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2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栾惠木然地接过衣服,看着沐筱萝半天才起身进去换衣服,清波在沐筱萝的授意下也跟着走了进去。 .等她们出来,栾惠一身男装,头挽了起来,额前的丝落下一缕自然地遮住了瞎眼,她静静地站在沐筱萝面前,对她的打量很镇定。

    沐筱萝很满意地拉了她的手,和清波一起,从另一边酒楼出了门,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外,葛安驾车。

    三人上去,马车就往宝山驶去。车里沐筱萝也不理栾惠,自顾和清波说着开区宅子的事。许朗在开区的商铺和宅子都快建好了,在他的带动下,一些商人也抱着冒险的精神建起了宅子商铺。

    沐筱萝买了一家琉璃作坊专门供应许朗的酒庄,另外还买了一家造纸坊专门做包装。这时代的造纸工业还算达,那几个工匠经过沐筱萝指点,也懂得了怎么做印花的纸张,虽然纸质色彩没有现代的华丽细腻,沐筱萝也满足了。

    这些包装纸不但提供给酒庄,还有茶庄,春茶采摘完毕,已经进入制作工序,沐筱萝让他们将茶叶分出品种,等包装纸送上去一一归类装好,这些茶和酒还有清波的丝绸她可是准备着好好赚一的。

    为了一次就打响他们的酒,还有将商业重心移到锦城,沐筱萝是花了血本的。她让造纸坊印了许多宣传单,挑了一个黄道吉日作为锦城开区第一届商贸会开幕日,这商贸会她预定举行半个月,到时到开区参加商贸会的商人都由官府提供吃住,借此鼓励各地的商人前往锦城参加这个商贸会,买卖都欢迎。

    这些宣传单国各地到处广,葛安跑过镖,这事沐筱萝交给他,他做起来就得心应手,一边托自己的同行将宣传单运往各地到处,一边还去客栈找到那些波斯商人或者其他别国的客商,托他们将宣传单带回国去。

    当然都不是无偿的,许朗的酒每个商人送上一袖珍小瓶,除包装精美外那酒的口感就是最好的广告,这些商人一尝到这样的酒就纷纷找上门来要买。许朗对外都说这酒商贸会上才供应,让这些商人到时来捧场。

    这些商人回去一宣传,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有些商人就带了自己的货物,早早就来赶商贸会了,怕来迟了没有席位。

    而锦城的商人,在听到沐筱萝要在开区办这样国性的商贸会时都呆了,开始还有些不相信她能办起来,都等着看笑话,等看到在锦城的外来商人都忙着回国去置办货物要来参加这商贸会时,众人才感到危机。

    大部分在西城区有商铺的商人都在心里暗骂沐筱萝,这一手就是不给西城区留活路啊!

    开区这商贸会举办不了的话对他们没威胁,可是如果能成功举办,那么以后这些各地的商人都只会记得锦城的商业区在开区,再来时可想而之都只会奔开区去了。

    一些悄悄在开区圈了地的商人,就悄悄动起了工,在自己的地上建商铺了,不管形势怎么样,两手准备总不吃亏。

    一些老顽固却固执地坚守着西城区,扬言沐筱萝的开区只是昙花一现,不会长久,龚正海就是这些老顽固的代表。

    而杨细,在知道罗林海在开区圈的地动工后,他也跟着动工了。他就算不信沐筱萝,也不能不信罗林海,在他的观念里,跟着大风水师做事,永远都不会吃亏的。

    开区动工建房的人就越来越多,大家都想赶在商贸会前面完工,也好在商贸会上打出自己家的招牌。这样的连锁效应早在沐筱萝计划内,所以她给大家留的时间也很充足,足够开区在商贸会开前形成一定的规模。

    她要做的事就是兑现自己的承诺,将开区属于公共部分的建设建好,于是这些建宅的商人就看到自己的房子还没完工,周围就种上了树,花草,宅子前面的路修到了家门前,都是平整的青石……

    欣欣向荣

    这样的市政建设是要花大把的银子的,沐筱萝现在感到吃力的就是怎么开源节流也跟不上这样的支出了。龚正海他们倒是没有抗拒地交税了,可是这些银子她也不能拿来建设开区啊,这样要被龚正海这些老顽固指责的。

    清波看她困难,就主动说愿意把那批宝藏贡献出来,沐筱萝想了半天,只同意说借,等开区赚钱了一定会还给清波的。

    清波失笑:“你我姐妹还说这些干嘛,我们兄妹只求大仇能报,钱财于我们都是身外之物,有没有都没有区别。再说我们现在跟着你,这样生活已经不错了,那些钱就当我们送给未出世宝宝的礼物,你不准剥夺我们的心意。”

    沐筱萝只好接受了,一边计划着找什么可靠的人去把宝藏取出来,一边筹划着怎么帮清波他们报仇。

    两人也不忌讳栾惠在场,一直在说开区的事,听得栾惠慢慢睁大了眼睛,诧异地看着她们。沐筱萝见她只听不搭讪,也不勉强,从开区又转到了她们现在去的宝山。

    宝山后面经过姜曛细心勘察,现了一个天然的洞穴,这洞穴很大,里面有一股水是自山腹中涌出来了。据当地的人说,这里几十年前也有一家酒庄,后来被强人霸占了山头这酒庄的人就落寞了,后来也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

    沐筱萝听说这水可以治酒,就把许鹏请去考察水质,许鹏品尝又实验了一下,说这水质已经不行了,里面含的矿物质太多,沐筱萝听了开始觉得可惜。后来看这洞穴很大,里面的温度很适宜藏酒,就建议许鹏将这里当做天然的储酒室。

    许鹏失笑,说洞穴里有硫磺,如果藏酒的话不小心会引燃。沐筱萝一听,才重视起这洞穴里水中的矿物质。她打算改天请朱岷介绍一个对矿藏有研究的行家深入检查一下这水中的矿物质,如果和她预料中的一样,她觉得自己找到了帮清波报仇的最好方法。

    栾惠见她们将她带到自己被绑的山上,就呆住了,说什么也不下车。沐筱萝凉凉地说道:“你的仇人有一个就在山上,今天带你来就是来报仇的,你要是不敢去,就留在车上吧!”

    沐筱萝和清波自己上山,沿途有姜曛派来的士兵正种植别处移来的果树,短短几天时间,就让宝山变了样。姜曛还派来了吕老头,指点士兵们在山地上种了很多庄稼,基本没浪费任何一块土地。原来山贼建的房子都清理了做士兵的住房,还有些在66续续地建,姜曛的打算是把这里也作为另一个军营驻扎士兵。

    原来的军营在城附近,姜曛又有目的地新招了一批新兵,那军营已经不够满足越来越多的士兵居住,所以沐筱萝一说宝山归他们管,姜曛就动上了脑筋,将这里改造成军营了。

    队伍扩大是好事,这次荆州求助的事就是一个启,蜀地是他们的,只锦城安宁算不上成功,他们要的是整个蜀地的安宁,这样退可守,进可攻。要让邻国的人都不敢再向蜀地伸手,而武铭元或者武铭正他们也忌惮蜀地的势力。

    沐筱萝觉得姜曛的想法和自己越来越靠近了,他们都是未雨先绸缪的人,都觉得玉玺在楚轻狂手上,不管他愿不愿意,这个责任都是必须担起来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不想做皇帝,他们相信,别人相信吗?迟早有一天,他都会被逼上这个位置的!

    从心里来说,沐筱萝是赞同楚轻狂不做皇帝的,他自由惯了,将这位置强塞给他只会适得其反,所以她是怀了矛盾的心,帮他观察这天下还有谁能容他们守住蜀地这一片天地而不想除之后快的,如果有这样大度的人,她真的不介意楚轻狂让出皇位。

    如果没有,为了自保,他们只有将楚轻狂推到皇位上了。沐筱萝很现实,她不会相信天下有净土这一说法,也不想自己的孩子跟着自己躲躲藏藏,以前没孩子时她可以无所谓,真不想做皇帝两人仗剑天涯也不错。

    可是现在有了孩子,她的想法就变了,她要让她的孩子能舒心地活在蓝天下,能正常地读书交友,天下都能去得……这样的净土如果有,是她孩子的幸运;如果没有,她愿意用自己的力量为他们建一个……而且这一点她相信楚轻狂是完会和她站在同一个立场的,不用强迫,那人对她都能爱得如此博大,放弃天下跟她到蜀地从头开始。她完有理由相信,为了他们的孩子,他也会担起做父亲的责任!

    两人才走到半山,栾惠就跟来了,沐筱萝赞赏地看了她一眼,心下有些慰藉。她是看她倔强的性子和自己很像,才有心拉她一把的,倒不是因为是自己的责任。

    “小惠,意外吧?这里的变化真大啊!”沐筱萝笑着拉住她的手,说:“拉我一下,我腿才好,走不了这么多的路。”

    栾惠无语地任她拉着,也不问她走不了为什么不拉清波。

    沐筱萝心里暗笑她的温顺,觉得这丫头还不算太难相处,至少比水佩那丫头懂事多了,难怪她父母喜欢,连她也忍不住喜欢了。

    “知道这里为什么变化这么大吗?”沐筱萝问栾惠。

    栾惠沉默,沐筱萝也不指望她回答,自顾自地说:“因为我有一群天下最能干的士兵!”

    沐筱萝伸手,指向那些在忙碌着种树平地的士兵,看栾惠不以为然的样子,她又加上一句:“你想过你能领导这样一群士兵吗?”

    栾惠继续沉默,沐筱萝一笑,不再解释,将她带到了鲁然住的地方。鲁然还住在他和哥哥以前住的屋子,从高处就能看到那小小的院落,沐筱萝她们没走过去,站在高处看着鲁然在门前的平地上练习拐杖和轮椅的用法。

    栾惠认出鲁然,眼睛里就喷出了怒火,想冲上去被沐筱萝拉住了:“我累了,我们先坐下休息一下再过去吧!”

    沐筱萝不容置疑地拉着她在一棵树旁坐下,从这里可以看到鲁然的一举一动。栾惠挣扎不开,只好气恼地陪着沐筱萝坐着。

    开始她赌气不看,眼睛只盯着自己的手,沐筱萝使了个眼色,清波就递了把刀过来,沐筱萝拉过栾惠的手,将刀塞到她手上,说:“你的仇人就在前面,我不拦你去报仇,但在你报仇之前,先听我讲个故事……”

    栾惠看看刀,又看看沐筱萝,默默点了点头。

    沐筱萝就把鲁然兄弟两的事讲给了栾惠听,当说道鲁然为了保护龚家的财产被砍伤了腿,龚家不但不救还让人打伤了鲁中时,沐筱萝注意到栾惠有些坐不住了,刀在手中如烫手的山芋,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

    “你的不幸是他们造成的,他们的不幸又是谁造成的呢?你可以找他们报仇,他们该找谁呢?”

    沐筱萝伸手指指那从地上爬起来的鲁然,同情地说:“他哥哥现在蹲了大牢,以后就没人照顾他了!他这么辛苦地学走路,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自己能照顾自己,好让他哥在牢里别替他担心!按你的想法……他更该死了!”

    栾惠抬头,看到鲁然费力地爬起来,又爬着去捡另一支掉在一边的拐杖,他身都脏兮兮的,脸也摔得青一块紫一块,他咬着牙又站了起来。

    “小惠……你相信吗?我当初腿断了,开始学用拐杖时,也是像他这样跌倒了无数次又爬起来……你知道当时支持我的信念是什么吗?”

    “是……什么?”栾惠终于开口了。

    “我要活着,像一个人一样活着!不成为别人的累赘!不让别人看轻我!我能行的!”

    沐筱萝仰头,看天上飘过的流云,指着那刺眼的阳光说:“你可以咒骂老天不公,你也可以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只是你要知道一件事……当你的灵魂消失在这世界时,任何东西都不会因为你的消失而改变!你恨的人依然活着,太阳明天还要升起,万事万物依然会欣欣向荣……你除了伤害了爱你的父母,你的死不会让这世界暂停一分一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