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7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茫然的是,他们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抗拒,有这样的清单在手,他们的所作所为无疑以卵击石。  . 放弃抵抗,又不知道能不能相信沐筱萝,税交了,她就能保证他们的权益吗?

    沐筱萝早摸清了他们的心理变化,冲钱双使了个眼色,钱双又给大家了一本小册子,这次都一样了,名字就是《锦城县衙告百姓书》,上面著书者的名字都是锦城有名的学者,朱岷带头,一排名字看得杨细晕,什么时候这些学者都站到了沐筱萝这边呢?

    这书分上下两部,由这些学者研究整理过,看似很符合锦城实际的条款。上部写了县衙的职能、权利和义务,下部就是百姓、商民的权利和义务……最后附录的是武氏被删减过的刑法,废除了什么车裂,凌迟之类残忍的酷刑。

    整部告百姓书写的震撼人心,杨细相信,就算武氏的皇上,也从没对子民有过如此详细的交代,一时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放弃自己的固执,好好配合沐筱萝,做一个遵纪守法的良民了!

    “这本书大家可以拿回去研究一下,有什么写的不对的大家都可以来找我和朱先生他们讨论,这书明日开始会粘贴在大街上做公示,有一个月的探讨期。到时如果大家都没有异议的话,我们就正式作为锦城和整个蜀地的法律,希望大家都踊跃参加讨论修改……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锦城,是大家的锦城……我希望每个人都为锦城建设出力……”

    沐筱萝说完以身体不适为由退场了,众人看她的确脸色苍白,也没人有心为难她,都被这《告百姓书》弄得心神不宁,都想离开军营,找个地方好好讨论一下这对他们来说是变天的大事。

    只是众人的马——龚正海却无心牵这个头,因为他要离开军营前,被姜曛留了一会儿,曛将军只对他说了几句话,就让他没心情和沐筱萝做对了。

    姜曛说:“龚族长,三小姐让我和你道个歉,她说她刚才针对你是不对的!你有事能想到报官,这是值得称赞的。她说让你放心,令公子的事她不会不管的,她让你回家安心等待,三天之后,一定会将令公子完好地交到你手上,如果做不到,你可以带人去砸了茶楼,将我们赶出蜀地!”

    有了这话,还有刚才那份清单,龚正海敌对的心就淡了许多,自己焦头烂额地忙了几天,银子大地砸了进去也没见成果,人家敢给他这个保证,他信是不信呢?

    忧虑地无视众人期盼的视线,龚正海只是拉了几大家族的人过去,将姜曛转述沐筱萝的话说了一遍,最后说:“如果三小姐三天后把我家凌强救出来,各位……恕正海无能,这税龚家不能不交了!正海个人之见,不足影响大家,你们酌情为之吧!”

    如果沐筱萝要挟他要银子,或者立刻要他交够税才肯帮忙,龚正海不会觉得欠了她什么,可是这样一声不吭地就去做事,这份心就可贵多了,龚正海多少还是被感动了……

    杨细微笑:“三天不是太长,我们就拭目以待看她的兵能不能经得住考验吧!”

    拯救人质

    沐筱萝要和姜曛他们去救龚凌强,清波和顾嫂一致反对,说她怀孕了,不宜跟着去做这样危险的事。

    沐筱萝失笑,说:“我不会有危险的,我只是去指挥一下而已,冲锋陷阵这样的事姜曛会去做的!”

    “那也不行,混乱中刀剑无眼,如果出了什么差错,我们怎么和楚公子交待?”清波就是不准沐筱萝去。

    沐筱萝无奈,拉了她说:“不放心的话你和我一起去吧!我是必须去的!不是我不相信姜曛,而是这一次算是我们能不能在蜀地站稳的重要的一战,这战要成功了,以后想说服那些顽固就容易了。否则就算我们在商业上打败他们,我们也无法收服他们的心……”

    道理清波懂,只是想着沐筱萝感冒未愈,再这样去奔波,万一影响孩子怎么办?这是他们这群人的第一个孩子,大家多少都有些盼望他的到来,都宝贝着呢!

    远山一听自己将要做舅舅了,高兴得什么似的,去帮楚轻狂检查宅院建的怎么样时,还和人家工匠讨论怎么建才会保证小孩子的安,让人家在宅院里靠水的地方都安上围栏,弄得几个工匠还笑他想的太周到了,楚公子和三小姐都还没成亲呢,他就先想到孩子了。

    远山听了有点郁闷,回来就和清波说,让清波等楚轻狂一回来就让他来娶沐筱萝了,说不能等到孩子出世才娶沐筱萝啊,这样对他二姐影响不好。

    清波也替沐筱萝急,这孩子都有了,两人还没公开成亲,这要被锦城的人知道她有孕,还不知道怎么说她呢!

    心里急却不敢当沐筱萝面前念,一来沐筱萝根本就在乎别人说什么,二来就算说了也没用,楚轻狂还没回来,只好让远山督促着工匠赶紧把主屋建起来,好等楚轻狂回来就能办喜事。

    劝了半天,清波扭不过沐筱萝,只好同意跟她一起去救龚凌强,为了保险,还带上了远山。江浩一听他们要去做这样危险的事,也嚷着要跟去,沐筱萝不准。说顾擎还在排毒,县衙这边也要人看着,那群乡坤虽然被姜曛震慑了一下,也不能担保人家就乖乖听话了,狗急还要跳墙呢,何况人。

    江浩只好听话地留下来,不过他给沐筱萝提供了一个信息,说最近几天,水佩和向兰来往密切,让沐筱萝小心一点。

    沐筱萝有些奇怪,不知道这两人怎么扯到了一起,不过想想又觉得很正常,以向兰的性格想认识水佩太容易了,这两人走到一起,目的就只有楚轻狂了!

    看来找老公还是不能找太受女人喜爱的,这一个个都惦记着楚轻狂,还真让她哭笑不得啊!

    还好这次楚轻狂去荆州的事没让她们知道,沐筱萝暗想,要是知道,估计这两人都要赶过去献殷勤了。想到这,沐筱萝突然心中一动,她在这里对付龚正海他们已经够辛苦了,这两人还来胡搅蛮缠,何不把她们打给楚轻狂去处理呢,这样自己也好放开手脚先拿下锦城这帮老顽固。

    想了想,沐筱萝就让半芹去做这事,让她无意中将楚轻狂去了荆州的事泄露给水佩知道。

    果然,第二天县衙就传来消息,水佩连夜就和向兰离开了锦城。没和俞晓宁当面说,留了一张纸条就悄悄走了,气得俞晓宁在县衙骂向兰灾星,把自己听话的侄女都教坏了。

    江浩后来又传了一个消息过来,说俞晓宁的儿子楚元锋,担心两个女人去荆州路上不安,带人追去护送了。

    沐筱萝还没接触过楚元锋,不是很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听说两个女人走了心情极好。只要这两个女人不在眼前晃,她比什么都开心。向兰毕竟是做杀手的,手下带了一帮闲人,她还怕她捣乱自己防不胜防呢!她走了就等于送走了一个瘟神,她怎么不开心呢!

    营救龚凌强的事沐筱萝和姜曛做了一个初步的计划,具体到时看探子的汇报再做调整。沐筱萝出时都有点感慨,这要感激古代人的淳朴啊,没有现代绑匪那么先进的交通工具和通信工具,否则哪有这么简单就让他们查到了鲁中他们的窝点。

    这次拯救人质只算一个检验自己士兵的机会,让他们在实战中找到自信,也现自己的不足。沐筱萝自己不紧张,这么一群训练有素的精锐士兵去面对一群乌合之众似的流寇,就像一个大人面对一个不懂事的少年,如果不能胜,还不如就此解散各走各的。

    姜曛却有点紧张,因为沐筱萝下达的命令是不管怎么样,保证人质安第一。开玩笑,他们是来救人,又不是来剿匪,人死了整个行动就是失败的,她慎重将这一点精神贯彻给了姜曛。

    姜曛何曾参加过这样以人为本的解救行动,以往都是号令一响就横冲直撞,奋力斩杀敌人,何曾需要顾虑谁的死活,这一来责任重大,唯恐一个闪失害死人,毁了自己一世英明。

    他们带的人还不足一百人,清波也女扮男装随时跟在沐筱萝身边,她有些担心,说这几个人能行吗?

    沐筱萝失笑,就这些人她还嫌多呢,如果换在现代,对付这些山贼,他们最多出动十个人。带这么多人来是姜曛的意思,说是要保证万无一失……

    沐筱萝对此也没有太反对,只是在制定计划时,将这些人分散了,侦察做一块,解救接应的又各做一块。她具体负责的就是解救这一块,姜曛对此有异议,说不能让她去冒险,自己换下她。

    沐筱萝不知道清波已经将她卖了,她告诉姜曛她怀孕了,要特别照顾。这事让姜曛矛盾了半天,看沐筱萝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这样一个大好青年,为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矛盾啊!

    原本还指望会有机会……这下人家孩子都有了,哪还有机会啊!

    无法亲近,就只有照顾她,保护她,虽然人家不一定需要他的保护,可是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和尊严,姜曛作为这支军队的最高统帅,于情于理都不可能让沐筱萝犯险。

    争了几句,沐筱萝妥协了,有些无奈地屈居三线,负责接应。这让她很不习惯,从前他们都是冲在前面啊,那种和战友之间默契的合作,搜查中的刺激连回味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一瞬间让她很想念现代的战友,很怀念他们一起经历的每一场行动,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怀念过她……

    这些多愁善感没维持多久,派去侦察的士兵回来,带来了好消息。原来鲁中和原来的流寇之间内讧了!原因就在绑票的赎金上。

    按鲁中所想,他们向龚正海索要了三次赎金,前两次龚正海都痛痛快快给了,他们也该知足了。最后这次五万两纯属狮子大张口,不可能得到满足的。龚家那么小气,怎么可能拿出五万两来赎人呢!他怕激怒了龚正海,如果怀了鱼死网破的心他们谁也讨不了好。

    头目嗤笑他,说他胆小,还说只要龚凌强在他们手中,还怕龚正海不交银子啊!

    两人产生了分歧,谁也说服不了谁,鲁中一急之下就说分钱,他想拿了银子就带自己的弟弟离开。那头目见他如此不讲义气,也翻脸了,告诉他要走就走,银子一两都别想拿。

    鲁中还算条汉子,这样一说也不争了,回屋里收了行李就背了弟弟准备下山。谁知道他弟弟死活不走,最后问急了才吐出实情,说除非鲁中带上抢来的新娘子一起走,否则他不走。

    原来这抢来的新娘子,在和他弟弟的相处中,竟然被他弟弟喜欢上了。鲁中无奈,只好答应弟弟,先把他送下山再回去救那新娘子。

    鲁中没有食言,安置好弟弟又上了山。他明白头目是不可能让他带走龚家的人,就偷偷摸摸的上了山,四处找不到新娘子,他急了,抓了一个昔日的兄弟问,才知道那新娘子被头目带到了自己房里。

    那头目以前碍于鲁中在,虽然垂涎新娘子的美色,只是鲁中声明这是给自己弟弟抢的女人,他不想和鲁中闹不愉快就没动手。鲁中一走,他没有顾忌,就迫不及待地把新娘子拉进了自己房中……

    鲁中一听急了,也不怕暴露了,冲到那头目房间,一脚踢开了门,只见屋内一片狼藉,到处是血……

    乌龙受伤

    鲁中一看,新娘子衣衫褴褛,一只眼睛不知道被什么戳瞎了,窟窿里正往外滴着血,手上握了一把滴血的刀。

    而那头目,大腿上流着血,正提着刀满屋子追杀新娘。

    看见鲁中冲进来,那头目怔了怔,还以为他想通了回来,就冲鲁中叫道:“快抓住她,她想去救那小子呢!”

    鲁中愕然地看着新娘子,她的独眼仇恨地盯着他,退到了墙角,一边戒备地看着他们,一边用手拉被撕得破破烂烂的衣服,想要遮住自己的身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