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7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对于吃这一块,特别是外卖的蛋糕坊,沐筱萝要求是很严格的,她说宁肯不卖,也别让人有机可乘,做出投毒陷害之类的事。 .

    他们的蛋糕现在在锦城已经很有名气,不但平常的小蛋糕茶点卖得好,沐筱萝创的生日蛋糕更是卖得好,已经卖到五十两银子一个,就因为加了一层薄薄的奶油,就让那些富家太太小姐趋之若鹜地赶着订购。

    这奶油是沐筱萝专门让袁鸣找来的几头奶牛产的奶做出来的,做法就只有清波远山,沐筱萝三人知道,其他人也没人妒忌。因为他们的蛋糕在锦城生意好,有些商人就削尖了脑袋偷师学艺,弄出了一些假冒伪劣的蛋糕来抢生意。

    有些店倒做得有点像了,只是形似神不似。用那些刁钻的太太小姐的话来说:果酱没他们家的正宗,奶油呢更是学不来的秘方。所以至今为止,他们的蛋糕还是锦城第一!

    蛋糕的利润这么丰厚,想不惹人眼红是不可能的,吃的一惹人眼红,就有人妒忌,泼脏水,有的说吃了他们家的奶油会中毒,会腹泻等等千奇百怪的说法都冒出来了……

    对此,沐筱萝是怎么解决呢?

    否极泰来

    沐筱萝因为吃的被人下毒陷害过,就形成了一种习惯,总是没做之前,就先想防患的举措。这生日蛋糕收了人家那么多银子,要是出了差错,不但被人抓住小辫子,还会影响生意。

    所以对每天做的蛋糕,她不但要求远山亲自监督,对用料什么的都是层层把关,蛋糕作坊根本不准外人随便进出。生日蛋糕都是派专人去送,亲自送到买主手中,再一一检验后才收银子货钱两清。

    就这样的严密措施让那些妒忌之人寻不到找茬的缝隙,那些想方设法想破坏蛋糕生意的人转而就想撬出他们做蛋糕的秘诀,远山是收到贿赂最多的人,就连半芹,也有人塞银子给她,托她把秘方泄露出去。

    远山对沐筱萝的忠心不用说了,他和清波都把替家人报仇的希望寄托在沐筱萝身上,对她忠心耿耿,哪会想出卖她的事呢!

    半芹则是胆小,银子不敢接不说,有段时间被这些人吓得连门都不敢出。她对沐筱萝说:“小姐,我绝对不会出卖你的!不要说我不知道怎么做蛋糕,就算知道,我也不会说,给多少银子我都不说!人和畜生的分别,就是人有良心。小姐你对我这么好,我要出卖你,我连畜生都不如!”

    这话说得巧莲深以为然,对自己几个手下都是这样的训话,说现谁敢做对不起三小姐的事,就将他送到县衙大牢治罪。县衙就等于沐筱萝,这一震慑还算有力。再加上沐筱萝店里给的俸禄都很高,那些小二犯不着为这些人冒险得罪沐筱萝再丢掉饭碗,出卖的事就没人肯做。

    今天出了这个鬼鬼祟祟的张大夫,清波第一个想法就是有人想混进来生事,让吴冠子看了药材找不到毒药她也不放心。想了想还是先把吴冠子给沐筱萝抓的药熬了,又给沐筱萝换水袋擦身降温。

    吃了药,到晚上沐筱萝清醒了,靠在床头听清波说了她的病情。听到自己怀孕后,她也是一副难以相信的样子,不自觉地摸着自己还平坦的小腹,忍不住地笑:“吴大哥真的说我有孩子了?”

    “是真的,他还让你好好注意身体呢!让你别累着,说这时候的孩子很娇贵呢,不小心就掉了!”

    清波笑道:“楚公子好没福气啊,多呆一天不就知道这喜讯了吗?这下要有些日子才会知道了!”

    沐筱萝失笑,摇头说:“他的性格啊,还是别知道有孩子的好!要是知道,估计我逼他,他也不会走的,就守着我了!”

    “那不是很好吗?筱萝有楚公子这般疼爱,真羡慕啊!”

    清波笑着看窗外那些在夜影中的藤蔓,笑道:“这是不是罗族长指点的风水摆设灵验了啊?看不出他还真有本事!”

    沐筱萝顺口说:“那改天我请他指点你摆个求夫的风水,早点给你送个如意郎君来吧!”

    清波脸一红,瞪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你休息吧!我再去外面转转……”

    她都走到门边了,忽然想起张大夫,又折了回来,将张大夫的可疑告诉了沐筱萝,最后问道:“你说他是不是龚族长他们派来捣乱的人啊?”

    沐筱萝笑:“他要是才好呢!我还怕他不是呢!”

    她正愁抓不到龚正海的把柄对他出手,他自己送上门来不是更好吗?

    沐筱萝现在已经看清形势了,这五大家族龚正海是第一霸,收拾了他,其他几大家族都不是问题。龚正海现在已经有点忌惮她的势力了,竟然想拉着俞晓宁夺回县衙的主权,沐筱萝怎么可能如他的意呢!

    她听了顾擎的劝,在军营和城南的中间平了一块地重新建县衙,这也不算县衙,应该算州府,用来处理公事的地方。她们离开县衙时把县衙的符印公文之类的都带了出来,交给钱双找了间宅子安放,所以原来的县衙名正言顺地被废弃了。

    新州府面向城门,一进锦城远远就能看到府前高高树起的旗帜,上面就飘了个“锦”字,才奠基就引来了百姓的围观,沐筱萝没出面,都是钱双在料理,遵照着她的设计将州府怎么建向工匠们传达。

    沐筱萝一时拿不出银子来建州府,只是先让钱双建了个雄伟的门面放在那,其他的空地都简单地圈了起来。那些百姓一听这占地几十亩的宅子竟然是州府,都面面相窥,沐筱萝弄这么大阵仗出来,是铁了心要在锦城扎根了啊!

    沐筱萝有她自己的打算,建州府的钱就落在了龚家还有几大家族的身上,她等着他们主动上税呢!所以不怕他们不来找,只怕他们不来找!

    “明天放出话去,就说我腹泻……让半芹继续去请张大夫过来给我看病……咱们偶尔也要给人家提供点方便啊!”

    沐筱萝笑的狡黠,清波打着哈欠转身:“你现在是有孩子的人了,玩也该小心点,适度就好,别辜负了楚公子这些藤蔓的心意啊!”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沐筱萝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看向黑暗,笑容慢慢转为了哀伤。上一次的痛又浮上了心头,那无缘的孩子啊,她可以重生变成沐从蓉,那无辜的孩子呢?魂魄何在?

    她真的没想到自己会有孩子,法正的批文虽然不能信,可是她潜意识里觉得不能有孩子是上苍对自己的惩罚,她无能……不能保自己第一个孩子的生命,这辈子就该没有孩子!

    可是上苍没有惩罚她!她忍不住地笑,脸上却有泪滑落……上苍再次给了她一个孩子……这可能是她失去的那个孩子吗?她希望是,这样就能弥补自己的过失,给他宠爱,让他和她一样重新开始的生命充满阳光……

    孩子……这一次我不会负你了!我会好好地保护你,珍惜你带给我的,做母亲的快乐和荣誉……这一次,我要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一对爱你的爸爸妈妈!

    沐从蓉又哭又笑,手撵过自己手上的戒指,一时最想做的事竟然是飞马奔到荆州,把这喜讯告诉楚轻狂,他一定会和她一样欢迎这孩子的到来的!

    以他对她的宠爱来看,她完相信他们的孩子一定也会得到他身心的关爱。这一次,她为自己的孩子选对了父亲!

    有了这个孩子,还有建设得越来越好的锦城,沐筱萝觉得自己的生活朝着美好的方向大步奔走着!

    否极泰来……她忍不住想,沐家上上下下那么多人的死亡成了她,她怎么可以不幸福呢!

    隔着肚皮抚摸着那还没有成型的婴儿,沐筱萝决定了,不管楚轻狂同意不同意,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一定要姓沐,这算是她为沐家,为他们所有人的成奉上的最崇高的致敬吧!

    和沐筱萝的幸福成对比的是贺冬卉的惨淡,还没圆皇后梦的她竟然就失宠了,这让她快癫狂了……

    所谓一山还比一山高,贺冬卉遇到亦巧,就像遇到了她的噩梦,从一开始就看到了输的影子!

    不知道武铭元是想让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就不被人轻视,还是指望着能让亦巧在官家太太小姐圈子里站稳,他给亦巧找的靠山竟然丝毫没比沐筱萝的义父洪坤差,是和沐从蓉的爷爷沐老侯爷一辈的安陵侯。

    亦巧是作为安陵侯的孙女光明正大地嫁进太子府的,她的婚礼办得热热闹闹,安陵侯给的嫁妆很丰厚,足以遮掩了亦巧出身青楼这一瑕疵。虽然贺冬卉怀疑这嫁妆根本就不是安陵侯给的,而是武铭元自己出的,可是怀疑归怀疑,外人只看到亦巧风风光光地被嫁进来,谁管嫁妆是谁给的啊!

    母凭子贵,贺冬卉就眼睁睁地看着亦巧凭着肚子里一天比一天更大的孩子慢慢爬到了自己头上,而她最气愤的是自己竟然束手无策。

    她不是没动过念头,想让亦巧的孩子掉了,可是亦巧的精明不是她能比的,平日推人下水这一类的雕虫小技在她身上根本没用,斗胆趁武铭元外出几天指使人下毒,不但没害到人家,反让亦巧押着那下毒之人,端了那碗汤药笑咪咪地找上门。

    贺冬卉一看到那笑容,顿时就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怔怔地看着亦巧,似乎才现这女人不是沐筱萝,是一个她惹不得的恶魔……

    逼宫

    “太子妃……”亦巧柔柔的笑,贺冬卉觉得刺眼,这般假,一如自己当日当着武铭元做给沐筱萝看的。只是她对的是男人,而亦巧对的是女人,这就让她有种想作呕的感觉,竟然好奇地想,当日沐筱萝看到她这般对武铭元,会不会也是这般想做呕的感觉?

    “这丫鬟说她奉太子妃的命给我送参汤,我看着面生,就审了一下,原来她在参汤里下了滑胎药……哎呀,幸亏我没喝,否则岂不是保不住这皇儿啦……”

    亦巧媚眼一扫,那丫鬟就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冲贺冬卉叫道:“太子妃救命啊!奴婢办事不力……”

    贺冬卉手脚都冷了,愕然地看着那丫鬟,表哥马向不是说这丫鬟是死士吗,就算败露自杀也不会牵连她的,怎么……和他说的完不一样?

    她犹自挣扎,自持太子妃的身份没有真凭实据亦巧也不敢拿她怎么办,就冲亦巧怒道:“我根本不认识她,你别从哪找个丫鬟就想陷害我,我告诉你,你做梦,夫君不会相信的!”

    “是吗?”亦巧笑得狡黠,说:“如果夫君亲眼看到呢?”

    贺冬卉正疑惑,就见她端了参汤过来,拉过她的手放在她的手中,低低地笑道:“陷害人,看人家哑口无言的感觉很好吧!太子妃,可惜你遇到的是我……”

    贺冬卉还没从她的话中反应过来,就见亦巧突然跪了下去,簪莫名其妙地断裂了,她一头长散了下来,披头散地叫道:“太子妃,求求你,让我留下这孩子……我没想过要和你争夫君啊……”

    贺冬卉只见她握着自己的手,将参汤递到了嘴边,同一时,外面就传来武铭元的怒吼:“贺冬卉,你敢……”

    贺冬卉手一抖,脸色就白了,无法挣开亦巧的手,眼见大半参汤都泼到她脸上,而盛参汤的盅子还好好握在自己手中……

    武铭元踢门进来,她看到他凶神恶煞的脸才惊觉不妙,盅子不知不觉从手中滑落,跌在地上摔得粉碎,她的心也跟着摔得粉碎……

    这一幕多么熟悉啊!她似乎看到了沐筱萝爬在凳子上等着挨打的场面,似乎看到了她平静的目光告诉她:我的今日就是你的明日……

    “夫君……”亦巧做戏般惊恐地扑到了武铭元怀中,颤抖的身子还有那满脸的泪似乎都在诉说着刚才的惊险。

    “啪……”贺冬卉挨了狠狠一个耳光,血腥弥漫了双眼,她没有来得及辩解就被定了罪,妒妇的名义转过一圈又落到了她头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