芹有点委屈,也不敢违抗清波的命令,带着妞妞坐茶楼角落里学写字。

    妞妞跟了沐筱萝识字,每天都要写生字,丫头很认真,写不好又重写,看得半芹累得慌,爬在桌上睡觉。

    清波没瞒顾嫂沐筱萝怀孕的事,她了解顾嫂是实在人,不是多嘴的人才放心将沐筱萝交给她。自己抽身安排远山去查那个张大夫,自己又去找姜曛要了几个武功好的士兵,把守在宅子和茶楼后面的蛋糕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