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7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她的喜服被撕得破碎不堪,拉上去又掉了下来,她固执地又拉,徒劳无益动作看着有点滑稽,可是却莫名地激起了鲁中的怜悯。  .

    这样一个女子,她是在用这样的动作捍卫自己所剩无几的尊严啊!自己的弟弟他不容别人欺负,难道别人家清白的女儿就容他这样糟蹋吗?

    这灾难是他带给她的!如果不是他把她抢来,她现在已经是人家的新娘了,安安稳稳做着她的少奶奶……现在,他却可能毁了她的一生。

    良知让鲁中内疚了,冲上去一脚踢翻头目,怒吼道:“你他妈是不是人啊……”

    他叫着,和翻身爬起来的头目厮打在一起,那新娘看见他们内讧,就跌跌撞撞跑了出来。才出房间,就被头目的下属堵住了,那些人见她红色的喜服下嫩白的肌肤都露出了色色的目光,只是在看到她满脸的血污,还有那还在流血的眼睛,都呆住了。

    正僵持间,沐筱萝带人赶到了,看见这样的场面她怒不可遏,也不顾清波阻拦,当先一马就冲进了那些下属中间,一剑就挑翻了正想对新娘下手的那壮汉。

    这一剑震慑住了众人,那些下属回头一看,才现他们已经被官兵包围了,一时就乱成了一锅粥,逃命的逃命,有的垂死挣扎,拔出刀剑就往沐筱萝冲过来。

    清波远山赶紧冲上来护在沐筱萝身边,沐筱萝回头看那女子,心痛成一了片。那女人听到“官兵来了”,在看到沐筱萝护在自己面前,仇恨支持起来的力量就散了,跪在地上无力地双手护住自己。

    沐筱萝也不顾自己感冒还没好,脱了外裳过去将她裹了起来,心痛地说:“别怕……有我们在,没人会伤害你了!”

    那女人无声地流泪,独眼冲出了泪竟然很大,将脸上的血迹冲得散开,露出了一股白色的肌肤。她抓住沐筱萝的手,只说了三个字:“救相公……”

    “你放心吧,我们有人去救了!”沐筱萝安慰她,回头看到清波他们击退了那些下属,正要吩咐他们去找鲁中和头目时,就见头目房间的门打开了,鲁中提着刀一身血迹地走了出来。

    清波他们迅围了过来,就见鲁中走上前,扔了刀,将别在腰上的一件东西取了下来,双手呈上,苦涩地说道:“官老爷,草民知罪,不敢为自己求情,只希望用这人头换取弟弟的安宁,求官老爷别治他的罪……”

    众人这才看清他手中的东西竟然是头目的人头,血淋淋的还在滴血,那头目似乎还不甘,一双眼睛睁得老大。

    对将人头砍下来这种事,沐筱萝都是从书上和电视上看到的,乍然一见,一种恶心的感觉就涌上了心头,让她忍不住将头转到了一边。

    这一转,竟然看到那新娘子举了刀正对准自己的喉咙,她一惊,想也不想就伸手去抢,混乱中只想救新娘,等清波惊叫时才现自己竟然手握住刀刃,硬生生地夺过了新娘的刀。

    新娘呆住了,怔怔地看着沐筱萝手握着刀站在自己面前,鲜血一滴滴掉在尘土中,一会就染红了脚前的土地。

    “三小姐……人救出来了,安然无恙……”姜曛救了龚凌强,怕沐筱萝担心就先过来报告,正好看到这一幕,就冲了过来,一把抓住沐筱萝的手,就将刀小心从她手中拿走,冲身后的人吼道:“军医,快拿止血药来……”

    士兵中就挤过来随军的大夫,被沐筱萝新任命的“军医”,他动作敏捷地拿出药箱就给沐筱萝包扎,沐筱萝羞愧,这带来的士兵一个都没受伤,竟然是自己这被特殊照顾的人还受伤了,真是乌龙啊!

    新娘茫然的目光在看到那些士兵带着龚凌强走过来时终于清明,她爬起来跌跌撞撞就往外跑,清波怕她继续做傻事,就拦住了她,她抓住清波的手哭叫道:“放我走,我不想见到他……”

    她情绪不稳,那血污的样子还有那受伤的眼睛都让沐筱萝很理解她现在的想法,她示意清波先带她走,等冷静了再说吧!

    龚凌强没想到解救自己的人竟然是官兵,有些尴尬又觉得理所当然,私下里以为是父亲给官兵银子才劳动他们来解救自己。谢谢什么的也没一句,就在人群中找新娘子,焦急的样子让沐筱萝觉得他还算有点长处,对他的反感就少了一点点。

    她让姜曛对龚凌强解释,说新娘子受了伤先送回去了,让他要人的话过几天去茶楼。吩咐完她让姜曛亲自把龚凌强送回龚家,自己带人善后。

    这头目占山为王,抢来的猪羊在后山养了很多,竟然很规范地一群群圈养着。除此之外,山上还开辟了很多田地,都种上了粮食,耐旱等懒庄稼。

    按惯例,这些财产都归官府所有,沐筱萝视察了一遍有些疑惑,这不像一般意义上山贼会做的事啊!她就叫来了一个山贼审问,那山贼交待,这些都是鲁中带人种植饲养的。他说山贼总不能做一辈子,抢人不是长久之计,庄稼人还是吃自己的才踏实。

    沐筱萝若有所思,又带了清波和姜曛到处转,现这山被这群山贼占领还真可惜了,荒芜了宝山啊!这山有很多果树,如果好好打理一下,何必守着宝山做贼呢!

    宝山当仁不让地收回,鲁中等人收押送回县衙大牢,等候审判。在鲁中的指点下,他们找到了他弟弟,沐筱萝也没好的地点安置他,反正有些士兵留下来继续清理宝山,她就让鲁中的弟弟鲁然也留了下来,派专人照顾着。

    回到县衙后,她还让人把自己用过的轮椅,拐杖送去给鲁然,并教了他使用方法。

    鲁然惦记着哥哥,还有新娘子,求士兵向沐筱萝转告,想见他们一面。

    见鲁中一事,沐筱萝倒能满足他,让士兵带去探望他。鲁中看见沐筱萝将他弟弟照顾得很好,感恩涕零,说只要沐筱萝能一辈子这样照顾鲁然,就算判他立斩他也瞑目了。

    见新娘子栾惠一事,沐筱萝就无法满足鲁然,一来栾惠受了伤,二来栾惠情绪不稳,对鲁家兄弟怀了刻骨的恨意,这导致她一生悲惨的人她恨不能生吃了他们的肉,又怎会答应去见鲁然呢!

    沐筱萝不会勉强她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包括她也不见自己的家人和龚凌强。身残和险遭侮辱的遭遇让这少女深受打击,她厌恶自己,一心只想求死,被沐筱萝带到茶楼后她又寻死过几次,都被清波拦住了。

    现在清波已经成了她的贴身保镖,专门保护她一个人了,这让清波郁闷死,对沐筱萝抱怨说:“干脆把她还给她的家人算了,这样她要死就死吧,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沐筱萝不赞成这样的说法,说如果把栾惠送回栾家,按她现在的思想,不用二天,她就是一个死人了。她们既然把她救出来,就没道理再看着她去死,于情于理都应该好人做到底。

    这是最主要的原因,至于栾家给银子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能和龚家攀上亲家的栾家,在当地也算名流。栾惠是他们家的大小姐,聪明伶俐,又很孝顺,平日深受父母喜爱,龚家来说亲时两位父母是多方考察,最后觉得龚凌强年轻有为,性格还算好,相处下来对栾惠也是真心喜欢,才同意定下这门亲事的。

    没想到出嫁之日竟然遭此大祸,让两位父母跟着担惊受怕,对龚家声明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救栾惠。等到龚正海放出话来说人能不能救不要紧,抓住鲁中才是事,两位父母就怒了,冲上门去和龚正海吵翻了,说自己的女儿救出来后和龚家的婚约就此作罢。

    两位父母正到处托人去救栾惠,就听到三小姐的兵马将栾惠救了出来,他们急冲冲就赶到了茶楼,没想到女儿变了一个样,昔日孝顺的她不但不见他们,还要寻死觅活……

    昙花一现

    栾惠父母偷偷看过自己的女儿,看到她披头散,什么仪表都不注重地缩在房间中,除了沐筱萝,清波,她谁也不见。开始还哭,后来不哭了,不能寻死就呆呆地坐着,目光呆滞,看的两位父母心痛不已,出来拉着沐筱萝就跪下了,让沐筱萝一定要救救他们的女儿。

    栾父栾瑞成不但一口气拿了二十万银票过来给沐筱萝,还承诺回去就会把这些年没有交的税都补足。沐筱萝当然不会收他的银子,只是让他们回家去安心地等吧,她会慢慢开导栾惠的。

    两位父母这才离开了茶楼,回去就让媒人去龚家给女儿退亲,反正花轿是在路上出的事,还没拜堂也算不上嫁到了龚家。栾瑞成让媒人把彩礼之类的都退回龚家,说自己的女儿,宁愿养她一辈子,也不会让她到龚家受气。

    龚正海私下觉得这样的结果最好,栾家的女儿虽然能干,但毕竟瞎了一只眼,在贼窟又呆了那么长时间,虽然沐筱萝说她没有受****,可是谁信啊!为了自己家的名誉还有龚凌强以后的幸福,这门亲不结也罢。

    他这样的私心无法坦然地表露出来,假惺惺地和媒人推搡了几句就留下了聘礼。龚凌强有事出去不知道父亲收回了聘礼,等回来知道大雷霆,他是真心喜欢栾惠,认定了她做自己的娘子,就算她瞎了一只眼,他也不在乎。

    见父亲这般势利,龚凌强怒了,对龚正海说除非栾惠进龚家,否则他一辈子也不踏进龚家的门了,说完龚少爷怒气冲冲地就离开了家。

    对此,龚正海并不以为然,觉得自家孩子不过是闹闹别扭,过几天想通了自然会回来。再说了,他心里并不真的觉得龚凌强舍得离开龚家,大少爷做惯了,他离开龚家舍得这么多财产落入别人手中吗?

    龚凌强离开龚家就立刻来找找栾惠,栾惠照样不见他,在里面哑声让他离开,龚凌强隔着门表白了自己的心,说不管父母怎么想,她变成什么样,他是铁了心要娶她的。

    一席话说得连清波半芹她们都感动了,栾惠却无声无息。等龚凌强说累了,她只是静静地说:“我不会再嫁给你的,你回去吧,听你爹的话重新说门亲事吧,我们今生无缘了!”

    龚凌强急了,拍门叫道:“小惠,你别这样,我真的会照顾你的,也不会嫌弃你,如果你不相信我,我誓……让三小姐做证,如果有朝一日我负你,定让我粉身碎骨,不得好死……”

    就算了这样的毒誓,栾惠都不为所动,任龚凌强再闹她都不说话了。等清波她们把龚凌强劝走,沐筱萝才走进栾惠的卧室,原来清波的房间。

    栾惠静静地坐着,独眼在流泪,沐筱萝心一动,她不是不感动,只是一时无法相信而已。

    “你是来劝我的吗?你不用劝,我不会再嫁给龚凌强了。”见她进来,栾惠擦了眼泪木然地对沐筱萝说。

    沐筱萝耸耸肩,递了一身男装给她,说:“换了它,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我不换!”栾惠看到是男装,抵触地任它落在了地上。

    沐筱萝好脾气地捡起来,拍拍灰尘,说:“这衣服还是新的,没人穿过,也许没有你们家的绸缎好,却是清波一针一线缝好的。”

    她笑眯眯地看着栾惠,唇角就慢慢勾了起来,讽刺地说:“你来了我们这里几天了,除了制造麻烦,你还会什么?”

    栾惠脸色就白了,站起来说:“那我走……”

    她移动脚步,走到门边却无法跨出去,就怔怔地站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沐筱萝抱手,靠在床头冷笑:“连寻死的勇气都有,这出去的勇气就没了吗?真不知道那龚凌强喜欢你什么!”

    “你……”栾惠回头怒视着她,转身就往外跑,在门口撞到了清波,她连一声道歉也没,跌跌撞撞地往院门口跑去,跑到门口又站住了。

    呆呆地看着门,咫尺就通往外面的世界,就几步远的距离,她就是无法迈出去。无助地流着泪,她蹲在地上把自己蜷成一团,抖个不停。

    沐筱萝站在后面,看她哭了半天平息下来,才走上前,将衣服重新递给她,说:“去换吧!我带你出去走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