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9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这一手震慑住了龚正海,老头子年纪大了,几个儿子看着就是龚凌强成器,可以接自己的班,要是他有个什么闪失,他赚再多的银子又有什么用呢!

    龚正海牙一咬,满足了鲁中的要求,第一次就付了五千两银子。  .只是这银子没有换回龚凌强,又换回了一张勒索票。原来山贼老大见银子来得这么容易,就动了贪念,认为好不容易才抓到龚凌强,怎么着也该捞够本。

    这次漫天要价一万两银子。龚正海也是蠢了,救子心切,咬咬牙,又奉上了一万两白花花的大银。

    结果可想而知,这么容易拿到的银子更助长了绑匪的气势,龚凌强没回来,龚府倒迎来了一张五万两的勒索票……

    龚正海懵了,傻傻了半天呆,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神智和精明……这是个无底洞啊!如果继续这样满足绑匪,估计不将龚家掏空他们是不肯罢休的。

    龚老头愁得一夜间老了许多,还是一直陪着他的老管家给他出了主意,说:“老爷,自古遇到这样绑票的事都是找官府……你看,现在其他家族都不管龚家的事,我们是不是去救官府帮忙啊?他们那支精兵肯出手的话,说不定……不但能将少爷救回来,还可能将鲁中他们部歼灭……”

    就是这最后的话打动了龚老头,让他的大脑迅动了起来,这鲁中不除,就算救回龚凌强也是后患无穷,谁知道那群人会不会偶然疯就来打劫龚家一次啊!

    可是要去找官府,就意味着要去找沐筱萝,龚正海带头不交税多年,又目无官府,她会帮这个忙吗?

    老管家就笑道:“老爷这就是你多虑了,官府的作用就是为民,她如果不肯帮你,你不就有号召锦城百姓将他们赶出蜀地的理由了吗?到时那些老夫子谁会说你不是呢?”

    这的确是一石二鸟的好方法,好的话能帮自己解围,不好的话还能借机赶走沐筱萝……龚正海拈着胡须笑了!

    畏惧之心

    其实沐筱萝对鲁中一等的存在也是知晓的,还有些头痛。

    作为个人,她是不想动鲁中他们的,毕竟这些人目前为止欺负的都是这些家族商人,他们也是为了生活所迫才走上了这样的路。

    可是作为官府,放任这样的扰民坏处很多,先锦城没有良好的社会次序影响的不止是这几个家族,还影响了整个锦城的展,不止是商业,还有农业。

    山贼和山贼不同,有些不扰民不代表别的不扰民,放任只会姑息他们越做越大。

    沐筱萝迟迟没动他们也是在等一个时机,一个矛盾激化机会,好让几个家族,甚至锦城百姓重新知道官府的作用,以她作为一个现代人,专业的军人眼光来看,这一天迟早会来的……所以龚正海找上门来她毫不吃惊。

    龚正海上门还煞有其事,人家也不到茶楼去找,直接到军营,带了杨细还有几个在当地有头有脸的乡坤。

    姜曛接见后就派人去请沐筱萝,沐筱萝感冒还没好,浑身无力嗜睡,听了报信的人说了情况后清醒了些。她低头揣摩着龚正海的意思,最后冷冷一笑,让远山去请和自己交好的几个老学究也到军营走一趟。自己洗了脸,换了一套白色的男装才带着袁鸣来到军营。

    这算是沐筱萝和龚正海第一次正式接触,以前两人都互有耳闻,却从没曾面对面见过面。

    沐筱萝只见众人间坐了一个男人,看年纪没有杨细大,面孔修长,颚骨微高,浓眉下的一双眼睛虽然浑浊却不见迟钝,反而透出一种精明之光。他身上穿了一件对襟的蓝色袍子,鲜亮的颜色,考究的做工衬托出丝绸的质地。毕竟是做丝绸的,这身衣服比皇帝老子用的布料还好。

    沐筱萝扫了一眼装作不知道他是谁,迎向了杨细还有两个稍微打过交道的乡坤。

    “杨老,怎么今天有闲心到军营里转转了啊?”沐筱萝对杨细是很有好感的,主要对老头持之以恒地去听故事有好感,这《西游记》还没讲完呢,到讲完时老头算起来该贡献八千两左右的银子给她,这老头每天见银子流出去也没露出心痛的表情,依然准时准点出现在茶楼自己的专座上。

    不知道是故事拉进了彼此的距离,还是沐筱萝目前为止还没实质地触犯到他们的利益,杨细对沐筱萝还是很有好感的。这沐王妃本身就是一个故事,从他们到蜀地,他就开始了解她的一切,包括以前在京城的事。

    出于个人感情,杨细对沐筱萝不止有好感,还很敬佩……只要不涉及到家族利益,他愿意一直对沐筱萝保持着这样的感情!

    今日被龚正海拉他来,他是抱着看热闹兼听虚实的心情来的,沐筱萝不可能容他们长久逍遥这一点他比龚正海清楚,他一直抱着一种微妙又有点期待的心情想看沐筱萝怎么表现,就算具体伤害的是自己的利益,他私下觉得是无所谓的。

    他又不做皇帝,家里的银子多得够几代人享用了,交那点税说真的他还没放在眼中,只是不愿拿来替朝廷养活一帮无用的人而已。

    所以对修塔,建学校之类的事他都可以解囊相助,在税收这一块,他还是无法畅快地往外掏银子。

    见沐筱萝迎上来,白色的男装穿在身上不但没有不伦不类的感觉,反而让他觉得这样英姿飒爽的她,才更像他心目中的沐王妃,一个只是没有拉出旗号的“蜀王”!

    “呵呵,三小姐,今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有点事想请你帮忙……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龚族长……”

    杨细殷勤地推出了龚族长,龚正海本来还想拿架子,坐着不动,看见沐筱萝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刚才对杨细的笑脸慢慢收敛了,那明亮的眼睛深沉得不可捉摸……

    莫名其妙地,龚正海就站了起来,微笑着点头:“三小姐……你好……”

    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龚正海的笑就僵在了脸上,他竟然……为什么在一瞬间对这位翩翩公子似的女人产生了一种畏惧之心?是因为她笑容的改变……还是在她眼睛中看到了危险?

    “龚族长……”沐筱萝沉吟着重复了一遍,似在记忆中搜寻对这个名字的认识,看上去有点点假,龚正海不相信她会不知道自己是谁,可是偏偏这女人做起来就那么让人无法反感……

    “哦……龚族长,久仰久仰!”沐筱萝自嘲地敲敲自己的脑袋,抱歉地说:“这两天偶感风寒,吃药吃得昏昏沉沉,一时忘记了龚族长是谁……对不起啊!实在想不到龚族长会大驾光临……真是罪过……”

    姜曛在旁意味深长地提醒道:“三小姐,龚族长是有要事前来求助的,你看……”

    沐筱萝转头,看看那几个跟来的乡坤,摸了摸鼻子,说:“诸位也是有事要说吗?刚好,外面还有几人也有事,就一起解决吧!曛将军,我们换个地方谈吧!”

    “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三小姐,大家都跟我来吧!”

    姜曛将他们带到了一间大屋子,里面的桌子是按照沐筱萝设计的现代会议桌打造的,沐筱萝和姜曛袁鸣坐了一边,让其他人坐了另一边。

    虽然桌子是圆形的,可是杨细等人还是有种被三堂会审的感觉。他和龚正海互看了一眼,又看看被沐筱萝邀请来的几个老学究自然地坐下了,他们两个也只好跟着坐下。

    “各位,对不起啊!先说一下,我感染了风寒,有点嗜睡,坐不了多久,大家有事都可以畅所欲言,废话就少说了!谁先来啊?”

    沐筱萝扫了众人一眼,将目光落在了龚正海身上,笑道:“龚族长,你第一次来找我,那就你先说说吧,不知道我可以帮你什么忙?”

    龚正海倒没忌讳这么多人在场,反正他抱的主意就是要逼沐筱萝出手相助,人越多就越容易获得同情。沐筱萝帮了没得说,要是不帮,有这些人作证,出去和百姓宣传也可信得多,至少没人会说他诬陷排挤沐王妃。

    当下,龚正海将和鲁中的恩怨告诉了沐筱萝,当然隐瞒下了自己弟弟的不是,将错误推在了鲁中兄弟身上,大骂他们忘恩负义,并严词谴责这样的绑票行为,最后,他要求沐筱萝代表官府,解救自己的儿子,严惩绑匪。

    沐筱萝静静地听着,手中握了一支不知道什么做的在纸上记着,认真的样子让龚正海心里获得了满足,觉得沐筱萝还是看重自己的。

    龚正海说完眼巴巴地看着沐筱萝,似在等着沐筱萝表态。沐筱萝却只是淡然地说道:“龚族长的事说完了吗?”

    龚正海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想了想说:“没了,就希望官府为民做主,还我们安!”

    “哦,我知道了,那其他人呢?杨族长,你又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呢?”沐筱萝转头微笑着问杨细。

    杨细慌忙摇头,说:“我没事,就是陪龚族长来报官,希望官府为民做主!”

    “哦……”沐筱萝笑眯眯地看向其他被龚正海邀请来的乡坤,问道:“你们又有什么事呢?”

    那几个乡坤也是纯属看热闹的,被沐筱萝这样专程问道,都有些心慌,忙摇头。

    沐筱萝就没再管他们,转头问几个学究,那几个学究虽然是沐筱萝邀请来的,可也的确有事。他们都是支持学校的创建者,了解锦城的现状,也了解沐筱萝的难处。这些天东奔西跑都是想用自己的影响力为筹备学校的建设募捐,只是收效甚微。

    比起建风水塔富绅的踊跃,建学校没有多少人慷慨解囊,有钱的自己能请私塾,没钱的你也不忍心要人家捐款,弄得几个老人一片热心奔波,收效甚微,都有点沮丧了。

    他们纷纷和沐筱萝汇报,都叹息世风日下,没人把教育当回事。沐筱萝笑着安慰他们,说慢慢来,不急,等她回头收到新茶上市的银子,一定先给他们建学校。

    龚正海和杨细听着沐筱萝款款和老学究们探讨学校开设的科目,请些什么人担任教师,就是不提解救自己儿子的事,他心里就焦急起来,难道自己儿子的性命还不如他们的学校重要吗?

    看他们为了几千两银子建学校愁得讨论过来讨论过去,龚正海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终于听不下去,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啪”得一声惊得众人都将目光投到了他身上……

    较量

    龚正海似乎没想到自己这一掌带来了如此大的响声,竟然被自己吓了一跳,呆了呆,就看到沐筱萝的目光转到了自己身上。

    他还没火,沐筱萝就先扯唇微微一笑,问道:“龚族长,你是不是有什么高见要表?”

    “我有******高见……”

    龚正海破口大骂,才骂了一声就被杨细在桌下扯了扯他的衣襟,他低头,看到那几个老学究都蹙了眉看着他,他也不管,瞪着沐筱萝叫道:“沐王妃,你是不是代表官府?如果是,你现在就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小儿你救是不救?如果你不能代表官府,你就给我滚出锦城,别在这冒充皇亲国戚!”

    “哦……”沐筱萝微笑着靠后,一手玩着,一边眯了眼睛看着龚正海,她也不忙着回答,眼睛定定地盯着龚正海,唇角的笑越扯越大。

    龚正海被她盯得毛,开始还毫不示弱地和她对视着,坚持了一会慢慢就顶不住了,觉得自己的背脊浸出了一层冷汗,连脚都起了软。他额头的冷汗则开始流了出来,等掉下眉,掉进眼睛里时,他才下意识地伸手一抹……

    几乎同时,沐筱萝的目光移开了,在心里冷笑:开玩笑,这一招可是对罪大恶极的毒枭都有震慑作用的,你龚正海和毒枭比,算什么东西!

    这一幕被房间里的人都看在了眼里,龚正海带来的人都没人敢笑话他,杨细暗暗心惊,不知道如果沐筱萝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他会不会和龚正海一样狼狈!

    “龚族长……你这是声讨我了?”沐筱萝微笑,似乎刚才散出迫人气势的不是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